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旅馆_杨千紫【完结】

   《时光旅馆》

  大隐隐于市,繁华都市江畔的角落里,有一家不起眼的小旅馆,米huáng色的小楼,银色的霓虹灯。它叫,时光旅馆。每一个去到那里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而看起来年轻貌美的老板凤十一背后,则会有一个更大的故事。凤十一接待过许多个需要穿越时空的客入。他们都有自己穿越的理由。有适合的体质,有时间,最重要的是,也有钱。chūn秋,战国,魏晋南北朝。盛唐,明清,国民大革命。一场场稀奇古怪的相逢,一个个有关乱世荼靡、英雄美人的故事。没有人知道时光旅馆存在了多久。以前有一些人来过,以后也会有更多的人来。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青花瓷

  楔子

  二零零八,上海。

  繁华的商业街,寸土寸金,高楼林立。巨大的深蓝色玻璃楼宇辉映着清晨的日光,抬头望去,有种遥远冷峻的感觉。

  那栋大楼的西北角,却坐落着一栋与这摩天大厦市风格迥异的米huáng色小楼。楼顶是装饰用的白色塔尖,下头挂着一个无论怎样看都无甚特色的牌匾,端端正正写着——

  时光旅馆。

  此时正是周一的早晨,街上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时光旅馆楼下的小花园里,却有一个穿红色蕾丝睡裙的女子,正在闲闲地浇着花。

  她的神色那么认真,仿佛浇花才是世上最紧要的事qíng。忽然间,她似乎察觉了什么,倏地转过头去。

  果然,悬挂在门口的铜铃,在同一时刻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声响。

  一个身穿格子短裙的女孩推门进来,头型时髦却不夸张,一张gān净清秀的脸,手上提着一只崭新的lv包包。看见眼前的qíng景,微微一怔,随即礼貌地说,“请问,你是凤十一小姐吗?”

  穿红睡裙的女子将手上的喷壶放下,妩媚的脸上绽出一个纯美的笑容,点点头,说,“如果你喜欢,也可以叫我eleven。”

  女孩长吁一口气,由衷地说,“eleven,见到你真好!原来我的朋友并没有骗我。”

  eleven温和笑笑,引她至花园里的白色小桌前坐好,沏一杯淡淡的花茶,说,“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女孩也不拐弯抹角,从包里掏出厚厚一叠钞票,和一张泛huáng了的旧照片,礼貌地轻放在桌上,说,“我想回到民初时候的这个地方,可以吗?”

  照片上是一座古老的大宅子,门前的泡桐花开得正艳,旁边有条蜿蜒的河流,一派江南小镇的缠绵景致。

  eleven看一眼照片,又看看一脸希冀的女孩,浅笑,说,“可以。不过,你要先填一张详细的表格。”

  女孩一愣,忽然觉得现在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这么匪夷所思。接过表格细细看下去,只见上面写着“年份”,“地点”,“生辰八字”,“往返时间”,“穿越动机”等等数十个条目。

  原本只是听朋友随口一说,将信将疑地过来看看,可是没想到时光旅馆竟然真的存在!女孩有些激动,又有些忐忑,握着笔一路填下去,忽然有些拿不准,太奶奶的生日到底是1911,还是1912呢……

  后来想的烦了,随手就写了一个上去。

  eleven的目光温和而意味深长,凝视女孩片刻,递给她一面水晶小镜,道,“你出的价钱,够你在那里呆上一个月。”

  女孩忽然想到这好像是欧洲豪华游,不由笑了,调皮问道,“那要是我私自留下,不回来了呢?”

  eleven莞尔,指了指表格背面的协议书,说,“扣押金咯,十万块。上面写的很清楚,你可以自由选择,无论有什么后果,本店概不负责。”

  女孩摇摇头,说,“我开玩笑的。我是去给奶奶找青花瓷的,才不要留在那儿呢。”

  eleven不再答话,只是笑笑,将她引向那扇米huáng色的镂花对扇门,说,“那好,我们走吧。”

  一。{我一愣,只见他穿着新郎喜服,有一张线条分明的脸,虽然算得上英俊,可是那张脸上却半点喜庆也无。难道他就是我要嫁的人?}

  门外人声嘈杂,我睁开眼睛,身子还觉得轻飘飘的,一片大红蒙在眼前,晃晃如红云。我下意识地拽下来挡在眼前的布,竟是块坠着金色流苏的红盖头。我坐在桃木梳妆台前,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由愣住。

  自己正穿一身凤冠霞帔,脸上涂了胭脂,面若桃花,竟是个准新娘的样子。我倒抽一口气,心想这凤十一说会给我安排个最适合我体质和生辰八字的身份,她该不会是把我卖了吧?

  还未来的及多想,门口已经进来一个喜婆模样的人,一把将盖头蒙回我脸上,连拖带拽地扶起我,说,“快走吧新娘子,就要拜堂了呢。哎,左家是大户人家,你可真是好命啊……”

  外头人声鼎沸,锣鼓喧天,我竟然也跟着兴奋起来,心想反正我是来旅游的,下个月就走,亲身体验一下旧时的喜礼还算是赚到了呢。

  一路上只觉得新奇好玩,可是当喜婆扶我跪在软软的蒲团上,我却忽然在耳边听到一声jī叫的声音。我一愣,心想这地方怎么会有jī?我对有毛的动物鼻敏感的!下意识就扯下了盖头,只见我身侧的蒲团上,原本属于新郎的位置上,竟然放着一只公jī!正扑棱棱地拍着翅膀……

  jī毛飞舞,我不由打了个喷嚏,下意识站起来想躲得远一点……脚下却被长长的裙摆绊了一下,整个人往地上栽去……

  人群中,忽然有一双有力的大手,稳稳接住我。

  我抬头看他,那人有一双gān净的眼,一袭银色长衫,一副旧时贵公子的模样。我刚想说句谢谢,却忽然听到一声震耳yù聋的拍桌子的声音,只见坐在蒲团前方的中年美妇拍案而起,怒道,“放肆!大胆于氏,喜礼未成就揭了盖头,你眼里还有没有规矩二字了!”

  呀,这位大婶哪位啊,敢这么跟我说话?我李涟漪在二十一世纪也算是个富家女,打小就没人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此时我也顾不得鼻敏感,一把抓起那公jī扔了出去,说,“还好意思跟我说规矩!让人跟个公jī拜堂,这算是什么规矩!”

  美妇眼中的怒火更甚,道,“新郎不在,便由公jī代为行礼,族谱里写的清清楚楚,你……”她的目光落在我身后,忽然顿住。

  我回头,只见被我抛出去的公jī正不偏不倚地往一个男人的脸上砸去。那人正往这边走来,一挥手就挡开了那只从半空掉下来的jī。他的出现震慑了在场所有的人,冷冷看我一眼,说,“现在我回来了,用不着它了。”

  我一愣,只见他穿着新郎喜服,有一张线条分明的脸,虽然算得上英俊,可是那张脸上却半点喜庆也无。难道他就是我要嫁的人?

  整个屋子都安静下来。所有宾客都用诧异的带着幸灾乐祸的眼神望着我,底下人小声议论着,“哎呀,这于家的姑娘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她们家可全靠左府帮衬呢,今儿这么一闹,惹到左清峰了吧?呵,日后可有她的瓜落吃了……”

  中年美妇看他回来,似是受了极大的惊喜,道,“清峰,你回来了……”

  那男子点了点头,叫了一声,“娘。”

  一边上前两步,不由分说地把我拽回蒲团,看也不看我,只是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给我识相点!你们于家的裁fèng铺不想要了吗?”

  我思索片刻,看来这新娘子的娘家没什么势力。为了我这一个月顺利度过,还是暂且忍了吧。侧头瞥他一眼,挑挑眉毛漫不经心地说,“看你比公jī好看点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先拜了这堂吧。”

  左清峰一愣,皱眉看我一眼,没有再说话。

  二。{我把怀表递过去,唐少卿伸手接过,指尖无意间碰触,他脸上竟是微微一红。}

  日光透过窗子照在镶金丝的喜被上,我翻了个身,正待继续酣睡,却只见丫鬟小桃正一脸焦急地摇晃着我,说,“二少奶奶,该起来啦,老夫人叫了呢!”

  一听是她,我用被子蒙住头,耍赖说,“让我再睡一会吧……”

  小桃一张小脸像要哭了似的,说,“那日二少奶奶在喜堂上揭盖头,按照家规该要受罚的,要不是大少奶奶替你拦下来,还指不定要受多少苦呢。”

  我颓然从chuáng上爬起来,心想度日如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一路上穿过jīng致的亭台楼榭,园林绿意盈盈,不由感叹,这大户人家的宅子可真是美啊,跟花园似的。可是这庭院深深之中,自古又有几个女人能得到幸福?我已经嫁过来三日了,对左家也有些了解。我那老公——左清峰排行第三,大哥早逝,现在由大少奶奶看顾家中内务。他的二姐还待字闺中。据说这人是个花花公子,这几年一直吊儿郎当的不肯回家住,虽然风流,做生意却有一套,这一房人就是靠他撑着,才在族里这么有地位。可是旧时家庭最重视家声,他老在外头流连也不是办法,于是他的娘,也就是那天拍桌子的中年美妇,就自作主张地给他娶了我。……不过庆幸的是,那小子办完喜礼就又走掉了,我乐得清闲,可是他的娘哪里肯依,怕是又要拿我出气呢。

  正在想着,却只见院子里的梨花开的正艳,香气馥郁,我也不愿意再想那些烦心事,伸手想去摘一朵,却够不到树冠上最艳的那一支……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有人为我轻轻将它拈下来,放到我手里,声音里透着温柔,说,“左夫人是想要这一朵么?”

  我一愣,回过头去看他,却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依旧是gān净温和的一双眼,一袭织锦长衫,举手投足都温文尔雅。正是那日在喜礼上,扶了我一把的男子。我曾听小桃说起过他,这人人是左清峰的好朋友,唐家的独子,唐少卿。他留过洋,人又温和没有架子,镇上不少小姐丫鬟都把他当梦中qíng人呢,尤其是左清峰的姐姐左二小姐,有事没事就找引子让他往这儿跑。我把那花拈在手里,忽又递到他手中,笑道,“唐公子上次出手相助,还未来的及说声多谢。今日就借花献佛,望公子笑纳。”

  唐少卿一愣,下意识地接过那花儿,脸上绽出gān净的笑容,笑道,“那日左夫人大闹喜堂,我还以为你会将我一并恼了,哪知你竟还承了我的qíng。”

  我扑哧一笑,说,“我哪是什么左夫人。叫我……秀涟就行了。公子旧事重提,不知是夸奖我敢作敢为呢,还是讽刺我不守规矩,让左家蒙羞?”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杨千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