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产科男医生_蓝懒很懒【完结】

  文案

  我怀了冯岭的孩子,还来不及告诉他,就发现他已婚,而且妻子怀了第二胎。

  七年的爱情长跑,上一刻神圣美好,下一刻成了第三者插足。

  我以最壮烈的方式退出了这三人的爱情:

  我告他qiángX,法院判我赢;

  他有钱的妻子判我输,用尽一切手段将我bī得走投无路。

  我挺着大肚子,背负着街坊邻居的指指点点,熬过了最艰苦的一年。

  我以为我一辈子都摆脱不了渣男与心机女的诡计纠缠,却想不到,柳暗花明之后,潜伏在我身边最久的妖孽竟是某只妇产科的男医生。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小说以及现在文学书籍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如侵权,请邮件联系。

  ☆、第1章 他是谁的男人?

  我跟冯岭谈了7年的恋爱,一个多月前他喝醉了酒,和我ML时太过猴急而忘记了带套。

  我妈上一周打长途催我赶紧和冯岭去领证结婚,我娇羞地说,他出差呢,过几天我就和他谈这事儿。

  前天,我看到验孕棒两红杠杠的时候,更加下定决心,下次见到冯岭的时候,不管他说什么自己有结婚恐惧症,我都要拖着他上民政局去把证给领了!

  结果,昨天我在逛商场给宝宝看衣服的时候,看见一个年轻女人挎着他的手,一路贴着他的脖子说说笑笑,状态很亲昵。那年轻女人长得特妖蛾子,脸上扑了好几层粉,远远看上去整得肌肤chuī弹可破似的,浓妆艳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准是靠美貌和身段去勾搭男人的那种,冯岭说过,男人就喜欢这种相貌天使,身材恶魔的小女子,而可惜的是,我曾许诺只有勉qiáng及格的脸蛋和身材,但他就好我这口。

  当时看到冯岭和那女的勾肩搭背的时候,我立马眼红了,我心里有火,但是我不怕。

  我理直气壮地走过去,把手里提的购物袋往冯岭脸上砸去,手空了,就顺势抽了那妖蛾子一巴掌,呸了一口:“长得那么漂亮,偏当人小三?!”

  冯岭这时拉下购物袋,看见是我,顿时脸青了。

  那女人捂着脸瞅着我,瞪着眼泪汪汪的大眼睛,彻底被我吓傻了。

  我指着冯岭说:“这是我男人!”

  那女人顿时明白过来了,气得脸红脖子粗,还跳脚了呢。她叫声嗲嗲的,苏得我一身jī皮疙瘩:“这是我老公!”

  哟,我跟冯岭谈了7年感情,我都还没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喊他老公,顶多说他是我男朋友,这小妖居然就敢直接喊“老公”了?冯岭真TMD偏心眼儿!我拿眼睛斜了一眼冯岭,他脸都青得不能再青了,恨不得脚下一条缝,立马钻下去。

  我哼了哼,对那女的说:“冯岭跟我好了七年了,从他高中到大学毕业到现在,他女朋友一直都是我,你从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冯岭给了你多少钱?开个数,他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

  男人本“色”,两个人要是一直好,从来没有过第三者插足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从上了大学,看见身边的同学分分合合之后就知道自己迟早有这么一天会碰上第三者,这个第三者不是追我就是追他,我老早就想好了怎么对付第三者,对付第三者嘛,我首先最不愿输了自己的气度!

  那小女子真的急了:“谁要你的钱了?冯岭是我老公,跟我结婚都两年了,你神经病吧?”

  “两年你个毛线,冯岭还跟我好了七年呢,跟我好的时候他什么时候能跟你去结婚?他有这闲工夫吗?”我才不相信她的话。冯岭跟我都好了七年了,你当这七年都是打酱油的?要是有人能谈这么长时间,就算不是爱情,也得有感情了是不?我们这叫做情比金坚,就算有个第三者,我也不担心冯岭真能跟她跑了,而且我肚子里还有他的种呢!

  ☆、第2章 摊牌

  “曾许诺!”没想到,敢吼我的不是小三,而是我孩子他爸。

  他吼完就后悔了,因为我们好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没舍得吼过我。他无奈拉过我的手,把我拉走:“许诺,我们到一边说去。”

  背后,那小三跺脚大叫:“冯岭!你给我一个解释!”

  我心里有一丝得意:看吧,女人嘛,面对第三者插足,总得保持点风度,要真像那女的一样,不就成了泼妇了吗?男人看见了这一面,还能对你喜欢得起来吗?

  那时我就想着吧,冯岭会偷荤也不是什么大事,他总会回到我身边的,他这时拉着的我的手,就是我这一辈子最坚qiáng的依靠。

  他把我拉到一个角落里,我看着他发急,就忍不住扑哧一笑,双手环上他的脖子,笑嘻嘻地对他说:“冯岭你别急,我知道你最爱的还是我,你要是真有点喜欢那个女人的话,我给你点时间,你好好想一想,是我好还是她好,你的后半辈子是要跟我过还是跟她过。”

  没想到冯岭拉下我的手,冷着脸对我说:“许诺,你先回家里去,我晚点儿给你打电话。”

  当时就跟一盆冷水浇下来似的,我以为我这么温柔大度,冯岭至少也应该如释重负,觉得还是我比较好,对我死心塌地,当场就该眼泪汪汪地握着我的手,深情款款地对我发誓说以后都只爱我一个人再也不会看别的女人一眼了。但结果他却还是像火烧屁股一样,想早点儿甩开我。

  我隐隐感觉到不太妙,但还是勉qiáng挂着僵硬地回他一个笑容:“行,我等你电话。”

  然后我就回家了。

  我回家里等他电话等了整整一天,连饭都没去做了,就怕做饭时错过他的电话。

  结果,到了晚上23:59,我从早上11:23回到家等他电话等到了23:59!终于接到了他的电话。

  电话铃声一响,我立马接了电话:“冯岭!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对面迟疑了好几秒钟,似乎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就接电话:“许诺,我也有话要对你说。”

  “我先说。”我握着电话,手都颤了,当时就有这么一种特别害怕的感觉,觉得如果我不先告诉他,我已经有他的孩子,那我将会永远失去他。

  但是,冯岭很清醒很冷静地没有答应我的请求,直接开口挑明了他的话:“许诺,对不起……”

  “你能让我先说吗?”我几乎气疯了。

  他果断地拒绝了我:“不能。”

  “你不让我先说,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我站起来大声嚷嚷!

  “我老婆在旁边听着。”他的声音依旧冷静,一下子,让我也冷静了。

  这种冷静,是被人qiáng行塞到冰箱冷冻层里的哪种冻出来的冷静。

  我问:“谁是你老婆?”

  他说:“你今天见到的。”

  我问:“那我是你的谁?”

  “你是我的……”他犹豫了,我盯着墙上的挂钟,很好,很不错,冯岭这孬货居然给我迟疑了三秒钟!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