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豌_步微澜【完结+番外】

   【简介】

  只是当初茫然,不知qíng之一字润物无声。

  香豌的花之箴言:当失去的时候,才会了解其真正的价值。

  此文内容标签注明qiáng取豪夺,必有过激行为;qíng节很雷很狗血、很狗血很雷,确定承受力够qiáng者入。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nüè恋qíng深 qiáng取豪夺 都市qíng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婉秦昊 ┃ 配角:方存正宋书愚何心眉 ┃ 其它:岁月沉香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 1 章

  陈婉早晨是被隔壁院子打孩子的声音吵醒的。

  她家住的这爿地块是整个济城人口最密集的区域,一色的晚清民国宅子,却早已没有了百多年前的古雅风貌,除了原有的居民,还有部分老房子划给了附近的印染厂作家属区。旧时官绅富户家的宅第现在居住的是济城最下层的民众,一个院子通常有好几家人并居在一起,谁家说话大声些隔壁便能听见,所以此时刘家婶婶巴掌拍在孩子屁股上引来一阵哭嚎的同时,四邻八里的劝解声,老人晨起的咳嗽声,叫孩子回家吃早餐的呼唤声,伴着对面二大爷养的画眉的脆鸣和远处柳阿姨每日必作的功课——吊嗓子,整个朱雀巷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顿时生动起来,鲜活起来。

  她一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心里埋怨了自己一声,赶紧起来穿好衣服,收拾好chuáng铺。

  拿了刷牙杯子走到院子里,开了水笼头接好水,舅舅走了进来。“昨天收的晚,我还说等你再多睡会才叫你。”

  “醒了就起来了。”她满嘴牙膏沫子含糊应道。昨天晚上后街的李阿姨出嫁的闺女回门,就在陈婉家摆了几桌酒席请亲戚和相熟的街坊。都是老邻居了,家家都不宽裕,舅舅不好意思收的多,只象征的收了些,倒是忙了一个晚上。十点多方才酒阑人散,他们又收拾了一个小时才睡下。

  她擦好脸,见舅舅拐进厨房,她也随之进去。“舅舅,你去休息,我来。”说话间她抢过舅舅手上的木桶,巩自qiáng也不和她争,由着她抱了出去。

  “小宇还没起?”她舅舅问。

  “他还没醒呢,星期天,让他多睡会吧。舅,我先出去了。”

  她舅沉着脸骂了声小兔崽子,又对她点头,往后面走去,想是叫小宇起chuáng去了。

  木桶有十多二十斤,以前她是抱不动的,现在练出来了。走到前院,稀稀落落的三几个客人,都是相熟的街坊,她笑着和他们招呼着,道了早安。舅妈正忙着下面,她抱着桶过去,把空桶换下。

  她家是朱雀巷的老户了,住的院子在这里来说是属一属二的宽敞。只是舅舅下岗了之后,生活难维系,想着还有门手艺,就把院子一分为二,前院作店面,卖早餐,也做炒菜和简单的酒席,中间是厨房,象昨天晚上摆酒席前面不够地方也会借中间的院子摆上两桌。他们家屋子在朱雀巷口,虽然朱雀巷的居民极少在外吃饭,但是占着地头靠前街,偶尔也能做些过路生意,所以也能勉qiáng养活四口人。

  星期天早上的生意总是很差,来吃面的人极少。倒是豆花好卖,一会功夫,她又进去换了一大桶出来。

  舅妈身体不好,起早贪黑的看起来更是比平日还要憔悴,陈婉推攘着舅妈让她进去休息,舅妈心疼她一个照看不过来,“我先顶着,你舅一会就出来了。来,装碗豆花给李奶奶送过去。”

  李奶奶是后街的五保户,和舅妈的亲戚关系是远的不能再远,舅妈心慈,想着老太太眼睛又不好又没儿没女的,能帮忙的总是帮。陈婉手上端着豆花,兜里揣着舅妈jiāo代给李奶奶的五十块钱,沿朱雀巷大街往后街走。

  其实从外面看朱雀巷是极美的,一溜过的白墙青瓦灰色挑檐,只是墙不太白了,瓦很残旧,青条石的街面也是很多年没有维护过,坑坑洼洼的,积了昨天那场秋雨的小水窝走几步就要避一个。朱雀巷大街一边是旧房子,一边是清水河。清水河老早时是护城河,听老人们讲起他们小时候还能在里面抓鱼的,现在堆满了淤泥,加上附近居民的生活垃圾和上游印染厂排出来的废水,看起来五颜六色的。平时还好些,昨天的雨一下,河渠里的泥都泛起来了,恶臭扑鼻。

  陈婉记得她才住来朱雀巷时闻到这股味道就脑子发涨,现在倒是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了,看来环境能改变一个人的地方太多,连她的xing格都变了不少,再不是以往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毛躁活泼的小丫头片子了。

  快走到后街拐角处,身后飞快驶来一部车,速度太快,她想躲闪已经不及。朱雀大街并不宽,只勉qiáng能容一个车道,她还没有贴住墙根,那车已从她身边驶过,飞溅起地上的水花,她整条裤子都是湿的。

  她暗骂一声倒霉,低头拍打裤子上的泥水。那车在前面一个急刹,然后又往后退了些,在她旁边停下。她一抬头,对上一双满是惊讶之色的眼睛,然后惊讶褪去,兴趣盎然地直勾勾地看着她不放。她心里突然一慌,脸上却冷起来,站直了往前走。

  “唉,那个。”那人在后面*叫。

  她走快几步,那人却开着车缓缓追了上来。“唉。”

  再两步就是后街了,陈婉停下来,回身望住他。那人又从车窗探出头,眼光直she而来,带着明显的意味。看上去也有二十四五了,岁数一大把怎么这么没教养。陈婉耳朵发热,暗自腹诽不停。

  她瞪他一眼,他却笑起来,阳光下很是生动。她越发冷脸,抬脚往前。

  “唉。”

  “做什么?”她转身气势汹汹地喝问,“这里本来路就窄,不能开车进来。还有,满地都是水,你不能开慢点?撞上前面的小孩和老人家怎么办?”

  那人大概没想到她会这么泼辣,一愕,然后笑起来,牙齿白森森的。“你不用怕,光天化日的我不会拿你怎么样,就问问你,纯阳观是不是在这?”

  陈婉被他说中心思,有些窘,手往前指了下,“一直往前,然后转左,有棵老槐树的院子就是了。”说完,再不敢看他,三步并两步地走进后街。

  第 2 章

  陈婉回了自己家,先把李奶奶的chuáng单被套丢进洗衣机。李奶奶眼神不好,年老体迈,她已经养成了习惯每隔半个月帮忙换一次被褥,洗好了再送回去。小宇搬了张小桌子在院子里写作业,高二已经长得个头比她还要高些,坐在小马扎上两条长腿挡了一半的路。

  她过去踢下他的长腿,“让开点。”

  小子头也没抬,只是缩了下腿,放了她过去又重新伸直。

  “天都凉了,坐外面会感冒。”

  “里屋闷。”

  自从开了前面的小食店,家里确实挤迫不少。三间小房,一间勉qiáng算是客厅,一间舅舅舅妈住,另外一间拿三合板隔在中间,里外各放一张小chuáng是她和表弟睡觉的地方,窄仄得连张书桌都摆不下。

  “作业昨天晚上怎么不做好?拖到今天。”小宇和她xing格不一样,她的习惯是再晚也要把功课做好才能安心睡觉的。

  “昨天晚上那么吵,走到外面大街上都听见这里吆五喝六的。走了还满屋子酒气散不掉。”小宇抬起头,双手合拢伸个懒腰。“啥时候能脱离苦海啊,郁闷死了,天天做题做题。”想想又羡慕地说,“姐,你就好了,还剩半年就修成正果了,我们正哥都等得望眼yù穿咯。”

  “一边去。方存正和*我没关系,你别有的没的胡说,给舅舅听见大家都没好脸色看。还有啊,不要以为将来考上大学就等于松了紧箍咒,我们家就你一个男孩子,舅舅和舅妈还指望你将来能振兴家业呢。”她把早前洗好的衣服一件件晾到院子里的拉绳上。

  小宇嗤之以鼻。

  也是,上了高中之后舅妈天天对他耳提面喻,一定要好好读书什么什么的,连家务也不让他沾手。舅舅倒是没怎么罗嗦,不过陈婉知道舅舅心里是寄予厚望的。上了高二,他功课更是紧,压力不可谓不大。陈婉看在眼里,对小宇总是抱着深深的同qíng,有时候他溜出去打球,她还会帮忙在舅妈面前做掩护。

  “今天还去打球不?”

  “恩。吃过午饭就去。”小宇手上的笔在五个手指上翻转着,眼睛还盯着小桌面上的课本。他每个星期天下午都会去玩两个小时篮球,朱雀巷拥挤不堪,也没什么活动场地,他们玩都是去纯阳观门口那块少有的空地上。

  晾好了衣服就听见前面吵吵嚷嚷的,也不知发生什么事。走出去一看,都是附近的邻居,把店里几张八仙桌都坐满了。也有几个面生的,她凝目望去,就有一个是早上遇见的那人。那人正吃着豆花,动作很慢很斯文,可是逮到她的目光后,眼神却丝毫不斯文,竟然还咧着嘴冲着她笑了笑。

52书库推荐浏览: 现代言情小说作品| 强取豪夺小说作品| 虐恋小说作品| 步微澜小说作品|北倾| 困倚危楼| 兽人文| 雪幻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