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世子妃_吴笑笑【完结】

   《神医世子妃》作者:吴笑笑【完结】

  【内容介绍】:

  花轿临门,被拒之门外,靖王府大门内扔出一纸休书,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原轿返回’。

  国公府嫡女楚琉月,代姐出嫁,大婚受rǔ,不堪受rǔ,一头碰死在石狮之上。

  唐蕊,四川唐门第一百二十八代传人,医术高超,毒术更是惊人,没死在无数次的试验中,却死在了未婚夫的jīng心谋算中。

  一朝重生,二世为人,唐门传人唐蕊发誓,今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渣男渣女,上一世错把鱼目当珍珠,这一世定要擦亮双眼,活出一个我行我素的自已来,我的人生我做主。

  从此后:

  一打刁仆恶奴,竟然胆敢以下犯上,分明是找死。

  二斗虚伪做作的继母,以前利用我算计我的加倍还回来。

  三惩恶毒的白莲花姐姐,毁了你的容败了你的节,看你拿什么装圣洁。

  四罚嫡兄庶妹们,一个个上门找碴,那就怪不得她手下无qíng。

  五对付渣男靖王爷,不但让你身败名裂,还许你永世难忘的花柳病。

  jīng彩片段一:

  大婚前夜,琉月包袱款款翻墙逃婚,墙外一人接住她,欢喜的开口:“我们私奔去。”

  琉月没心没肺的赞同:“私奔就私奔,正想给他弄顶绿帽子戴戴。”

  某男走了两步,身子一软往地上栽去,难以置信的指着前面的女人:“你给我下药。”

  “我可没说私奔的对象是你啊,”某女人一脸的无辜。

  jīng彩片段二:

  一室凌乱,宽大的醉枝罗汉chuáng上,男人和女人各执一边,男子唇角擒着诱人的笑意,瞳眸深暗的盯着对面脖子上布满了他故意做出来青淤痕迹的女子,等着她来让他负责。

  可是等了一会儿,等来一句叹息:“喝酒果然误事啊。”

  “然后呢?”

  “下次坚决不喝了,戒。”

  “再然后呢?”男人的声音有些沉了。

  “不能和男人喝酒了,”琉月尊重其事的说道。

  “难道不该有人负责?”男人慢慢的拉高手臂,雪白的手臂上一片片的抓痕,他又缓缓的解开衣襟,胸前一大片的吻痕。男人看着琉月红绿jiāo替的小脸蛋,好不容易才忍住笑意,再补了一句:“昨夜可是我的第一次。”

  梳月前思后想,最后一咬牙认了:“说吧,一夜多少钱?”

  瞬间,男人嘴角抽搐,脸黑如锅底,这一场局谁比谁更黑!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五二书库www.52shuku.com/}

  ☆、第001章 原轿返回

  盛夏,酷热难挡,街道边的绿柳树纹丝不动,树上的知了嗡叫声一片,令人心烦意乱。

  此时临街停着长长的一溜儿队伍,鲜艳夺目的花轿停靠在街道边,四名轿夫分立两侧,花轿边还站了一个小丫鬟和一个涂脂抹粉拼命扇着八宝扇的媒婆,两个人不时的用手帕擦着脸上的汗。

  花轿之后,数名抬嫁妆的下人个个打赤臂露胸膛,可还是顶不住头顶上火辣辣的太阳,大颗的汗珠子滴落下来,哧溜一声没入青砖上,眨眼了无痕迹。

  今日乃是国公府的嫡女楚琉月的大婚之喜,楚琉月嫁与当今皇上的第七子靖王为妻。

  本来今日该嫁的是她的姐姐楚琉莲,偏偏楚琉莲两日前突发重病,最后让同为嫡出的妹妹楚琉月代姐出嫁。

  只是眼下花轿临门,靖王府大门紧闭,不但没有一点的喜庆之色,连个人影也没有,更别提宾客盈门了,冷冷清清的无一人应声。

  众人一时为难,不知道该把这新娘扔在这里,还是原轿抬回去。

  虽然靖王府如此无礼,但众人同qíng的却不是国公府的这位嫡女,而是这位天之轿子的靖王爷。

  南璃国的尚京城何人不知,何人不晓,这国公府的大小姐楚琉莲,不但才貌双全,还善良可人,乃是尚京有名的第一美女,男人们梦魅以求的天仙,可是妹妹楚琉月却是个一无是处,胆小懦弱的平庸女子,扔在大街上都没人想娶的对象,堂堂皇室的天家贵子又如何会娶别人不要的女人呢?

  可是总这样僵持着也不行啊,众人示意媒婆上前叩门,媒婆虽然有些害怕,可是这天实在是太热了,好歹叫开了靖王府的大门,进去讨杯水喝喝也是好的啊,如此一想便扭着胖胖的身子,咧开血盆大口摆出笑脸,一摇三摆的走过去敲了门。

  靖王府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媒婆一听这声音,心里立刻松了口气,总算有人开门了,看来不需要打道回府了,可是她的念头刚落,便看到大门内探出一颗脑袋,快速的扔出了一张纸,yīn沉无比的说道。

  “我家王爷有旨,休书在此,原轿返回。”

  一言落吱的一声,大门再次关闭起来。

  媒婆呆怔住了,好半天反应不过来,待到反应过来,人家早牢牢的关上了大门,门前飘零着一纸休书,她苦着脸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休书,她做媒做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有见过,花轿未进门便先被休了的,还原轿返回,这国公府的嫡女也真是太倒霉了,若是寻常人家,再不济也不敢让她原轿打道回府,偏偏她所嫁的乃是皇室中最受宠的七皇子靖王爷,所以即便靖王爷做是过火了,恐怕皇上也不会责怪他的,只是可怜了琉月小姐了。

  媒婆满是同qíng的把休书递进花轿之中:“琉月小姐,靖王府大门不开,靖王爷写了一封休书,让原轿返回。”

  花轿之中,端坐着的正是国公府的嫡女楚琉月,此刻的她早已听到了先前靖王府下人所说的话,周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没想到她竟然遭受此种奇耻大rǔ,今日若是原轿返回,从此后她便是整个尚京城的笑话,而且还会丢了国公府的脸,所以她不能回去,可是不回去,这位靖王爷已经写下了休书一封,那么她何处何从?

  楚琉月瞳眸中溢出了滚烫的泪珠儿,没想到天大地大,竟然没有她楚琉月的一席容身之处,罢,罢,罢。

  今日她命该如此,怨不得别人,但愿来世,别再遭遇到这样的事qíng了,她心里念头一落,手中的休书滑落到轿中,身子如飞般的冲出了花轿,直奔靖王府的大门而去。

  花轿外,众人一看火红的身影奔了出来,先是不明所以,待到细看,才看清这位小姐竟然直奔靖王府大门边的石狮而去。

  所有人脸色都变了,齐齐的叫起来:“琉月小姐,不要啊。”

  可是楚琉月火红的身子已经奔着门前的石狮而去,刚烈绝决,一头碰在了石狮之上。

  只见她娇弱纤细的身子缓缓的滑落,下坠,天地一片黑暗,眼角忍不住滚落出一串儿的眼泪下来,天依然是那么的蓝,天地那么静,可是却没有她所待的地方。

  靖王府的大门前,所有人都石化了。

  好久才听到一道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响起来,一道纤细的身影直扑向靖王府大门前,一把抱起了那一点反应也没有的琉月,失声痛哭起来。

  “小姐,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死啊,小姐,你快醒醒啊,你千万不要把石榴一个人扔下来,石榴不能没有你啊。”

  ……

  昏昏沉沉,沉沉浮浮,唐沁不知道自已身在何处,只知道耳边一人在不停的啼哭,她费力的想着,是谁如此伤心的在哭,她可以听出来这哭的人是发自肺腑的伤心,可笑她唐沁,到死也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个真心心疼她的人,她真的好想看看她究竟是谁?

  她费了几番力气,也没有睁开眼睛,倒是脑海中,涌现出大量的信息来,瞬间淹没了她,使得她从前世挣扎到今世。

  前世她是四川唐门第一百二十八代的传人,医术厉害,毒术更是惊人,前世的她整日只知道钻研自已的医术毒术,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识不清,最终惨死在未婚夫的谋算下,可笑她还是死在了自已研制的毒药中,而那毒药还没有制出解药来。

  尤记得她死不瞑目责问未婚夫为何如此对待她的时候,她同父异母的狐媚子妹妹笑着望向她。

  “姐姐啊,你以为像你这种榆木脑袋,呆呆笨笨的人有男人会看上吗?你的眼里整日只有那医啊毒的,一点qíng趣都没有,你以为男人受得了吗?”

  她说完还当着她的面火辣的吻上了她未婚夫的唇,示威的说道:“男人喜欢这样,这样,这样。”

  她的手一路从男人的脖子往下延伸,引得男人阵阵轻颤,嘴里不住口的轻语:“小妖jīng,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唐沁到死也不会忘记,自已的人间地狱,却是那两个人翻云覆雨之时,她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们,可是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本来她以为自已必死无疑,但现在从脑海里反映出来的信息来看,她唐沁并没有死,看来老天还是有些心疼她的,所以没有让她死成,而是让她魂灵穿越了。

  耳衅的哭声越来越大,使得唐沁没有办法再想事qíng,而且她听到了一句绝望的话。

  “小姐,既然你死了,石榴也陪你一起死,就算到yīn曹地府,石榴也不想让小姐一个人孤零零的。”

  她说完放开了唐沁的身子,似乎要寻死。

  唐沁一急,这么好的人,她怎么能让她死呢,陡的拼尽了全力睁开了眼睛,嘴里也轻唤了一句:“别死了,我没事。”

  她躺在地上望着头顶上的蓝天,那么蓝,没有一丝的乌云,空气清新,活着真好。

  一个头梳丫鬃髻的清瘦小丫头扑了过来,眼泪还挂在眼角处,欣喜溢满了整张脸,激动的叫起来:“小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吓死石榴了。”

  石榴一言落,抬头望向了不远处的媒婆和抬花轿的轿夫。

  “没事了,小姐活过来了,小姐没事了。”

  媒婆和轿夫等人总算回过神来,先前看楚琉月自杀,吓了他们一跳,人人心中赞赏了她一句,这女人倒还有骨气,可是没想到她竟然一撞没撞死,不知道是故意装的,还是老天可怜她,不收她。

  总之每个人的脸上都浮上了不屑之色,媒婆一摇三摆的走过来,甩着手帕儿,大着嗓门儿的开口。

  “楚小姐,你这是gān什么,好好的竟然要自杀,不就是靖王爷退婚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以后你的婚事包在我的身上了,包准不会让你嫁不出去。”

  媒婆说得天花乱坠,引得街道边不少人发笑。

  唐沁因为头上失血的原因,所以头有些昏,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她实在不想理会这个白痴女人,抬起一只手扶在石榴的手臂,软软的说道:“我们回去吧。”

52书库推荐浏览:八爷党| 飞翼| 锦橙| 巫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