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之一女二夫_不道心【完结+番外】(12)

  对**,叶海唯不是不知道,但他还没真正接触过,今日也是头一回,他发现这种滋味真是太美妙了。他想再更进一步,但是他明白,时间不对地点不对,他怀里的人儿,还在发烧,边上还有一个家伙对自己虎视眈眈的。

  她的呼吸声在他颈边撩拨着,这**香味让叶海唯瞬间沉重了呼吸,胸膛明显起伏不小。叶海唯感觉,这车子开得好像有点快!

  季小婉在他耳边开始嘀嘀咕咕,一开始,叶海唯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后来她重复了好几遍,他才听懂。

  “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叶海唯的耳朵被她呼吸声chuī得红透了,又听她这样诱人的声音,他差点就想直接低头狠狠吻住她,叶海唯硬生生压下这股邪恶的念头。恐怕也只有他,能有这个定力,要是今日抱着她的男人是易淩的话,估计这家伙直接在车上,直接在他面前给他表演chūn宫秀了。

  “晓……董晓哥哥……”季小婉突然喊出一个男人的名字,叶海唯清清楚楚的听在耳朵里。

  叶海唯一听见季小婉说出那名字后,他整个人都僵了,脸色绿了一片。

  哪个男人喜欢怀里抱着的女人喊着别人的名字?这不是当着他的脸,给他带绿帽子么?

  “你回来救我了……晓……”

  “我是叶海唯!季小婉,你看清楚我是谁!”叶海唯再也受不了,直接冲怀里的人吼了一句。边说,那大掌还狠狠的在她屁股上用力一捏,听见季小婉吃痛闷哼了一下。

  易淩听见叶海唯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头乐了起来,他其实在想,那个丫头肯定是喊了他的名字,所以叶海唯会这么生气。这么一想,易淩原本郁闷的心qíng,顿时愉悦了不少。车子也更加轻快了。

  易淩和叶海唯把季小婉送去n省最有名的一家私立医院,设备人员都是最先进最资深的,虽然路程比较远,从季小婉的家里开车过去起码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是易淩硬是把一个小时的车程缩短到二十分钟。

  季小婉被送进急诊室,急诊室里的护士把她的衣服换成医院病服,拍片验血吊盐水后送入单人病房里,一来一去,都已经折腾到深更半夜了。

  季小婉体温很高,高得连医生都吓了一跳,那医生还冲他们抱怨了一句,“怎么现在才送来?qíng况很糟糕,再晚点,她脑子都会被烧坏,到时候就成傻子了。”

  医生这么一说,易淩和叶海唯的脸更沉了。

  他们不知道,季小婉今天一整天都熬着高烧和冷风抗争。

  送进病房后打针吊盐水,季小婉都是糊里糊涂的,根本没醒过,偶尔醒来也只是在咳嗽,咳嗽几下之后又沉沉睡死过去。

  两个男人其实都很困,季小婉还在吊点滴,两人一左一右端着椅子坐在病chuáng边,一个捏紧她的手,拿起来咬着她的每根手指,另一个把自己手塞进她滚烫的手心,让她手心贴着他的手背。

  安静下来后,俩人就更困了。

  不知不觉都枕着chuáng沿边浅浅歇下。

  护士每隔半个时辰进来量体温,易淩被惊醒了,那护士对着他轻声叮嘱了几句,易淩也没听清楚什么,就是听到那护士说多喝水什么的。

  易淩看了沉沉昏睡着的季小婉,想着,季小婉又没醒,没法给她喝水不是?

  不过易淩见季小婉嘴角的确gān巴巴的,挺可怜的,于是下楼去了小卖部,买了好几瓶矿泉水回来。

  叶海唯还没醒,易淩在想怎么给她喂水喝,突然,他看见季小婉的红唇,心思一起,先给自己灌了口矿泉水,但没吞下去,然后俯下身子,对着她的,慢慢把水流入她嘴里。

  ------------

  第十一章

  季小婉昏迷着,但是她实在太渴了,她的嘴一接触到水源,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直接张口吸了过来。

  咕噜咕噜两下就被她抽gān了。

  易淩直起身子舔舔嘴角,心qíng不错。他看季小婉还渴的狠,又给她喂了几口,看见水渍从她嘴角边流了一丝丝下来,他还负责把它们舔gān净。

  叶海唯醒了,他刚醒就看见易淩俯在季小婉身上偷亲她,叶海唯一把扯开易淩身子,低声吼道,“你做什么?”

  易淩擦擦嘴角,说,“我给她喂水喝呢!”

  叶海唯定定神,果然看见他手里拿着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他眉头皱了起来,说,“哪有你这样喂的?”

  “不然怎么喂?她又没醒。”易淩白了他一眼,然后又喝了一口,走过去俯下身子,打算再给她喂几口。

  叶海唯赶紧把他挥开,就是不给他喂,他说,“把水给我,我来喂她。”

  易淩眯着眼睛瞪了过去,喝掉含在嘴里的水后就说,“凭什么给你喂?这水是我买的,要喂你自己再买去。”

  叶海唯被他说的没话说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口含着一口给她渡水,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叶海唯发现他每次收口的时候,故意伸出舌头在她唇边搅动几番。

  季小婉喝饱了,但易淩觉得她还没喝够,硬是把一整瓶矿泉水都喂给她,最后一口的时候,易淩还依依不舍的把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着。

  叶海唯发现他就是故意的,也不管他是不是吻得浑然忘我津津有味,硬是把他拉开,然后又骂了几句,“她还病着呢,你别趁机占便宜。”

  “我哪有占便宜!我这不是在照顾她嘛!”易淩打死都不承认自己在偷吃。

  护士进来量体温,看见两人在吵架,她皱起眉头说了句,“别吵,其他病人都在休息呢。”

  护士边说,边给季小婉量体温,侧脉搏,弄完之后说了句,“病人高烧不退,你们给她准备些温水擦身子降温,擦完身子后把被子盖好,别再受凉。”

  护士又说了一通叮嘱,还吩咐他们多给她喂些水,然后走了。

  叶海唯没了困意,对着易淩说道,“我去楼下买点东西,你看着点滴。”

  易淩嗯了一下。

  叶海唯临走前还不忘叮嘱,“别再占她便宜,要是让我发现,看我不揍你。”叶海唯没发现,自己说那话的时候,带着浓浓的酸味。

  叶海唯下了楼,开着车子去外面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买了好多好多东西,有脸盆,毛巾,牙刷,热水壶,电热水炉子等等等等,他几乎把整个超市每种品种都带一样回来,叶海唯开车回到医院,还打电话给易淩,让他下来一起搬东西。

  这些家具其实医院楼下的简易超市里有卖,只是叶海唯不知道,他大半夜的跑了好多地方才找到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大型超市。话说,这些东西其实不需要他亲自去买,只要他一通电话,直接就能搞定,但是他不乐意,偏偏要自己买,而且还挑三拣四的,要选高档的,要选最好的,他就不懂了,这又不是给他自己用的,gān嘛这么折腾自己?

  叶海唯心里抱怨着自己,可手脚却不听使唤,而且还走得轻快,拿东西拿得舒坦。

  没一会,两人把家具搬到病房内,易淩发现,叶海唯还买了两张非常舒适的软椅,这软椅说得复杂些,那就是小型的单人豪华沙发。一个人可以躺在上面睡觉用,还不落枕。

  叶海唯想得就是周到,他烧了点开水,然后放了些冷水,拧了条毛巾,走到季小婉身边,掀开她的被子,那手就往她衣领伸去。

  易淩原本还在想,要不要躺椅子里睡一会,一看叶海唯的动作,他赶紧跳出来拦住他。

  “你gān嘛?”

  “医生说要给她擦温水降温。”叶海唯照着护士的话说道。

  易淩抢过他的毛巾,说,“你走开,我来擦。”

  叶海唯皱起眉头,“凭什么你来擦?别忘了这些东西是我买的。”照着刚才易淩说得那句话就是,他要想替她擦身子,自己去买毛巾脸盆去。

  易淩咧嘴笑了,“你别忘了,你开的是我的车,没我的车,你能买到这么多东西?”

  叶海唯嘴巴一抿,明显动怒了。“那你想怎样?打一架吗?”

  易淩不甘示弱,“我怕你啊?”

  巡逻的护士刚刚挨个探视完病房,正好路过他们房门口,又听见他们在吵架,于是开门进去说了句,“你们小声点行么?现在深更半夜的,照顾下其他病人吧。”

  那护士一进来,易淩和叶海唯把她的话当放屁,两人一左一右把她包围起来,叶海唯问那护士,“你说!我们俩谁去帮她擦身子?”

  听见叶海唯这么一说,那护士算是明白他们吵架的原因了,她看看病chuáng上躺着的是个女孩,估计这两家伙在争风吃醋中。

  为了折合矛盾,护士说,“要不我来帮她擦吧,你们可以回避下。”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现代言情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