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王妃_吴笑笑【完结】

   大婚当日,没等到新郎,却与公jī拜堂,新王妃一怒毒昏满堂宾客,从此得名‘毒妃’。

  大婚第一日:

  齐王府正厅,皇上赏赐的丫头,态度傲慢说话刻薄,新王妃赏了她一颗药丸,从此后口不能言,还被卖到了口口院。

  大婚第二日:

  管家把公jī关入jī笼, 立刻被罚二十大板,新王妃当着满府的下人之面声厉词明:“从此后爷们就是jī,jī就是爷们。”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毒医王妃 作者:吴笑笑

  001章 亡 国

  灭国。

  多么惊心动魄的字眼,以往安逸美丽的家园,毁于一旦。

  到处是峰烟战火,断垣残壁,黑色的浓烟,火舌不断往天上冒,好似飞舞的火龙。

  哭喊声,惨叫声不断传来,还伴随着女人的哀求声。

  可是这些阻止不了亡国奴的命运,成了任人宰割的牛羊。

  国破了,人人都是阶下囚。

  “带上来。”

  一道yīn沉冷魅的声音响起来。

  云凤国的小公主凤阑夜被带了上来,她只有十二岁,充其量只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大孩子,经过战火的洗礼,此刻的她脸色苍白,头发凌乱,以往美丽的大眼睛,散发着恐惧还有木然,愣愣的望着上首的男子。

  一身绛珠红的锦袍,腰束蟒带,悬七彩的宫绦,玉冠束发,绝美的五官上,目光氤氲,剑眉轻挑,薄唇邪勾,好似毒蛇般细腻柔媚,有着骨子里的yīn狠。

  他便是她的仇人,杀她亲人,亡她国家的人。

  她的思绪慢慢的积笼,满腔的恨意,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狠狠的咬着自已的唇,咬出血来,不断的往地上滴,也丝毫没有感觉。

  大殿内死一样的沉寂,数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和看玩物,木偶差不多。

  战败国家公主的命运,无非是被分赏给各个部下,或者成为军jì。

  最好的一种是成为俘虏,作为一种战利品,被带回去。

  现在时兴,大国为示仁慈,保留一两个亡国的人子,让天下人看见,他们是仁慈的。在天 的616

  忽然殿外响起尖锐的叫声。

  “公主,救救我,救救我。”

  随之还有男子粗重的怒骂声,打耳光的声音:“叫什么叫,爷爷愿意上你,是你的福气,你竟然还叫,待会儿定会让你快活得像做神仙。”

  凤阑夜听出这是她的婢女花萼的叫声,亡国之奴,稍有姿色的女人都逃不过被蹂躏玩弄的下场。

  而她若不是太小了,又是一国的公主,只怕早就惨早毒手了。

  可是花萼,那么的如花似玉?

  凤阑夜的眼睛睁大,抬首望着上面的男子,尖锐的叫起来:“你们这些畜生,放了她,放了她。”

  男子蹙眉,眼神冷且yīn寒,朝殿外命令:“刚才的女人,赏下去,让看中的兄弟们都尝尝鲜。”

  “不要啊。”

  千人尝万人骑,这是世上最悲惨的事了。

  花萼,是我害了你。

  她已不再是云凤国的公主了,只是一个阶下囚,竟然怒骂高高在上的人,这就是惩罚的下场,而她宁愿这惩罚在她的身上,也不要是在花萼的身上啊。

  “求求你了,求求你放了她吧。”

  曾经的骄傲不再,自尊不再,跪哭到尘埃之中去,眼泪如断线的珍珠。

  此刻她就是一个可怜的乞求者。

  看着这样子的她,大殿内轰然而笑,似乎得到了极大的快感。

  “公主,也只不过是个女人罢了。”

  “太小了,不然倒可以尝尝鲜。”

  “也不是不可以,还真没尝过十二岁的女人,一定无比的销魂。”

  议论之声不断的响起,只是没人阻止外面的悲剧,花萼的叫声惨烈无比。

  凤阑夜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而她阻止不了这一切,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身为亡国的奴隶,也许下一个,就轮到她了,虽然她阻止不了这些事,但绝对不能让他们沾rǔ了。

  主意一定,不再多想,小小的身子如离弦的箭般的冲了出去,直撞大殿之上的铜柱。

  一时间,满殿安静下来,不知道是谁先说了一句。

  “xing子倒是挺烈的。”

  凤阑夜只看得见满眼的星花四she,慢慢的陷入到黑暗中去……

  第002章 时空老人

  二十一世纪。

  电梯正在不断的攀伸,一楼,二楼,三楼……

  直到二十一楼停下,门缓缓的打开。

  门两边有数十名面无表qíng的黑衣保镖,等到电梯里的人一出现,伸出了手挡住去路,冷冷的问:“有没有预约。”

  夏漫伸出一只纤长的手轻抬了抬帽沿,唇角一勾,眼瞳嗜血冷杀,唇角是笑,什么话都没说,抬起一脚对着问话的人直直的踢了过去。

  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立刻被踢飞了出去,撞在不远处的招待台子上,发出轰的一声响。

  其他保镖一愣之下飞快的冲了过来,团团的包围住她。

  那被打飞出去的黑衣老大爬起来捂住心口愤怒的大叫:“打,给我狠狠的打。”

  十几个人得了命令,一涌而上的往上冲,本来一直站在中间未动的夏漫,陡的提身竟站在了其中一名黑衣人的头顶上,而那十几个人的拳头都打到同伴的身上去了,立刻响起数道吃痛抱怨怒骂之声。

  站在远处的老大看着眼前的一切,忍不怒骂起来:“都是一群废物。”

  夏漫才懒得理会这些流氓,身形一跃,落到三尺开外的地方,手一扬,肩上的白布袋翻飞出去,直落到那十几个人中。

  那些人先是莫名其妙,等看到里面的东西,脸色大变,吓得直往后退。

  只见光滑的大厅里,毒蛇,蝎子,毒蜘蛛,爬得到处都是。

  大厅内叫声不断,不但那十几个黑衣保镖到处乱窜,乱逃,就是大厅前台的招待小姐也全都往里跑,尖叫声不断。

  夏漫眼瞳浮起一闪而过的寒光,他们倒知道害怕了,可知道她从小便与这些动物为伍,而这一切都是拜里面所谓的大师所赐,因为他说她是克父克母的命,所以害得她被扔进野林子里,若不是师傅捡了她,只怕她早就进野láng的肚子里了。

  可惜师傅是一个和尚,只能养大她,教她一切该教的,唯独不能有爱。

  而她自从一次无意间偷听得师傅和师兄的谈话,心中便埋下了仇根,本来师傅曾打探过她的身世,想把她送回去的,没想到她的父母竟拒绝了。

  现在师傅死了,她也了无牵挂了。

  夏漫身形一掉,懒得理会身后恐慌的叫声。

  直闯最里面豪房房间,这个害了别人的家伙倒混得风生水响,住最好的房子,还雇佣这么多的保镖,他那条命是命,别人的就不是命吗?

  豪华的房间里。

  一个中年发福的中年男人,留着三羊胡,听到外面的声音,飞快的拉开椅子准备出去查看究竟。

  房门碰的一声被人一脚踢开。

  凶神恶煞似的夏漫直闯进来,快如闪电一招抵住了房中男人的下颌,眼神嗜血yīn沉,冷冷的开口。

  “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夏漫,一个你说会克父克母,克姐克弟的不祥人,现在我们来比比看,谁比较先死。”

  她声落,不待男人开口,便一脚踢过去,把那男人踢飞了出去,只是男人在最后的一刻竟然伸出手死死的抓住了她,两个人的身子撞碎了墙壁上的玻璃,直往大楼下空坠去。

  而这时候,大楼下方,满是是新闻记者,还有警察,人山人海的挤成一团。

  三米高的厚垫铺在下方,展开救人行动。

  而夏漫是完全的放弃了生还的可能,否则她完全可以施力使下降的速度降低,虽然不可能全无事,但至少可以保住一条xing命。

  只是她不愿意在牢房中度过自已的余生,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她心中只有这样一个信头。

  碰,碰。

  两道重物落地的声音,夏漫抬首,只见天那么蓝,云那么白,可是自已慢慢陷入黑暗中,耳边响起很多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可这些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天地一片白茫茫,浑浑浊浊,迷雾笼罩,空dàngdàng的好似一个缭绕看不清世界。

  夏漫低首看着自已,脚踩浮云,全身轻飘飘的在天地间轻dàng,顺着一道隐约可见的幽道往前走去。

  脑海中闪过困惑,她死了吗?现在是一个鬼吗?原来这里便是huáng泉路,只是为何没有鬼差呢,这条路上连一个人影也没有,看来huáng泉之路也寂寞啊。

52书库推荐浏览: 穿越重生言情小说作品|九鹭非香| 宁远| 大风刮过| 何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