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谁_鲜橙【完结】

   《谁是谁的谁》作者:鲜橙【完结】
【内容简介】
贫困的家庭,软弱的父亲,qiáng硬的母亲,智障的大哥,归业的初恋,沉默的新欢……似乎人生中所有的坎坷与磨难都在同一时间堆在了这个叫袁喜的女孩面前。
大哥是她生来的责任,何适是她坚守了四年的守候,而步怀宇则是陪伴在她身边的一缕温暖,她告诉自己她爱的是何适,可出现在梦中的却是那个不言不语的步怀宇,她,真的是全乱了。
她不是一个三心二意的女人,只不过想要保护那份没有任何杂质的爱qíng,但是这样的爱qíng虽让人刻骨铭心,却一样在内部留有伤疤,别人可以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忽略它,但当不经意再次裂开的时候,会发现原来是这样的疼,疼得无法呼吸……
内容标签:都市qíng缘
主角:袁喜,步怀宇,何适 ┃ 配角:袁青卓,郑好,张恒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五二书库www.52shuku.com/}
【正文】
谁是谁的谁
作者:鲜橙
第 1 章
袁喜一直认为,如果非要和自己的生活有所纠葛的话,那个人应该是张恒,而不应该是步怀宇,因为按照言qíng小说的发展套路,张恒才是那个和自己有着戏剧xing相逢的人。
这个城市仿佛没有秋天,长袖衫还没有穿上几天,竟然就觉得有些冷了,几乎一夜之间,街上的风景就从夏末换到了初冬,路上行人的脚步开始匆忙,掩紧了大衣,急匆匆地在街道上一闪而过,带起阵阵的风,冷得刺骨。
她被皮晦qiáng拉出来逛街,没想到百盛逛了没有一半,皮晦就被男友一个电话招走,放了袁喜一个人单飞,她没什么东西好买,只是瞎逛,从化妆品到珠宝首饰,从女装到男装,结果逛着逛着就遇见了张恒。
当时张恒正把手cha在裤兜里,侧身站在一个男装品牌前等试衣间里面的步怀宇,也许是站得靠那些塑胶模特近了些,然后就感到有气息离自己很近,低头,就看见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子正低着头掀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他笑了,然后就故意严肃地问了一句:“小姐,你找什么呢?”
袁喜当时吓得就往后退了一大步,震惊地抬头,才发现自己一路翻看下来,竟然把一个大活人当作了塑料模特,难怪刚才手指尖触到模特身上的衬衣时还感到了一丝暖意,她还琢磨,是不是牌子高级了,连模特都仿真了,谁想到自己竟然翻到了人家的身上!
看到张恒故意绷紧了的脸,袁喜一时窘迫得厉害,脸腾地就红透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憋了半天,才憋出句低低的“对不起”,也不等张恒回话,把头埋到胸前转身就紧走,结果没走几步就又脑袋撞在了旁边厚厚的玻璃隔断上。
“砰!”的一声,她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了身体,捂了脑门,有点蒙,周围的视线都被那声巨响吸引了过来,她先看到玻璃那边导购小姐脸上的惊讶,然后又瞥到张恒脸上实在忍不住了的笑意,只觉得更尴尬,急急地想走,可是本来撞得就晕,再加上急,一时间更是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才挑了个方向,顾不上周围人怪异的目光,接着埋着头走路。
步怀宇从试衣间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
张恒突然冲着袁喜急匆匆的背影大喊了一声:“小心玻璃!”
袁喜猛地刹车,抬头,面前哪有什么玻璃,身后传来张恒放肆的笑声,才知道是张恒耍她,有些恼羞,可是却还是忍住了,匆匆地就走了。
步怀宇看张恒又在逗小姑娘,淡淡地看了一眼袁喜的背影,问张恒:“这件怎么样?”
张恒把视线从袁喜的背影上收回来,嬉皮笑脸地打量了一下步怀宇:“嗯,不错!身材不错,像个爷们!”
步怀宇看张恒嬉皮笑脸的模样,微皱了皱眉头:“问你衣服怎么样。”
张恒嘿嘿地笑:“不错,挺配你。”
步怀宇不再说话,冲着导购小姐点了点头,导购小姐忙开好了票,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了他。
张恒跟在他身后低声地嘀咕:“我真是有病,陪一个大男人,还是这么别扭的大男人买衣服。”
步怀宇没有理会他。
张恒接着念:“真是的,有见男人自己出来买衣服的吗?那还要女人gān吗?男人的衣服应该是女人送的,而不是自己买的!”
步怀宇回头冷冷地看了张恒一眼:“我自己有钱,为什么要女人买?”
张恒看步怀宇那张冷脸,识相地闭嘴。
也是巧,袁喜转了半个圈,又和张恒和步怀宇撞到了一起。
袁喜看到一件样式很不错的男士上衣,突然就想到了大哥,觉得这件衣服穿他身上一定会很好看,又想起他好像还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服,虽然看着标码上的数字有些晃眼,她还是咬了咬牙,兴了心进去买。进去刚从货架上拿起一件来细看,正好赶上张恒从试衣间里出来,身上穿的正是她手里拿的那个款式。
张恒再看到袁喜也是一愣,随即就又笑着打招呼:“好巧啊!”
袁喜这回没跑,略显尴尬地点了点头,没说话。张恒看见袁喜手里拿的衣服,脸上的笑意更浓:“还挺默契?”
说实话,袁喜其实不喜欢张恒这样有些油腔滑调的男人,可是脸还是有些红,装做没听见,撇了头去打量自己手里的衣服。
张恒却是个自来熟,在袁喜面前转了一个圈:“怎么样?效果怎么样?”
不得不承认,那衣服穿在他身上的确很好看,袁喜便诚实地点了点头:“很不错。”然后又转身对店员说:“帮我挑一件比他这个,嗯,大一点的吧。”
店员小姐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着看袁喜:“您要多大码子的?大多少?”
正说着,另外一间试衣间的门开了,步怀宇也穿了那件衣服出来,袁喜看到眼睛一亮,指了步怀宇对店员小姐说:“就他身上这个码子的就行。”
店员小姐满脸的歉意:“呃,您能不能稍等一下呢?我们这款衣服每个码子只有一件,如果您觉得满意的话,我可以马上打电话从分店给您调过来。”
袁喜掩饰不住脸上的失望,轻轻摇了摇头,转身就要走,步怀宇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在她身后说了一句:“你要的话就拿去,我还没想买。”
袁喜惊喜地回头:“真的?”生怕步怀宇再变了主意,因为他穿身上也真的很好看。
步怀宇脱了下来递给店员:“卖她吧。”
袁喜一个劲地说谢谢,张恒笑嘻嘻地看着,看到袁喜拿了单子去jiāo钱的时候,才又逗她:“美眉,看你刚才骚扰我的份上,给我点补偿吧,把我这件也买了吧。”
袁喜不明白:“我买你那件gān什么?”
张恒笑:“送给我啊,不然怎么叫补偿。”
袁喜停下脚步,像是想了想,然后转回身一本正经地看着张恒:“我长的很像有钱人吗?”
张恒上下打量了几下她,咂着嘴摇了摇头。
袁喜突然摸了摸自己脑门,凑近了他又问:“看看,我脑门上写着什么字?”
张恒怔了怔:“没字啊。”
袁喜又仔细地看了张恒脑门一眼,讥笑:“我还以为我脑门上写了进水两个字呢,原来没有啊,是写你脑门上了。”
店员噗哧一声笑出来,张恒才明白过来,怒气冲冲地冲着袁喜喊:“你这个丫头!竟然敢yīn我!”
袁喜那里人已经走远了。
晚上皮晦从外面回去的时候,袁喜正半倚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八点档的肥皂剧,说不上好看,却也能打发时间,屏幕上一个女孩子正在“嘤嘤”地哭着,虽哭得悲痛,形象却依然完美,只有大颗大颗的晶莹泪珠沿着白嫩的面颊滑落下来,丝毫不见有着和泪水相同成分的某种透明液体,原来,哭泣也可以这样美丽。
袁喜啃着苹果,看见皮晦回来,冲着她喊:“快过来学学,哭也是讲究技巧的!”
皮晦笑,用力地甩上门,过去坐到袁喜旁边,把袁喜手中的苹果抢了下来,扔到果盘里,又把袁喜的手攥到自己的手里,笑嘻嘻地说道:“快点给我暖暖手,外面真冷,快冻死我了!”
袁喜的手很暖,握在手里很舒服。
“为什么你的手一直是这么热乎乎的呢?”皮晦笑着问。
袁喜一怔,然后把手慢慢地从皮晦手掌中抽出来,瞥了她身上刚能盖住屁股的短裙一眼:“魅力是需要代价的,不然美丽动人这个词怎么来的?只有‘冻人’的才是‘美丽’的。”
皮晦伸手做势就要去扯袁喜的嘴角,玩笑道:“你这个丫头,嘴gān吗这么尖?小气的丫头,给我暖暖手能死吗?”
袁喜侧头躲过,眼睛仍注视着电视,屏幕上的那个女孩子还在哭,却感觉哭得让人心烦,袁喜淡淡地说:“说我小气可以,锅里煨的汤没有你的份,谁大方你找谁去。”
皮晦没脸没皮地笑,脱了大衣扔在沙发上就颠颠地往厨房里跑,炉子上正用小火煨着浓浓的汤,揭开沙锅的盖子,浓郁的香气就一层层地溢了出来。
“喜啊,你真好,和你住在一起是我这辈子第二英明的决定!”皮晦在厨房里欢天喜地地喊。
袁喜在沙发上没有答话,还有些失神地看着自己的手,她的手一直很暖和,尤其是到了冬季,不像很多女孩子,一到冬季就容易手脚冰凉,比如皮晦,这事很多人都说过,就连何适也这样问过。
他说:“袁喜,为什么你的手一直是这么热乎乎的呢?”
那时的她就会笑,然后用双手紧紧捂了他的手,笑嘻嘻地说:“因为你的手凉啊!我得替你捂着,所以得热乎点。”
何适也笑,任袁喜把自己的手包起来,他的手比袁喜的要大的多,袁喜总有些包不过来的样子,于是他就凑近袁喜的手,用嘴呵出白白的热气,扑在袁喜的手上,有些痒痒的,总是引得袁喜嘿嘿地傻笑。
“喜啊,你知道我这辈子最最英明的决定是什么吗?”皮晦小心翼翼地捧着碗热气腾腾的汤出来,一边沿着碗边吸溜吸溜地喝着,一边笑嘻嘻地问。
袁喜头也没抬,“是你找了你那个英名神武的男朋友。”
皮晦嘿嘿地笑,又在袁喜身边坐下,小心地把汤碗放到茶几上,打了个响指,“bingo!第二英明的决定就是抛弃我的老妈和你一起住!”
袁喜笑着摇了摇头,接着看自己的电视。
皮晦不满地抢过袁喜手里的遥控器,“别看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了,你晚上一直在家?”
袁喜点头,又从果盘里拿起那个啃了一半的苹果,接着啃了起来。
“喜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就不知道找个男朋友呢?下了班就整天闷在家里,你闷不闷啊?”

52书库推荐浏览: 鲜橙小说作品|小妮子| 青色羽翼| 忘却的悠| 周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