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之一女二夫_不道心【完结+番外】(10)

  有一回,易淩很火大,对着叶海唯说了句,“我们查查季小婉的爱人是谁,把他找出来后毒打一顿吧,怎样?”

  叶海唯是看过那人的模样的,但他只看过他小时候的照片,根本不知道他叫什么,而季小婉绝对不会主动跟他们说的,叶海唯没问季小婉,可他心里真的很好奇,那个男孩究竟是谁。

  “gān嘛打他?他又没招惹你。”叶海唯其实也很想这么做,不过他没表现出来。

  “我就是看他不慡。”易淩火大的抓把着头发,又嘀咕了几句。

  自从那晚过后,这几日来,易淩总是做梦梦见季小婉,虽然以前也梦见过,可现在,他每每做梦都觉得自己很过分,梦里的他实在是太邪恶了,所有他想gān又不能gān的坏事,在梦里统统gān了个彻底。

  那晚过后,他以为自己其实在季小婉心中还是有那么点地位的,至少她看见他的时候,眼神会有些飘忽或是躲闪什么的,但是他以为错,季小婉根本没施舍给他一个目光,连他送给她的那本书也被她冷落在课桌里,一碰也没碰过。

  会不会?是因为送书的那张卡片上,署名写的是罗美悦,所以季小婉以为是罗美悦送的,而她还是不肯原谅罗美悦,所以才会把书冷落在课桌里?

  可是也不对,易淩不信这丫头会想不明白,这两本书其实是叶海唯和他送给她的。怎么说,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丫头摆明了就是没把他们俩兄弟放在眼里。

  又过了几天,罗美悦要过生日了,生日那天正好是星期六,叶海唯和易淩两人给罗美悦准备了一场派对,这是罗美悦每年必经的场面,也是她最喜欢的场面。

  罗美悦星期五那天就邀请了班里所有同学参加派对,还给所有人都发了请帖,自然,季小婉也是有的。这请帖,季小婉本来不想拿,但是送她请帖的人,不是罗美悦,而是叶海唯,季小婉就拿了下来,但是她没答应叶海唯一定会出席派对。

  罗美悦十八岁的生日,比以前每一场生日宴会都显得格外隆重,而且,她的打扮,从里里外外都十分美艳娇贵,身上的首饰,每一件都是上万元的名贵珍宝,叶海唯和易淩当着所有人的面,送给她生日礼物,一个送的是项链,一个送的是对镯,班里所有同学见了之后,纷纷拿出赞美的声音,还有嫉妒的目光。

  罗美悦十分享受这种嫉妒的目光,和这些追捧的声音。

  派对开场的时候,罗美悦的第一支舞jiāo给了叶海唯,最后一支舞蹈打算jiāo给易淩,这是他们之前就说好的,而且每年都会轮流jiāo换第一支舞和最后一支舞。

  派对开始后没多久,趁着罗美悦被同班同学纠缠住无暇分身的时候,叶海唯和易淩不停找借口穿梭在人群中,为了找到那抹让人魂牵梦萦的身影,可是他们怎么找也没找着,直到宴会结束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这个事实——这丫头没来派对!

  季小婉星期五晚上回家,就被她妈妈告知,明天星期六要去陪那夏总看电影,季小婉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她打算明天一早就直接出门,她是不会和夏总约会的,但是季小婉没想到,她的母亲竟然防着自己偷跑,趁她半夜上厕所的时候,把她锁进了洗手间。

  季小婉穿着睡衣在冰冷的洗手间里睡了几个小时候,刘菲打开洗手间房门,把她从里面拖了出来,然后想给她化妆,说是夏总的车已经在外面等她很久了。

  季小婉拒绝,刘菲就狠狠骂她,边骂边捏她大腿,但是季小婉仍然不乐意答应,刘菲没有办法,一时忍不住就狠狠打她的脑袋。

  季小婉被冻了一个晚上,她有点发烧了,被她母亲一打脑袋就有点头昏,刘菲没有留意到她的不适,看见她昏头昏脑的,就赶紧给她上妆,上完妆还硬给她换了件bào露的晚礼服。

  完事后,刘菲打了个电话,说是让夏总派人过来接季小婉。

  季小婉趁刘菲打电话的当下,她忍着头疼,偷偷摸摸出了房门口,直到刘菲发现的时候,季小婉已经下了楼。

  季小婉也不顾自己穿成什么样,一个劲的往外跑。

  星期六的天气不怎么好,多云日,偶尔可能会下些小雨,屋外的风也很犀利,季小婉穿得衣不蔽体,加上自己昨夜受了凉,有点发烧,现在还得承受着冷风侵袭,但是求生意志很qiáng的她,让她坚持熬过了一整个白天。

  ------------

  第九章

  季小婉四处躲着夏总派出来的人,她实在没地方躲,就躲到父亲身边,想向父亲求助,可是父亲家,开门的是他女儿,也就是季小婉同父异母的妹妹,她叫季小宝。

  小宝是认识季小婉的,也恨了季小婉很多年,直到她父亲和季小婉的母亲离婚后,她才渐渐忘记了季小婉这人,没想到今天,季小婉会出现在他们家门口,季小宝不知道她来找他们有什么事,但不管是什么事,她都不允许季小婉回来破坏他们一家三口。于是季小宝没等季小婉开口,就直接关上了大门,关门前恶狠狠的对她说了一句,“别搞得自己像个jì女一样,跟你母亲一个德行。”

  季小宝的话真的很有杀伤力,至少,季小婉是不会再敲他们家的门了。

  于是,季小婉又重新回到冰冷的大街上,途中遇到三四个流氓,季小婉吓得直往人多的地方跑,那些流氓一路追了她好几条街才没了踪影。

  夜深了,季小婉感觉自己体力透支,没地方可以去,又回到自己家门口,这个时候家里没有任何声响,她不知道母亲在不在家,她偷偷从窗口细fèng里,拿了房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发现母亲没在家里,她悄悄松了一个口气,然后倒在chuáng上昏睡了过去。

  罗美悦的生日派对十分豪华,过程也热闹的不行,罗美悦一整天,笑容都没有间断过,邀请她跳舞的男生有很多很多,罗美悦挑选着去跟他们跳舞,最后一支舞时,罗美悦知道还有件事,叶海唯和易淩说过,要她在十八岁生日那天,选出一个人做她正式的男友。

  那时,叶海唯和易淩都单膝跪在她面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放在她面前,慎重的跟她说,“美悦,你拿谁的戒指,谁就当你的男朋友,另一个就无条件退出。”

  当叶海唯说完那话的时候,整个场面都轰动了,所有旁观的人都万分紧张和期待。他们知道叶海唯和易淩是罗美悦的准未婚夫,而且今日,他们的行动证明了一切流言,那个被他们捧在手心里的宝,是多么让人嫉妒羡慕的。能让他们其中任何一人跪下向她们求婚,她们都幸福得不行,更何况同时是两个?

  罗美悦享受着众人嫉妒的目光,也得到了前所未有满足,她的笑容非常灿烂和迷人的,但是她没有接受任何一人的戒指。

  罗美悦想了一想后,嘟着嘴说,“我不选!我不要选!”

  叶海唯纵容地笑着,又说,“傻丫头,你迟早要选的,提早选,让我们身份提早明确,不是很好么?”

  “不嘛!不嘛!我就是不选!”罗美悦摇了摇头,那对宝石耳环晃了好几下。

  叶海唯和易淩起身了,两人同时捏了她的脸蛋,说,“行,不选不选!反正你年纪还小,我们年纪都还小,还有时间的,不过你要尽快做决定,知道不?”

  罗美悦是不会选任何人的,因为一旦她做出选择,那另一个人就会离开她,她不乐意任何人离开她,所以说什么她都不愿意做选择。

  她的野心很大,她想要两个人同时爱着她,捧着她,就像今天一样,两个人同时追求自己,让那些女人嫉妒死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派对结束了。叶海唯说要送她,易淩也说要送她,又让罗美悦做选择,说今晚她坐谁的车回去,她以后就是谁的女朋友。

  罗美悦原本还在犹豫要坐谁的车,但是听他们这么说,她就决定谁的车也不做,让自己的司机送她回家。

  罗美悦走了。叶海唯和易淩也各自上了自己的车子,准备离去。

  易淩开车在前,叶海唯开车在后,两人行驶在同一条马路上。

  其实,叶海唯是跟着易淩在开车。

  到了一个红绿灯,两人并肩落在第一起跑线上等着红灯,易淩和叶海唯同时落下车窗,两人对视一下后,叶海唯说了,“这不是你回家的路,你想去哪?”

  易淩也说了,“这也不是你回家的路,你跟着我gān嘛?”

  两人都没有回答对方的话,只是同时关上车窗,易淩又开车在前,叶海唯开车在后跟着。两人一前一后驶到季小婉家小区门口,选了个车位停了车子。

  易淩熟门熟路的往季小婉公寓大楼那走去,走到公寓大楼楼下停了下来,眨巴了几下眼睛,又抓抓后脑勺。

  之前他只是跟踪到这里,但是他不知道季小婉具体住几楼几号房,一时间楞是不知道怎么办,难道要他挨家挨户的去敲门?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现代言情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