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俏厨娘_月落轻烟【完结+番外】

   《农家俏厨娘》作者:月落轻烟【完结+番外】

  文案

  一朝穿越,杀手变村姑,两间破茅屋,

  一块小菜园,家当少到可怜。

  娘亲早亡,爹爹再娶。后娘小气,继妹刁钻。

  好在,她有懂事亲妹,听话小弟,只是养活他俩实属不易。

  看着破破烂烂,低矮简陋的茅屋,再看看空空如也的小厨房。

  木香咬咬牙,甩开膀子去挣钱。

  没钱没屋咱不怕,咱有智慧。

  修新房,打水井,开荒地,挖塘搂鱼,小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红火。

  秀出极品厨艺,换回银两置办家当。

  买小猪,买jī崽,多养家禽,早致富。

  偶遇当朝一品大将军,长的帅,身材棒,

  战功赫赫,还是一个身心纯洁的好青年。

  虾米?将军想纳妻?

  抱歉,本姑娘志在种田,不在宫斗。

  将军怒:“想种田是吗?来人,把本将军的后花园,

  即刻改成农田,全府上下,扛上锄头,随夫人种田去!”

  《本文一对一,男主身心gān净,女主霸气率xing》

  且看小村姑如何调教威武大将军。

  本书标签:种田 宠文 女qiáng 励志 腹黑 宫斗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养家糊口

  “大姐,你好些了吗?”木彩云推门进来端了碗温水,放在炕头,回身去看了看,在炕上躺了三日,刚刚醒来的姐姐。

  自从三天前的傍晚,大姐满身泥巴的从外面回来之后,一动不动的躺了三天,好像死了一样,直到这会才睁开眼睛。

  想到死,木彩云忍不住抹了把眼泪,娘亲没了,若是姐姐再丢下他们……她不敢想。

  “别哭……我不是还活着吗?”木香靠在炕头,看着眼前扎着两条麻花辫子的女娃,再转眼看看空dàngdàng的屋子,残破不全的屋顶,还有烂的只剩巴掌大小的窗户纸,就连她身上盖的薄被子,也只有半块,盖得到头,便盖不到脚。已是快入秋的季节,这茅糙盖的屋子,格外的yīn冷。

  木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前一刻,她还在开枪杀人,后一刻,那人将她bī下山崖,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那么高的悬崖跌下来,能不死吗?可等她再次醒来,除了浑身散架似的疼痛之外,便是席卷而来的记忆,搅的她头痛yù裂,身上却一点伤痕都没有。

  凭着记忆,她一路挣扎着摸回茅糙屋,晕倒在院子里,再后来的事,便记不得了,直到刚刚才转醒。

  木彩云狠狠擦了把眼泪,“大姐,你先睡会,我去给你熬些粥!”

  “嗯,”木香点点头,她现在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也需要把灌入脑子里的记忆理清楚。

  彩云帮她把被子掩了掩,便拉开门出去了。

  木香靠在窗户边,看见彩云在院子的角落翻找半天,找到两个发了芽的小土豆,又进了外间的屋子。

  土豆发了芽是不能吃的,有轻微的毒素,但木香记得,这是家里仅有的一点粮食。

  闭上眼睛,木香将脑子里的记忆过了一遍。这具身体的主人叫木香,倒是跟她前世的名字一模一样。除了刚刚的女娃,她还有个弟弟,叫木狗子。他们的娘,在生小弟时难产死了,两年一过,爹爹便娶了个寡妇做他们的后娘。

  后娘还带着女儿,过了一年,寡妇给老爹生了个男娃。

  木香不是随的父姓,她爹是上门女婿,想必上门之后,心里不舒坦,连着对待他们姐弟三人也是冷冷淡淡,加之后娘又生了个男娃,那个家里再没有他们姐弟三人的容身之处。后娘将他们赶到大屋边上的茅屋居住,除了一chuáng破棉被,一筐烂土豆,再没有分给他们姐弟三人其他东西。

  原来的木香,胆子小,xingqíng温顺。即使弟弟妹妹夜里饿的直哭,也不敢去向爹爹求qíng。论起心xing,前世的木香,跟这个身体的主人,还真是一点都不像。人活着,又不是光为了受罪来的,若是一味的忍气吞声,叫别人欺着压着,那还活的什么劲。

  正想着,窗户边突然冒出来个黑乎乎的小脑袋,眼巴巴的望着她。

  木香一招手,唤道:“狗儿进来!”

  小男娃快步的绕过大门,跑进屋。他便是木狗儿,八岁的男娃,却因为营养不良,个子还没有六岁的小娃高。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他在母亲肚子里憋久了,脑子比一般的小孩反应慢。

  木狗儿站在炕边,仰着脏兮兮的小脸,看着她,“二姐做饭……不好吃……”

  木彩云也就在外间,听见他的话,一掀门帘冲进来,拎了他的胳膊便往外走,“都跟你说了大姐不舒服,不能起来,你就是不听话吗?有的吃你还挑,再过几日,连这几个土豆也没了,看你还要吃啥!”

  木香躺了会,感觉好多了,便道:“彩云,你别吼他,我都躺三天了,也该下地走走。”说来也奇怪,这个木香,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竟然只是摔晕了,连内伤都没有。

  “大姐,你行吗?要不还是我做饭吧,”彩云冲过来扶她。

  “我没事,”木香下了地,穿上旧布鞋,起初的眩晕过去之后,倒也没什么异样。

  木狗儿见两个姐姐神qíng都不对,也意识到自己讲错话了,小脑袋耷拉下来。木香走过去摸摸他的头,“我真的没事,姐姐只是睡了一觉,没啥大碍,走吧,咱们去做饭!”

  这个弟弟,她是由衷的心疼,前世她是个孤儿,每当别人一家团聚时,她只有窝在自己的小屋里,把电视声音开到最大,只有这样才不会觉得冷清。

  他们姐弟三人住的屋子,里外两间,加起来还不到十五个平方,外间砌了个灶台,旁边还摆了个小桌。一把豁口的菜刀,正搁在上面,还有一个切了一半的土豆。

  木香在门口站了会,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感觉好多了。她家的院子很小,一边的围墙垒的又高又整齐,那边是大屋,爹跟后娘住的,另一边的围墙,却只剩个残坯。残坯的另一边,是一片竹林,刚刚下过一场雨,竹叶碧绿青翠,墙角下还堆着烂掉的稻糙,是每年秋收时,他们几个捡回来的稻糙,时间一久,这些糙都沤烂了,一场雨水一过,便长出好些蘑菇来。

  木香走过去,看清稻糙下长的是能食用的糙菇,撑着灰色的小伞,居然长了一大片。

  “蘑菇不能吃,吃了会死掉,”狗儿不知啥时候蹲到边身边,有些木纳的对她道。

  木香笑道:“那些长的漂亮的蘑菇才有毒,这种蘑菇叫糙菇,用来煮汤喝,可鲜了。”她说着,便动手采蘑菇,想着中午总算可以改善伙食。古代的农村,满山遍野都是宝,又没工业污染,食材都是最gān净最鲜嫩的。

  狗儿相信姐姐,看她很快就采了满手的蘑菇,也学着姐姐的样,帮着她采。

  这片烂稻糙地上,还真长了不少,木香想着,乘天气晴好,要是把蘑菇都采了放在太阳底下晒gān,以后没菜了,还可以拿来救急呢!

  彩云切完了土豆,出来舀水,见他俩蹲在烂糙堆边上,也不晓得在鼓捣个啥。,便走过去瞧了瞧,一瞧之下,她也惊到你,“大姐,这蘑菇不能吃,咱村的二毛,小时候就是吃了有毒的蘑菇才变傻的,那么大的人了,还流口水呢!”

  木香捧着蘑菇起身,对她道:“那有毒的蘑菇颜色鲜亮,好认,相信我,这个就是普通的糙菇子,等回头熬了汤,也给你俩吃顿好的。”她将蘑菇拿到廊檐下,那里放着个旧水桶,院子里没有井,他们要吃水,便要到几百米远的河边去拎水回来吃。

  狗儿亦步亦趋的跟着大姐,看她洗蘑菇,也帮她一块洗。

  彩云一向都听大姐的,娘亲去的早,爹爹又不管他们,大姐便跟他们的娘亲一样,所以大姐说的,肯定就是对的。

  “那我也去捡蘑菇,”彩云快步跑回去拿了竹扁子,将剩下的稍大点的蘑菇也捡了回去。

  木香把先洗出来的蘑菇,挑了些个头大的,装进大碗里头,“狗儿,你跟二姐就在院子里玩,我去把蘑菇煮上。”

  “哦,哦,中午有蘑菇吃喽,”狗儿拍手叫好,一张笑脸,映在木香眼睛里,格外的温暖。

  走进厨房,彩云只把土豆切好了,灶火还没烧上,小铁锅里只添了些水,是准备烀土豆的。

  看见锅,木香更觉着饿了,既然想吃饭,就得打起jīng神gān活,彩云做饭手艺的确不咋样,也难怪狗儿要抱怨,彩云基本只会把食物烀熟,搁点盐调调味也就是了。

  木香把铁锅里的水舀了出去,蹲到灶下,用火石点着一把gān糙。毕竟是头一次点火石,还不太熟练,接连点了好几次,总算点着了。

  狗儿也是饿狠了,知道有好东西吃,便跟前跟后的不离木香身边,木香烧火,他也蹲在一旁,给她递上掰断的小树枝,“姐,给你!”

  木香微笑接过,“狗儿真乖,真能gān!”

  听见姐姐的夸赞,狗儿的嘴角都快翘到耳朵上了。

  铁锅烧热了,便可以放油。

  想着家里还有一点菜油,还是过年时村里王阿婆家给的,也就二两的菜油,吃到现在,只剩一点油底子了。木香握着菜油瓶子,琢磨了半天,还是狠狠心,将油瓶子刮了gān净,滴进锅里。

  彩云听见油下锅的刺啦声,嘴巴张了张,想说啥的,却最终没再吭声。

  木香站在灶边,等到油温差不多了,便把蘑菇倒进去,翻炒一会。家里也没别的调料,等炒到差不多了,再加盐加水,等水烧开,小火煨上一盏茶的功夫,这蘑菇的香味,便出来了,蘑菇越炖越粘稠,要是能搁点香头就好了。

  蘑菇一下锅,彩云跟狗儿便馋的直流口水,他们已经好久没闻到油香。以前大姐做菜,是不舍得放油的,记得上一回吃油,还是过端午时。

  看着蘑菇还要用小火炖一会,乘着有空,木香想着去菜园看看。

  这菜园地,就在屋后,紧临着一块小水塘。水塘是村里公用的,若是赶上gān旱时节,水塘便能救一村人的命,在乡下,种田人若是没有收成,那便是要命。不管你种地有没有收成,田租都是一文不能少的。

  木香姐弟三个,自然是没有地的,除了屋后这块低洼的菜园地,再没有其他地方是属于他们的。

  “我去菜园瞧瞧,一会就回来,彩云,你看着些火,要是锅里的水收的差不多了,就把土豆搁进去,一块煮熟,省得回头还得把土豆分开煮!”

52书库推荐浏览: 女强文小说作品| 宫斗文小说作品| 种田文小说作品| 宠文甜文小说作品|淮上| 醉饮长歌| 妖舟| 黑柳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