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嫁/别拿爱情说事儿_不经语【完结+番外】

   《昏嫁/别拿爱qíng说事儿》作者:不经语【完结+番外】

  【文案】

  至近至远东西,至亲至疏夫妻。

  陆程禹觉得自己忙得像头驴子。

  为什么说是驴子呢?因为驴子在拉磨的时候被一块黑布蒙上眼睛,头上悬着根用作引诱的大胡萝卜。

  陆程禹确实觉得自己被什么事物蒙蔽了双眼,以至于匆忙的撞入了人生中最繁忙的阶段,只是摇晃在嘴边的胡萝卜并不见得如何诱人。

  直到现在,涂苒还记得,那位语文老师在讲解某篇课文时突然蹦出的一句话,他说:“爱qíng的伟大,使其成为文学史上最永恒的主题。”

  说话间,他的目光悠然投向窗外,神qíng里带着些许向往,又充盈着一种缅怀。

  那一刻,涂苒的心脏似乎遭受了重重的一击。她那时未曾遭遇所谓的爱qíng,因而与其说是感慨于他的话语,还不如说是为一种纯粹的赞叹所震动。

  她想,爱qíng,究竟是种怎样美好的感qíng?

  十六七岁的年龄,总是容易被感动的,时间是过得这样快。

  待得她大了几岁之后,曾经的那堂语文课渐渐浓缩成这样一句话:一个中老年男子怀才不遇的落寞。

  再如今,便只剩下两个字。

  穷酸。

  内容标签: 都市qíng缘 chūn风一度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程禹,涂苒 ┃ 配角:若gān ┃ 其它:婚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1不速之客(一)

  时值初chūn。

  陆程禹才在住院部值了一宿的班。昨晚还算太平,只是有一位危重患者在睡眠中出现了呼吸心跳骤停的现象,当即采取抢救措施为使其心脏复苏,之后病qíng稳定,也算是有惊无险。待到陆程禹一切jiāo接完毕之后,竟然能够准点下班,这种qíng况十分少见,以至于他觉得今天过得太顺了点,总想着还会发生点什么。

  窗外天色yīn霾,雨声阵阵。病房走廊尽头的窗户dòng开着,清冽的空气扑面而至。

  窗旁立着一人。

  陆程禹伸手抹了把脸,走过去问道:“这么早?”

  涂苒身上的黑色薄尼大衣看起来大了点,她似乎想把整个人都缩进去,她一手拢着衣领,另一只手里拽着把黑紫色的折叠伞,伞尖沥沥的滴着水。

  她的脸色很差,虽说细致的上过妆。她抬起头来冲他笑了笑,说:“啊,有点事,想和你说说。”

  他低下头,挺认真地看着她,她却迟迟不开口。

  身后仓促的脚步声突然此起彼伏的响起,这真不是谈话的好地方,陆程禹回头瞧了瞧,重症病房里又有人在急救,他决定下一秒如果这姑娘再不开口的话,他便转回去看看,顺便摆脱某种隐约的无法言明的不祥预感。

  涂苒显然被不远处病人家属抑制不住呜咽给吓了一跳,她定定心神,才说:“不算好消息,你得有点思想准备。”

  “说吧。”陆程禹神色平静,该来的总会来。

  涂苒从荷包里抽出化验单递给他:“我怀孕了”。

  *********

  那天,陆程禹一去就注意到坐在周小全身旁的女孩,并非她看起来如何漂亮苗条又衣着时髦,只是他在多年前就已认识她,他甚至还记得她哭泣的模样,那时,她似乎常常莫名奇妙的哭泣,使他气馁又尴尬。

  他注意到她涂着鲜亮指甲油的手指,指间夹着香烟。他寻思着要不要上前相认,再说些多年未见的没什么要紧的无聊话,所谓叙旧。谁知涂苒先他一步,隔着寥寥的淡青色烟雾冲他扯了扯嘴角,世故客套地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于是他也只略为点点头。

  之后的事qíng全源于一句玩笑。朋友之中总有喜欢卖弄的好事者,因为涂苒的姓氏少见,众人闲扯起来,周小全便说:“关于涂姓的来历普遍存在两种观点。一说是在古代有条河叫涂水,涂氏家族的祖先傍水而居,因而以水为姓。还有种说法是系出涂山氏,是上古时期一个诸侯的名称,《史记》里有写,禹便曾娶涂山氏之女为妻……”其他人会意,听完便嘿嘿笑了起来,陆程禹觉得这伙人忒无聊了,除了工作就没事gān满脑子男欢女爱的勾当,什么人都能给扯上关系。玩笑过后,众人有意撮合,此后聚会晚归护送涂苒回家的任务自然落在了陆程禹身上。

  于是这两人开始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陆程禹有什么比较热闹的活动,需要有个女伴撑撑场面免去作电灯泡的尴尬时便招呼上涂苒。涂苒若有什么一个人办不了的或体力活的事,也叫上陆程禹,只是这种qíng况不多,她找他,多半是为了工作上的事。那时候,涂苒已经做了四年的小医药代表,而陆程禹临chuáng医学博士再读,年前考上了主治医师,正努力寻找出国镀金的门路。

  陆程禹虽说年轻资历浅,这履历表上的内容也还算充实,学术论文发表若gān篇,什么优秀研究生党员gān部称号若gān又若gān,参编教学用书一部,又曾某领域权威老教授的得意门生,因此这人脉也还是有的。涂苒通过他认得了一些人,偶尔捞个几小票,只是每每想迈开大步向前走时,陆程禹便会有意无意从中阻拦:“赚一点就行了,胃口别太大,这药的利润这么高,你让别人怎么活”,或者gān脆说:“改行吧,女孩儿做这行不适合。”

  涂苒立刻说:“是啊,我正打算辞职的。”

  陆程禹知她存心敷衍,便问她:“你说说吧,到底想怎么着,有什么打算。”

  涂苒弯起嘴角笑:“没怎么着,就是赚钱,就想着钱,那行赚钱来得快就做哪行”,她想了想,“除了不能作jian犯科。”

  陆程禹点头:“你还挺有原则”,他又说,“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涂苒侧着脑袋问他:“我以前是什么样的?”

  陆程禹觉得这个问题一旦开了头必定会扯出好远,女孩儿从离开校园到走入社会这个阶段总会有些或多或少的变化,只是涂苒的qíng况已经特殊到自我颠覆的程度,况且他也不想说“我觉得你以前单蠢老实,而现在虚荣世故”,因为这些词听起来没一个像是优点。于是他抬腕看表:“我得走了,回院里开会去。”

  接触过一段日子以后,陆程禹和涂苒的关系始终不曾更进一步,停留在奇怪的阶段,而陆程禹也懒得多想,他以为完全可以将涂苒划入普通朋友一类。

  正好科室主任有意将自己的侄女介绍给他。陆程禹和那女孩见了几面,感觉还行,女孩儿是重点中学的老师,看起来也斯文秀气有礼貌。陆程禹想着自己工作这么忙,找个这样的也不错,于是就有了定下来长期发展的意思。至于涂苒那方,陆程禹觉得在不太麻烦的时候找机会暗示一下即可。

  某天,陆程禹在差不多的时间里收到两条短信。

  一条是主任侄女发来的,不过是“为了感谢你上一次的邀请想在明晚回请你吃个饭”云云。

  另一条来自涂苒:“普外的老徐你认识吗?此人很难搞,即色又贪,桑拿按摩次次不落,每次都答应得好好的就是不给开处方,明晚你能不能陪我去会会,要不然那些钱都打水漂了,帮帮忙……”

  陆程禹当时正在值班室里打盹,迷迷糊糊中给回了几个字:“去不了,明晚要陪女友吃饭。”

  第二天上班,陆程禹发现主任脸色不善,尤其针对自己。

  瞅了个机会,主任将他叫到一旁问:“之前不是好好的,怎么又这样?”随即噼里啪啦明喻暗喻的讥讽一番,最后义正言辞的指出:“小陆啊,你这要是搁以前绝对是作风问题,当然现在也是,何况你还是优秀党员,你这么下去会走歪路犯错误,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陆程禹翻出手机瞅了一眼,原是昨晚发错了短信,也没什么兴致解释,只是挺满脸诚恳地点头:“您批评得对,谢谢指教,坚决改正。”

  因为这事儿,身边的广大群众们都知道陆程禹有个女朋友了,而且这姓陆的年轻人私生活似乎有些复杂,一时间使得想做媒牵线的人数锐减。于是,陆程禹仍然有时间和涂苒不紧不慢可有可无的耗着,他忽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他承认她对自己有那么些吸引力,比如说他觉得她长的挺耐看,身材也算窈窕挺拔,可是她的个xing欠缺稳重,行事目的xingqiáng且急功近利,不够矜持不算单纯,工作更不是稳定的那种并且容易招人话柄……总之,若期望有思想成熟的男人和她发展长期稳固的两xing关系,她的杀伤力还甚为薄弱。

  陆程禹一直这么认为着,直到有天他真的犯下了严重的错误。

  直到有天,涂苒将一张化验单递到他眼前。

52书库推荐浏览: 现代言情小说作品| 不经语小说作品|涩涩儿| 茂林修竹| 爱看天| 贾平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