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舍1+2+3+4+5部_玄色【完结】

  《哑舍Ⅰ》作者:玄色【完结】

  简介

  热闹与喧嚣的摩登城市,历史在这里无声沉积。那些神话传说中亦真亦假的奇珍异宝,曾一度遗落在历史的长河里。然而,此刻,

  它们就在这里——名为“哑舍”的古董店。

  一面古镜,连接了两千年的时光,让两个不同时空的男女命运jiāo织。

  一条手链,每一颗宝石可达成一个愿望,让你找回曾经丢失的东西。

  一根香烛,燃烧千年,也流了千年的烛泪,只为等待自己所想的那个人。

  一个瓷枕,可以让你美梦成真,也会让你噩梦成真。

  一把利剑,不管桑海沧田,时代变迁,仍久守着几千年前的承诺。

  一根竹简,脆弱得不堪一击,却封印着远古qiáng大的魔shòu。

  一块玉像,可以jiāo换人与人之间的灵魂,让两个人的世界完全颠倒。

  一尊木偶,承载着两千年的爱恋,幻化成为主人想要的世界。

  一粒种子,时隔两千年仍能发出芽来,只是需要用血和泪来浇灌。

  一把油伞,缠绕了一个幽怨的灵魂,事实其实并不如传说中的那么美好。

  一块长命锁,可以保佑小孩子的生命,让人长命百岁。

  一件赤龙服,能保持人的身体千年不腐,永世长生不老……

  无意闯入的年轻医生,他与哑舍的相遇,是意外的巧合,还是注定的命运?来历成谜的古怪老板,他淡薄的笑容后,是在等待谁推开哑舍的门?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查看更多哑舍系列内容:

  哑舍1_玄色【完结】

  哑舍2_玄色【完结】

  哑舍3_玄色【完结】

  哑舍4_玄色【完结】

  哑舍5_玄色【完结】

  楔子

  长命锁,传曰能替婴孩辟灾去邪,“锁”住生命。是以甫出生之婴孩佩长命锁至十二岁方止,乃华夏习俗。

  有夫妻二人,恩爱非常。一日,夫因意外而逝,妻悲痛yù绝,腹中遗子早产。此子体虚气若,恐不出月余便随其父而去。

  妻辗转求一先生相见,那先生问曰:“汝愿此子活命,不计代价否?宁用汝命换之否?”

  妻点头。

  先生曰:“吾有一长命锁,可假汝所剩寿元十二年,为此子换xing命十二年,锁至其十二岁时,锁断,人亡。‘长命锁’,实乃‘偿命锁’。”

  妻续求之,誓曰若其子能续命长大成人,其愿坠入无间地狱,受煎熬之苦。

  先生沉吟半晌,终应允。言曰此长命锁至多可锁住此子二十四寿元,二十四年后,当亲往,取回长命锁。

  妻含笑而逝。

  二十四年后……

  第一章 哑舍·古镜

  何亦瑶着迷地看着面前玻璃柜里那块圆形古镜,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喜欢可以拿出来看一下。”古董店老板轻笑道,语气温柔,令人心生好感。

  何亦瑶连连点头,虽然她知道这面古镜她很可能买不起,但她还是想拿在手中,真实地触摸一下。

  老板打开柜台的锁,把铜镜拿了出来,“这块是汉代罕见的鱼纹铜镜汉代铜镜多以龙虎凤鸟四神为图案,这块红绿绣的品相极好,传说是汉代名将霍去病的心爱之物,小姐你可真有眼光。”

  何亦瑶小心翼翼地捧着铜镜,目不转睛地看着背面微凸的四条栩栩如生的鲤鱼。雕刻的图案简洁而流畅,形态各异,真的好像是在水中畅游的样子。镜子大概只有她手掌大小,镜身很薄,很轻,至少比她想像中的轻多了。何亦瑶正在心中嘀咕这铜镜是不是赝品,下一秒她翻过来看到斑驳的镜面时,却又有些不确定了。

  还算平滑的镜面到处是划痕,一道道都代表了岁月无qíng的洗礼,隐约可以在镜面上看到她自己模糊的影子,何亦瑶看到这种模糊的美感,又不甘心放下手了。

  她是去补课班的路上无意间走进这家古董店的,因为这家古董店的店名叫“哑舍”,这个奇怪的名字吸引她走了进来。

  她好奇地问老板为什么叫哑舍,老板答道:

  哑舍里的古物,每一件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承载了许多年,却无人倾听。因为,它们都不会说话。所以起名为哑舍。

  虽然这里很破旧,也没什么生意,不过她知道若这家店里摆着都是真品,那价格肯定是她一个高三学生怎么也买不起的。

  但,就在她转身要走时,发现了这面古镜。

  她想要,怎么办?她不想放开镜子,感觉这冰凉的触感特别舒服,像是触动了心中某一块柔软。

  何亦瑶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荒谬的借口:“老板,我们学校的社团要上演一出话剧,需要用到一块古镜,能不能租给我们用一个月啊?”她想她只是一时图个新鲜,等到一个月以后,她也许早就不喜欢这块脏兮兮的古镜了。

  不过,连她自己都觉得她这个要求太过分,正想多说几句来挽救的时候,不期然地听到这个年轻的古董店老板说了一个“好”字。

  何亦瑶呆了一下,随即开始兴奋的追问需要押什么东西押多少钱才够用。结果对方只是要了她的学生证登记了一下,其他什么都没要求。

  “租金就意思意思吧,十块钱。”古董店老板随意的说道。

  这么便宜?何亦瑶有些后悔,早知道就直接问价格了。也许是她自己想得太多,这铜镜根本就是赝品。但她已经说了要租,只好硬着头皮在登记本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心下决定若一个月后,她还是喜欢这面古镜,就一定来问问多少钱。

  年轻的老板看了眼登记的名字,细长的眼眸眯得更细了,修长的手指在登记本上的“瑶”字上划过,暧昧地说道:“哦,对了,还有件事。”

  “什么?”何亦瑶正对着镜子爱不释手中,听到他这句话时,反shexing的抬起头。

  “有一点你要记住,这个铜镜绝对不能擦,绝对不能。”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何亦瑶恍惚的看到这个长相平凡的老板嘴角好像勾起一丝诡异的笑意,但是她并没有注意。当时的她,只顾着把铜镜包好放进包内,急着冲向补课的地点。

  晚上,何亦瑶写完作业,打开小台灯,把古镜拿在手中,仔仔细细地把玩着。

  “这么花,古代女子都是怎么梳妆的啊?”何亦瑶看着镜面模糊不清的人影,忍不住小声嘀咕道。她看着上面斑驳的划痕,本想拿着擦电脑屏幕的酒jīng棉布擦拭,但是当手刚碰到镜面时,古董店老板的叮嘱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有一点你要记住,这个铜镜绝对不能擦,绝对不能。”

  何亦瑶无奈的放下酒jīng棉布,估计这个铜镜真的是赝品吧,老板怕她擦了之后会越擦越新,哈哈!

  当他要放下镜子的时候,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却让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因为她居然发现,镜子里面模糊人影……那好像不是她

  至少,她头上绝不会多出来一个发髻,而且,那个人影也不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

  “你、你是谁?”何亦瑶忍不住出声问道。

  没有反应。

  她松口气,揉揉眼睛,就在她自嘲自己眼花,准备要放弃时,突然听到寂静的屋里传来了一声飘渺虚幻的声音。

  “汝、汝是何人?”

  这声音轻的几乎让何亦瑶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是下一秒,她就死命的瞪着手中的镜子。

  “……是何人?”

  这次声音更清晰了一些,确实是从这面镜子里传出来的。

  台灯的映照下,斑驳的镜面上的划痕更加明显,但是这次何亦瑶很肯定的看到,里面那个模糊的人影并不是她自己。

  “汝是何人?”镜子里的人显然也看到了她,惊呼道。

  “我不是何人……吾叫何亦瑶。”何亦瑶细声细气的用着古语,满脸黑线,自己是不是jīng神出了毛病啊?还是,这铜镜不是赝品,里面封着一个鬼魂?

  “吾是霍去病。”这次镜子里的声音回答的时间快了很多,而且声音也清晰多了,还可以听得出这是个男人的声音。

  “咣!”镜子从她手里滑落,掉到桌上,发出一声巨响。

  “小瑶!你还没睡吗?现在都十点半了!你明天不上课了吗”何亦瑶的母亲在房门外拍门,何亦瑶赶紧把古镜夹在书本里,然后关上灯。

  然而躺在chuáng上,却辗转反侧的想,那是千年的幽魂?堂堂大将军霍去病被困在一面古镜里?

  何亦瑶发现,平日里,不管她怎么摆弄这铜镜,都没反应了,只有在晚上十点的时候,镜子才产生变化。

  “你是霍去病?那个很有名的汉代将军?”

  “将军?吾现在是一个校尉,不过很快就会成为将军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玄色小说作品|mijia| 月下蝶影| 雨田君| 艾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