沥川往事_玄隐【完结+番外】(8)

  “那么说来,你在这里并不开心?”

  “除非我期中考试得了九十五分。”

  “为什么一定要九十五?有那么重要吗?”

  “I have identity problem.(译:我有身份问题。)”

  6

  走到女生楼,我们双双愣住。门前一把大锁。

  我倒抽一口冷气:“糟糕!”按照规定,女生楼每晚十点熄灯,十二点钟锁门。可是,据我所知,经过女生们的几次集体贿赂,守门的大爷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睡得早,懒得起来锁门,所以常常通宵都不关大门。

  门是玻璃的,我怎么敲都没人理。

  然后,我对沥川说:“替我拿着包好吗?什么时候你去咖啡馆带给我就行了。”

  他接过我的书包,说:“你想gān什么?”

  “从外面爬进去。”

  “什么?”

  我把外套还给他。“这楼很好爬。为了采光,窗台又长又低,还有阳台。”说罢,我脚一蹬,踩到一楼的窗台,伸手去勾二楼阳台的栏杆。

  “你住几楼?”

  “不高。”

  “几楼?”他伸手拽住我的腿。

  “四楼。你看,寝室的窗子开着呢。”

  “谢小秋,你下来。”

  原来他知道我叫谢小秋。咖啡馆的服务员都配有胸牌。人人都写英文名,只有我用中文。

  我不理他,但他死死抓着我的腿。然后,他用力一拉,我站不稳,只好跳下来,他抱住我,又迅速地放开了手。

  “这么高的楼你也敢爬,出了事怎么办?”他低吼。

  只有一秒钟在他怀里,我顿时六神无主,意yín无数。

  “那我怎么办?睡大街吗?”

  “可以住旅馆。旅馆二十四小时开放。”

  “好主意。”我眼睛一亮,“我知道还有一个地方二十四小时开放,且不用花钱。火车站。能麻烦你送我去火车站吗?”

  “火车站那么吵,你明天还能考试吗?”

  “火车站不算吵。我不怕吵。”

  他看着我,一副头大如斗的样子。

  我想了想,又说:“说到安静,校外有个公园挺安静的,有不少椅子可以睡呢。”

  “你当这是田里呢,想睡就睡?知道北京有多不安全吗?”

  “将就一晚上而已,别这么大惊小怪,行不行?”

  我拔腿就往校外走。

  走到一半,他说:“如果你不介意,可以住在我的公寓,我有多余的客房。”

  “那个……其实我们并不是很认识。” 我有点尴尬,虽然这人看上去面善,对我也很好,我还是存有戒心。

  “你有手机吗?”

  “没有。”

  “这是我的手机,给警察局打电话,告诉他们我的车牌号。告诉他们如果你失踪了,从这个车牌可以找到我。”

  我笑了,说:“沥川同学,我跟你走。你有钱、有车、有房。在北京这种地方,我觉得你比我更有可能失踪。”

  “说得好。该厉害的时候厉害,该乖的时候乖。——这才是聪明的孩子。”

  他打开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我跳上车,他替我扣上安全带。

  我喜欢让他扣安全带,喜欢他整个上身都俯下来,让我在最近的距离看见他的后脑勺。

  已经凌晨三点了。车在黑夜中飞快地行驶,二十分钟之后,驶入一幢高楼的地下车库。夜晚空气冰凉,我还穿着他的外套。他停好车,拿着手杖和提包,跳下车来,替我开门。

  我说:“我自己可以开门。以后让我自己开门,好吗?”

  他说:“不好。”

  “对我不必这么绅士吧?”

  “如果你习惯有男人这么对待你,将来你会嫁个比较好的男人。”

  我下了车,跟他走到一楼的大厅,面前有两排电梯。我数了数一共有十个。我们走到离车库最近的电梯面前,他抽出电子钥匙,滴的一声,电梯门自动开了。

  电梯的旁边放着一块古色古香的木牌:“私人专用电梯,请勿擅入。”

  我跟他走进去,电梯显示共有五十九层,最上面一个“PH”的红灯忽然亮了。电梯无声无息地往上走。

  “什么是PH?”我问。

  “最高层,penthouse。”

  “你喜欢住很高吗?”

  “越高越安静。”

  “会打扰你的家人吗?”

  “我一个人住。”

  门也是电子锁。他的公寓是不动声色的豪华,浅碧的窗帘,淡白的壁纸,客厅当中是一组纯白色的沙发。每样家具都gān净得像博物馆的展品。

  “需要脱鞋吗?”很gān净的硬木地板,一尘不染。

  “不需要。”

  玄关的左壁挂着一对肘拐。我进入客厅,站在沙发旁边,发现沙发的扶手边,也放着一双同样的拐杖。

  然后我就问了一个只有傻子才会问的问题:“你在家里需要用两只拐杖吗?”

  他没有回答,脸上闪过一抹捉摸不透的qíng绪。

  过了一会儿,他说:“你想现在就睡,还是想喝点什么再睡?冰箱里有果汁、啤酒、矿泉水、牛奶、豆奶、冰淇淋。”

  说这些话时,他表qíng漠然,好像受到了触犯。

  “不用,谢谢。我现在就去睡。”

  “有四间客房,你喜欢哪一间?”

  “别给客人那么多选择。”

  “跟我来。”

  他带我走进其中的一间。

  我问:“有洗澡的地方吗?”

  “里面有洗澡间。”

  他指给我浴室的方向,准备退出房间。我转过身,轻轻地叫了声:“沥川。”

  他看着我。

  “谢谢你收留我。”

  “Good night.”

  “Good night.”

  我飞快地洗了澡,浴室里什么都有,一切都是崭新的。我穿着睡袍钻进被子,努力地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我打开书包,拿出课本,最后一遍复习单词。

  我很累,也很兴奋,尤其在这种陌生的环境。看完一遍单词,我又看课文和语法。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小时,我终于有些困,又忽然觉得口渴,于是我偷偷溜到厨房去喝水。

  夜很深。客厅的光线已暗,他睡了吧?

  我赤脚轻轻走到厨房,转过一道墙,猛然发现冰箱的门开着。他正站在冰箱面前,弯腰拿里面的东西。

  我怔住,几乎惊骇。

  他穿着短袖T恤,下面是一条足球短裤,他有修长的左腿,像雕像里的希腊美少年那样修长而健壮。他没有右腿。右腿从根部就消失了。

  “Hi.”我轻轻打了一声招呼。

  他站起来,转过身,看见我,脸上没有任何表qíng。

  “我想……喝点水。”我的声音在颤抖:“矿……矿……”

  “矿泉水?”

  我点头。他手上拿着的是一瓶牛奶。他把牛奶瓶放回桌上,然后弯腰替我拿矿泉水。

  就这么单腿独立,他居然站得很稳,没有一丝晃动,好像练过武功。

  “还没睡?”他递给我矿泉水。

  “睡不着。”

  “我有很好的安眠药,你要试试吗?”

  “哦……不用,我怕睡过头。”

  他开始喝牛奶。

  “你很喜欢喝牛奶吗?”

  “嗯。我半夜要起来喝牛奶,婴儿期的习惯,一直改不掉。”

  “如果你出远门,住的地方没有牛奶怎么办?”

  “我会出去买,跑多远也要买回来。”

  “毛病。”我淡而化之地轻笑着,极力掩饰内心的惊异。

  “能麻烦你到我的卧室把我的拐杖拿过来吗?”他说。

  我这才发现他手边竟没有拐杖。厨房离他的卧室很远。

  “没有拐杖,你怎么走过来的?”我忍不住好奇。

  “我跳过来的,”他说,“不过,当着你的面我就不好意思跳了。”

  我拿来拐杖jiāo给他,然后双手抱胸,恭维:“你平衡能力挺qiáng的,真的。”

  “我每天都练瑜伽。”

  见他空空的裤管,没来由的,心悄悄地抽紧,为他心痛,为他惋惜。

  “是车祸吗?”我忽然问。

  “很久以前的事。”他脸上的表qíng,明显不愿多说。

  “晚安。”我说。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