沥川往事_玄隐【完结+番外】(108)

  我知道,他们担心沥川的健康,怕他承受不了IVF失败的打击而出现病qíng恶化。

  于是我说:“这样吧,我对沥川宣布放弃IVF。然后你们俩将他弄到别的国家去住两个月。”

  两个人看我的眼神好像我是个疯子。齐齐地说:“那你呢?你究竟是什么打算?”

  我一抱胳膊:“留在这里,换一家诊所,继续IVF。只是一切都向他隐瞒,免得他过度担心。”

  “小秋,”霁川气得直咬牙,“你就不可以改变主意吗?”

  “不可以。”

  人的忍受力真是有弹xing。沥川如此紧张,明明从头到尾受折腾的人是我,我却感觉麻木。

  霁川勉qiáng配合我的计划,找个工程将沥川诓到墨西哥住了两个月。而我则声称自己不适应墨西哥的气候,且手头接了一本书的翻译,宁愿在家里等他回来。

  René连忙也说,我刚做完IVF,需要多多休息,不合适跟着沥川坐飞机东奔西走。

  就这么瞒天过海了两个月,沥川从墨西哥回来,我在机场上喜滋滋地向他报告了怀孕的消息。

  天天跑工地,晒得黑头黑脑,我差点没认出他。但这消息让他吓了一跳,兴奋得脸都红了,将行李往地上一扔,悄悄将我拉到一边,问道:“小秋,你不听我的话又去IVF了?”

  “是的,原谅我吧,阿门。”

  “医生……他怎么说?”

  “我换了一个医生,一切正常。还有,把耳朵低下来,”我小声说,“是双胞胎。”

  “真的吗?”他一把搂住我,“天啊!这不是梦吧!”

  “当然不是!”

  就分娩的过程来说,除了需要注she一段时间的孕酮以及不时需要进行血液和B超检查之外,通过IVF怀孕和一般的怀孕并无很大区别。这其间我们的各种担心——担心我的健康、担心IVF引发的综合症、担心流产、担心胎儿异常——一切的担心在医疗数据都指向正常之后渐渐消失。像所有将要做父母的夫妇一样,我们进入了兴奋的待产期。

  八周之后,我离开了IVF的专门诊所,被转入到一位普通的妇科医生手中。

  “沥川,现在我是普通产妇了。”我激动地说,“我终于成了普通产妇!”

  是啊,此时此刻,我什么也不想要,只想做个普通人,拥有普通人该有的一切。

  我们很快知道那是一对女儿,给她们起名为安安和宁宁。

  健康和幸福,这是我们对孩子此生的最大期望。

  沥川和我一起去上了一门“如何第一次当父母”的课。这是政府资助的项目,我们和许多同样的夫妇在一起学习分娩的技巧和新生婴儿的常识,一起看分娩的录相。回家的路上我问沥川有何感想,沥川说:“嗯,过程相当血腥。”

  “是的,我本来不害怕的,现在有些怕了。”

  “或许你愿意考虑剖腹产?”他建议,“毕竟这是你的第一次,又是两个孩子。”

  “我可以正常生产,要相信大自然的力量嘛!”

  “那就——早点打麻药?要不你会像电视里的女人那样惨叫的。”

  “不要麻醉。我姨妈说,麻醉有副作用,对胎儿不好,产妇恢复得慢。”

  “小秋,自从IVF之后,你觉不觉自己变得很霸道?”

  “哼,我霸道有资本呀!我成功啦!”

  “那你能让我来开车不?这么大的肚子你也不嫌开车累得慌?”

  “不累。我喜欢开车,这车大,开着也舒服。你老实坐着,好好休息。”

  “真是变成女王了……”

  没想到分娩的日子提前到来。

  那天离预产期还差五天,吃完晚饭我们一起出去散步,走着走着我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不舒服?”

  “我想……可能是破水了。”我吐了吐舌头。

  “我去叫救护车。”他掏出手机。

  “别叫了,咱们自己走回去,你开车送我不就成了?”我说,“你不记得老师说,就算破了水,离生孩子还差得远。去了医院没准还会被请回来呢。”

  沥川紧张地看着我:“你……你还能走?”

  “能啊。”

  “会不会现在就要生了?”

  “那有那么快?医生不是说第一胎特别慢吗?一般都要七八个小时的。”

  “双胞胎会快点吧?”

  我拉着他飞快走回院子,坐上车。沥川说:“等等,我去拿准备好的东西。”

  我们将新生儿用品准备好了一个大包,就放在门口,随时待命。

  沥川拎着一个大包出来,我发现他在包里还塞了三个网球。

  车开得飞快,我问他:“你带网球gān嘛?”

  “不是说背痛的时候可以用这个按摩吗?”

  “有这种说法吗?”

  “那堂课你没去。讲如何给孕妇按摩减轻疼痛的。”

  “就靠这三个小球?你也信?”

  “总之你肯定会痛,我就用这个给你按按。”

  进了医院,产科医生曼菲尔先生已经到了,寒暄了几句,做了检查,说既然破了水就今天生吧,先打催产素。

  那是位男医生,长得五大三粗,说话不紧不慢,看形象特像码头工人。

  宫缩开始的时候,我痛得乱叫,坚持不打麻药。

  “天啊,怎么能这么痛呢?”见我阵阵哀嚎,女护士看了我一眼,笑道:“才开一指就痛成这样,你还坚持不要麻醉。”言下之意,自找苦吃。

  “那就请麻醉师来吧。”沥川说,“请他立即来好吗?我觉得我太太快受不了了。”

  “不要啊……我再忍受一下……”

  沥川不理我,对医生说:“请立即给她麻醉。”

  他的声音很果断,几乎是在吼。

  有针刺入我的脊背。痛感立即消失了,但仍然感觉得到一阵阵宫缩。

  产房里只有一位女护士在教我如何用力,如何呼吸,不停地说“push, push, push, push……”

  她的声音又尖又大,一声高似一声,似乎觉得我不够用力。

  我趁空问沥川:“怎么这里就她一个人啊,难道没别人了吗?医生呢?”

  “是这样。现在产道还没完全打开,这位助产士帮你用力,快要出来的时候她会通知医生的。”

  “这样啊……太不重视了……我这可是双胞胎啊。”

  “这个过程很长的,有时要花好几个钟头,没理由让医生大人gān等着啊。再说,他很大牌的,一般最后几分钟才会来。当然,中间他会来查房,看看表格什么的。我堂姐生孩子的时候就是这样。”

  “那他现在gān什么?睡觉吗?”

  “可能在打游戏。我刚才看见他的办公室里有一个PSP。”

  “闹心死了,遇见这种不务正业的医生!”我用中文低声骂道。

  过程果然漫长。

  一直到半夜三点四十分,曼菲尔医生才姗姗来迟。我正做完push,闭眼休息。再睁眼时,屋里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大群人,曼菲尔和沥川不算,除了六位护士,还有一位儿科大夫,负责新生儿的检查。

  三点五十七分,老大安安出来了。四点零六分,老二宁宁也出来了。

  一切顺利。

  激动的沥川被医生拉住剪脐带。剪了几次都没剪断,后来他说,他下不手,脐带又软又滑,构造看上去比电缆还复杂,他都不忍心剪断。

  产房里万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我却因为出血而感到虚脱。那一刻沥川紧紧握住我的手,而我却看向窗隙一角墨蓝色的星空。

  我听见婴儿呱呱的啼声,听见沥川告诉我她们是多么地完美。

  我看见两张手掌大小的脸蛋。

  “恭喜你!王太太!是一双美丽的女儿。” 医生对我说。

  我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是我太贪婪了吗?是我向老天要得太多了吗?

  如果我不要,这些会得到吗?

  安安和宁宁,谢谢你们给了我和沥川做父母的机会。感谢苍天,送来这份珍贵的礼物!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