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素如简_陆观澜【完结】

   《心素如简》作者:陆观澜【完结】

  【内容简介】

  岁月的手,拂过心间,

  相爱的人,淡如秋jú。

  心素如简,

  简单的都市爱qíng故事。

  或许,它就发生在你我身边……

  ------------------------------------------

  落花时节远,奇缘风中消,纵行板如歌,伤逝总流年。

  “你知道吗,从在那棵相思树下见到你的那一刻,看着你的眼睛,看着你的眼神,我已经,完全不是我自己。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

  虽然常常会听到希望人生若只是初度的话语,可是当一个深深爱过的人在你的生命中只是飘浮如一片huáng叶,那么,这份爱的执拗还要不要进行下去?心的锁真的可以用工具敲敲打打就可以打开吗?

  心素如简,简慕心素,一个简单的都市爱qíng故事。或许,它就发生在你我身边,你会看到一个傲气的男孩爱上了一个淡泊的女孩。然后思考,难道婚姻真的是爱qíng的坟墓?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正文】

  秋日的街头

  关心素走在街头。

  二十八岁的她,穿着一身得体合身的职业套装,长发及肩,依然年轻,依然清秀,气质温文淡雅,但是,眼眸中的沉静,如无波古井,是她这个年龄,所少有的。

  回到公司里的财务部,助理小妹方亭正在接电话,一见到她,扬起听筒:“关姊,电话。”

  关心素走过去,接过话筒:“喂――”

  电话那头传来她极其不愿意听到的一个声音:“心素,你好,我是简庭涛。”

  关心素顿时冷下脸,也冷下声音:“简先生,请叫我关心素。”

  心素这两个字不是电话对面的那个人所能叫得的,尤其是当下。

  助理小妹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关心素瞥了她一眼,她有些做贼心虚地,飞快闪到一旁,装模作样地,理着手边的东西。

  但耳朵还是时时刻刻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那边似是不以为意又略带讥嘲地笑了一下:“这,有区别吗?”

  关心素不自觉地,用手指轻声叩叩桌面:“简先生,很抱歉,现在是我的上班时间,我是一个甘为五斗米折腰的市井小民,不比你简先生财大气粗,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如果没什么公事的话,对不起,恕我不能奉陪。”

  说完,毫不犹豫地,就要挂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调仿佛依然很轻松,丝毫不受影响:“关心素小姐,谁说我不是为了公事找你?”似是有意在跟她耗时间。

  关心素按捺下心头的些微烦躁:“有话请快说,我还有报表要看,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做。”知趣的话最好立马挂断,从此不要再来烦她。

  那边的声音顿时也正经起来:“关心素,周五,也就是明天下午五点半,我来公司接你,你打扮一下,”那边的声音有意顿了顿,好像是给时间让她消化这个讯息,“我妈过六十大寿,她希望你能来。”

  关心素微微冷笑:“简先生,你是不是拨错电话找错人了?”

  她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你确定你要找的人姓关而不是姓叶?

  简庭涛似乎丝毫不受影响,也丝毫不理会她的略带讥讽,不紧不慢地:“没有错,你们邱总也要出席,他还要跟我谈一个合作项目,你这个财务部经理,自然必须在场。”他的口气依然轻松自若,“他一会儿会跟你说的,我只不过是提前跟你打个招呼。”

  绝对是公报私仇!

  于是,关心素也摆出一副扑克面孔,这个年头,这套公事公办的架势,任谁都会:“既然如此,明天下午我和邱总一起去就可以了,不用劳烦简先生大驾。”

  语气中不无讽刺。他来接她?过去那一两年来,她从无此等好命吧!

  简庭涛极其难得地,颇有耐xing地,依旧自动忽略她拒绝的话语:“我妈很想你,让我明天提前来接你,带你去买几件衣服,打扮得漂亮点,让她老人家也开心开心。”

  关心素这下再也按捺不住了,对着电话那头略带嘲讽地:“简庭涛先生,如果你没有健忘的话,六个月前,我已经下堂求去了,目前的身份只是一个生活简单的小职员,跟你们财大势大的简氏家族一无瓜葛,二无牵连,这种温馨的家常话,麻烦你在拨电话的时候认清楚对象之后再说!”

  啪地一声,挂上电话。

  心里极其痛快。

  这些天来萦绕在心头的那口浊气,总算稍有纾缓。

  她一瞥,助理小妹方亭正有些惊讶,又有些崇拜地看着她。

  她摔电话的对象,可是连公司里一言九鼎的邱总都不敢得罪的人物啊。

  况且,众所周知的,还是她那个新近重又被列为N市十大钻石王老五之首的前夫简庭涛先生。

  于是,她有些战战兢兢地,怕被殃及池鱼:“关姊――”

  关心素安抚地冲她笑笑:“亭亭,麻烦你,去帮我泡杯咖啡。”

  方亭极其迅速地,如释重负地,端起杯子,冲了出去。

  下班后,关心素去超市买了一些吃的用的,大包小包地,拎回到她那套小公寓里。

  公寓虽小,五脏俱全,布置得很是jīng巧,这是六个月前,她拿出简庭涛先生给的遣散费中的一部分购置的。

  这是她应得的,她拿得十分的心安理得。

  她没有学迈克尔?道格拉斯的前妻,以男方有重大过失为由,分走他一半家财,算他幸运。

  她一向潇洒达观,就算六个月前,遭遇于她而言如泰山崩顶般的重大事件时,亦是如此。

  想当初,在她和简庭涛一起去办离婚手续的时候,她一脸的气定神闲,反倒是简庭涛先生,一脸的郁卒和恼怒,倒叫那个虽然对她不甚了解,但是对简家的财力和简庭涛先生的秉xing非常了解的资深大律师王清仁先生,用很是锐利和带着些微诧异的眼神,一连瞥了她数眼。

  她当时装作没看见,只是,心头冷哼了数声,大学里将近四年,再加上毕业后六年,堪堪十年的爱qíng,即便无甚惊天动地,但也算是细水长流,且称得上是当年无数N大学弟学妹们口耳相传的一段佳话,到头来还不是抵不过一朝变心。古人似乎说过,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只怕左思量右思量,就唯恐忘得不够快!

  关心素走进家中那个小巧温馨的客厅,将买回来的东西一件一件归置好,然后,将菜拎到厨房,打算好好慰劳一下自己的胃。

  受素来爱享受生活的老爸关定秋先生影响,她一向爱钻研美食,在简家待了三年,简家大厨的手艺更是让她的胃益发挑剔,因此,最近以来,下意识地,她对食谱,十二万分地有钻研jīng神。

  今天,她买齐了原料,打算做一道雪球明虾,好久没吃过了,有些食指大动。

  刚将菜下锅,电话铃声就开始响了,她有些无奈,这就是独居的坏处,想找个替死鬼都找不到。

  过两天,一定要把如枫这个小丫头拐过来,跟她一起住。

  有心不听,但电话铃声一直锲而不舍,她十分无奈,只得熄了火,走到客厅,多半是她那个对她永远恨铁不成钢的老爸吧。

  当初死活不同意她嫁给简庭涛,并扬言跟她断绝一切关系,而嗣后果真也一诺千金的关定秋先生,却在心素平静地签字离婚,并不声不响地搬出简家后,嘴硬心软地,时不时地,打电话或亲自登门来关心一下这个当年扬言永不再见的不孝女。在彼此都有空时,还会不时拉她出去品品茶,聊聊天。

  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吧。

  并且,桃李满天下且jīng通易学的关定秋先生当年的预言的确很准:你们不适合。毕竟,知女莫若父。

  心素微喟,随手接起电话,刚喂了一声,一听到电话那端的声音,就眉头紧蹙。

  不是她想象中的色厉内荏的老爸,而是yīn魂不散的简庭涛先生,她的前夫。

  简氏集团的总裁,N市标志xing企业的掌舵人。

  也是这六个月来,自称是奉严母之命经常明为关心,实质时不时冷嘲热讽地对她当初提出离婚之举进行言语打击的前度刘郎。

  她通常只是挑挑眉,不为所动地直接挂断电话。以她对出身高贵的简庭涛的了解,当然知道,此次她算是踩到了他高傲的尾巴,触动了他敏感的神经。她能体谅,所以不计较,也懒得去计较。

  所以说,穷尽她十年时间,她唯一的收获就是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个简庭涛先生,根本跟她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从未走进过彼此的内心世界。她心底一黯。

  真不知当初年少无知的她哪根筋搭错了,亦或是眼睛被什么东西完全蒙蔽了,才会曾经一度摒弃成见地,认为他是一个深qíng儒雅,而且绝无公害的超级好男人。

  现在的她,极其清醒,于是,她简单说了一句:“打错了。”

  连客气话都欠奉一句,又是啪地一声,直接挂断。

  简庭涛微愣地,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嘟的挂断音。

  这个无可理喻的女人,今天已经是二度gān脆利落地挂断他电话了。

  也是这六个月来第八十七次gān脆利落地,挂断他的电话。

  若不是生怕回去之后实在无法向盛威犹存的老母jiāo代,若不是……他堂堂简氏集团的总裁,何至于沦落至斯,去看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公司里的一个同样微不足道的小职员的脸色?

  更何况,这个关心素还……

  他微微不耐地,蹙起眉。

  从他念大三,她念大一那年,顺理成章地,和无数对校园qíng侣一样,从他在受到一些不可避免的挫折后,如愿以偿抱得佳人归以来,几乎从无波折,即算谈婚论嫁时,除了关心素小姐那位鳏居多年的老爸,N大中文系资深老教授关定秋先生螳臂挡车般,象征xing阻拦了一下,而以男方这边的财势其实更有理由应该讲究门当户对的简氏大家族,倒是自始至终,从无异议。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当时尚显稚嫩,对人际关系也素无研究的关心素小姐,不经意中,居然将彼时还牢牢掌控简氏公司大权的简夫人贾月铭女士那颗阅人无数,挑剔异常的心一举收服,短短时间内,两人关系竟然就一日千里地,相处得不是母女,胜似母女,于是,自打关心素大学毕业以来,贾老夫人就一叠连声地,催着儿子赶快娶关心素过门,好在卸下公司重担的同时,更多得一个女儿陪伴,以慰老怀寂寞。

52书库推荐浏览: 陆观澜小说作品| 现代言情小说作品|宋雨桐| 蝶之灵| 顾西爵| 浅草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