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宠之枭妻霸爱_落风一夜【完结】

   《婚宠之枭妻霸爱》作者:落风一夜【完结】

  文案:

  她是刚从监狱释放的囚犯,也是隐瞒身份东南亚最大军火商的继承人。

  一场背叛,她被深爱的男人间接送入监狱,痛的淋漓。

  她恨!一场爱qíng她终究输的彻底,谁说不爱才是最痛?

  五年拼杀!涅槃重生,她发誓要让那些曾经欠她的人千倍万倍的一一还来。

  他,顾墨袭地位尊贵,俊美无双,年近三十却连个女人的手都没有牵过!

  可当她遇到他?一个太子爷?

  一个刚从监狱被释放的囚犯?

  两人身份天差地别,没人会相信堂堂顾大少会真的爱上一个普通女人。

  两人婚姻突然曝光

  京内轰然乍起,所有人跌破眼镜。

  尽管如此,嘲讽、高攀、恶意中伤谣言依旧四起。

  婚还没满半年,所有人就开始倒计她被抛弃的时日。

  直到几十辆豪华的劳斯莱斯驶过停下,几千名训练有素的保镖走到她面前,恭敬 哈腰轻飘飘一句“少爷”,惊了多少人的眼,震撼了多少人的心。

  一句话,到底谁高攀了谁?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一章出狱初见

  昏暗的监狱,一堆穿着囚衣便服的男人围成一堆,有不时chuī口哨的,有幸灾乐祸开玩笑臭骂的,几人搭着肩一脸痞气漫不经心的,只见他们视线都聚集到一处。

  “cao!这男人竟然惹上这小子,真是找死!”

  “这小子看这细皮嫩ròu的,发起狠来可是不要命,那眼睛看起来比起野shòu还要残忍。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养大的!”

  “看她那狠劲,cao,比我这杀人犯还变态!去他老娘的,老子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是啊,还是不要惹这小子为妙,会死人的。”

  只见一个瘦弱“少年”背着光,轮廓有些看不清楚,只是那一身的狠戾让人心底发寒。相对她,身下的那个男人倒是比她足足高了一个半的头。

  “砰!”一声巨响,那个“少年”摸起一旁的石块发了狠的往身下男人脑袋砸下去,顿时那个男人惨叫一声,脑袋一大滩血迹哗啦啦的流出,地面不稍一会儿一大片被染成红色,蹙眉惊心。

  她的头发被剪得很短,露出光洁的额头,gān瘪的唇色裂了几道口子,有些苍白,笔直秀致的鼻梁高高挺着,这本是一张极为优秀的脸,一条从额角蜿蜒到眼角的刀疤生生将这张本优秀至极的脸庞破坏,让她平生出一股戾气。那双眼狠光毕露,没有一点温度,带着野shòu的凶残与残酷,拿起地上的瓷碗,“砰”的砸在地上,四分五裂,握起一小片尖状的瓷片,直接刺穿身下男人的右手。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从男人嘴中发出,白眼一翻,终于昏了过去。

  确定他彻底昏迷了,她才冷着一张脸,起身不缓不慢离开。

  “cao!这人真的要死了!这小子真是太狠了。”

  身旁的人都呲笑一声,警告道“你最好小声点,别让那小子听到,要是让她听到了,地上躺着的下一个就是你了。”

  “cao!老子说说玩不行啊!”后面声音明显弱了下去,这堆人里没有哪个不怕那小子的。不过只要你不主动惹上那小子,她也不会平白无故和你动手。

  这些人大部分都尝过这小子的狠劲,刚开始见到这小子,细皮嫩ròu的,长的又非常好,jīng致的眉眼哪怕穿着普通的囚服都让人惊艳,还以为这小子是个软小子,这些男人常年呆在监狱,憋了太久没有发泄,看她长的好看,一个个把注意打到她身上,虽然说男人和男人zuo/爱,在这里也司空见惯如家庭便饭。本以为不要多费力气就可以拿下这小子,没想到这小子从一开始就不是吃素的主,打断了几根肋骨也闷不吭声,重伤之余还能将人反着打伤,越打越狠,越大越凶,完全不要命的打法。

  有一次,这小子被踢断了几根肋骨,一个自以为是的男人半夜想乘机上她,他们这些人也看得明白,也不打算理,这个地方就这样,弱ròuqiáng食,适者生存。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有力气,最后,一脸平静一刀刺穿了那个男人的喉咙,那yīn狠的样子他们记忆犹新,幸好刺的有些偏,那男人最后虽然勉qiáng捡回了小命,吊着一口气,至今躺在病chuáng上,从此这小子一战成名。谁见了他,也不敢轻易去招惹,不过总是有些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这五年多少人不知和他打过架,至今没有一次赢过,那小子拼的完全就是那不要命狠劲,别人一看那狠劲、那气势,人还没开打,就落了几分气势。他至今创造的记录还没人破呢?那小子看起来细皮嫩ròu,没想到却是铜墙铁壁,活像一只蟑螂打不死打不残,那忍劲更是让人心寒参人。踢断几根肋骨,手脚骨折了,也闷不吭声没有一丝动静。这样的变态想想就让人心底发寒。

  第二天,不过十几平米的房间,却整齐gān净,一张石木桌搁在石板chuáng旁。有些昏暗,石墙上方一个四方形小口,浅浅几束暗光透过入口。隐隐只见一道身影,浅浅的阳光将她的身影拖的细长,轮廓有些朦胧,看不清楚,细长的眼睛微眯,看不出qíng绪,笔直躺在木chuáng上,gān瘪的唇色裂了几道口子,有些苍白。

  “嘎吱。”一声,一个狱警打开铁门:“蒙湛言出列。”

  睁开眼,一道犀利的如匕首的刀光she向他,黑色如潭的瞳仁冰冷,狱警被她看的一惊,脑袋一缩,支吾:“蒙湛。言,刑期已经满了。今天你可以离开了。”

  出了监狱,蒙湛言深呼了口气,双手扣在有些破旧兜里,衣领遮住大半个脸,露出一双冷漠的眸子,回头紧盯着门口几个字看,唇边一弯,勾出一道嘲讽狠辣的冷笑。

  五年了,她在这个监狱五年了,生不如死却也熬了过来,她永远忘不了五年前那个男人亲手将她推入这暗无天日的监狱,“哼”心底冷笑,陆煕臣,李宁绯,你们一定想不到我可以从这里活着走出来吧!眯起眼,掩去眼中的戾气,这一次,你们欠的,我,蒙湛言要你们千倍万倍奉还。

  一阵冷风chuī过,细碎的黑发微微有些发huáng,刘海落下,遮住轮廓,让人看不透那双幽深的眼睛,冷冽的没有人的温度。

  天空乌云遮天,细密的雨滴开始砸在地面,一滴一滴,街上仅仅只有几个路人,撑开伞跑着回家,街头车水马龙,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一辆辆小车沿街离开,落入她的眼帘,雨水已经打湿她的外衣,短发。那双黑色的眼睛望着对面的红灯,一眨不眨,等到对面红灯变成绿灯,她才起步走过去。雨水落入她的面颊,从她眼帘漫过再滑过脖颈。走到银行门口,停顿了几秒,直步走进去。

  等她离开时,雨已经停了,天气还是有些yīn暗,手里紧捏着银行卡,心底一片凉意。不是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么?她的父亲在知道她是女儿不是儿子后,立即把她名下所有存款冻结,不留她分文,而她妈也为这个欺骗付出了代价。唇边苦涩,眼底压抑一层层的冰渣,冷的让人心惊胆战,就是因为她所谓的爱qíng,那个不值得爱的男人,把自己与她妈赔了进去,“啪”的一声,手中的卡被她折成两半,扔在地上,拉起衣领,走到不远处公园。

  细雨过后,两旁的树叶流淌着清澈的雨水,湿哒哒的公路旁边几张木椅,已经被雨淋湿,蒙湛言看也不看坐下。茫然看着远方。远处朦胧的青山氤氲雾气,她心里却一丝温度全无。

  一辆高级宾利突然停在路边,黑色透明的车窗缓缓滑下,一双深邃黝黑的眸子露出,泛着冷意的眸子没有一丝qíng绪,轮廓深邃,如刀削般线条紧绷,笔直的鼻梁下,漂亮的唇形紧紧抿着,一袭黑西装剪裁衬着整个人高大挺拔,全身笼罩一股肃杀的迫人气息,英俊至极的轮廓完美,安静坐在车内。

  “大少,车好像抛锚了。”前方,司机发动几次引擎失败头,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一紧,脸上有些紧张。

  “派人过来修。”冷硬的声音如同金属撞击,低沉却又好听至极。拧开车窗,下车,停在路旁,眼眸一抬,那道身影落入他的眼帘,那似乎是一个比女人还瘦落的少年,冷风将她有些发huáng的发chuī起,露出鲜明的轮廓,从侧面看过去,这真的是一个长的极好的少年,就连他也有些惊艳了,继续打量,黑色的薄衫将她衬托的更加白皙,秀致笔直的鼻梁,薄唇紧抿。心底诧异,他何时对一个人这么好奇?瞳仁幽深,刚要收回视线。却对上一双犀利如刀刃的眼睛,那双眼眸不像他的冷漠,那是真正的没有温度,直刺到他的心底,虽然她掩藏的深,他还是看到一丝沧桑与狠意。从额间到眼角的刀疤突兀,让她原本柔和的轮廓冷冽。

  顾墨袭隐下心中的震惊,这个少年看起来应该不到二十岁吧!为什么会有这么锋利的眼神,那双眼睛像极了以前他出任务时,击杀的野shòu的眸子,除了狠辣没有一丝人的温度,看的极为渗人。

  蒙湛言收回视线,没有再管身后探究的视线,起身离开。

  夜幕降临,到处霓虹jiāo错的灯光从天桥上方散在地面,街道两旁人来人往,一轮圆月挂在天际,泛着朦胧的冷光,周围只有几颗星辰遥相呼应,透着一股落寞与寂寥。

  蒙湛言找了一个电话亭,拿起电话,拨了一长串数字,对面“呼声”直响,没人接通,就在她刚想挂电话时候,对方突然接通。

  “喂,哪位。”

  握着电话机的手一紧,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脸色苍白,喉咙突然噤声,疼痛的厉害,发不出一点声响,指尖颤抖的厉害,她想问他,她妈还好么?还…好么?怎么会好,任一个正常女人被qiáng制送到jīng神病院几年不疯也会疯,胸口闷痛的厉害,她多想一转眼立马回到她妈身边,把她带出来,可是如今,她账户下所有财产冻结,身上没有一分钱,连买机票的钱都没有,她怎么把她妈带出来,眼眶cháo湿眼圈憋的通红,她从没有这么后悔过,为了一个从未喜欢过自己的男人掏心掏肺后,从天堂掉入地狱。这是对她的惩罚。

  ☆、第二章预谋?

  “喂,到底是哪位?”低沉的声音一如第一次见到,她最好的朋友韩信。

  双唇开了又合,合了又颤,舔了舔gān涩的唇,刚要开口,对面突然一阵噪杂的声音响起,她听的清楚分明。

  “韩医生,蒙夫人…跳楼了…”

52书库推荐浏览:撒空空| 古代言情| 美食文| 莫言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