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亲家的小娘子_荔箫【完结】

  《宗亲家的小娘子》作者:荔箫

  文案:

  据说爱笑爱吃的姑娘,

  运气都不会太差。

  广恩伯夫人叶蝉特别爱笑特别爱吃,

  所以她运气特别好。

  连带着夫君运气都好。

  -

  一句话文案:一个不入流的十八线宗亲边吃吃喝喝边努力奋斗,夫妻携手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排雷】

  ※拒扒榜,拒任何盈利及非盈利性质的转载;

  ※架空文,一切设定作者说了算,不考据。请让我们欢天喜地扯犊子,愉快地徜徉在脑dòng的世界里;

  ※作者不喜欢现在以婚前性行为作为“角色道德判断标准”的风气,

  不赞同“要求作者将主角是不是C明确标在文案上”的提议。

  因此从原则上拒绝回答“任意一个角色·是不是C”的问题,对此在意的读者请免开尊口,以避免不必要的争执;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美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小门小户出身的叶蝉是个小吃货,被指给了没落宗亲谢迟为妻。后来叶蝉发现,谢迟勤奋上进又体贴人,日子不知不觉地就甜了起来。小夫妻相处和睦还能一起奋进,弄得满宗室都羡慕,结果吧,这夫妻俩一不小心,奋进得过了头。

  文章风格温馨,故事甜蜜,细水长流地讲述了一个童话般美好的爱情故事。男主事业线和政斗线穿插其中,琳琅满目的美食不断呈现,为文章增色添彩。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小说以及现在文学书籍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如侵权,请邮件联系。

  第一卷:广恩伯府

  第1章

  “你烦不烦人啊!”

  ——嫁进广恩伯府的半个月以来,叶蝉从广恩伯口中听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这天又是这样,她早起去向奶奶问了安,然后折去前院书房问广恩伯谢迟要不要一道用早膳,正读书的谢迟紧锁着眉头抬起头就说:“你烦不烦人啊!”

  老实说,叶蝉有点生气。不过她没让自己多跟他置气,回到自己住的正院便吩咐侍女青釉说:“你去胡同口儿帮我买碟脆皮炸鲜奶来,快去快回,不然就软了!”

  叶蝉在嫁进来的第三天,就发现胡同口儿的张记炸鲜奶做得特别好!焦huáng的外皮香喷喷的还很脆,一口咬下去,里面浓稠的甜牛rǔ便会带着鲜香溢得满口都是。一份才三文钱,有五个,吃完之后连心里都香香甜甜的,什么事都不是事!

  青釉已然清楚这为新过门儿的夫人就好吃,拿了钱立刻便去了。半盏茶的工夫后她折回来,装在油纸袋子里的炸鲜奶还是脆的热的。

  但叶蝉刚吃了一个,就被人打断了这番享受。

  老夫人——也就是谢迟的奶奶谢周氏身边的仆妇来禀说,老夫人请她过去说说话。

  叶蝉只得不情不愿地放下筷子,擦gān净嘴上的糖霜又重新上了唇脂,带着青釉一道往老爵爷和老夫人的住处去。这是进府以来老夫人头一次主动喊她过去说话,她路上自有点好奇是有什么事。

  眼瞅着离二老的院子还有几丈远,里头一声声克制的惨叫倒先传了进来。

  叶蝉吓了一跳,脚下加快了步子,很快迈进院门又绕过了石屏。定睛一瞧,跪在堂屋里的竟然是谢迟本尊,动手抡拐杖打人的呢,是老夫人本尊。

  叶蝉哪儿见过这阵仗?心惊之下还没进堂屋就跪了:“奶奶……”

  老夫人听音手上顿住,回头瞧了瞧:“阿蝉来了?”她抹了把汗,和善地向叶蝉招手,“你进来。”

  叶蝉被青釉搀扶着站起身走进屋去,这才注意到八仙桌边还坐着个人,正一口一口地嘬着长长的huáng铜烟斗。

  她福了福:“爷爷。”

  老爵爷乐呵呵的:“嗯,好。”

  老夫人这时伸过手,一把拽过她,拉到了谢迟跟前:“你瞧清楚,这是我孙媳,你妻子;宫里头下旨封的伯夫人,咱们广恩伯府明媒正娶进来的姑娘!”

  谢迟一额头的冷汗,抬头瞪了叶蝉一眼,切齿驳说:“我也没说她不是啊!”

  老夫人怒斥:“那你是怎么待她的!进府半个月了,你连顿饭都没和她一道用过,有你这么当丈夫的吗!”

  ——说到这儿,叶蝉才大致明白了老夫人是为什么动的怒。

  她想劝老夫人,可看老夫人火气太大,不敢贸然开口,就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老爵爷。

  老爵爷很快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啵地喷了口烟圈儿,还是乐呵呵的:“就是,揍他。”

  叶蝉:“……”

  老夫人的拐杖一下下砸着地:“我知道你想为家里争口气,也知道你对长辈们背着你向宫里请旨赐婚、让你早早地就娶妻纳妾不满意,可这不是因为你爹娘都早逝,你既没有叔伯也没有兄弟,咱这一脉就你这一根独苗了吗?”

  谢迟愤恨地盯着地面不说话。

  “再说,你再有千万般的不满,你对她甩什么脸色?”老夫人又用拐杖砸了地面两下,“你日日秉烛夜读是不容易,可她大老远从苏州嫁过来就容易吗?她在洛安一个亲人都没有,你这当丈夫的还平白给她脸色看,你让她怎么过日子?她可才十三岁!”

  ——奶奶别生气,其实我过得挺开心的。

  叶蝉心里划过这么一句话,赶紧忍住了没继续想,这话听着可太没心没肺了。

  谢迟也依旧没说话,好在老夫人也并没打算bī着他说。她已年过六旬,眼下打也打了,该说的理儿也都说了,觉得有些疲乏就一摆手:“扶他回房养伤去。”

  说罢一想,倒又意有所指地喝了句:“去哪儿养你自己拿主意!”

  谢迟当然明白奶奶这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一后背都在疼,被身边的小厮搀扶着出了院门,乜了眼叶蝉,不得不吩咐说:“我去正院!”

  叶蝉看他这份怨愤,倒觉得他不去自己那里才好,但当下心下再叫苦也不能这么说,只好和小厮一起扶着他往那边去,又叫青釉去请郎中来给他看伤。

  一路上,她心里都犯嘀咕,觉得这下可糟了,谢迟准以为是她去老夫人那儿告的状,但她可什么都没说。

  但这要怎么解释呢!

  叶蝉闷闷地和谢迟一道走进正院,谢迟被扶上chuáng趴着,除掉衣衫之后背上一道道的青紫看着挺吓人。她踟蹰了一下,蹲到chuáng边呢喃说:“夫君,我没去奶奶那儿告你的黑状,真的一句都没有……”

  她的声音甜甜软软的,带着些许委屈的轻颤。盯着墙壁的谢迟后牙暗咬,愠恼道:“我什么都没说,你心虚什么!”

  “……我真没有!”叶蝉的声音有点哽咽,蹲在chuáng边望着他又等了一会儿,见他没别的反应,真一下急哭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