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谁_鲜橙【完结】(8)


那年,他毕业,他说:“袁喜,和我一起出去吧,我能带你走!到了那你再接着读大学,我养得起你!”
她想去!能去美国读书,更何况是和自己爱的人,谁不想去?
可母亲的话却像冰冷的水,把她所有的热qíng和希望都浇灭,她说:“袁喜,如果你要走,那么你以后就再也没有我这个妈,没有这个家!”
她哭过,闹过,当所有的解释和游说都苍白无力的时候,她想到了一走了之,母亲,那终归是自己的母亲,哪里有和孩子记仇的母亲,她想,过几年回来,母亲再大的怒气,也就散了。
行礼还没有收拾完,母亲就拿着一瓶子农药出现在她面前,母亲说,袁喜,你不能太自私,你翅膀硬了就要飞了么?你走了,你大哥以后怎么办?你去问问那个男人,他能不能带着你大哥一起出去?能不能?那个美国要不要你大哥!
母亲的声音很尖锐,像刀一样割破她周围的空气,仿佛要窒息她一般,让她喘不过气来。大哥吓坏了,眼里含了泪水,畏缩着伸手拽她的衣角,“小喜,小喜,你不要我了么?”
父亲,除了叹气,还是叹气,他是心疼袁喜的,可他,也只能叹气。
那天,她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像是把攒了二十年的眼泪全流了出来,所有的人都变得模糊,变成晃动的人影。
她甚至想过恨大哥,如果大哥是健康的,又或者没有大哥,她怎么会有这样的痛苦?可如果大哥是健康的,这世上还会有她袁喜么?她真的想不清楚。
母亲,那终归是母亲,大哥,那是自己的大哥!
给何适打电话,什么也没说,只告诉他,她不能和他一起出去,她不能。
“皮晦,我现在需要一个外力,把我推过这个自己挖的坑,你推我,好不好?”她央求,这个坑里被自己埋了太多东西,两年的相爱,四年的追忆,太多太多的回忆和思念,已经让她没顶,她自己,真的无力迈出去。
皮晦也像是在下决心,“好,我告诉你,袁喜,前些日子墨亭有同学在美国见到了何适,他身边已经有了人,看着和他挺配对的。”
心,一下子就被敲碎了。自己想要的不就是这样的答案么?可gān吗还心痛?原来有人推了,也照常摔得láng狈。
皮晦在那边担心,连话都有些慌乱,连声问:“袁喜,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我没事。”她说,声音平淡的犹如死住的水面。
“他同学还说,还说,那女子模样有几分像你呢,也许,何适也是不能全忘了你。”皮晦还惦记着安慰她,可这算是安慰么?那终究不是自己。
青卓半夜渴醒了,爬起来向袁喜要水喝,却看到袁喜在chuáng上呆坐着,“小喜,你gān吗还不睡觉?”他问。
她撑足了力气说:“我不困,哥,你去睡吧,明天我再领你出去玩。”
大哥摇头,也爬上袁喜的chuáng,“我陪着你吧,我也不困了。”
袁喜笑,说:“好。”
大哥分明还像个孩子,哪里能坐得住,待了没一会就开始在那里扭动,“小喜,你给我唱歌吧!好不好?给我唱歌!”
袁喜给大哥盖好被子,问:“唱什么?”
“就你回家喜欢唱的那个,那个知了睡觉了的那个!你最喜欢的那个的!”
那是梁静茹得《宁夏》,她以前经常哼的歌,大哥记得还这样清楚,可他却不知道,她喜欢,只是因为何适喜欢听她唱那首歌,可现在,哪里还有勇气去唱。
“我忘了,不会唱了。”她说,心里的酸泛上来,到了嘴角却挑成了一丝淡淡的笑。
大哥就很得意,从被子里爬出来,瞅着她呵呵地笑,“我会啊!我会chuī口哨呢!我chuī给你听,你跟着我学啊!”
暖气到了后半夜,烧得就不那么热了,清悦地口哨声回dàng在有些凉意的屋子里,像催泪弹一样肆nüè在袁喜的心里。
“小喜,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大哥停了下来,紧张地看她,伸手慌乱地去擦她脸上的泪。
她抹了抹脸,笑,“没事,我眯眼了,哥,我困了,睡觉吧,好不好?不chuī了。”
大年初一的早上,袁喜是被“咣咣”的砸门声给唤醒的,迷瞪着打开门,门外皮晦和肖墨亭笑得一脸的灿烂。
“喜啊,你个懒蛋,还没睡醒呢?起来,起来,给我拜年啦,”皮晦嘻嘻哈哈地笑,从兜里摸出个不知道从哪里糊弄来的红包, 在袁喜面前晃了晃,“快点,拜了年给你红包!”
肖墨亭笑地腼腆,“新年好,袁喜。”
袁喜冲着肖墨亭点了点头,把红包从皮晦手里抽出来,顺手塞进了睡衣口袋里,转身去卫生间洗漱,皮晦瞪眼睛:“哎?你还没拜年呢!”
袁喜回头冲着皮晦眨巴了一下眼睛,扭头冲着正趴在暖气旁边猫冬的那只巴西guī喊道:“小小晦,去给你姐姐拜年!”
小小晦像是听懂了袁喜的话,还真舍了它那温暖的窝,冲着门口就慢慢悠悠地爬过来了,肖墨亭看了嘿嘿地笑,被皮晦白楞了一眼,赶紧就把笑憋了回去,提着大包小包的跟在皮晦屁股后面进门。
这只巴西guī还是年初的时候皮晦买回来的,她说她不是跑家就是去陪男朋友,怕袁喜一个人孤单,就买了只小guī回来陪她,袁喜就给起了个名字,叫小小晦。要说这小小晦和皮晦脾气还真有点像,都属于呆不住的主,皮晦没事喜欢逛街找乐子,小小晦没事就喜欢满屋子转悠,一点guī的xing格都没有,爬得虽然慢,可抗不住它一直爬啊,所以袁喜要想喂它的时候还得满屋子地找,抓住了再放到小盆里去。
袁喜收拾利索了又去叫大哥起chuáng,皮晦已经在厨房里下起了饺子,她们老家的习俗,大年初一早上说什么也得吃饺子的!
几个人刚围着桌子坐好,就又听见有人敲门,袁喜也奇怪,这个时候还会有谁过来串门子。肖墨亭刚想站起来去开门,桌子底下就挨了皮晦一脚,他被踢得有点怔,摸不着头脑地看皮晦,皮晦嘴里含了半个热乎乎的饺子,口齿不清地喊:“袁喜,去开门!”
袁喜也是被皮晦指使惯了,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把筷子搁下就去开门,开了门却是一怔,没想到步怀宇会在这个时候来,身后还跟着张恒。
“那,知道你会过日子,送这个你满意了吧?”张恒笑嘻嘻地把水果篮子往袁喜怀里一塞,大大咧咧地绕过袁喜进门,看到皮晦和男朋友也在,笑道:“好啊,你们都吃上了!也不知道等一会!”
步怀宇还站在门口,冲着袁喜笑道:“怎么着?不欢迎么?过来蹭顿饺子吃,没关系吧?”
袁喜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连忙让开门口,让步怀宇进屋,步怀宇把她怀里的水果篮接过去放进厨房里,这才脱了大衣和大家坐在桌子旁,袁喜又忙着去厨房给步怀宇和张恒拿碗筷。
青卓还是孩子脾气,看到一下子多了这么多的人,高兴的不行,张恒也是耍宝,和青卓比着抢盘子里的饺子,吃的满嘴的菜馅子,大家笑得嘻嘻哈哈,平时都不怎么吃的饺子竟像是成了无上的美味。袁喜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的眼圈有些发热,才猛然觉得过年的这种热闹气氛,竟是离自己很远了,远的自己都已经忘了年的味道,如今看到眼里,心里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她生怕自己在饭桌上就哭出来,忙掩饰地站起身来,“冰箱里饺子还挺多,你们先吃着,我再去煮一些。”说完不等大家搭腔就赶紧往厨房走。
张恒在后面喊:“我要吃羊ròu大葱的!”
青卓跟着凑热闹,也喊:“我也要!”
“我要素的!”
刚躲进厨房,袁喜的泪就下来了,一边抹泪一边骂自己,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得,这么人哄着你,你还有什么好哭得?可是越是这样骂着自己,眼泪流的就更凶,像是坏了闸头的水管,怎么关也关不上!
有人也进了厨房,袁喜忙转过身去往热气腾腾的锅里下饺子,偷偷地抹gān净了脸上的泪水,笑着回头,“想要什么?我帮你拿出去?”
步怀宇不说话,倚着台面静静地看袁喜,袁喜就觉得他的眼神很锐利,生怕他看出自己哭过,忙转过身对着锅,心虚地解释道:“热气太厉害了,熏得我都要睁不开眼了 。”
步怀宇接过袁喜手里的袋子,把她推开,说道:“我来吧,下饺子我倒会!”
袁喜站着看步怀宇的大手从塑料袋子里抓了饺子,然后再扔进滚开的水里,水花溅起来落到他的手上,烫得他不自觉地往后抽着身子。
“谢谢你。”袁喜说。
“嗯?”步怀宇扭头看了她一眼,接着往锅里扔饺子。
“我说谢谢你,还有张恒,还有皮晦他们,谢谢你们过来陪我过年!”袁喜说。
步怀宇怔了怔,扭头冲着袁喜笑了笑,“谢什么谢,我反正也是一个人,在哪都一样,张恒那小子平时惹得桃花债太多,他也是出来躲年关呢!”手里又往锅里扔了一把饺子,这次扔的有些猛,水溅得更多,直烫得他咧了咧嘴。
袁喜笑,步怀宇恼羞地瞪她:“哎!还看热闹!也不知道过来帮忙!”
“好咧!帮忙!”袁喜笑得更加厉害,冲着外面喊道:“兄弟们,端着碗过来了,盛面片汤了!”
第 10 章
第二锅饺子被步怀宇煮成了面片汤,皮晦端着碗,用筷子从里面挑起块饺子皮来,上下左右地看了看,一脸的不可思议,“你们两个就把饺子煮成这个样子?” 眼睛瞅瞅袁喜,又看看步怀宇,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得灵动,“这应该不是袁喜的手艺吧?”
步怀宇笑容有些赧然,“我煮的,忘了搅动了,全凹锅底了。”
袁喜冲着皮晦瞪眼睛,“你吃不吃?不吃拉倒!自己又不去煮,有什么好挑三拣四的!”
皮晦忙嘿嘿地gān笑两声,又拉了怪腔喊:“我说什么了啊?我说什么了啊?你们看看,有人可要护短啊!”
肖墨亭用宠溺的眼神看着皮晦,笑而不语,张恒领着青卓一起跟在后面起哄,用筷子敲打着碗沿,“哦~~护短~护短喽,有人护短喽~~”
袁喜哭笑不得,倒是步怀宇毫不在意,弯着嘴角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拿了碗去盛汤。
吃过了饭,两个女人进了厨房洗水果,皮晦用胳膊肘杵袁喜,低声说道:“哎,我说了你可别觉得烦,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对你有意思。”
袁喜默默地洗着手里的苹果,好像没有听见皮晦的话。水线穿过水龙头缓缓地落下来,触到水盆里的苹果,澎溅出细小的水花,落在旁边的大理石台面上,散成繁碎的水渍。
皮晦就有些恼她总是这样一副“你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我就是不吭气”的样子,赌气地把切了一半的火龙果往案板上一掷,转了身对着袁喜,压低了声音数落:“袁喜,你看看你现在都什么样子了,有以前一分的影子么?以前那个直来直去的袁喜哪去了?一个何适至于让你成这样么?你到底想怎么样?还想为他守着?你凭什么守?你算他什么人?步怀宇哪点配不上你?论人品、论相貌还是论家财,人家哪样不算是拔尖了?你还想找个什么样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鲜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