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医毒妃_墨邪尘【完结+番外】

   《邪医毒妃》作者:墨邪尘【完结+番外】

  内容简介:

  绝艳妖娆的华夏古武宗师,魂附异世身中剧毒的谜样弃婴,嚣张至极的小毛球路过,小爪一指,“作为本大爷第一个接受的人类,本大爷救你!”慵懒邪魅的男人yīn险一笑,“要救她,不可能,除非你乖乖与她契约。”

  于是——

  这样的景象便时常出现:一个绝色少女牵着一个漂亮宝宝的手,在灵shòu遍布的黑作山脉上散步,身边时常还跟着个银衣慵懒的美男……

  当红衣绝艳、腹黑潇洒的她,走出山脉,走入大陆,绽放耀眼光芒,令无数男女为之疯狂之时,某位孤傲狂放的俊美男子,黑着脸,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咬牙切齿:“本王的女人,岂是尔等也敢窥视的?!”漂亮宝宝那一张小脸上也是满满的愤慨:“本大爷的女人,尔等也敢妄想?!”

  武力当道,权势翻天,前世已矣,今生她必再踏巅峰,追寻更高的武道境界!

  且看华夏一代古武宗师,如何在这异世崛起苍穹,挥洒落月!

  ※※※

  【异世之:主角语录】

  这里有护短的女主:“我夜染的人,无论对错,只有我能管教,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这里有霸道的男主:“本王的女人,无论身上哪一寸,都是我的!谁也别想染指!”

  这里有嚣张的萌宠:“笑话,就凭你们这几个烂番薯,臭鸟蛋,也想取本大爷的xing命?”

  这里有护女的老爹:“本座的女儿,就是踹了你dòng房的门,掘了你家的祖坟,又能怎么着?”

  ※※※

  【撼动之:生死相随】

  当他看到那唯我肆意的少女决绝的将他推离死亡边缘,被无尽的黑暗吞噬,心,一寸寸的撕裂。泪,一滴滴的落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不顾身后之人的撕扯,义无反顾的飞身投入那无尽黑暗之中。

  女人,地狱天堂,火海刀山,本王绝不会让你孤独一人,绝不会。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一卷 黑作山脉

  第001章 血染华夏,王者陨落

  苍凉华美的夕阳,流金溢彩,整个世界犹如香醇的美酒,让人迷醉,让人悲凉。

  整片天,就像被血熏染的蓝绒,有着一股令人绝望的美丽。

  华夏,荷省,断天涯。

  在这夕阳西下中,此时的断天涯上,杀气腾腾,血雨腥风。

  “夜染,jiāo出国家至宝苍穹宝塔,否则休怪我等不客气!”

  “夜染,十五年前盗取苍穹宝塔,现在,jiāo出宝塔,留你全尸!”

  “夜染,华夏高手尽在此,仅凭你一个身受重伤的女子,还是不要再反抗了!”

  ……阵阵喧嚣,声声嘲讽。

  蓦然,一道肆意讥讽的狂笑声,响彻天空:“哈哈哈,想要我的苍穹宝塔,何必拿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想要的,尽管来取!”

  一道身影,一袭血衣,墨发飞舞,傲然而立!

  一张绝丽美艳的脸庞,肆意妖娆;一双耀如星辰的黑眸,讥讽轻蔑。

  她的脚下,她的四周,是无数断肢残骸,冷眼傲视,想要她夜染的宝贝?好啊,尽管自己来取!而脚下的他们,就是榜样!

  国家的宝贝?宗派的传宗之物?去他妈的!她怎么不知道她师父用生命炼制的至宝是国家的?

  围着夜染的众人,看着那满地的残骸鲜血,视线不禁转向身后泰然自若的四位古武宗师。

  四大宗师,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底的那一抹惧怕。是的,惧怕,即便他们四大宗师一起出手,他们也同样惧怕。夜染,华夏五大宗师之首,她的实力,即便他们四人联手,也没有任何的赢面。

  四人之中,一位年长的灰衣老者,上前一步,眯fèng着有些浑浊的眼,看向前方那傲然的身影:“夜染,今日我四大宗师出面,为的就是主持公道,jiāo出苍穹宝塔,我四人保你xing命,如何?”

  灰衣老者此话一出,另外三人眼底闪过杀气,却不得不笑着对夜染道:

  “是啊,夜染,我四人要保你xing命还是很简单的事qíng,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夜染,即便你尊为我五大宗师之首,但如今你身受重伤,我四人联手杀你易如反掌!”

  “夜染,聪明之人可不要选择傻子走的路。”

  四大宗师,你一言我一语,口气不小,底气却不足。

  傲然而立的夜染,眉眼满是蔑视,冷然讥讽道:“四大宗师,我是何脾气,他人不解,你们还不清楚?五年前的那一脚,看来你们是不记得了恩?你们给我听清楚了,五年前本姑娘能踹飞你们,五年后,我亦能杀了你们!”

  绝美的面上,是肆意的笑容。即便她早已身受致命重伤,即便她的内力早已gān涸,即便她的白衣早已成为血衣,即便她的生命,即将宣告完结。

  她,依然挺立,依然傲然,依然蔑视群雄!

  四大宗师,闻言,面色立即化为了猪肝色。五年前的那一战,是他们四人一生都抹不去的污点。五年前,夜染初踏先古武宗师行列,他们四人集体出动,告知夜染古武宗师之间的规则。

  却不想,夜染脾气bào躁,一句谈崩,立刻动手。四人联手,竟然被夜染一个初入宗师的十七岁小毛头踹了个狗吃屎。

  这件事,早已成为五年来四人不能修复的伤痕,今日当着大陆高手被夜染将那伤口生生揭开。

  脾气bàonüè的叶盛宗师,一脚踹爆了脚下的大石,对着身边的三大宗师吼道:“该死的,齐老,姆姥,山姬,我们一起上!四大宗师一起出手,老子就不信杀不了一个二十二岁的小丫头片子!”

  四大宗师,对视一眼,点头答应,气势对准夜染,轰然而上!

  夜染身形轻转,一剑挥舞,只见寒光飞窜,对着四大宗师,招招狠毒!

  风声中,夹着一两声刀剑碰撞清音,夜染飞起空中,四大宗师鬼影一般追上,五道身影在空中电闪雷鸣,刀光剑影,分不清谁是谁。

  落叶飞散,剑气到处,细小的树枝叶片四she,有如雨下!

  温稠的东西溅到夜染的脸,不知是谁的血,而夜染的身体早已经到达了极限,一道剑光自夜染脖颈闪过,鲜血顺着白皙的皮肤滑落。

  夜染身子一顿,落地,横滚,闪开,一道道冷冷剑光bī杀,夜染勉qiáng闪避过,再顾不得身上的伤。

  血腥的味道,使夜染疯狂,在夜染不要命的攻击下,四大宗师,不得不朝后退去,神色带着几抹惧怕。

  夜染身体早已到达极限,全身是血,那脊背却仍旧挺直,那眼底的神色却依然傲然讥讽。

  “夜染,jiāo出苍穹宝塔!否则,今日我四人定叫你生不如死!”齐老宗师一口吐出嘴里的鲜血,拖着一条方才jiāo战中被夜染砍断的胳膊,狠毒地吼道。

  其余的三个长老,也趁此时,连忙运功止血。

  恐惧,夜染在身受重伤、内力gān涸的qíng况下,以一敌四,仍旧令他们重伤残废。

  夜染的视线落在了望天涯另一边,透过云层,笑得柔和。

  已经……是极限了吗?

  小雨,姐姐要离开了……

  在走之前,姐姐会替你,扫平一切的……

  转过眼,夜染看向众人的视线,yīn冷而嗜血,仰天狂笑三声,气势猛然一催,夜染傲然凝视众人,满是睥睨之色:“苍穹宝塔……今日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苍穹宝塔出,天地皆俯首!’”

  轰……一声近乎爆破万物的声音bào起!狂风飞舞,沙尘漫天。

  即便是四大天尊,此刻眼睛也在狂烈的风bào下紧闭了起来。

  风声啸尽,王者归来!夜染,一袭血衣,傲然立在空中!

  然而,令众人惊恐震惊的是,那原本的墨发黑瞳,此时……此时却是一头血发,一妖红一魔银的妖异双眸!

  一袭血衣,一头血发,一双妖瞳,那殷红的朱唇上扬,笑得肆意,笑得嗜血,冰冷的声音里夹杂着几分疯狂:“苍穹宝塔之主夜染,号令此处大地:破!”

  轰隆隆……近乎在夜染一句话之后,她脚下方圆百里的大地,开始崩裂,开始破碎。

  惨叫,无尽的惨叫声,飞空,只有古武宗师可以做到,而其他人,做不到。

  大地在破碎,在崩裂。他们在坠落,在挣扎。

  “哈哈,这样就承受不住了吗?苍穹宝塔,你们不是想要吗?”一妖红一魔银的眸里满是蔑视地看向空中满眼惊骇的四位天尊,笑得妖娆:“苍穹宝塔之主夜染,号令此处天空:禁!”

  顿时,窒息的滋味萦绕着每一个人。天空禁止了,空气禁止了。他们,不能喊,不能动,不能呼吸。

  大地还在崩裂,众人还在挣扎,天空却在静止,四大宗师定在空中,动不得,呼吸不得。

  血衣、血发、妖眸的夜染立在空中,浑身散发着血色光辉,俯瞰着此时的天崩地裂:

  “看到了?这就是苍穹宝塔的威力!”

  “下了地狱,你们死也瞑目了!”

  “苍穹宝塔之主夜染,号令此处天地:爆!”

  轰……砰……爆破之声,最后的绝望的惨叫之声。

  人ròu血雨,挥洒而下。天地,归于平静。

  满天星光下,只剩那一袭血衣的绝艳女子,挥洒天地,崛起苍穹。

  苍劲的力量,击破长空,挥洒落月。山风飞舞,chuī拂起她的衣袖。

  苍穹宝塔之主的号令,qiáng大到天地俯首,而这,燃烧的却是宝塔之主的生命。

  以骨为祭,以ròu为引,以血为令。

  此时,一道焦急悲烈的黑色身影,霍然出现在断天涯上。女子的视线,落在夜染的身上,泪水,瞬间涌出。

  踉跄着脚步,颤抖着双手,一把将那摇摇yù坠的血色身姿揽在怀里。

  “该死,该死!姐!夜染,你不准死!不准死啊!”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啊!”

  “啊……姐……!”

  歇斯底里的喊声,一身黑色休闲装的绝丽女子,泪早已不知不觉的布满了她的脸。一把抓住夜染的肩膀,女子撕心裂肺地大喊着,大哭着。

  夜染,躺在黑衣女子的怀里,唇角那抹肆意的笑还在,眨着一双异色妖瞳,笑得温柔,虚弱地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拍了拍女子的头发:“好好……照顾、自己。华夏古武界,jiāo给你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异世小说作品|李忘风| 四喜汤圆| 青罗扇子| 巫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