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之一女二夫_不道心【完结+番外】(9)

  易淩被她蹭的很兴奋,却又很痛苦。

  “你到底在gān什么?为什么要抱我?”

  季小婉责难的问。易淩就火了,“是你自己摆出那副表qíng来,不就是想让我这样抱着你么!我现在抱着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听见易淩这话,季小婉简直是无语了,她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向他这样的。明明是他硬要抱住她,却把理由推到她身上?这算什么啊?

  易淩的意思是,她主动要求他抱住自己的,那既然易淩这么说了,她就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我现在要你松手,你就会松手么?”

  易淩又火了,“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偏不答应。”

  说白了,他就是抱得有理,说什么也不放开。

  季小婉生气了,“信不信我现在就喊非礼!这里虽然没人过来,但是那些巡逻的小区保安还是会听见的。”

  易淩没想到这个,他顿了一下,然后嘀咕了一句,“好吧,那就让我抱一下下,我会放开你的。”

  易淩妥协了,季小婉也不好为难,毕竟要是喊了非礼,她也会丢人不是?更何况,这里是她父亲的小区,以前她也是住在这里的,这里的保安大多都认识自己,要是闹出什么动静来,估计会让她父亲知道。季小婉不想把事qíng闹大,易淩也不想把事qíng闹大,而且他都说只要一下下,那她就等一下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过了一会儿,季小婉忍不住了,她又开始挣扎,“好了没?”

  “你就不能给我安静会儿,再等一下下会死啊?”

  季小婉不知道,他嘴里说的一下下到底是多久?一分钟?两分钟?还是半小时?季小婉就是没有耐心等下去了才会催促的。他就不能果断点放开她么?

  “到底还要多久?”季小婉越来越没耐心了。

  “再一下下就好。”

  易淩其实根本不想松手,更甚至,他已经不满足只是这样简单的抱着她了,他被她身上的香味,还有滑腻的肌肤撩拨得几乎失去理智。

  他的唇开始在她脖子里啄吻着,抱着她双肩的手不停收紧放松,再收紧放松,他吸取她体温的呼吸声越来越夸张,慢慢地,他抬起头,咬住她耳朵边缘,把那颗夹住她耳垂的耳环咬进嘴里,吐掉。接着一转头,又换另一边。

  季小婉挣扎的厉害了,易淩就在她耳边不停的说着,“再一下下就好,再一下下……”季小婉想说话,易淩就在她耳边说嘘,示意她安静。

  季小婉不说话了,也安静了,她以为他慢慢就会放开她的,但是她错了,她身后那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得寸进尺。

  季小婉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快给他啃光了,易淩也彻底被她折磨到失去了理智,就在季小婉想出声吼他当下,他猛地松开了她,季小婉以为自己解脱了,没想到她被他扳过身子,bī着自己面对他,看着他用那双喷火的眸子盯着自己。

  易淩说,“给我一次。”

  “什么?”季小婉愣愣的问,像是不明白。但是她是明白的,她只是装不明白。她是根本不想去明白。

  可易淩不给她装糊涂的机会,他把她压在那颗树上,又说了一次,这次,他说的十分清晰,“给我一次,我就会忘了你。”

  季小婉这回再也不敢装糊涂了,她急忙拒绝道,“不行!你不能碰我!”

  季小婉想高呼救命,易淩眼疾手快,直接拿嘴堵住她的,把她的呼救声彻底吞没到他的嘴里,季小婉只能发出几道呜呜声。

  易淩动作十分粗鲁,季小婉的嘴都被他给咬破了。他的一只手扭住她的一只手,压在树gān上,另只手不顾她的推脱,一个劲在她身上乱捏,他动手扯开了她的衣领,用力一拉,嫩嫩的香肩就bào露在空气中,易淩很想尝尝她香肩的味道,但他又不舍得放开她的唇,一时间,犹豫不决的恼意,让他的吻更加加深,更加热烈了。

  季小婉心中带着浓浓的恐惧,还有疼痛。她的挣扎,在易淩眼中,根本不痛不痒。

  易淩伸出空闲的手,解开自己的皮带,然后解开裤子纽扣,但是那裤子拉链十分难弄,这拉链很细,得用两只手才能搞定。

  三四年的青chūn期,**是十分qiáng烈的,而易淩硬生生压抑了那么多年,这次算是彻底的被激发了出来,所以他很急,真的很急,可他越急,这拉链就是拉不下去。

  季小婉找了机会咬了他一下,易淩松开了她的唇,季小婉急忙撇过头去用力喘息着。而他正好借着她撇头的动作,一下子把目标攻向她脖子,一路啃咬着移到她香肩处,又**辣的来回舔吻着。

  季小婉浑身起了jī皮疙瘩,下意识的,她急急忙忙喊了一句,“你想qiángbào我么?”

  ------------

  第八章

  qiángbào?

  这两个字让易淩突然间打住了所有动作,下一秒,他猛地退了开来,拿惊恐的目光瞪着她,然后瞪着他自己的双手。

  他做了什么啊?他可是小乖的未婚夫,虽然人选还没有确定,但是他自以为终有一天,他会成为小乖的丈夫。而他的小乖才是他唯一的妻子人选。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对小乖的朋友动手。

  易淩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像是在懊恼自己做了什么傻事,他的眉宇间带着浓浓的怒意,他转身重新扣上纽扣和腰带,气冲冲的跑走了,只留下揪着衣领一脸惊恐的季小婉,背靠着树gān滑落在地。

  季小婉发现,自己竟然在一天之内,被两个男人qiáng吻。她还发现,原来她的无奈,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她是个卑微渺小的平凡人,她只想过平凡的生活,但是她的理想是渺茫的。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的无奈在等着她,而她除了选择接受外,就只能bī着自己去适应它!

  季小婉的心很痛很痛,但她依旧没有哭,她只是默默的起身,趁着母亲熟睡的时候偷偷溜进了屋子,把肮脏的身子打理了一下,躺回自己chuáng上,但是这一夜,是无眠的。

  第二天,季小婉穿了间高领的衣服,把脖子上那些淤痕给遮掩了过去,也好在,这些天的天气又转凉了,她这样穿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这件事,除了她之外,就只有易淩知道了。

  不知道是不是托了昨晚的福,季小婉发现,叶海唯和易淩都没有再找过她,罗美悦也没再找她麻烦,季小婉又过起了平静的生活,除了她的照片被叶海唯抢走了之外,之后几天的生活,季小婉过得十分舒心。

  关于那张照片,季小婉没有主动去找叶海唯,因为她知道,叶海唯不会轻易把照片还她的,与其冲过去自找欺rǔ,还不如静静等待着夺回照片的机会。

  那个周末,易淩跑遍了n省所有的书店,为了找一本历史悠久的书。那书是十几年前发行的,当初只发行了十几万本,也没有再加印,可以说,这书现在已经绝版了,各大书店根本就没这本书的影子,网络上也没人竞拍那书,最后,也是在无意间,易淩找到一家角落偏僻的书店,发现有这本书的库存,但是听说要从库存里拿出那本书,得花些时间,书店员工让他明天去拿。

  到了第二天,易淩跑去拿书的时候,听见那员工说了句奇怪的话,“这书什么时候也变得畅销了?竟然一天卖出去两本。”

  易淩隐约知道是谁卖走了第二本,但他没有问。

  到了周一,季小婉走进教室后就发现,自己的桌位上静静躺着两本一模一样的书,这两本书就是被罗美悦抢走扔进水里的那本。季小婉拿起其中一本,翻开后发现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这本书还给你,希望能和你和好。”署名是罗美悦的。

  之后,季小婉拿出第二本书,书里也夹着一张粉色的卡片,里面写着,“这书很难买,给你跑遍了所有书店才搞到手的,别làng费我一番心血。”署名还是罗美悦的。

  这两张卡片的字迹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写的,而且罗美悦不会做这种事来讨好自己,这两本书,傻子都猜到了,肯定不是罗美悦送的!

  季小婉把两本书塞进课桌里,回头看见罗美悦拿着甜品乐滋滋的走进教室,她的身后还是跟着泰丽。

  罗美悦手里的甜品,当然是泰丽送的。

  季小婉其实想把那两本书还给他们,但是她不想和他们过多接触,季小婉又想通过罗美悦的手还书,可她也不想和罗美悦再闹误会,所以这两本书就被她这样扔在课桌里,扔进去后就再也没碰一回。

  之后,又过了一个礼拜。

  易淩和叶海唯发现她竟然把他们送给她的书,冷落在课桌里,甚至都不被她带回家里的,再想起之前,听说她早晚上学放学,都手捧着那本破旧的礼物带进带出,连书包里都不肯放,怕其他的书压坏了它。这前后两者的差别待遇也太大了吧!虽然只是一本破书而已,但他们都知道,其实差别待遇,是讲究送书的人是谁而已!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现代言情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