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之一女二夫_不道心【完结+番外】(8)

  季小婉想扯,却怎么也扯不掉,心里涌出一阵阵恶心,她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边上,易淩看得差点跳了出来,很想冲过去直接揍那个夏和东一顿,但是下一秒,他压下了心中的冲动,然后掏出手机,对着边上那桌的qíng形,拍了张照片。

  照片里,夏和东的手正紧紧的抓着季小婉的手不放,夏和东的表qíng被拍的十分清晰,但是季小婉的表qíng没有拍进去,照片里的两人传达了很多暧昧的qíng愫。

  易淩心中冷笑了起来。他想起叶海唯竟然有本事威胁季小婉,那他也应该可以,这张照片以后就是季小婉落在他手里的把柄,到时候就不怕这丫头在他面前耍横了。

  夏和东抓着她的手,越来越用力了,季小婉也挣扎的越厉害。

  “你放手。”季小婉终于叫出声来,一个拉扯间,她撞翻了边上透明玻璃水杯。

  铿地一声脆响,引来四周人群的侧目,夏和东丢了面子,又怕引起关注,只好松开了她,然后脸上摆出一副不悦的神qíng,对刘菲说道,“看来小婉不怎么喜欢我,今天的晚饭就不用吃了,你们俩自己享受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刘菲见夏和东站了起来,她脸都气得绿了,急急忙忙跟着起来,追在夏和东身后说道,“小婉不懂事,夏总你别生气!这样吧,改日我会让小婉亲自向你道歉,夏总!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哪天有空就打我电话,白天也没问题,小婉会自己过来向你道歉的。”

  刘菲这一追,就追到了酒店门口,夏和东状似不太qíng愿的接过电话号码,然后塞进了口袋,便出了酒店大门,坐着车子离去了。

  季小婉依旧坐在桌位上,她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这声叹气中,有着太多太多的无奈,只是没人听见罢了。

  不。

  不是没人听见,至少有一个人听得是一清二楚,也看得一清二楚。

  刘菲送走了夏和东后,又走回季小婉身边,拿十指在她额头上用力戳了好几下,但她没有骂出声来,因为时间地点不对。刘菲对季小婉说,“改天等夏总打电话过来,你给我好好去道个歉,要不然就不要回家了。”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季小婉一人待在酒店里。

  季小婉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后,便离开了酒店,易淩没有出面,只是看着她离开后,也慢慢跟了上去。

  季小婉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乱逛,眼睛似乎在欣赏着街边红灯绿绕的夜市风景,又像是在看着商店橱窗口模特儿迷人的英姿,这一路,她走了好久好久。

  易淩跟在季小婉身后走着,他的脚跟觉得有些疼了,他知道季小婉肯定也脚疼的,但她还是坚持走回家,易淩就咬牙跟着。

  易淩在想,如果今天,季小婉换做是他,他知道自己的母亲竟然要他还没成年就出去援jiāo,只是为了他母亲自私的拜金**,他心里会是怎样的?

  他想,他肯定会恨死自己的母亲,还会伤心死。她的身边应该就只剩下她的母亲了吧,如果她连唯一的亲人都无法依靠,那她还能依靠谁?

  难怪,小丫头脸上从来都没有露出一丝丝的笑容,或许是因为内心的绝望吧。

  季小婉走得很累很累,但就算脚再累,身体再累,都始终不及她心底的累。她需要时间休息,需要时间来平复内心。

  这一路上,看了那么多的风景,却没有一道风景可以留住她的视线。

  这一路,她一直在对自己说,其实这件事没有什么的,这件事不会伤害她,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害得了她!她现在只需要一点点的时间,只要给她时间,让她回忆自己曾经拥有的短暂快乐,她就已经满足了。

  于是那个短暂的满足,让她走了好久好久,不知不觉间,她走到了她父亲家附近的小区公园。

  夜深了,这公园里早就没什么人。

  这个公园里,没有有关她父亲的回忆,或是母亲的回忆,这公园最值得她留念的,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自从那人走了以后,季小婉每次遇到伤心的事就会出现在这儿,为了能让自己受伤的心得以安抚,今晚,她又不知不觉间走到了这里,等她发现自己身处在什么地方时,她才知道,原来她是伤心的,原来她是需要人安慰的。

  这棵树,那么多年了,还是这么点高,好像都没长大似的,但是她长大了,她长高了,也懂事了。记得那年,她坐在他身边听他讲着故事,然后甜甜的睡了过去,那个时候,她身上脸上带满了淤青,是被她父亲打的,那时,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两人甚至没有留下姓名,那个人只是坐在轮椅上,静静守候着熟睡的她。之后,她每次受伤都会躲在公园里哭,有时候就会撞见他,于是,这个公园就是他们见面最多的地方,他们相识了,彼此相知了,哪怕他们的年纪,一个只有九岁,一个只有十二岁。但是在季小婉心中,她已经把他当成自己未来的丈夫,是她心中唯一的爱人。为了她的爱人,所以她活得辛苦,她也努力的活下去。为了她的爱人,所有的委屈都不算委屈,所有的侮rǔ都不算侮rǔ。

  对着这棵树,季小婉终于笑了,嘴角处那道淡淡的微笑,在微弱昏暗的灯光下,却是最迷人的。

  那个微笑的侧脸,被易淩偷窥了去,他不是故意要偷看的,而且他还很大方的站在她身侧,只是那个丫头看着那棵树,看得太痴迷了,根本没留意到身边有人在靠近。

  ------题外话------

  怎么都不留言的,本来打算两更的,现在不更了。哭~

  ------------

  第七章

  打从易淩认识季小婉的那天起,季小婉的身影老是会出现在他的梦中,有好几次,他梦见小乖的脸直接变成了季小婉的,然后甜甜的喊他一声易哥哥,每每梦到那里,他就会吓醒。易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感觉自己面对季小婉的时候,很容易冲动,容易发怒,容易开心,容易失去理智,很想nüè待她,欺负她,但又很想保护她,安慰她,这种矛盾的心里简直快要把他给bī疯了。

  就像今晚,他看见季小婉被她母亲胁迫,参加变相的相亲宴,他就很想冲出去,直接把人带走,然后得知季小婉被她母亲bī着接受援jiāo,他就很想把她母亲揍一顿,把那个窥起她的男人揍一顿。跟着季小婉一路走到这里的时候,看着季小婉没有流过泪的脸庞,就很想冲过去把她脑袋压在心口里,然后跟她说,‘想哭就哭吧。’

  现在,他看见那女孩脸上出现了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笑容,那一刻,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qíng了。

  他只是觉得,时间静止了。这个世界就只有微笑着的她,还有站在边上默默看着她的自己!

  易淩不明白,为什么她可以对着一颗树发呆这么久,对着一棵树露出这样幸福的笑容,这种不明白又让他变得抓狂,好想自己能代替那棵树,让她就这样看着自己,那样对着自己笑。

  就是这样矛盾的感qíng,易淩真的要抓狂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做出什么样的动作来。

  很久很久,季小婉找回理智,找回视线,那瞬间,她发现身旁有人,轻轻回头望去,就看见易淩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季小婉惊讶的后退了两步,问,“你怎么在这儿?”

  季小婉一问,易淩也在瞬间收了回神,他怒气冲冲的回了句,“我路过,不行么?”

  路过?季小婉是不信的,至少她还不是个傻子,他这种贵族公子哥会路过平民公寓的花园里?这个家伙肯定是在跟踪她,而且还跟了很久!

  季小婉知道他跟踪自己,但她不打算拆穿他的谎言,拆穿他的话,他要是恼羞成怒,受伤的肯定是自己。

  季小婉说了句,“我得回家了,你也回去吧。”

  她的意思很明显,咱们各走各的,别瞎搅合。

  易淩哼了一声,没同意也没不同意,季小婉都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思。

  季小婉不说话了,只是越过他,想离开小区公园。可当她刚刚越过易淩身侧时,倏地,她被他从身后紧紧抱住了她的双肩。

  易淩两条长长的胳膊围着她整个肩膀,把头深深埋进她脖子里,贪婪的吸取着她的体温和香味。

  季小婉显然被吓了一跳,她动了两下想挣脱,可他抱得更加用力了,还故意把她带进他胸口里,让她的后背紧紧贴着他整个胸膛。

  季小婉又继续扭动了几下,说着,“快放开,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你别乱动。”易淩痛苦的说了一句。

  季小婉听他这么说,明显感觉到她腰后处顶着个硬硬的东西,季小婉从没有接触过这种事,一时间,她根本没想到那是什么玩意儿,所以她对易淩的叮咛,丝毫没放在心上,继续扭动着想挣脱他的怀抱。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现代言情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