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农家媳_良辰一夜【完结】

   《最qiáng农家媳》作者:良辰一夜【完结】

  内容介绍:

  现代高级女工匠师穿越到古代农村,成为一个被夫家二两银子买来的小村妇。

  相公身材魁梧健壮,腿废了!

  房子破败不堪,柴米油盐样样空,吃了上顿没下顿,相公一手按着腿,淡淡的说:要不然你去问娘借一点米吧?

  九娘一脸冷笑:呵呵,你怎么不去?你要是能问你娘借到一碗米,我跪下叫你一声英雄!

  生活如此艰难,直把九娘从女qiáng人bī成女汉子。

  上山能打猎,下河能摸鱼,养得相公呵呵笑。

  斗得了婆婆,治得住妯娌,nüè得极品哇哇叫。

  靠着一技之长,带着相公走上康庄大道!

  可是,为毛不断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找上门来认她相公做主子?更可怕的是时不时就有人来暗杀他们?

  楚东阳,你到底是个什么来路?

  不用怀疑他是忠犬片段一:

  九娘跟楚东阳去了京城第一酒楼,点了招牌菜--醉jī!

  小二热qíng的介绍:此醉jī味醇香ròu鲜美,乃本店一绝,享誉全京城。客官您尝尝,肯定是您吃过最好吃的,不好吃您可以打我脸!

  楚东阳夹一块尝了尝,毫不犹豫的一甩手。

  啪!

  小二捂住红肿的脸又惊又呆的问:客官为何动手打人?

  楚东阳按了按桌面,淡淡的说:以后多做事少放屁!

  他吃过最好吃的醉jī,出自九娘之手。

  不用怀疑他是猛士片段二:

  “九娘,我俩成婚一年,何时dòng房?”

  “……治好你的腿吧!”

  “九娘莫要担心,为夫还有第三条腿。”

  第二天日晒三竿,九娘依旧昏死不醒。

  本书标签:种田 搞笑 腹黑 励志 专qíng 灵魂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一章 :老实跟我回去

  九娘一边用勺子费劲儿的刮着油罐里的最后一丁点儿油,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晚上该吃什么。

  这是九娘穿越来的第五天。

  她本是最年轻的高级工匠师,名叫封久久,前不久还获得了“全国技术能手”称号,前途一片光明,可是睡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穿越了,成为一个叫九娘的小村妇。

  原以为这只是个梦,睡醒了就会回去了。可是躺了三天,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无数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是在破败不堪的房间里。

  她一边摸着咕噜咕噜叫的肚子,不得不屈于现实,接受命运。

  家里没有米,能吃的就只有几个红薯。

  九娘动作麻利的将最后几个红薯洗净、削皮、切片,将油罐里的最后一点儿油刮进烧红的锅里,将切好的红薯片丢进锅里翻炒,洒点盐,再翻炒几下,便倒了一瓢水进锅里,煮上满满一锅。

  九娘的饭量不大,但是她那便宜相公却吃得多,红薯不够吃就多喝汤呗!

  渐渐的,香浓的味道飘满厨房。

  正在这时,屋外传来隔壁杨嫂子的声音:“九娘,不好了!你赶紧去那边看看吧!”

  九娘添了一把柴,听到杨嫂子的声音,拍了拍手上,这才站起来,边往外走边问:“嫂子,怎么了?”

  “你家东阳在田间摔倒了,附近gān活的乡亲们看见了,好心要扶他起来,可是他就跟疯了似的,谁去扶他,他就抄着棍子打谁,你还不快去把他领回来!”杨嫂子回来的时候走得急,说话的时候有点儿喘。

  九娘心里咯噔了一下,忙说:“在哪边田间?嫂子如果没有急事儿的话,能不能给我领个路?”

  封久久,也就是现在的九娘,其实嫁过来也没有多久,后来又病了几天,所以她说不认识路,杨嫂子也并不觉得奇怪。

  “赶紧随我走吧!”杨嫂子也没推拒,上前拉着九娘就要往外走。

  “诶,嫂子等等!我厨房里还煮着红薯呢!”九娘被杨嫂子拉着,突然想到锅里的红薯汤,想倒回去。

  杨嫂子连忙将她拉回来,扫了她一眼,略带责备的说:“东阳可是带兵打过仗的,现在就算伤了腿,可是手上的功夫可没有丢。这会儿正发疯似的挥舞着棍子打人,要是有人不小心被他打伤打残了,人家不得问你要钱啊?你这会儿还有闲工夫关心锅里的红薯?”

  九娘虽然没再说什么,但是有些心疼,那可是家里最后的一点儿口粮了啊,如果煮糊了,那中午这餐拿什么填饱肚子?

  “你也是的!东阳腿伤了,行动不方便,你怎么还让他一个人出去田间呢?回头你那婆婆知道你没照顾好东阳,你更加没好日子过!”杨嫂子拉着九娘,脚下走得飞快,嘴上还没闲着。

  九娘不以为意的瘪瘪嘴,没有说话,跟着杨嫂子一起往田间走去。

  两人来到田间,远远的就看见围着一群人,吵哄哄的。

  “滚开!我自己能起来!不要你们可怜我!滚!”这浑厚有力的声音尤为突出,九娘一听就知道是谁了。

  她这会儿也不用杨嫂子拽了,自动加快脚步往人群里去。

  人群中间,一个男人倒在地上,手上握着一根长木棍,一边挥舞一边叫骂,身上没有一处是gān净的,整个一泥人。

  围观的人里,有的指指点点,有的面带愤色,均站在几米外。

  没人受伤就好!

  “九娘啊,你可算来了!”一个又黑又胖的大婶看到九娘冲过来,便尖着嗓子说:“你看看你家东阳,是犯了什么病,还是碰了脏东西了,大家见他摔倒,好心想扶他起来,可他碰都不让人碰,谁去扶就打谁!可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九娘面上带着几分歉意的朝这位大婶笑了笑,低声说:“我家相公近来确实染了邪气,脾xing有些不好,给乡亲们添麻烦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还是小事,万幸是没伤着人!”另一个高高瘦瘦的大婶也扯着嗓子接话:“这腿废了,还牛气个什么劲儿!没事儿就在家呆着呗,跑出来gān啥呢?”

  染了邪气?扯什么瞎话呢?

  以前李氏那张臭嘴整天在村子里显摆,说她家楚东阳带兵打仗多么威风,她老杨家白捡了个宝贝!呵呵,现在不就是吃了败仗断了腿,被皇上给赶回来了么?

  活该!

  九娘听到那瘦高大婶的话,脸上那略带歉意的笑便僵了僵,随即又笑了笑,转脸看向倒在地上的男人,没理会旁边的瘦高大婶。

  那瘦高大婶见自己被九娘无视,提着一口气又要开腔,被旁边赶过来的杨嫂子拉了拉,低声说:“三婶,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九娘没在意围观人的议论,她盯着趴在地上奋力挣扎着起身的楚东阳,然后瞅准时机,动作飞快的扑过去。

  “啊!”地上的男人发出一声短促的痛叫。

  九娘快且准的按住了男人的腿上的一处,在男人痛叫出声的当口,反手巧妙的将他手上的长棍夺下来。

  “楚东阳,你到底发什么疯!”九娘将他压在身下,咬牙切齿的低吼。

  要不是她现在是楚东阳的妻子,她可真的懒得来管他。

  楚东阳只觉得腿上一阵刺痛,然后腰部往下瞬间麻痹了,毫无知觉。

  “你也给老子滚开!”楚东阳反手拎着九娘的后颈,将她从自己身上拉开,然后往一边丢。

  腿上麻痹,可是上手的劲儿一点也不弱。

  九娘似是早料到他会有此招,借着他的力道,整个人越到他身上,将他直接扑倒,然后用从他手上夺过来的长棍死死的抵住他的脖子,直到他一张脸成酱红色,九娘才喘着粗气狠声说:“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弄死?大不了一命抵一命,反正跟着你也没有好日子过!”

  想她前途一片大好的高级工匠师,居然沦落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苦困境,她也不想活了。

  “臭、婆、娘!你、快、松、手!”楚东阳此时已经喘不过气来,又恼又怒的从牙fèng里挤出几个字。

  “老实跟我回去!”九娘手上没松,瞪着他。

  围观的人们看到这一幕,简直惊呆了!

  老杨家花二两银子给这个养子买来的小媳妇不是柔柔弱弱的吗?

  这会儿怎么勇猛彪悍得像只母老虎?

  “啧啧啧,老杨家的这媳妇儿不会也魔怔了吧?”

  “哎哟我的天呐,这小娘们儿也太不知羞了,光天化日扑在男人身上,可真是丢死人了!老封家这都是怎么教养孩子的,恁的臭不要脸啊!”

  围观群众议论声一làng高过一làng,由对楚东阳的指指点点转移到对九娘身上。

  而且,九娘现在将楚东阳扑倒的姿势太过不雅,就算两人是夫妻,可大庭广众之下,这样扭打,真是太不知羞耻了!

  围观的众人脸上都带着一种看戏的兴奋,又夹着几分鄙夷和不耻的qíng绪。

  最后还是杨嫂子看不过去了,燥着脸走过去拽九娘,说:“你这孩子,还不快松手,东阳都快喘不过气了!”

  九娘这才松开长棍,从楚东阳身上爬起来。

  “咳咳!”楚东阳边咳,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然后抬起一张满是泥巴的脸瞪着九娘,恶狠狠的,“你这女人,反了你了!”

  九娘回瞪了他一眼,伸脚又在他撑在地上的手背上踩了一脚,然后不疾不徐的拍着身上的泥土。

  “行了行了,你快扶东阳回去,给他打盆水洗一洗,换身gān净的衣裳。这事儿闹的,说不定你那婆婆等会儿就上你们那儿去……”杨嫂子也是刚刚才见识到九娘的彪悍,这会儿还有些回不了神,低声咕哝道:“两个都是不省心的!”

  杨嫂子说完,清了清嗓子,对围观的群众说:“都散了都散了!锄糙的锄糙,种菜的种菜,该gān嘛就gān嘛去!”

  众人三三两两的散了,杨嫂子也得赶回家里给家人做午饭,这里只剩下九娘和楚东阳两人。

  “喂!把手给我,我扶你回去!”九娘站了一会儿,没好气的说。

  楚东阳将脸偏向一旁,脸色沉黑,好一会儿才愤愤的道:“我说你这女人,看着瘦瘦小小的,力气恁的这般大!”

  九娘刚到他家的时候,分明是个xing子软弱又胆怯的,平日里都不敢正眼看他,说话声音都细小都跟蚊子叫。

  可自从她病了几天后,却全然变了样,不但说话声音大了,胆子也大到如此地步。

52书库推荐浏览:可爱淘| 梧桐私语| 九夜茴| 微笑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