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小狂后_蜡米兔【完结+番外】(3)

  若非这小丫头力道不够,道行太浅,又倘若他只是寻常的普通人,今天吃亏的可就是他了。

  也不知道她师承何处!她身上的杀气,不是这个年龄应该拥有的!

  还有她表现出的那股不服输的高傲和倔qiáng——

  虽然在他眼里脆弱得不堪一击,但是挺有趣!让人忍不住想欺压、碾碎,想看她垂死挣扎、苦苦哀求的模样。

  这小野猫,有意思!

  他好久都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宠儿了!

  此时,玉绯烟已经深刻地察觉到了她和夏侯擎天之间的差距,也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这幅身子有多没用。

  若是在以前,她一定会打得连他妈都认不出他来,哪儿会像现在这样被人当猫儿戏耍!

  他以为她是个傻子么?仅用两根手指,就化解了她所有招式,还兴致盎然地看着她。这是打她脸呢!

  放过去她怎么会这么láng狈!

  见来硬的不行,玉绯烟gān脆换了方式。

  撕、抓、啃、咬,撒泼耍赖,十八般武艺,她全都使了出来。

  反正她是女人,不需要讲江湖道义。更何况她目前只有十三岁,怕啥!

  就在玉绯烟再次咬上夏侯擎天肩头的时候,忽然发现一股异样,貌似有什么奇怪东西正贴在她大腿处。

  历经两世,玉绯烟自然不是单纯的小萝莉。

  一看眼前那张粉若芙蓉的面颊,以及他发红的耳尖,再联想到那凶shòu的出处,玉绯烟羞怒地抄起一只鞋,猛地砸在夏侯擎天太阳xué上。

  “流氓,找死!”

  夏侯擎天吃痛松开手,玉绯烟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随后一招“横扫千军”,聚集全身气力,重重一脚踢向美男下身。

  踢你个断子绝孙!

  察觉到玉绯烟真的恼了,夏侯擎天连忙遮挡关键部位,那一脚最后狠狠地落在他的小腹。

  好痛!

  好狠心的小野猫!夏侯擎天龇牙,差一点儿他就蛋碎了——

  即便这次得手,玉绯烟也不敢恋战。

  她目前还不是这个危险家伙的对手!趁夏侯擎天分神,玉绯烟拔腿就跑,顺便带走了他丢在岸边的衣服。

  让你没衣服穿!

  让你没脸出去!

  让你不敢追我!

  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飞奔离开,夏侯擎天缓缓坐起身来。

  ------题外话------

  新文,求收藏,求支持,各种求~

  ☆、003这算是……投怀送抱?

  此时,他白玉似的肩上印着几个小巧的血红牙印,下腹也有一个粉红的脚印,手臂和身上还有几道渗出血丝的爪痕,模样很是láng狈。

  真是个桀骜不驯的奴儿!

  只是他的定力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差了?居然被一个小奴儿轻易地挑起了兴致,还差点儿破功……

  抚摸着隐隐作痛的太阳xué,夏侯擎天的双眸金光闪闪,野xing十足,像发现了猎物的猛shòu,充满了狩猎的yù望!

  原本以为一年一度的秋季狩猎没什么好玩儿的,哪知道会遇到这么个宝。他一定要把她挖出来,禁锢在身边,即便是给无聊的日子解解闷,逗逗趣儿也好!

  拧着玉绯烟落下的粉色小肚兜,夏侯擎天轻笑起来。

  有趣的小野猫,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即便男子的发梢上混有污泥,看上去有些láng狈,可这些都无损他的完美,那清浅的一笑,依旧让天地失色。

  被夏侯擎天惦记的某人,正在丛林里狂奔。

  混蛋!欺负人!

  玉绯烟一边飞奔,一边狂骂着某人衣冠禽shòu。

  一想到刚才她连对方的两根手指都搞不定,玉绯烟越发恨自己沦落到这般没用的境地。

  莫非这世界上的人都这般厉害?玉绯烟正在思考现在要去哪儿,一股危险由远bī近。

  “嗖——”

  一支棕色利箭迎面而来,玉绯烟硬生生地止住前倾的身子,敏捷往后翻滚,利箭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她刚才定住的地方。

  玉绯烟还没看清是谁出手,利箭划破空气,危险再度来袭。

  该不是刚才那个男人失了初吻,要对她痛下杀手吧?

  玉绯烟心惊。

  人类求生的天xing让玉绯烟不得不以最快速度往回奔,紧跟在她身后的是一支支棕色的追命利器。

  借着身材娇小的优势,玉绯烟在丛林里灵活地窜着,一时间竟和身后的追兵拉开了距离。这样的结果显然出乎对手的意料之外,随着一道凄厉的哨声,密密麻麻的箭雨从密林四方呼啸而来。

  面对这样严峻的qíng形,即便玉绯烟心里已经有一万头糙泥马呼啸而过,可眉眼依旧从容淡定,毫不慌乱。

  她手里唯一的武器是从那男人身边抢来的的锦绣华服,看上去很结实,只能用它来江湖救急了!

  此时,所有的利箭都以密林里的娇小身影为终点,数箭齐发,即便是神仙,不死也难。

  就在看似尘埃落定的时刻,紫色华服被玉绯烟展开,以常人难以理解的状态,形成一道紫色漩涡,将百来支利箭卷入其中,吸附进去。

  qiáng大的冲击力将玉绯烟撞在地上,可她却松了口气。

  还好,躲过一劫!

  没等玉绯烟喘口气,又一阵箭雨从丛林里she出。

  擦,有完没完啊!

  玉绯烟弹跳起来。

  “堂堂四海阁风堂主居然屈尊为难一只小野猫,说出去也不怕江湖人笑话!”

  就在危急时刻,一个清贵的声音传来,随后,一道白花花的身影出现在玉绯烟面前。

  哥,您能先穿衣服么?

  见到来人,玉绯烟连忙掩住鼻子,防止再次流血。

  “表现不错!没给我丢脸!”

  夏侯擎天不咸不淡地瞥了眼玉绯烟的鼻子,抽出被利箭穿孔的华服披上,随后抱起láng狈的玉绯烟跃起,右手漫不经心地一挥,原本被华服收拢的利箭以他为中心,迅猛地飞she回去。

  “砰砰砰——”

  随着一连串沉重的声音,十来个黑衣人从林子里栽了出来,各个一箭封喉,死相狰狞,浓烈的血腥气立刻在纯净的空气中蔓延开来。

  高手!

  极品高手!

  太厉害了——

  玉绯烟睁大眼睛,抓着夏侯擎天衣袖的手竟然兴奋得有些颤抖。

  那轻飘飘的一挥手看似绵软无力,没想到这么厉害,看来刚才在温泉他对自己手下留qíng了。

  夏侯擎天原以为玉绯烟见到血腥吓得发抖,可在对上那双如同野生小shòu似的犀利眸子后,才发现她是在激动。

  这脾xing,对他胃口!

  夏侯擎天嘴角微微上扬,显示出了他愉悦的心qíng。

  “哼!你终于出来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林风从隐匿处站了出来,跟在他身后的六个黑衣人看上去气场不弱。

  原来这些人的目标是他,自己无辜当了替罪羊!

  玉绯烟一阵懊恼,早知道就不该捎走他的衣服,定是紫色华服让他们以为她和这个男人有关系,害她差点丧命。

  觉察到玉绯烟的郁闷,夏侯擎天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嘴角笑意更浓。

  他原本打算去找她,没想到她却自投罗网了。

  真是只“善解人意”的猫儿!

  “爷现在心qíng不错,所以大发慈悲,给你们留个全尸!你们,一起上吧——”

  看着面前七人的架势,夏侯擎天笑得高洁无瑕。

  他轻描淡写丢出一句话,仿佛碾死这些人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qíng,也愈发刺激了林风等人。

  见夏侯擎天要出手,玉绯烟眼里的小火苗瞬间被点燃。

  观摩高手出战是极好的学习机会!更何况这个世界和她以前的认知完全不同,正好借此机会恶补一下欠缺的知识。

  想到这儿,玉绯烟抱紧了夏侯擎天的脖子。她可不想在他杀人的时候跌落出去,成为敌人的攻击目标。

  玉绯烟贴过来的香软身子,让夏侯擎天微微一怔。

  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从玉绯烟纤细柔弱的颈部散发出来。

  不同于脂粉香和熏香,这是一种属于少女的独特味道,清纯的甜香缓缓地刺激着男子敏感的嗅觉,撩动着他沉睡了多年的心。

  这算是……投怀送抱?

  觉悟很高,不错!

  心qíng畅快的夏侯擎天难得体贴了一回,毫不在乎自己身处险境,低头看向怀里的小人儿,“怎么,想看爷杀人?”

  “想!”

  玉绯烟一愣,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声音娇柔乖巧,听得人神清气慡。

  “看好了!”

  夏侯擎天跃起,迎上一黑衣人。

  没有防守,也没有任何花哨招式。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穿越重生言情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