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偶_叶冰伦【完结】

  被牵纵的傀儡爱qíng:线偶

  她是别人手中的线偶,她在自己的世界里演绎着别人的故事。

  宁静的校园暗流涌动,现实的线偶剧即将上演——

  破旧的木偶被提着线cao纵,玻璃的眼球表qíng空dòng。

  究竟——是谁cao纵了谁的生活?又是谁主宰了谁的命运?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楔子

  每个人的内心都埋藏着一个秘密,如蛭附骨,渐渐侵蚀着自己的内心。我渴望挣脱这充满着腐败气息的牢笼,却将自己推向了更为盛大的死亡。

  我像一朵灾难的浮云在别人的世界里游来游去,颠覆了所有人的生活。

  到底是我主宰着别人,还是命运cao纵着我?

  而我们的青chūn就像命运恩赐的一枚青涩的果子,我们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却酸涩得流下泪来,无可救赎。

  --艾陌

  第一章

  1

  初秋的清晨有一丝清凉,风从车窗灌进来,呼呼地。我什么也听不见,只看见车窗外的世界不停地往后退,而我,茫茫然地飞速前进,奔向未知的生活。

  我抱紧了双臂,爸爸叫我关上车窗,我装作没听见。

  我原本就是个沉默的孩子,经过这个灰暗的假期,我愈发地沉默了。窗外不断后退的世界让我陷入了还在隐隐作痛的回忆中。

  2

  "陌陌,你要怎样才相信我?"

  "你去死!你去死我就相信你!"

  我对孟凡说完那一句恶毒的话后转身往对街跑去,不顾孟凡在身后焦急地呼唤。

  大街上的霓虹灯渐次亮起,整个城市被暧昧的灯光填充。还没有完全暗下去的天色透着些微疲惫的紫红,在城市的灯光之上,越发显得倦怠了,只等着慢慢地隐退消失。而孟凡,就在这慵懒的天色中消失,永远地消失。

  像无数矫qíng的电影一样,女主角伤心yù绝地横穿马路,男主角焦急地追赶。然后,伴随着一阵尖利的刹车声,一切戛然而止,男主角的身影永远定格在马路中央。

  我亲爱的孟凡的身影定格在马路中央。那么qiáng壮的他,却像一个毫无生命力的线偶一样安静地躺在地上,血从他的身下漫延开来,像一朵触目惊心的血莲花。

  从来就不相信电影中如此拙劣的一幕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那不是电影吗?为什么会那么真实地在眼前发生?那么真实,真实到让人想马上死去。

  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男主角说,生活不是电影,生活比电影苦,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然而,更让我苦涩的是,在抢救室里抱着孟凡撕心裂肺哭着的人中,有一个女生声嘶力竭地叫着"哥哥",而那个女生就是让我误会是孟凡另一个女朋友的人。

  孟凡向我解释过,我却没有相信。我对他说,他去死我就相信。

  我说什么,孟凡都会全力以赴地做到。我想看线偶剧,他在寒风中排四五个小时的队买票;爸爸不送我上学的时候,他不管多累都会骑着脚踏车穿过大半个城市接送我;我想听笑话,他就买了厚厚一摞笑话书,这样就可以随时讲新鲜的笑话逗我开心。

  还有很多很多,只要我想的,他全都做到了。

  这一次,我叫他去死,他也做到了。

  孟凡的爸爸问我车祸是怎么发生的,我怯懦地说不知道。我撒谎了,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车祸是怎么发生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谁是害死孟凡的人。

  从医院出来后我失魂落魄地坐在街边。头顶是清冷的街灯,偶尔有一两片树叶从街边繁盛的香樟树上飘落,安静地躺在地上,就像安静地躺在手术台上的孟凡一样。

  我的衣服上有很多血渍,整个人láng狈不堪,在我跟前经过的路人对我投来狐疑的目光,猜测着刚刚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而我,将如何向他们坦白我是怎样一个不堪的女生?我是个骗子,害了人还不敢承认的大骗子。

  这个夏天,略带温热的风一阵阵chuī过,带着所有的爱和谎言,一起进入到那无边的黑暗里。

  3

  "艾陌?艾陌!"爸爸轻轻地推了我一下。

  我从悲伤而冗长的回忆中回过神来,不自然地说:"嗯?怎么了?"

  "到学校了。"爸爸疑惑地看着我。

  我往车窗外看,一个气派的校门映入眼帘,校门的门头上是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雾都七中,不断有学生三五成群地走进学校。

  我的心被眼前的景象刺痛了。如果孟凡还在,我一定不会孤伶伶地走进这个完全陌生的校园;如果孟凡还在,我一定不会如此悲伤地开始我的高中生活;如果孟凡还在,一切该是多么美好。

  "下车吧!要不该迟到了。"爸爸皱了皱眉头催促着。

  "爸爸……"我yù言又止。

  "怎么了?"爸爸不解地问。

  "没什么,我走了。"看着爸爸疑惑的眼神,我没有再说什么,打开车门,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即将埋葬我三年高中生活的校园。

  其实,刚才我是想对爸爸说,我可不可以不念书,我害怕自己一个人孤伶伶的感觉。

  小时候,奶奶陪着我,让我的童年不至于太过孤单;长大后,孟凡陪着我,让在校园里一个朋友都没有的我也可以享受和同龄人一样的爱qíng。但是现在,他们都离我而去了,我不再有人陪伴。所以,我会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去jiāo朋友,不知道该怎么和身边的人相处。以前的我是不用担心这一切的,因为有孟凡的陪伴,这就够了。

  只是我从来都不允许自己给爸爸制造麻烦,所以,我放弃了不念书的念头,悲伤地走进了校园。

  我忽然觉得自己像从容就义的勇士。

  4

  新生入学,有很多高年级的学生作为志愿者领着新生报到、找教室。

  在一个脸上长满雀斑,但是人很好的学姐的帮助下,我很快办好了入学手续。学姐告诉我教室所在位置后就接待别的新生去了,我一个人往教室走去。

  今天阳光很好,已经没有了清晨的清冷,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片明晃晃的阳光中。我抬起头,看着蓝白分明的天空,阳光刺得我一阵眩晕。我没有站稳,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

  "同学,你没事吧?"一双柔嫩的手扶住了我的胳膊。

  我努力平衡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明眸皓齿,笑容甜美。虽然我长得也算漂亮,但是眼前的这个女生还是让我不自觉地暗自惊叹:真是个大美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阳光刺激的原因,眼前的美女竟然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我努力地在脑海里搜索在哪里见过这个女生,但是想得我又快站不稳了还是没想出来。

  "同学,你怎么了?"眼前的美女见我又要摔倒,马上关切地问。

  "哦,我没事。谢谢!"我有点不知所措,撇开美女关心的眼神往教室走去。

  这位美女似乎没有其他美女惯有的自命清高的架子。她追上我,用她甜美的声音问我:"你也是高一新生吧?"

  "嗯。"我没有停下脚步。

  她似乎并不介意我的沉默,执著地跟着我:"你是几班的?"

  "一班。"我说。

  "啊!太巧了,我也是一班的。我叫米琪,老鼠爱大米的米,安琪儿的琪。"她知道我是一班的后变得很兴奋,雀跃地走到我的面前伸出手向我示好。

  我被迫停下了脚步,怔怔地看着她,心里很是忐忑,不知道该怎么办。要知道,除了孟凡,我从来就没有朋友。

  米琪见我没反应,微笑着的脸不知道该作何表qíng,尴尬地收回了手。但一秒钟后,她的脸上就浮现出比之前更为明媚的笑容,说:"我们快点进教室吧!"

  我愣愣地点了点头,跟在她身后走进了教室。她的背挺得笔直,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但是她的笑脸却没有任何姿态。

  真是个让我很疑惑的女生!也许这是我第一次去关注自己世界之外的人,所以觉得她很难看透。

  5

  教室里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同学,看来我属于比较积极的那一类。

  米琪一进教室就引来同学的惊叹,看来他们都和我一样,觉得米琪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

  我自然被米琪耀眼的光芒遮掩了,没人注意到还有个我进了教室,这正如我所愿。

  我快速地从米琪身边走过,找到一个不易被人注意的靠窗的位置坐下,低头把玩着挂在手机上的一对小线偶。

  我轻轻地拉扯着线偶身上的细线,小线偶随着我的动作开始机械地动起来,表qíng一如既往地木然。

  我的心开始一阵汹涌的难过。

  这对线偶是孟凡陪我看线偶剧的时候买的纪念品,一人一个。孟凡出车祸的那天,当医生把手机jiāo给孟凡爸爸的时候,我坚持把这个小线偶留了下来。

  我要它们在一起,而我和孟凡却天人永隔。

  想到这里,眼泪不期然地吧嗒吧嗒滴落在课桌上。

  "给!"一个柔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抬起头,米琪递过来一张纸巾,脸上是天使般善解人意的笑。米琪没有问我怎么了,只是递给我一张纸巾,然后又转身和其他同学聊天去了。

  我接过纸巾,匆忙擦gān脸上的泪水,内心升起一股暖流。孟凡离开后,我很久都没有感受过这种温暖了。

  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地来了。因为还没编排座位,我以为米琪会坐在我的旁边,但她出乎我意料地坐在了离我很远的位置,只是远远地对我露出甜美的笑容。

  我对她苍白地笑笑,内心竟然有点小小的失望。

  6

  一个瘦高、长得很斯文的男生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我漫不经心地瞟了他一眼,还算帅。只是,帅与不帅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区别。除了孟凡,我对任何男生都有抗体。

  "你好!能把包包往旁边移一点点吗?"男生有些为难地对我说。

  我转过头看着旁边的椅子,我的包包放在他的椅子上,占了椅子的大半边,只留下一个小小的角。我不动声色地把包包从他的椅子上拿起来塞进了课桌。

  男生gān笑了几声,说了声"谢谢",然后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老师还没来,教室里闹哄哄的。大家对将要到来的高中生活似乎都充满了期待,有着不同寻常的兴奋。

  而我,沉默地看着窗外。阳光明媚的世界藏不住我满满的悲伤。

52书库推荐浏览: 叶冰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