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过境_七微【完结】

   编辑推荐

  她是一场经久不散的季候风,席卷他心。

  越是逃离,却越是靠近你;

  越是背过脸,却越是看见你。

  七微

  转型都言力作 打造最深qíng男主

  若没有你,我这一生,就算再快乐,也不会多快乐了。

  2012年11月-2013年2月

  《爱格》A/B版跨年8期连载 狂掀读者追文热cháo

  20万字,280P

  爱格2013开年重磅主打作品

  内容推荐

  她似一场经久不散的季候风,席卷他心。 他是她心之城池里,唯一的城民。一场漫漫经年的久别重逢,揭开时光掩埋下的伤痕与真相,却让爱qíng再次走向万劫不复。一次饭局,傅希境偶遇五年前不告而别的女友季南风,他执意认为南风就是其旧日恋人赵西贝,遭到南风矢口否认,却丝毫不能打消傅希境的疑虑。

  在傅希境的步步紧bī下,南风的防守节节败退,那段刻意被她遗忘的往事也渐渐浮出水面七年前,南风父亲的建筑公司与傅希境合作,出了严重事故,父亲受刺激病重,家族企业岌岌可危。而能挽救季父心血所筑就的公司的人,只有傅希境。南风多次想要见他以求助,却屡屡失败,最终父亲在医院自杀身亡,她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之后,南风在信任的大哥白睿安的设计下,化名赵西贝,带着不为人知的目的和仇恨接近傅希境,一年的时光,她一步步走进他的心,却也免不了自己泥足深陷。而因为她的爱qíng,害得母亲成为植物人。qiáng大的内疚和罪恶感令她带着目母亲远走,投奔好友谢飞飞,生活也逐渐趋于平静。五年后,命运转了一个圈,他们再次相逢,一切又回到原点。因着往事难诉,南风只想逃离,傅希境却穷追不舍。

  明明不过咫尺,心却如隔天涯。最绝望的爱qíng莫过于,爱,却不能。当南风过境,是否会有温暖留痕?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Chapter 01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她是一场经久不散的季候风,席卷他心。

  {任何东西成瘾,都是因为有所依恋,戒不掉,放不下。 }

  对傅希境来说,所有的饭局到最后都只有一个感觉——累。

  酒过三巡,餐桌上气氛愈加热烈,有人开始讲起了段子,有人配合地笑。然后又是一圈高声碰杯。傅希境咽下一杯酒,不着痕迹地抬腕看表,八点过十分,这顿饭,已吃了整整两个小时,快要把他的耐xing全用光。目光投向桌首的顾恒止,有点后悔答应他吃这顿饭。

  他来海城办事,顾恒止坚决要给他摆个接风宴,接风是幌子,是他想跟朋友合伙弄个房地产公司,傅希境在这个行业摸爬打滚多年,傅氏旗下的寰宇地产在国内声名鹤起,没有比他更合适做顾问的人选了。顾恒止的朋友全跟他一样,公子哥儿的德行,吃喝玩乐很在行,见地确实不咋地。说不了几句,傅希境就觉得话不投机,累得慌。如果换做平时,他早就走了,但顾恒止不一样,毕竟是发小的jiāoqíng,更何况前阵子欠了他一个大人qíng,他都说了这顿饭就当还个qíng,傅希境实在不好拂了他面子。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这一刻傅希境觉得这铃声真动听。他颔首,起身去外面接电话。

  刚跨出包厢门,便被左边急匆匆跑过来的人撞上,那女子捂着嘴,嘀咕一句“对不起”,也没看他,又匆忙地向前跑去,在走廊尽头右转,进了洗手间。

  他心头微颤,怔住。

  是幻听了吗?

  刚刚那句“对不起”,虽然很低,但是那声音……

  手机铃声还在不知疲倦地响着,他晃了晃神,接起。

  接着,又一个女生从隔壁的隔壁包厢里出来,匆忙从他身边跑过去,进了洗手间。

  一分钟后,他挂掉电话,转身去推包厢门时,手指顿了顿,怔忪间,双脚已先于行动,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这是一家越南餐厅,浓郁的东南亚风qíng,照明用的是色彩鲜艳别具一格的纸灯笼,映衬得整个走廊有一种幽暗清雅的美。此刻走廊上没有人,包厢的隔音效果又十分好,显得空间里特别寂静,所以哪怕他站在外面,也能听到洗手间里qiáng烈的呕吐声,还有细微的人声。

  洗手间里。

  陶桃轻拍季南风的背,担忧地问:“南风姐,你没事吧?”

  南风将手指放在舌头上,狠狠一抠。

  呕——

  又是一阵qiáng烈的呕吐,今晚吃的东西,大概全部都吐出来了吧,吐出来也好,总比憋着一肚子酒气难受得要死qiáng。

  南风抹抹嘴角,打开水龙头,将秽物冲掉,然后捧起冷水狠狠拍在脸上,直起身子,深深呼一口气,“桃子,我没事,你赶紧回包厢吧,我们两个都跑出来了不太好,回头汪经理要念叨了。我再呆一会,等下就过去。”

  “南风姐,回去还得喝呀!”陶桃皱着眉,她也喝了不少,脸红红的,胃里难受,再望着南风苍白的脸,声音都带了哭腔了,“要不……我们开溜吧……”

  南风白了她一眼,“傻啊你,现在溜?那前面那几瓶酒不是白喝了!这种得不偿失的事傻子才gān!今晚就算喝到胃出血,我们也得把这份合同给拿下!”

  陶桃瘪了瘪嘴:“业务员真不是人gān的活!”

  南风叹口气,摸了摸陶桃的脸:“你刚刚入这行,可能有点不适应,久了就习惯了。回去吧。”

  陶桃将手中的矿泉水递给南风:“你在这休息久点吧,我先去顶一顶。”跺了跺脚,“那些人,真是恨不得把我们往死里灌。”她转身走了出去。

  南风摇摇头,看着陶桃,仿佛看到当初刚刚进入经纬建筑的自己,也是她这般大,二十岁的年纪,没有大学毕业证书,想要找一份好工作,真的很难。而业务员,是门槛最低的。她记得去经纬面试的时候,业务部经理汪吉只扫了眼她的简历,第一句话就问她,酒量如何?她怔了怔,回答说,还行。他再问了几句别的,然后让她先别走,到会议室等候,她走进去,里面已经坐了好几个同样等待通知的人。

  等汪吉终于面试完所有应聘者,已经到了午餐时间,他走到会议室,对十个等候的人说,一起去吃饭。大家面面相觑,还是跟着他去了。吃饭的地方就在公司附近一家小馆子,是冬天,汪吉点了只羊ròu火锅,再加了几个招牌菜,然后对老板说,搬六箱啤酒过来。她终于明白汪吉的用意,有点哭笑不得,真是别开生面的面试啊。喝到最后,十个人就只有四个没有醉倒,其中一个就是她,唯一的女生。第二天,她就同另外三个人,一起到经纬业务部报到。

  后来汪吉老打趣她说,南风呀,你一个女娃子,酒量竟然比男人还厉害!然后朝她竖起大拇指。她苦笑,没有告诉他,在三个月前,她还只有两杯香槟就醉的量。她也没想到,连续三个月借酒消愁的生活,竟然帮了自己一个忙。

  南风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脸色泛白,昨晚没睡好,眼睛里有淡淡红血丝,眼睑下的青黑连粉底都遮挡不住。真累呀,身体累,心也累。真想赞同桃子那句“溜吧”,也恨不得靠在洗手间的角落里睡过去,可不能。

  揉揉太阳xué,她从口袋里掏出唇彩,淡粉色的一管,很少女,擦在嘴唇上粉嘟嘟的闪亮。她其实不喜欢这种粉嫩鲜艳的色彩,这支唇彩是闺蜜谢飞飞送的,她说,业务员最重要的就是一张嘴,与人谈业务时漂亮的唇彩会加分的!南风抿抿嘴,果然整个人瞬间便jīng神了一点点。

  转身,往门口走。

  确实是喝太多了,她脚步有点虚浮,太阳xué跳痛,头昏目眩到甚至出现了幻觉,否则女厕的门口怎么会站了个男人?

  她眨了眨眼,睁开,不是幻觉,门口确确实实站了个男人,并且,正眼神灼灼地望着她。

  她的酒意像是被那眼神灼得更醉了几分,身体虚晃了下,下一秒,她的肩膀被人扶住,她站稳了,他却没有放开的意思。

  “谢谢……”她像是被吓倒了,过了许久才找回声音。“不好意思,先生,请让让。”

  他不接话,也不放开她。

  “先生,你是不是喝醉了?这里是女厕,男厕在另一边……喂!你gān嘛!”

  傅希境拽住她手臂,拉着就往外走。

  “先生,先生!请放手,放开我!”南风叫道,傅希境置若罔闻,一直将她拉着拐了个弯,站到了稍微明亮的走廊上。

  他停下来,转身,面对着她,还是没有放开她。

  “西贝,”他眉毛拧了拧,声音低沉,像是刻意压抑着某种qíng绪般。“你叫我什么?”

52书库推荐浏览: 现代言情小说作品|小妮子| 莫晨欢| 醉饮长歌| 月佩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