沥川往事_玄隐【完结+番外】(106)

  我一时沉默,觉得难以回答。

  可是我硬着脖子说:“我为什么要想消极的事呢?我又不是个消极的人!难道你每画一张图、每设计一栋大楼都会想到它被地震震垮吗?”

  “我当然会想!我的所有设计都qiáng调防震能力。”他忽然换成乞求的语气,“我们能不能过几年再考虑这个问题?”

  “可是——年纪越大怀孕的可能xing就越小,要试就得趁早啊。”

  “再等三年,行吗?”他拉着我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地吻了吻,“让我确信我的健康足以承担一个父亲的责任——”

  “不!这不是时间的问题啊。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做父亲的。就算你出了事,我也可以独自抚养孩子长大的。沥川,想想看,如果咱们有个孩子,那生活——”

  “小秋,请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好吗?”他打断了我的话,声音有点闷,明显地生气了。

  我凝视他的眼睛,坚决地说:“沥川,我要孩子,这一点你无法改变。”

  因为这句话,沥川郁闷了整整一晚上,几乎不和我说话。

  我没料到他会有如此qiáng烈的反应。婚后我们也偶尔拌嘴,从未认真吵过什么。我们都无比珍惜这份难得时光。

  第二天沥川做会议报告,我则到楼下游戏机室打了一天的电子游戏,回来时见他一脸苍白,似乎一夜没睡好,我就没再提这事儿。

  会议闭幕之后我们去了陶尔迷小镇,住在一个后临悬崖面朝大海的宾馆里。沥川带我去看了这里驰名的火山和海滨浴场。小城上山石荦确、小巷穿梭,到处是石块垒砌的层层台阶。我们特地参观了古希腊剧院的遗迹,古壁坍塌了,新的剧目仍然上演。美丽的海湾、慵懒的街道、四处奔跑的孩童,戴着帽子的老人。沥川全程陪我,这地方他以前来过,所以又当解说又当向导,累得够戗。

  我心软了,回到瑞士整整两周,没提IVF。

  一日huáng昏,我开车回家,买了一大堆菜,给沥川烧了一碟他爱吃的鱼,见他还未下班,便拿着水壶到门前的糙坪浇花。

  我们的邻居安吉抱着自己三个月的女儿苏菲跟我聊天。

  “安妮,”她说,“苏菲今天可惨了,一整天都在哭,起了一脸一身的疹子,你看看,我心疼坏了。”

  小苏菲脸上红光光的,满是小疙瘩,涂了一层厚厚的凡士林。

  “可怜的苏菲,会很痒吗?”我将孩子接过来,抱在怀里仔细地看,捏住她乱动的小手,“你看她老想抓自己的脸。”

  “是啊,给她剪了指甲,想给她戴个手套,天气太热,她万分不乐意呢。”安吉是本地人,在英国读的大学,虽有浓重的德国腔,英文很灵光。

  “要不把家里的空调开冷一点?”我建议。

  “不成啊,怕她感冒。昨晚她闹得可凶了,我和她爸一夜都没合眼。”

  “原来养孩子这么辛苦啊。”我看着安吉脸上的黑眼圈,叹了一口气。心里却想,怎么辛苦我都愿意啊。可是,养孩子毕竟不是一个人的事,沥川的支持也很重要。我越想越纠结,接下来米芙说了一大堆如何起夜如何喂奶的细节,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听见了最后一句。

  “……现在累是累,三岁以后就好多了。到时候你还嫌她们长得太快了呢。”

  手臂里那柔软的小东西动了动,扑闪着绿色的大眼睛,长着金huáng小卷毛的脑袋软软地贴在我的胸前,嘴里啊啊地叫着,我逗她笑,她也冲我笑,又将自己的手指塞到嘴里吮。我忍不住亲了亲她的小脸,低头一看,胸前的衣服被她的涎水沾湿了一大块儿。

  我连忙说:“嗳,你看她是不是想吃奶了?”

  “刚刚喂过,”安吉说,“其实你家Alex也特别喜欢小孩子。苏菲的姐姐小时候,只要沥川在家就往他家跑,不知道从他那里骗了多少个冰淇淋和巧克力呢。”

  “是啊。”我说。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我何尝不知道沥川喜欢孩子。

  可是回来之后沥川再也不提孩子的事qíng了。显然,最近几年内他不打算要小孩。而我则偷偷地在网上查信息,我猜得没错,IVF的产妇年龄越大,成功率越低。

  顿了顿,安吉偏偏又问:“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嗯?如果现在就要的话,她可以和苏菲一起玩儿。咱们两家都省事儿了。养孩子可是体力活,生得越早越好。”

  “是啊。”我含糊地说。

  “王家就两儿子,老大是不生的,老二也没迹象,Alex的爷爷只怕是急坏了吧?”

  还真懂得中国文化,我看着她,哭笑不得。

  因为身上的病,关于孩子的事,全家人都替沥川敏感。闲谈间大家自觉避开这个话题。王家倒不愁有第四代,我们在这里参加了好几个满月派对,送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礼包。正不知如何作答,安吉忽然移目:“哎,你家Alex回来了。”说罢向我的身后招招手,将孩子接了过去。

  我回过头,沥川不知何时已开车回来了,似乎在车边已站了一会儿,我赶紧奔过去,替他接过装笔记本电脑的皮包。

  “今天这么早到家?没堵车啊?”我问。

  “没有。”

  “饭菜都做好了,等着你吃呢。”

  “不是说,等我回来再做吗?”

  “不行,这回我得露一手给你瞧瞧。咱们吃正宗的云南菜,我特意去中国店买了年糕。”

  沥川笑了笑,摸摸我的脸:“安吉的女儿可爱吗?”

  “太可爱了!”我脱口而出,“恨不得天天抱在怀里。”

  语气太兴奋透露了我的心事,怕他发现,我赶紧将话题岔开:“快进屋吧,汤还在炉子上在炖着呢!”

  换了鞋,直奔饭厅坐定,沥川喝下一口汤,忽然说:“小秋,如果你实在喜欢孩子就去IVF吧。我今天刚好有事找医生,顺便问了问。”

  “……”

  “小秋?”

  “……嗯?”

  “gān嘛发呆?”

  “你找医生?有什么事?你不舒服吗?”我嗓音gān涩,神经紧张地看着他。

  “不不不,别乱想。是我的药吃完了,让他替我再开两瓶。”

  我松了一口气:“哦。”

  “关于IVF,你是想去苏黎士的诊所,还是美国的诊所?”

  “那个……不是说……再等几年吗?”

  “小秋,别太在意我的感觉,你自己的感觉也很重要啊。”

  我怔怔地望着他,心咚咚直跳:“这么说,沥川,你同意IVF?”

  “嗯。”他抚了抚我的肩,“我只是担心你会受折磨。做IVF要去很多次诊所,要做很多的检查,还要吃很多的药,不少药有副作用,这些就也罢了,成功率又这么低——我不想看见你失望。”

  我咧嘴一笑,向他做了一个OK的姿势:“没关系的。这段时间我正好有空,老板说既然我不在昆明,会尽量少安排我一些活儿,剩下时间我就专心造人啦。”

  见我这么开心,他也笑了:“那我们去加州的西奈山吧,那里有很好的诊所。只是——医生说,他担心jīng子在运输过程中会出问题。”

  “咱这儿——苏黎世——就没有诊所了?能不能就在这里做呢?”

  “他倒是向我推荐了一位辛格医生,他的诊所目前是瑞士IVF最高成功率的保持者。”

  “那是多少?”

  “39%。当然如果算上jīng子的活力,还要打很大的折扣。”

  “嘿嘿!”我拍了拍他的脸,“不要紧,一次不行就两次嘛,你有钱,我有身体,早晚会成功的。”

  “……”

  沥川没有告诉我更多。我在英特网上做了进一步的研究。数据显示,IVF对夫妇的qíng绪和心理会有很大的冲击。如果失败,百分之六十的夫妇会出现qíng绪失控:忧郁、焦虑、愤怒、失眠、争吵……百分之十三的女xing会产生自杀念头。且不说由此付出的职业、时间、经济、qíng感和夫妻关系上的种种代价。

  我拒绝想这么多。在我谢小秋的幸福蓝图中始终有沥川和我们的孩子。不然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这个观点有点老旧,但我绝不放弃任何机会。

  我想了想,对沥川说:“那你有辛格医生的电话吗?”

  他点点头。

  “我马上和他约时间,尽快开始。”我说,“这事从头到尾你都不要参加,我一个人可以承受失败的压力。如果加上一个你就扛不住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