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青梅_谁清浅【完结】

  书名:养青梅

  作者:谁清浅

  文案

  盛大少从来没骑过竹马,却将他捡回来的小侍女视为自家青梅。

  他把这颗青梅带回盛家,亲自培养,终于等到青梅养熟这一日。

  可是,青梅熟了,却要跑了,他怎能甘心?

  【一句话剧透】

  元娘:“我有个爹,有个娘,还有个爷爷?”

  三目:“本少爷养了十二年的白菜,你说摘就摘?”

  文思:“殿下之命不能违。”

  杨柳:“我一个丰城小丫鬟,怎么就到了京城来呢?”

  “小聪明”被“大傻子”玩弄的故事

  警告:

  CP:jīng明少爷X傻子侍女,傻子。

  ★青梅竹马互相养成,两岁差

  ★仍然是恋爱脑与恋爱脑的故事

  ★元娘是个大傻子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娘,盛森渊 ┃ 配角:杨柳,李伤,明铜镜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元娘

  棠国东南,有一座丰城,位于古扬州,即当今的江南道境内。

  丰城盛家,传承十代有余,祖上曾以武将建立功勋,败落过,如今以行商为业。盛家现在的家主,已是丰城中的首富,盛老爷并不吝啬,常做善事,因此盛家在丰城的名声极好。自南城入门,沿长街前行,走到大路尽头,城中唯一一座大门朝向正对南门的府邸,便是盛家的大宅。

  六月是雨季,今年的雨尤其多。

  丰城大小人家,都躲不过烦人的雨灾,不注重通风的地方,都生了霉,屋檐从早到晚滴着水,出一趟门,淋得湿透回家。盛府前搭了一座雨棚,从早到晚供应姜汤,盛府自己的厨房里,也专门留了两个灶,热着两锅姜汤,随时能取。

  在这种天气里,撑伞也躲不开狂风助阵的雨,没人喜欢出门。

  即便在盛府里,修建里许多条长廊,通向不同的院子,使人能避过大部分的雨,盛府的仆人,依旧没几个喜欢串门。何况他们都脱不开身,在这种雨天,有能力也有爱好四处游dàng的,唯独一个元娘。

  元娘是盛家大少爷的侍女,今年十四。

  她身材高挑,人又消瘦,跳过了短暂的青chūn期肥胖,下颌尖尖,天生一张瓜子脸。两道眉毛细细弯弯,眼圆如杏,并不像是未及笄的少女,已见美人风姿。若非要从她脸上找一个缺点,她嘴唇较薄,面无表qíng时嘴角便稍向下撇。比起她难挑出错的脸,xing格糟糕,似乎qíng有可原。元娘既不爱说话,又不搭理人,就算有人奉承她也不会被多看一眼,眼睛里像是装不进人似的,又冷又木,十分傲慢。

  元娘目中无人,却没有人敢与她计较。

  因为她美。

  美人总是有资格作的,何况她又受宠。盛大少对她深为爱重,据说是予取予求。盛府的侍女,入府后便难离开,她们眼光刁,但也不得不承认,在她们可选择的对象里,元娘就是她们见过最美丽的女人了。被比下去的女人里,也包括养尊处优的盛夫人,元娘还小,便出挑至此,等到真正长成还了得?

  若来日真成了大少爷的人,必定会是最受宠的妾室,或许连未来少夫人都斗不过她。

  在仆人间的集体脑补下,元娘俨然已是未来女主人,谁还敢计较她有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这个傲慢的少女,倒有个怪癖,喜欢在雨天出门。

  据闻她是盛大少带回来的,盛大少发现她那天,就在六月里,小雨连绵。

  ……

  “元娘。”

  “元娘姐姐。”

  元娘一路走来,不断与人经过,同龄的唤她名字,比她年纪小的加一句姐姐。她一个都不认识,便全不搭理,一概无视,坐实了目中无人的名声。所有侍女都穿着一模一样的海棠红色长裙,元娘也不例外。裙子的下摆比脚腕处略高,方便做事。盛府不缺钱,侍女的衣服都是按照各人的身量专门定制的,很难出现不合身的qíng况。可是,明明都穿着合身的裙子,穿在别人身上与穿在元娘身上就是不同。因为脸,这是事实,不服不行。

  悄悄打量过她的人,都满脸愁苦地离去,她们再讨厌元娘,也能分美丑,没法自欺欺人。

  她们只能自我安慰,要是元娘没有这张脸,凭这个可恶的xing格,不知道要死多少回!

  元娘从清凉院出来,经长廊走了很久,路上只遇过仆人。

  不过,想要在府里遇到主人也难。盛老爷是三代单传,与盛夫人成亲后只生下一个独子盛森渊,即盛大少。盛大少没有兄弟姐妹,和他爹一样,也是独苗,在家中也是被宠惯的宝贝。不然,只要他有个哥哥或弟弟,就没人能容忍元娘的傲慢这么多年。

  元娘不理人,也不说话,有人猜她心比天高才看不起其他下人,断定她清高又傲慢。

  她便保持着这份高傲,沉默地绕了长廊一圈,又回到清凉院。

  清凉院便是盛森渊住的地方,也可算是她的老巢。

  长廊开了条岔道,直通清凉院的拱门,廊下,两个穿着海棠红长裙的少女正在闲聊,从这身装扮看,她们自然也是盛府侍女,总算是元娘认识的人了。

  她来到拱门前,轻声叫了二人的名字,“芙蓉,桃花。”

  “元娘回来了。”二人中略高的便是芙蓉,先答应了一声,朝元娘点头笑笑。

  桃花的脸仍旧冲着芙蓉,嗤笑一声:“回来了?”既不看元娘,也不喊她的名字。

  二人也是盛森渊的侍女,但他平时只许元娘随意接近,连他的近仆古列也要排在第二,遑论其他侍女。芙蓉和桃花在清凉院地位不低,却只能在起chuáng梳洗,饭点和就寝前到盛森渊身边候命,平时就在院子里闲逛,幸好清凉院面积不小。

  芙蓉入清凉院比桃花更早,向来低调,对元娘也毕恭毕敬。桃花则不然,她自忖美貌与元娘相较只是略逊一筹,被大少爷疏远定然是元娘从中作梗,对她一直不假辞色,见着面不刺两句就不舒服。

  “人和人就是不一样!”桃花故意提高音量,“有些人明明是个奴婢,偏偏长着一颗大小姐的心,整天不做正经事,就知道玩乐!芙蓉姐姐,您说可笑不可笑?我们这种兢兢业业的人,反而不受赏识,倒叫那些取巧的人得逞……”

  桃花编了一串暗搓搓损人的话,反正她没点名道姓,元娘想找她麻烦也不占理。

  可是,还没说完呢,就突然感觉到袖子被人狠狠扯了两下。她当是元娘,正要破口大骂,扭头一看才发现扯她袖子的人竟是芙蓉。芙蓉比她来得早,年纪比她大,是前辈也是长辈。虽然容貌平凡些,可芙蓉是家生子,与桃花这种九岁才入府的人不同,背景深厚。桃花只好将酝酿在嘴边的恶言吞回去,道:“您怎么不让我说话?”

  言外之意,您怕元娘,我却不怕。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