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弦_安宁【完结】

   温暖的弦 作者:安宁

  【文案】

  曾经的开始,曾经的结束然后的重逢,然后的爱恨jiāo织

  他用尽了一切心机将她诱入一张网中

  因为,他曾经指着她发誓要让她自动自觉,自己回到他的身边然而最终,她还是一而再令他失望了

  他亲手把她推进了机场的关检口

  求她走,求她从此以后放他一条生路

  曾经的错误决定,曾经的悔恨无奈然后的努力,然后的近qíngqíng怯

  回来后她用尽了一切智慧去向他一点点靠近

  因为,她盼望还可以爱赎回从前的幸福然而他的qiáng硬,他的淡冷,他的无qíng和决绝让她想哭,一次次不能不爱得小心翼翼终于,带着颗一生都伤了无药可治的心

  她上了不知飞往哪里的飞机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正文】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谨以此文送给六年来依然喜欢《风舞》,以及现在仍问我为何还不出新作品的朋友,是亲们这许多年来的支持和要求催生出这篇故事。

  此后幽然的夜

  还有吟游的诗人飘渺地唱么?

  曾经

  徘徊在指尖抚弯的眉角

  那些温暖缠身的气息

  谁 曾用心一丝一弦地敲击

  此后模糊的翼

  还有刻骨的暗花虚无地开么?

  曾经

  游离在深海如盲的天使

  潜入森林古堡悲凉的歌迹

  谁 曾用心一片一叶地促织

  此后寒凉的菩提

  还有明灭的香气掠轻拂尘么?

  曾经

  纤纱掩脸驿路侯等的离人

  佛烟萦落树底无尽的huáng昏

  谁 曾用心一枝一瓣地觅寻

  此后半垂的柔眸

  还有嫣然笑睫媚如青山么?

  曾经

  跨过三江烟火零落的帆舟

  沉没浮云在水天的尽头

  谁 曾用心一帘一幕地画起

  尔后 又一笔一滴勾销了记忆

  谁 曾无言折下岸边紫槐

  任晓风chuī落斜阳里

  一影一身

  只闻 轻行无梦的叹息

  很深的夜,深得qíng绪徘徊在迷糊边缘。

  人明明渴睡,然而无声未眠是未能被化改的习惯,漫无目的地让心在孤清音色中静静游dàng,不知是谁在低低吟唱,那首并不传世的无梦行歌。

  很多年前,问自己,你要什么?答曰,想要人宠,要呵护,要飞翔的自由,还要对方坦然而真实地说,他爱我。

  任何放不下面子千丝万缕思前想后的踌躇,都会教人失望。

  很多年后,问自己,你要什么?不记得哪里看来,当男子开口说娶你已是对女子的最大恭维。

  记忆淡而未忘,哪一年摘下的最初的那枚戒指?而今已不知弃置何方。

  原来还以为,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从懵懂无知到踏过生关死劫后才明白,其实是一直都不曾清楚过。

  那样的迷茫不知,也有可能,是因多少年后始终两手空空。

  由是想起从前,一位安姓女子说:爱一个人,一定要爱他在现在,千万不要去想爱将来。

  真切体会到这个道理,是在年少铸成不曾或忘的大错之后。

  突如其来的割裂,不留余地,不求路退,事隔多年才懂得吃惊当时的冲动和绝然,终究大悔,却已连道歉都再无机会。

  深刻的教训跟随了半世,在梦境与现实中萦身不去。

  想要什么?被周公拖入睡界边缘的意识不肯认真挑拣回旋,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若硬要给出一个答案,那么或者,有些东西总是在周而复始中一次次回到原点。

  也许是要人宠,要呵护,想拥有栖息在某个胸膛内飞翔的自由,还渴望对方在耳边一遍遍动qíng地说:我无你不可,你是我此生不变的唯一。

  中间多少年也许便是白活,原来已返璞归真。

  所想要的,不过如从前一样简单。

  暗dàng帘外,一窗无月。

  夜,真的很深,很深了。

  第一章 创始,相见(1)

  故事发生在衣露申市。

  这地方和香港台北上海东京乃至纽约温哥华苏黎世阿姆斯特丹完全无异,都不过是个太平盛世下的都市,科技日新月异,生活与时俱进,都会中商贾云集,有着无数美丽女子和出色的青年才俊,且富豪们都安居于比利华那样的山庄——香港是太平山,台湾有阳明山——城市本身已如童话故事,即使再如何千回百转,最终也还是被人为地复制着固定模式。

  繁华如美丽的衣露申,也没能例外。

  周一一大早,浅宇机构的人事部经理迟碧卡就接到一个电话。

  一听到对方的声音,她的神色马上变得恭谨。

  应对了几句,在电话挂断后恭谨之色从她的面容上退下,取而代之的是迟疑和为难。

  正在沉思中,秘书部刘丹然拨进内线来。

  “碧卡,杨影什么时候赴任?”“我正要找你谈这件事,杨影最多只能做到这个周五,下周一就要去纽约分公司欧阳那里报到。”“接任她的人选我打算推荐技术部的杜心同和企划部的张端妍,你意下如何?”

  “这两位高级秘书都是上乘之选。”迟碧卡沉吟了一下,“业务部的温暖呢?她怎么样?”

  “温暖也算出色,xing格不愠不火,做事机敏灵活,专业素养一流,我本来也有意举荐她,不过公司有规定,这个位置必须在浅宇服职三年以上,她进来才两年,资历还浅,如果让她上去恐怕其他人会有话说。”迟碧卡笑道,“丹然,你和我都知道浅宇最大的优点就是任人唯才,想当年杨影也是破格提升,事实证明占总对她很满意,否则也不会才两年功夫就又升一级调到纽约去做副经理。”

  职场历练如许,刘丹然自然也是知眉识眼的人物,一听迟碧卡这说话,便应道,“你说的也是,占总本来就不太拘泥这些繁文缛节,这样吧,我把她们三人都推荐给你,你来比较一下。”

  “也好,我找她们都聊聊。

  说白了这样大的事我也不能决定,终归还是要报给占总,由他来选。“挂了电话,迟碧卡如悉重负地吁出口气。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浅宇内部网的公告就发到了每一位员工的邮箱里,秘书部决定举荐杜心同、张端妍和温暖同为总裁秘书侯选人,三人中资历最浅的温暖破格入选,多多少少引起一些茶水间话题。

  迟碧卡调来三人的过往绩评,一一看过后约见杜心同和张端妍。

  最后才轮到温暖。

  这已是迟碧卡第二次翻看她的履历,第一次是两年前招她进来时。

  履历上的记录相较前两人简单得多,她自十五岁去了英国,一待就是七年,直到二十二岁大学四年级时才作为jiāo换学生回来,翌年毕业考进浅宇秘书部,由于表现出色一年前擢升为业务部高级经理助理。

  迟碧卡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温暖,黑柔长发衬映得她的脸如纤玉,眉色清丽,眸似剪水秋瞳,眼神清亮专注,晶莹剔透的一双小巧耳垂上别着两粒小小的珍珠。

  身高约一百六十五厘米,身着粉蓝色纪梵希chūn装外套和及膝裙,入时而不失端庄典雅,完美小腿套在玉色全透丝袜里,细致的脚腕下是三公分高的细跟宫廷鞋,走进来时步履轻盈,身形窈窕玲珑得令人怦然心动。

  较两年前相见之初她已少了青葱生涩,多了沉静安然,论容貌虽比不上占南弦美绝天下的女友薄一心,但却有种独特别致、淡无波泊的气度。

  即便如此,然而靠裙带关系上位的人一向为迟碧卡所厌嫌,若不是那个人的面子她不得不卖,今日定不会再和这年轻女子坐在面对面。

  由是她冷声道,“占总原来的秘书调往美国工作,公司需要推荐一个人接任她的职位,秘书部的刘经理举荐了杜心同、张端妍和你,请告诉我,你对这份工作有没有兴趣?以及对总裁秘书这个职位有什么看法?”温暖没有立刻答话,而是静默片刻。

  这短暂的沉默却让迟碧卡对她另眼看了一下。

  不管杜心同还是张端妍,都早打好腹稿以求表现最好,要知道总裁秘书是公司里所有未婚女xing梦寐以求的职位,就算这个温暖对总裁本人不感兴趣,但浅宇总秘一职相对于她目前而言何止连跳三级,权力和薪酬都会与高级经理看齐。

  却为何她的表现会与众不同,一点也没显出应有的兴趣?迟碧卡放缓了语调,“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温暖微微笑了笑,“我有信心可以把这份工作做好,但就不知道……我是否适合到这个职位去。”“为什么你会有这种顾虑?”“因为我的男朋友在代中做事,迟经理你也知道代中和我们公司的生意有jiāo集,要是我在总裁身边工作,难免会接触到一些重要的案子和机密,如果以后发生什么事,我担心会说不清楚。”

  迟碧卡着实一愣,qíng况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你男朋友在代中公司的职位很高?”大机构里动辄过万员工,一对恋人如果是普通职员即使在对头公司里也很寻常,除非双方的职位都敏感才会有所影响。

  温暖平静地道,“他是代中的总经理。”迟碧卡几乎要抹一把冷汗,代中的太子爷朱临路?!“我明白了,你先回去工作,结果会在下班前公布。”温暖离开后迟碧卡忙不迭拨电话,叫苦不已,“我的好老师,你推荐的人别说安排在占总身边,她甚至不适合存在于公司里,你知不知道——”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让她整个人傻在当场,象震惊过度,张圆的嘴半响之后才能够合拢,最后吐出一声长叹,“好吧,就按你的意思做吧。”

  按以往的工作方式迟碧卡早就自己拍板定案,占南弦从来不理这些琐碎事,他只要她推荐的人好用,一向不管那个人是谁,这次她却特意给视察在外的他写了封邮件,扼要说明,秘书部举荐三人,她面谈后觉得温暖最为合适,但她身份特殊,所以请他指示。

  说到温暖最为合适,这点迟碧卡倒不是胡说,抛开资历和背景不谈平心而论她还是会选择温暖,因为杜心同和张端妍别有所图的心思到底逃不过她见惯世qíng的双眼,人还没有上去只是侯选而已,经她三言两语的试探就已掩饰不住心底的向往,可见不够成熟老练。

  反观温暖倒是对这件事平常心对待,加上她男友的条件与占南弦差不了多少,想来不会对上司抱少女怀chūn的遐想,以后对人对事也就可以避免过多的私人qíng绪,这样更能协助占南弦顺利开展工作。

52书库推荐浏览: 安宁小说作品| 现代言情小说作品|快穿文| 木嬴| 王晓方| 猫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