野孩子_亦舒【完结】

第一章

    我叫裘哈拿。我有个孪生妹妹,叫裘马大。我比马大长五分钟。

    我们的妈妈是个非常jīng彩的人物,年青的时候,她是个红极一时的花旦,唱戏唱累了,嫁人,父亲很早去世,留下一笔遗产给她,我们日子过得不坏。

    三十多岁那年,她的伶人朋友中有一位改信基督教,把她也带成一位最佳教徒,她把一本《圣经》背得滚瓜烂熟,连女儿的名字都不放过,取了《圣经》里的名字。

    母亲的艺名,叫粉艳秋,本名叫三妹。

    她的朋友,叫她“小秋”,她的胡琴师傅,叫她“三妹姐”。

    母亲已经五十多了,每当戏行里人叫她小秋,我头一个先忍不住笑起来,马大很乖,马大不笑。她通常瞪我一眼,暗示我收敛一点。

    马大与我都二十四岁了。

    她在港大念最后一年,读经济;我呢,不是念书的材料,早已经在做事。

    马大一向觉得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认为我没出息,我呢,看死马大念完伟大的经济学,也不过是嫁人,更加没用。

    于是我老气她,“我才不需要花三年光yīn换来一纸文凭装饰我的气质。”

    这就是我们家的生活,简单而欢愉。

    我们并没有太想念过身的父亲,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他,母亲也很少提起,她是个乐观的妇人,过去属过去,将来必须努力,她最大的目的是怎样与两个女儿活得开心,家中的朋友络绎不绝,增加不少气氛。

    我们所知道的父亲,只是一个故事,他是新加坡华侨子弟,母亲在彼邦登台的时候认识他,婚后不久生下我俩,他就染疾去世一一那时候的男人仿佛特别短命。

    为了不使母亲唏嘘,我与马大都非常识做,不大提这回子的事。

    又是大闸蟹季节,母亲邀遍亲朋戚友来尝新。

    我掩住鼻子,“腥气。”

    马大放下书,“你自己不吃算了,没文化,汉堡包人。”

    “残忍,活生生蒸熟,下一世轮到大闸蟹吃你们,就知道滋味。”

    我蹲下来,“亚斯匹灵,亚斯匹灵。”

    妈妈的老朋友李太太转过头来,“谁叫亚斯匹灵?”

    马大说:“当然是哈拿那些妖主意,她的狗叫亚斯匹灵。”

    李太太大笑,“我不相信。”

    我说:“马大拉提琴拉得我头疼,没有亚斯匹灵,怎生了得。”我抱起小狗。

    马大说:“李伯母,你看看这只狗ròu不ròu酸,什么狗她不好养,偏养只沙皮狗。”

    李太太点点头,“真丑。”

    “才不丑呢,”我看看小狗,花掉近两个月的收入。

    李太太放下蟹,洗手,跟母亲说:“小秋,真羡慕你这两个女儿,一动一静,不知多可爱。”

    我抢着说:“可爱的是我。”

    李太太笑。“一一又漂亮。”

    马大说:“漂亮的亦是我。”

    我泄气说:“妈说各有各的好处。”

    妈妈忙说:“那自然,没有这两个孩子,我早跟着去了,还活这么些年呢。”

    李太太说:“我们都羡慕,只有你还维持着以前的气派,胡琴是胡琴,嗓子是嗓子,一个家也整整齐齐的。”她很感慨。

    李伯好赌,把李伯母的私蓄输得七七八八,我与马大一刹时收了声,不好意思再闹下去。

    我借故说:“李伯母,我替你拔白头发。”

    “拔什么?”她说,“越拔越多,除非拔成秃于,那才不是白发。”

    我直笑出来,马大又朝我白眼。

    李伯母说:“咱们这班人中,以你们妈妈最漂亮,咱们都是梅香,她才是正主儿。”

    妈妈笑,“那我真还不敢承认。”

    李伯母点点头,“那是真,当年艳红往台上一站,谁不成了下风。”

    妈妈朝李伯母使一个眼色。

    我说:“你们都叫艳什么艳什么,李伯母,你呢?”

    “我叫粉艳霞。”她含笑说与我知。

    “啊,真好听。”我拍手,“我也愿意有一个这样的名字。”

    老女佣阿英上来说:“老胡师傅来了,”

    妈妈很喜悦:“请师傅来,留着好几只雌蟹给他,我那雨前也给泡一杯出来,都是师傅爱吃的。”

    我借故溜开。

    妈顶念旧,朋友都是三四十年前结jiāo的,她又尊敬别人,像老胡师傅,七十多岁,生活都凭她照应,老胡拉起二胡像呜咽,上气不接下气,像个孩子哭得呛住,如果与马大的提琴合奏,恐怕会有起死回生之功。

    妈有时候还就着二胡唱几句。

    那么多曲子之中,我最喜《杜十娘》,十分幽怨动人,由妈妈那把早已不复旧观的嗓子唱来,更有落魄沧桑感,马大说太凄凉了,qíng愿妈唱祝英台,她一向温qíng主义,但你别说,有一次,我看到她用脚踢亚斯匹灵,这年头,谁都是双面人。

    我坐在宽大的露台往斜路看下去,这么早一对对的qíng侣已经出现在树荫下。

    马大又出来撩我,“你就会坐在藤椅上抖脚。”

    “有什么不好呢。”我笑,“你看不顺眼我有一双长短脚吗?”

    她胀红脸,“哈拿,你真越来越无聊,把自己的残疾都拿来开玩笑,我一时说漏嘴,你就不放过我。”

    我啼笑皆非,“我拿我自己开玩笑都不成?”

    “你不是不知道妈为你的脚一一”她转过头去。

    我伸出自己的两条腿比一比,坐着看不出来。

    我不能跳舞,不能跑步,不能跳绳,不过我也有我的乐趣,水上活动我全擅长,游泳拿过金牌,我照样可以开车,一点大问题也没有。

    小毛病而已,左腿比右腿长了三公分。

    我说:“我不是装出来的,我是真的不介意。”

    马大不出声。

    “喂,别林黛玉兮兮的好不好?”我推她一记,“我真的从没介意过,这一点点小事算得什么呢。”走起路来,很多人以为我穿着双夹脚的鞋子,就是那样。

    马大仍然不开心。

    “别忘了拜伦也是这个毛病。”我笑。

    “咦!那只怪物。”

    我又笑,马大是那种正常过正常的女孩子,喜欢粉红色、婴儿、英俊的男明星、文艺小说……她是选只枕头套都要拣有荷叶边的那种女孩。

    “这几天你在哪里野?”她问我。

    “学风帆。”我说。

    “你要当心,欺山莫欺水。”

    “谁像你那么怕水,”我说,“怕下了水不好看吗?”

    “是真的嘛,什么都湿淋淋,一团糟。”她笑。

    “马大马大,你什么时候长大呢。”我叹口气,“但不管如何,你是我的好姐妹,我一生爱你。”

    她咕咕的笑,“少ròu麻。”

    外头胡琴响起来,拉了几个过门。

    马大抿嘴说:“老胡师傅吃完蟹了,妈妈待他真好。”

    “妈妈对人,真是没话说。”我承认。

    妈妈唱起来:“杜十娘……恨满腔,可恨终身误托薄qíng郎……”

    居然很动听,抑扬顿挫,别有一番风味。

    我微笑,“我以为妈妈此刻最宜唱《贵妃醉酒》,胖胖的人,动不动吃吃笑,像醉熏熏。”

    “你连妈妈都不放过。”

    我往藤椅上平躺下来,试图想象妈妈她们那代伶人挣扎求全的血汗史。

    那个时候她们也不太苦了,到底不比军阀时期,啼笑姻缘时代。不过人们还是瞧不起戏子,母亲的姐妹淘不是跟了拆白党就是伴老头做妾侍。妈妈比较幸运,然而守寡二十多年。

    马大问:“你在想什么?”

    “想妈妈三十年前在新加坡登台的盛况。”我用手臂枕着头。

    “听说很风光,钞票扎的花牌摆满后台,全是美金大钞。”马大笑。

    “不知妈是否在那个时候挣下的私蓄。”我说。

    “房子都是爹的,毫无疑问,妈妈现在收租收几万一个月。”

    “这样的生活算不算幸福呢?”

    “如果爹还在,那就真幸福。”马大说。

    “是。”我也很觉遗憾,“爹在的话,妈妈就真幸福。”

    外头静下来,胡老师傅走了。

    我坐起来,“你呀,毕业总该找个事做吧。”

    “嗳,真头疼。”

    “要不要到我铺子来?”

    “咦,才不要,”她骇笑,“服侍些邪牌女人换新装,我不gān。”

    “只有捞偏门的女人才花费得起,现在什么时势,正经人还有心思讲穿的呢,万打万的晚装卖给谁去?”我说,“我不管,只要我的铺子赚钱,妈妈有得分红,我就对得起她。”

    “我qíng愿到大机构去找份工作。”

    我没好气,“去吧去吧。”

    妈妈在露台边出现,“两姐妹又在吵什么?”一脸欢喜。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亦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