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谁_鲜橙【完结】(3)


爬上chuáng,把那个半旧的玩偶猴子抱在怀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袁喜竟更感到猴子身上透过来的一丝暖意,搂得更紧了些,眼角扫到chuáng头上的闹钟,又开始想那个人,就想地球的那端是几点了?天亮了么?他在做什么?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小品里:是不是也在头朝下刷盘子呢?袁喜笑,觉得自己无聊,他怎么会刷盘子呢,他家又不是没钱,袁喜想想笑笑,慢慢地就迷糊了过去。
梦里见到了何适,他笑着跟她说,他在美国挺好的,不用洗盘子,还说美国现在都不用人洗盘子了,都用洗碗机,他只要在旁边看着就好了。她也跟着傻笑,心想美国就是好啊,早知道这么好,当初说什么也跟着何适一起去了。何适笑着,突然脸就变成了步怀宇,他冷冰冰地拿了弄脏了的汽车坐套,伸手管她要钱,说她把他的坐套都弄脏了,她得陪他钱,袁喜就委屈,捂着钱包说自己没钱,他还不信,非要自己来搜她的口袋,袁喜就很着急,急着急着就醒了。闹钟在耳边嚣张地叫着,袁喜才知道原来是梦,总算松了口气。
上班的时候袁喜就有些心虚,一靠近公司那个写字楼就跟做贼似的,四处扫望,生怕再遇上步怀宇,还好,挤电梯的人虽然很多,其中却没有那个冷冰冰的家伙。
后面几天没有再见到步怀宇,袁喜心里甚至有点小小的庆幸,慢慢地,走路也知道要挺胸抬头了。
到了周六上午,袁喜加了会班,又到公司旁边的银行去给家里汇钱,然后给父亲打电话。
父亲接到袁喜的电话很是高兴,一个劲地问她新工作怎么样,生活好么?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要小心……
都是些重复了很多遍的老话,可袁喜还是乐呵呵地听着,等父亲的唠叨告一段落,这才告诉他自己很好,不用cao心,还说给家里汇了钱,让父亲记得去看看。
父亲那边就有些沉默,然后就告诉袁喜别为这么省,家里有他,不缺钱。
袁喜还是笑,笑嘻嘻地和父亲说:“我哪省了啊,我日子过得好着呢。”
父亲在那边沉默的时间更长,像是在酝酿着什么话,好半天,才小心翼翼地问:“过年回不回来?你妈——”
“我回不去,”袁喜截断父亲的话,“单位忙,再说chūn运的时候火车又挤,我就不回去了。”
父亲在那边叹了口气,沉默了好半天,才转了话题,说:“你哥一直闹着想你,说你很久都没有给他打电话了……”
挂了父亲的电话,袁喜才想起来自己的U盘还落在了单位,气恼地拍了自己脑袋一下,又急急忙忙地往公司跑,刚进了写字楼大堂,正好赶上电梯下来,两个高个子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正是步怀宇和张恒。
张恒不知道今天得了什么好处,脸上挂着吊尔郎当的笑,正扭头和步怀宇说着什么,步怀宇听着,脸上还是那副冷淡淡的老样子。
袁喜一怔,没想到能碰到他们,只觉得这两个人碰到哪个都觉得尴尬,就想赶紧避过去,急忙转身又往回走,可没想到转身急了些,细细的鞋跟在大理石地板上一滑,身体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胳膊在半空中晃了两晃,“扑咚”一声就坐地上了,屁股着地,正正地磕到尾巴骨上,直疼得袁喜呲牙咧嘴:Tnnd,谁没事打这么多蜡gān吗!
她这里还裂着嘴抽着凉气,就看见张恒那张脸出现在面前,他看到袁喜也是一怔,然后就笑得喘不过气来,一边笑一边还说:“妹妹啊,你怎么每次出场都这么生动啊?就算想引起咱们的注意,也不用这么下本吧?这坐得结实的,哥哥都能听到你那小臀部落地的声音了。”
袁喜就要脑羞成怒,看一眼步怀宇,他却没有看她,只转了身背对着他们,看电子牌上的广告。
张恒却还在那里不知死活地笑着,伸了手去拉袁喜:“起来,看看屁股几瓣了。”
袁喜甩开他的手,怒气冲冲咬牙切齿地看着张恒,张恒哪里知道袁喜是为了躲他们才摔的,看袁喜这个模样,还是忍不住地笑,问:“妹妹,咱们没仇吧?你想吃我啊?”然后又故意转了头无辜地冲着步怀宇嚷嚷:“你得罪这个妹妹了么?”
步怀宇转过身来,没有看袁喜,脸上依旧是淡淡地,问张恒:“你还要吃饭么?不吃的话就赶紧回去,哪那么多废话。”
张恒嘿嘿地笑,转头问袁喜:“你在这里上班?”
袁喜点头,想揉自己的屁股,可当着两个大男人的面又有些不好意思。
“喝!还真是缘份,”指着步怀宇又问:“这小子也在这楼上,你们认识不?”
袁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当时的反应就是摇头,没想到步怀宇却点了头。张恒就有些愣,又嘿嘿地gān笑了两声,“算了,不管以前了,我是张恒,这家伙步怀宇,你呢?”
“袁喜。”
“嗯,好,那就算是认识了,以后再有人问你们,你们可别再这么不默契!”张恒笑道,又问:“吃饭没,一起去?”
“我吃,吃过了。”袁喜没说过瞎话,所以语气就有些不自然。
张恒就看着袁喜坏笑,问:“吃,吃得什么?”
袁喜一下子噎住,心虚地瞥了一眼步怀宇,看他也正在静静地看着自己,到嘴边的瞎话竟然就说不出来了。
步怀宇看袁喜张口结舌的样子,也轻轻笑了一下,说道:“既然没吃过就一起去吧,”
张恒也跟着上劲:“别这么不慡快,看你挺利索的一小姑娘,怎么办事这么磨叽呢,走吧,一起去,人多了热闹,这小子刚大赚了一笔,咱们好好宰他一顿!”
被张恒话一激,袁喜都觉得自己磨叽了,不就是吃个饭嘛,去就去呗!点了点头,跟着步怀宇和张恒就上了车。
第 3 章
车子到了餐厅门口,袁喜心里却忐忑起来,只从外面看来,这家餐厅就便宜不了,就这么冒失地来吃人家一顿,以后这个qíng怎么还?也需要在这么贵的地方回请么?
她心里就有些后悔,怨自己没脑子,以前明明听同事说过步怀宇很能赚钱,怎么就会想不到他们这类人吃饭的地方根本就不是自己能消费得起的呢?也许,只这一餐的饭钱,就得让她攒一个月,寄回家里,父亲可以少给别人送多少趟货?
更何况,他们竟带她来吃西餐,而她,从来就没有吃过西餐,进去,又会不会闹什么笑话?
下了车,袁喜的步子就有些迟疑,张恒站在前面等着,看见她不动地方,还以为她在等着停车的步怀宇,就笑嘻嘻地喊:“不用等他,咱们先进去。”
袁喜“嗯”了一声,脚下还是没有动地方,抬头看了看餐厅招牌上的不像是英语的单词,又回头看了看后面跟上来的步怀宇,低头轻轻咬了下唇,这才犹豫着抬头,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来我中午还有事qíng,不能和你们一起吃饭了,以后有机会吧。”
步怀宇翻弄着手中的车钥匙,淡淡地看着袁喜,没说话。
张恒则是一愣,仔细地瞅了两眼袁喜,忽地就笑了,又折了回来,来到袁喜和步怀宇身边站定,这才突然用手用力在自己脑门上一拍,一脸的懊恼,“哎呀!我这个猪脑子!我怎么就忘了呢!我中午还有事啊,今儿这饭吃不成了!改天吧,怎么样,兄弟们?改天我请你们!”
说完,他就一脸歉意地瞅着袁喜,袁喜就有些愣,心里也有点小小地后悔,早知道他也有事qíng,那她刚才就不用说那瞎话了啊,搞得自己脸上都觉得发烫。
张恒问:“看清楚了没有?”
袁喜一呆,又听见张恒笑嘻嘻地说道:“我这是真忘了事qíng的反映,你那一看就是假的,真是的,你连瞎话都说不利索么?还就gān脆别说,多伤害咱们兄弟感qíng啊!”
“张恒!”步怀宇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别理他贫,有事qíng就先去吧。”他说。
袁喜一下子被张恒揭穿,只觉得脸上更挂不住,不过事到如今,她倒反而有些放开了,想了想,抬起头大大方方地说道:“对不起,我不该撒谎,我中午没事,可是我却不能和你们一起吃饭。”
她这么一说,张恒反倒不明白了,心想这丫头怎么出尔反尔的啊,他先是纳闷地看了看袁喜,然后有扭头看步怀宇。
步怀宇虽一直没说话,这时脸上却挂了淡淡的笑,静静地看着袁喜,看的张恒更是奇怪。
袁喜抿了抿嘴,说道:“嗯,因为你们请我吃的这顿饭一定不便宜,我没那么多钱回请你们,所以——”
“所以你就不去?”张恒奇道。
袁喜点头。
张恒笑地无奈,“咱们有说过要你这丫头回请么?真是的,只不过是觉得连着几次遇到,算有些缘分,再说,”他笑着指一指步怀宇,说道:“和他这么个冷冰冰地大男人一起吃饭,哪里有你这样的小妹妹陪着舒服啊,你这丫头怎么考虑这么多事啊?”
袁喜淡淡地笑,摇了摇头,“不行,我有我的原则,无功不受禄,就这么吃你们一顿,我心里会总惦记着,我虽然穷,但是我不想欠别人的。”
听袁喜这么说,张恒脸色有些不悦,眉头皱了皱,“啧啧,你这丫头,一点也不gān脆!你——”
步怀宇用手拍了张恒肩膀一下,止住了他下面的话,扭头对袁喜说道:“别想那么多了,我们平时也很少来这里,今天是我多赚了些,这小子才非要在这里讹我一顿,下次你回请,随便找个地方都可以,既然成了朋友,就没那么多讲究。”
他这样一说,袁喜反而觉得是自己小家子气了,又见步怀宇一脸真诚的看着自己,心里就更加矛盾。
“一句话,去还是不去?”张恒问。
袁喜抿着嘴使劲点了点头,一边往门口走一边笑道:“去就去!你们别后悔啊!我早上可还没吃饭呢!而且也别看我笑话!我可是第一次吃西餐!”
步怀宇轻轻笑了笑没说话,张恒却故意作出一副吃惊的样子,问道:“不会吧?袁喜,你怎么这么老土啊?真的是第一次?”
袁喜想了想,问:“肯德基和麦当劳算不算?”
步怀宇和张恒都笑,三个人跟着侍者在一个幽静地角落里坐下来,张恒接过菜谱,探过头来冲着袁喜低声玩笑道:“没事,别紧张,一会你看哥哥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
步怀宇看袁喜还真一脸认真地听张恒在那里胡扯,轻声说道:“别听他胡扯,不会就是不会,没什么丢人的,如果不知道点什么,就点和我们一样的就可以。”
袁喜笑笑,点了点头,还真要了和步怀宇一样的。
张恒也跟着嘿嘿地笑,“就是,学着就好,谁还没第一次啊,我那第三个女朋友跟我出来吃的时候,她还向人家要全熟的牛扒呢!现在怎么样?不照常混得跟从英国——”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鲜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