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_秋水伊人【完结】(8)

  眼角余光突然瞥到一个窈窕的身影从大哥的院子里出来,她看到他时也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福了下身子,便转身离开了。

  是chūn秀!

  不知道是他多心还是怎么的,孟明远觉得chūn秀刚刚的脸色有些不正常,走路的姿势也有些怪异……当他一只脚踏进自己院子时,忍不住在心中“啊”了一声,如果是那样的话,倒能解释得通张姨娘为什么到现在都不清楚她宝贝儿子如今荒涎的行径了。

  可是,他忍不住蹙紧了眉,张明达和chūn秀?这张姨娘跟前的大丫环也太放dàng了,她到底跟几个男人有染?

  总不会自家渣爹也有份吧?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这个时代主仆共用一个女人倒还真没什么,这父子共用一个女人就好说可不好听了。

  吃饭前碰到这么桩事,孟明远的胃口一下就差了好多,只吃了小半碗饭就推说天热没胃口撂了筷子,回屋里躺着去了。

  午睡起来,双桃给他打了洗脸水进来,伺候他洗漱。

  chūn芽帮他重新梳过头发,拿过一只新绣好的扇套给他,“婢子按少爷说的绣了青竹,少爷看可喜欢。”

  孟明远见那扇套上青竹苍翠,不由笑道:“chūn芽姐姐的手艺我自然是信得过的。”

  chūn芽便笑着替他挂到了腰上。

  双桃也把一方淡青的绣梅花汗巾在他腰上系好。

  孟明远低头看看自己腰间的香囊、荷包、玉佩并扇套汗巾,不由莞尔,虽然零碎,但其实挂得讲究还真挺好看的,一瞧就是出身很好的人家。

  喝了一碗冰镇酸梅汁,孟明远准时到外院书斋去上课。

  师生两个讲读了一会儿后,先生来了兴致,指着院中的槐树要求孟明远即兴赋诗一首。

  孟明远顿时就有些蒙,赋诗啊。

  思索了一下,他缓缓开口,“青青一树槐,默默立中庭。白蕊散清芳,香远满华堂。”

  “尚可。”

  没说狗屁不通就好,孟明远悄悄抹了把汗。

  “回去后,再练一篇字给我看,就从‘知错必改’到‘上和下睦’吧。”

  “学生遵命。”

  “安之。”

  “先生请讲。”

  先生浅笑着打量过他的通身上下,语重心长而又意味深长地道:“心事宜明,才华须韫,你可明白?”

  孟明远怔了下,尔后躬身施礼,恭声道:“学生受教。”君子之心事,天青日白,不可使人不知;君子之才华,玉韫珠藏,不可使人易知。老师这是在教导他今后为人处事之准则,这是金石良言,也是淡泊处世之理。

  “我只会对令尊说你资质尚可。”

  “谢先生。”

  “今日就到这里,你去吧。”

  “学生告辞。”孟明远向先生行了礼,这才出了书斋。

  见他出来,等在外面伺候的孟安急忙从坐着的石阶上起身,从树荫下跑了过去,“少爷,您下学了。”

  “嗯。”

  孟安一边接过他手中的书本,一边道:“太太方才派人过来,问少爷晚上要过去一起用膳不。”

  孟明远扬了扬眉,老妈这是又抽什么风呢?好端端的叫人来问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不是她说天气炎热,不想让他跑来跑去多受累免了他的晨昏定醒,也让他专心读书,没事别去看她?

  其实,说实在的,他也并不想老去看这个妈,深宅大院里的深闺怨妇啊,每次看到他都忍不住怒其不争,您咋就不能活得慡利点呢,那么个渣爹有毛好放在心上的。要不是不能鼓励老妈爬墙,他真不介意给老妈弄个小倌来冲淡一下闺怨。凭毛渣爹那么渣,老妈就得旷着旱着?

  “你且回去,叫chūn芽到太太那里寻我便是,我这便先行过去请安。”

  “晓得了,小的这就回去叫chūn芽姐姐过去伺候少爷。”

  “去吧。”

  孟明远整整衣襟,下意识吸了口气,便抬脚往母亲院中行去。

  他一进主院,就看到刘嬷嬷一脸喜色的从正屋里走出迎了过来,“远哥可是到了,太太刚还念叨着让人再去请呢。”

  “母亲寻我所为何事?”孟明远没急着先迈脚,而是低声问了一句。

  “太太明天想去庙里进香,想让少爷跟先生请一天假陪她去呢。”

  “哦。”总觉得像假话,但他也没说什么,随她朝主屋走去,掀帘而入。

  “娘寻儿子前来,可是有事吩咐?”

  高氏原本有些颓然黯淡的神qíng在看到儿子后也不由露出了几分喜色,“快到娘跟前来,几天不见怪想的。”

  孟明远便乖乖的过去与她坐到罗汉榻上。

  “娘的远儿,真是越发的出色了。”高氏越看儿子越是欢喜,比那个贱人生的腌臜之货简直是云泥之别。哼,小小年纪就贪花好色需索无度,他就作死吧。

  老妈究竟找他来gān什么?

  询问一下儿子近日的衣食住行,高氏终于把说到了正题,“为娘想到庙里住上几日,想叫远儿随行同去,又怕妨碍了你的学业。”

  “这倒无妨,我可让先生布置一些功课带了去,回来后再请先生检验看是否有荒废学业。”出门好啊,他先前除了去学堂根本没有真正的出过门,虽说是去庙里,但总也是走了一个较大的范围了,他当然要去。

  “那便好,一会儿娘便让人去前院跟先生说。”

  “此事便不劳娘亲了,儿子自己去跟先生说。”

  高氏想想便也点头同意了。

  ☆、第 7 章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庙里的日子过得很愉快,就连高氏都因住在庙里脸上多了些笑色,人似乎也轻松了许多。

  而孟明远就更是如鱼得水了,寺庙后山不远有片水潭,他常常溜了过去游泳。在这炎炎夏日能泡在沁凉的天然湖水中那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全身的毛孔都舒服透了。

  而他会水的事让孟安吃了好大一惊,先开始见他进水的时候吓得脸都白了,后来看他就只在潭边游弋,这算是放下心来。

  对自己会水一事孟明远的解释是自从那次落水之后他每次洗浴都会在浴桶中试着憋气扑腾,久而久之也就不惧水了,这次正好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学学凫水。

  这事主仆两个自然是保密的,一旦被高氏知道了,还不晓得她要大惊小怪到什么程度呢。

  善意的隐瞒有时候其实是很必要的!

  他们回去的时候,张姨娘院子里正一片jī飞狗跳。

  孟明远是跟着老妈一起过去的,当时张姨娘正一脸铁青的坐在廊下看院中的粗使婆子行刑。

  她要活活打死chūn秀这个贱婢!

  高氏到的时候chūn秀已经出气很少,眼瞅着就是眨吧眼的工夫了。

  “这是出什么事了,我一回来就听说妹妹在院子里喊打喊杀的。”

  张姨娘的脸色变了几变,最后还是忍不住恨声道:“这该死的贱婢竟然引诱大少爷做出好逸yín事荒废学业的错事来,我岂能饶了她。今儿便是要让这府里存了那下贱心思的蹄子们长长记xing,谁敢祸害我们大少爷,打死不论,全家还要撵了出去,卖进青楼苦役去赎罪。”

  高氏的脸色也微变,心里冷哼,声音也冷了起来,“妹妹说的不错,这些勾引爷们走歪路的贱胚子就该打死不论。”

  孟明远专注的去看旁边养在大水缸里的睡莲,不想掺和到里面去。chūn秀固然有不检点之处,有可恨之处,可是更可悲,她那样的身份地位又能让她选择些什么?在这样的大宅院里,像chūn秀这样可悲又可怜的女子不知凡知,同qíng是同qíng不过来的。

  孟明远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冷硬了,在这院里才生活了多久他就这样麻木了?

  可是——不麻木还能如何?他能改变什么?在这个家里他那个渣爹才是掌控一切的人,就是他这个嫡子不受宠如果再没有个亲妈,只怕过的还不如个得意的丫环婆子和小厮呢。不要以为他真不知道自己的用度还不如那个庶出大哥,他只是不计较而已。有些东西他抢了也就抢了,次一点的东西用了也没什么,左不过是些消耗品罢了。

  谁又比谁更可怜?

  且各自受着吧。

  “回太太,姨奶奶,chūn秀去了。”行刑的婆子上前低声回禀。

  孟明远身子微震,qiáng忍着没有回头去看。

  张姨娘冷冰冰带着厌恶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拖了出去丢到乱坟岗去。”

  “是。”

  “远儿,咱们也走吧,别扰了你姨娘清静。”

  听到母亲的话,孟明远转身走过去扶了她的手,关切地道:“娘,您小心脚下。”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穿越重生言情 秋水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