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之一女二夫_不道心【完结+番外】(5)

  只是她的书,她最宝贝的书……

  季小婉把视线挪向易淩,冷冷地说,“放手。”

  易淩被她凄厉的目光怔了一下,一时不察,被她甩了开来,季小婉转身想走,易淩又走过去,再次把她胳膊拽起来,那力道比之前还大,痛得季小婉一声轻呼。

  “你放手。”季小婉咬牙忍痛说道。

  “给我道歉!你给我向小乖道歉!”易淩恶狠狠地吼她。

  叶海唯把罗美悦抱进怀里后,安抚着她的后背,对着季小婉时,那眸子同样冷的可以,他淡淡的说了句,“只要你肯向小乖好好道个歉,今天的事,我们就当没发生。你和小乖,以后还可以做朋友。”

  罗美悦躲在叶海唯怀里不停哭不停哭,嘴里还说,“你们不要为难小婉,真的是我不对,是我不好!我不该把她的书扔进脏水里的。应该是我道歉才对,你们不要为难小婉。”

  罗美悦这么一说,易淩心里更加火了,等着季小婉的眸子,简直可以喷出火来。

  季小婉心里闪过一丝丝冷笑,但是她的嘴角,始终没有动过一下。

  “道歉?是啊,我真的应该向你们道歉。”季小婉像是在自言自语,但她的话却是说给他们三个听的,“打从一开始,我就应该明确的告诉你们,你罗美悦不是我的朋友,你们呵护在手里的丫头,不是我的朋友,但也不是敌人,你们对我来说,只是个陌生人。所以我真心道歉,让你们一直误会我和罗小柯是朋友。现在我可以正式告诉你们,她罗小柯!从始至终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你!”易淩火大了,“咱们小乖哪里对不起你了?你竟然敢说这样的话来伤她?”

  “这是事实。”季小婉冷然说道,“你们手心里的小乖,是你们心中的宝。我的书,也是我心中的宝。这世上是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可以伤害你们心里的宝贝,但别人心里的宝贝,是可以被任何人践踏,任何人欺凌的,对不对?”

  “它是书,小乖是人。”叶海唯说话的声音更冷了一些,如同跌进冰窖一般。

  这个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今天她打了小乖一巴掌,如果换成是别人,他们根本不会同她废话,直接用尽手段折磨到她走投无路,但是他们愿意给她一次机会,只要她肯道歉,他们可以原谅她的。可是这丫头,偏偏qiáng的可以,糟蹋了他们一片苦心。

  季小婉朝叶海唯瞪过去,她那冰冷的目光,甚至比他还要犀利,更加不带任何感qíng,叶海唯看见她递来的那道目光时,那心脏,明显被她狠狠伤了一下。

  “你们手里的小乖,对我来说,连我的书都不如。她敢把我的书扔进水里,我现在,连杀了她的心都有。打她一下,便宜她了。”

  易淩抓着她的手,往自己身边靠了一靠,那动作粗鲁的可以。“不知死活的丫头。”

  “嗯——”季小婉一个闷哼,额上已经冒出点点汗珠,嘴角处慢慢泛白,可见她现在的胳膊会有多疼。

  但是她在疼,在他们眼里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她呼痛得再大声,都不如他们怀里那女人咽咽的哭泣声。

  罗美悦就站在叶海唯的怀里,嘴里还不停呢喃着,“你们不要为难小婉,是我不好,真的是我不好。”

  叶海唯看见季小婉惨白的容颜后,心里退了一步,他淡淡说了句,“你的书,我们会赔给你的,你要几本我们都赔给你,十倍,百倍都行。但是你必须向小乖道歉。”

  季小婉眼中闪过一抹嘲笑,“你们拿什么陪?这是我九岁时的生日礼物,是我的爱人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拿你们三个人的命,都赔不起。”

  爱人?

  季小婉一说出那两个字,两个男人同时怔了一下。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小小的丫头九岁时就jiāo了男朋友?而且他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男朋友,而是爱人!

  男朋友是可以不停更换的,而爱人两个字就表示,对方已经给出了他的地位。

  从季小婉口中说出爱人那两个字,他们就知道,那个男人在季小婉心中是绝对不可逾越的。

  季小婉的爱人是谁?谁能够成为那个脸上从来没有堆过笑容的女孩心中的爱人?

  他们在猜测,但是不管他们怎么猜测,他们都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都不是季小婉心里的爱人。

  这个事实,让他们很气愤,甚至比罗美悦被季小婉打了那一巴掌,还要让他们气愤。

  季小婉在易淩充愣之际,又甩开了他的手,这次,季小婉离开后,他们没有再阻止她。

  他们站在那边,像是受了不少的惊吓,直到罗美悦放高了她的哭声,才把他们唤回神来。

  叶海唯沉沉吐了一口气,对着易淩说道,“小乖衣服脏了,你带她回去换声衣服再回学校来,我去替她向老师请假。”

  “知道了。”易淩板着脸,说了一句,然后接过叶海唯怀里的罗美悦,搂着她的胳膊把她带走了。

  叶海唯想转身往教师楼走去,突然眼光瞥见肮脏的池潭里,躺着一张照片。

  ------------

  第四章

  那张照片上有两个人,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坐在轮椅上,穿着病服,女孩站在男人背后推着轮椅。

  男孩脸上堆满了笑容,那笑容是灿烂的,是幸福的,男孩目光中带着闪亮亮的光芒,静静的看着照相镜头,而他身后的女孩用同样的笑容,看着男孩的背影。

  那男孩,叶海唯不认识,但是那女孩,他认识。

  那是季小婉!小时候的季小婉!照片上的她,原来是会笑的,而且笑得那么迷人,那么好看。不知不觉间,叶海唯觉得,季小婉笑起来的时候,比小乖还要好看。

  可自从叶海唯认识季小婉的那天起,就从来没见过她笑过一回,在她脸上,有的只是冷淡还有冷漠,尤其她的眼睛,丝毫不带一分感qíng,和这张照片上是截然不同的。

  照片上的她,眼底里都堆满了幸福的感觉,而现在的她,耽耽看她的背影,就能看出她心中的落寞和孤寂。

  这个男孩应该就是季小婉口中所说的爱人吧。

  这个结论,让叶海唯眯起了双眼,看着照片上那笑得阳光灿烂的男孩,顿时火冒三丈,很像直接撕烂他那张笑脸。

  这张照片被封印了,所以没受到脏水侵蚀,叶海唯拿着照片去水池洗了洗,擦gān后塞进胸口。

  叶海唯再走回栅栏长椅边的角落里,静静的等着。

  果然没多久,季小婉急匆匆的回来了,脸上带满了焦急,看得出来,她真的很重视那张照片。

  那照片是被季小婉夹在书里的,季小婉把书拿走后,本想找个阳光充足的地方晒晒gān,但是她发现,书里的照片不见了。

  季小婉丢了照片,就像丢了心脏一样,赶紧一路跑回来找,池潭里看了看,没有,长椅上下看了看,也没有,她急的四处团团转,她还在回想着,是不是她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就丢了?或许真的是丢在教室里。

  这一想,季小婉又匆匆往教室走去。

  叶海唯见她要走,急忙出身拦住她的去路,然后说了句,“在找照片?”

  季小婉顿时打住脚步,焦急的眼神,倏地一下放亮了,“你看见了?我的照片在哪?快还给我!”

  叶海唯看她这样着急那张照片,心里头就闪过好多不快,然后他说,“照片被我烧了。”

  原本他想说被他撕了,但是他知道,要他真的这么说,那丫头只会狠狠瞪他一下,然后再找撕掉的碎片,叶海唯不想给她任何希望,所以就说烧了,这样的话,她才会彻底死心。

  果然,季小婉像是被人狠狠砸了下脑门,眼前闪过一阵白光,耳朵里也响起了耳鸣,脚步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叶海唯伸手扶了她一把,发觉她身子很软很软,连骨头都是软的,不知不觉间,他把她带进怀里抱着,他边上正好是长椅,他抱着她落了座,而她就坐在他双腿上。

  叶海唯一手托着她的后腰,一手围着她的肩膀,看着她恍然而呆滞的模样,静静躺在他怀里时,叶海唯心里流过满满的暖意。

  他很喜欢她这样柔顺的表qíng,很喜欢她服服帖帖的姿势,好像此刻,他就是掌控她一生的男人。

  季小婉的头发很长,长得过腰,她的头发也很细,很软,在阳光下闪烁着丝丝银光,叶海唯也喜欢,甚至对她的头发有些爱不释手,又是不知不觉间的动作,他握着她双肩的手,开始磨蹭着她的发丝。

  柔软的发丝流过他指尖时,他心里撩拨起一阵阵激动和难耐,他很想这辈子就这样搂着她,直到天荒地老。

  可这个念头只停留了一瞬间,因为他怀里的人儿动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现代言情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