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之一女二夫_不道心【完结+番外】(7)

  泰丽的嫉妒是直接写在脸上的,不过她是个聪明人,罗美悦都没说什么,她哪有资格说什么?毕竟,她能跟着来这个酒店就已经是托了罗美悦的福。

  叶海唯拿走季小婉咬了一口的牛排铁盘,把自己那盘递给了她。他盘子里的牛排看上去是原封不动的,但其实,里面的牛排已经被他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了,只要季小婉拿叉子直接叉着吃就行。

  季小婉看见自己那盘被他拿走,皱起眉头,“那盘我吃过了。”

  “没事,我不介意。”叶海唯说着,切下那头被季小婉咬过的地方,优雅的塞进嘴里,好像真的不介意似的。

  这算间接接吻么?

  叶海唯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嚼着食物的时候,一副满足的表qíng。

  边上看着的三人都沉默着。

  季小婉也沉默着,她不想再闹什么动静,也就低头吃了起来,三口两口把餐盘里的东西吃完后,静等他们。

  罗美悦吃好牛排还叫了好几个冰激凌和甜品,等到她心满意足了,她才开口说,“我饱了,想回家睡觉呢。”

  罗美悦揉了揉眼睛,看上去好像真的很困似的。

  叶海唯问,“那让易哥哥送你回去好不好?”

  罗美悦摇了摇头,“不要!叶哥哥送我回去好不好?”

  叶海唯明显有些犹豫了,这是头一回,他对他小乖提出的意见摆出这样犹豫的表qíng,这点,叶海唯自己也发现了,他被自己这种犹豫吓了一跳,想了想后,他点了点头,笑着说,“好吧,我送你回去。”

  易淩就接了口,“那送我小婉回家。”

  好像他们俩都没说谁送泰丽,泰丽的表qíng开始僵硬了,她也不好意思问,就处在那儿静静等着。

  之后,叶海唯搂着罗美悦出了酒店,带着她开车离去,临走前,他还深深看了季小婉一眼。

  易淩见他们离开后,就带着季小婉坐上自己车,易淩给季小婉打开副驾驶室的车门,泰丽跟在季小婉身后,易淩没有注意到她,就忘了给她开车门,自顾自走回驾驶位上,发动了车子。

  泰丽僵在车门边上,没脸皮去开车门,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易淩开车离去。易淩他们走后,泰丽蹲在门口,哭了起来。

  不过她的哭声,易淩是听不到的。

  载着季小婉,易淩开车有些分心了,他真的很想问问她,到底她被叶海唯抓了什么把柄,为什么会这么听他的话,但是他知道,从这丫头嘴里是套不出什么话来的。

  季小婉让他在自己小区的大门口停车,没让她送到家门前,易淩坚持要送,但季小婉不让。最后拗不过她,易淩就看着季小婉走进小区大门。

  易淩心思坏,他把车停在一边,然后偷偷摸摸跟了过去,他很小心的没有让季小婉发现自己跟踪她。

  直到季小婉走到一栋一室户公寓门口时,门口前站在等她多时的妇人,那妇人,易淩见过的,她就是季小婉的母亲。

  易淩知道季小婉的母亲有些不可理喻,还喜欢动不动就出手打她,易淩心想,这丫头晚归,估计她妈妈又要打她了,没想到那妇人见季小婉回来后,只是责骂了几句,并没有动手打她,然后她妈妈从包里掏出一盒粉饼,在季小婉脸上不停抹弄着,季小婉想拒绝,可她妈妈骂了几句后,她就任由她摆弄着。

  她妈妈给她擦完粉饼后,又给她涂了点唇彩,还从包里拿出一对耳环,季小婉耳朵上没有耳dòng,那对耳环是可以夹的,但夹子很紧,带在耳朵上,夹得季小婉很疼。

  季小婉的母亲把她化妆好以后,就直接托着她走人。

  易淩听见了,她母亲好像要带她去什么酒店见什么人。

  不得不说,化了妆的季小婉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有些风qíng万种的错觉,而她还穿着学校里的校服,个子还算挺拔,胸部没有发育完全,但也有些凹凸,这小蛮腰也细的可以,弱不禁风的模样,看得易淩不禁着了迷。

  易淩鬼使神差的跟了她们,去了那家酒店。

  这酒店是高档会员制的,只有办了酒店的会员卡才能进来,看来这对母女今天打算去见什么大人物了。易淩刚巧有这家酒店的会员卡,所以季小婉她们前脚刚刚走进去,他后脚就跟了上来,他自己寻了个位置,坐在角落里,不让季小婉发现自己,但是他能清晰的看见季小婉那桌的一举一动。

  季小婉对面坐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他认识,是他父亲公司里分区总经理,叫夏和东,平日里看起来挺斯文的,但听说,他在上流里的流言很糟糕,那个人模狗样的男人最喜欢玩未成年的少女,听说前几日还被他玩死了一个,但是被他用钱给摆平了。

  季小婉的母亲叫刘菲,夏和东一见刘菲带着她的女儿出现时,他眼睛里顿时闪出一道道慑人的jīng光。

  那目光很可怕,像是在剥季小婉的衣服似的,季小婉刻意忽略了他的视线,碍着母亲的面子,坐在他对面。

  易淩看见夏和东的目光时,心里顿时烧起一股子怒火,手里捏着的菜单,原本是为了给自己打掩饰的,这会儿已经被他捏得快稀巴烂了。

  易淩挑的位置,离季小婉那边很近,所以他们的对话,他能听的一清二楚。

  夏和东打量着季小婉的脸蛋,满意的直点头,然后说道,“你叫小婉是吧,你妈妈常常在我耳边提起你呢。”

  季小婉没有回话,刘菲替她接话道,“夏总记xing真好!”

  “呵呵,小婉,几岁了啊?”

  季小婉还是不说话,刘菲用脚踢了她一下,季小婉才慢慢开口,“十六。”

  “十六好啊!十六岁的少女最天真烂漫的,我也有个十六岁的侄女,不过她人在国外,看见小婉我就想起了我那乖侄女,又可爱又迷人,以前我那侄女一见到我这个小舅舅,她就对我又亲又抱的,非常讨喜,我就给她买了很多礼物,那丫头说要什么,我就给她买什么。我那侄女可听话了。”

  夏和东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吧,季小婉没听出来,易淩还能听不出来么?

  刘菲也不是傻子,她听了夏和东的话后,就笑得非常开怀,“能当夏总的侄女可真幸福!小婉,你说是吧。”

  如果季小婉接着刘菲的话说一声是,那接下来的事qíng,就好办了,夏和东就等着她的回答,眼里带着满满的期待和饥渴。

  季小婉始终没看夏和东一眼,也故意不去看刘菲朝她使眼色,她就坐在那边当个傻子。其实她心里非常清楚,她母亲这是要拿她的身子去赚钱,给她花销。

  ------------

  第六章

  季小婉以前以为她母亲不喜欢她,常常打她骂她,但起码心里还是有她的,毕竟她是她的女儿不是么?但是今天,季小婉对她母亲的做法,彻彻底底的失望了!

  她今年才十六岁,还没成年,她母亲就迫不及待的帮她找男人,而且,是个比她大二十几年的老男人,如果她母亲只是希望她早点嫁个有钱的男人也就罢了,但是她母亲的意思是要她去当别人地下qíng妇,或许,她在那个男人眼里,连当qíng妇的资格也没有。只是纯粹拿钱jiāo人,让他玩过之后便随手丢弃,她在她母亲心中,就是一个高档的jì女么?

  季小婉坐在桌边没有说话,但不表示她不会思考,她心里再怎么伤心怎么痛心,她都不会表现出来,因为她知道,她哭哭啼啼跟她母亲闹翻,是绝对没有好结果的,甚至还会被挨打。

  季小婉的沉默,又换来她母亲桌下一脚,季小婉吭声了,“我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怎么能跟夏总的侄女比?夏总要是惦记着您的侄女,就多多给她打电话吧,或是直接飞过去找她也行,我想,一张小小的机票,夏总还不放在眼里的。”

  夏和东没料到她会这么说,一时间傻了眼。

  刘菲也没想到季小婉会这样回答,顿时火冒三丈,但她没有当场发作,只是笑容中带了不少怒意。刘菲伸出手,在季小婉腿上狠狠掐了一下,然后对着夏和东说,“小婉这是在嫉妒呢!”

  夏和东也跟着呵呵了两声,然后他把目光再次投到季小婉脸上,胸口上,眼里带了不少yínnüè的味道,“小婉是b高的吧,说起来,我也是b高毕业的呢,不过十几年前的事了,b高里有很多老师,我都还记得,我和b高里的老师们jiāoqíng不错,偶尔有几个还有联系呢。小婉说说,你的班主任是谁啊?说不定我认识,到时候我打个电话给你们班主任,让他在学习上,好好照顾你一下。”

  夏和东边说,一只大手直接覆上季小婉的手背,紧紧地抓住。她的小手真的好软啊,夏和东手心粗糙,抓着季小婉的手,又用力又使劲,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整个人带进怀里,然后好好疼惜一番。夏和东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脸上yínnüè的表qíng更加炽热。

52书库推荐浏览: 现代言情| 宠文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