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青青轻烟凝_虫小扁【完结】

   《杨柳青青轻烟凝》作者:虫小扁【完结】

  文案

  xing子淡如轻烟的女子燕凝

  这会上门,竟要求完婚!?

  指腹为婚嘛!

  觉得新鲜,柳云韬竟是答应?

  结果一场婚事就两位当事人置身事外

  毫不在意的模样!

  风chuī杨柳飘啊飘

  dàng啊dàng

  总会出事……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天作之和

  主角:燕凝,柳云韬 ┃ 配角: ┃ 其它:婚前婚后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一溪烟柳万丝垂

  壹

  建平十一年 chūn

  大门吱哑一声打开,小厮探出半个头,待看清门口站着的女子,才又打开点门,打量了一小会,道,“你找谁?”

  “柳大夫人。”此女身着灰布衣,背着个简单的碎花包袱,长得不算顶美,清秀的脸上表qíng平淡,语调沉稳。

  “大夫人?”小厮十六上下,略为青稚,倒也不势利,女子大不了他多少,却是呈现出一种超脱年龄的沉静,再加上她那身打扮,十分好奇女子的身份,多口应了句,“大夫人不一定见你。”

  “请代为通传,说故人之女燕凝拜见。”

  女子语调波澜不兴,不卑不亢,一身布衣倒也裹得她气质怡人,颇有大家风范。

  小厮直觉不能怠慢,便又应了一句,“请姑娘稍等。”然后轻轻的掩上门,赶去通传。

  燕凝仍是一派沉静。

  **

  燕凝是丰州第一大户燕家人。

  燕家一向人丁单薄,对燕家来说,赚钱事小,生儿子事大。

  燕易是独子,燕凝是燕易的独女。

  话说燕易向慧娘提亲的时候,也没多少人反对,只盼娶个能生的。

  慧娘和若兰是闺中姐妹,感qíng深厚,但家境却不如若兰,若兰嫁给固安城柳家的大少爷为侧室。

  这柳家乃北方首富,几十年前还只是个大地主,之后开始经营布料生意,再之后又涉足民之生计饮食业,开得天下第一酒楼闻香楼,店铺遍及全国,可谓家财万贯。

  柳家大少爷又是一表人才,即便侧室,若兰也嫁得心甘。

  慧娘却是嫁得qíng愿。

  燕家虽富却远不及柳家,只是柳家和燕家早有生意往来,燕家经营粮铺,年中往闻香楼送去的上等大米金额也是惊人。

  若兰嫁入柳家的第二年便一举得男,正妻膝下无子,再加之不善jiāo际,逐渐沉默,一意皈依佛门,带发修行。

  柳家大少爷写下休书,这若兰,就顺理成章的成了正室,成了柳家的大少夫人。

  再之后,二老仙游,若兰又成了大夫人。

  然而慧娘不及若兰运气,燕凝出世之时,所有人都大觉失望,连燕易也不例外,慧娘身子不大好,大夫说,生孩子伤身。

  慧娘身子果然不大好,足足五年肚皮不再见鼓起,燕家长者开始骚动,终究忍不住想帮燕易纳妾。

  慧娘外柔内刚,xing子倔,容忍不得。燕易生xing温顺,夹在中间,进退不能。终致心神不宁。

  因而小燕凝在燕家并不受欢迎,连慧娘也禁不住埋怨。

  稚子年幼已不常见笑容。

  燕易倒也疼她,这唯一的女儿。只是燕易不懂孩童之乐,便只能带在身边,亲自授之课业。

  燕凝自幼便与账本打jiāo道,再大些,便懂得些商者本xing,人qíng世故。

  燕易常常叹到,“凝儿,你娘不愿,我便不纳妾氏,只是这家无宁日终究令人头疼,他日你夫君要纳妾,你便从了他罢。”

  其实慧娘从他,只是燕易若要另娶,便挥袖离去。

  燕易不舍。

  * * * * *

  故人之女?

  小厮也无甚记xing,忘了燕凝姓名,微微压下心虚,等待指示。

  这若兰为南方首富的当家主母,自是见过世面,倒也不震惊,只是一时想不出个了然来,就吩咐小厮让人进来,而后摆了摆架子,耗了段时间,才让人陪同着走向偏厅。

  便沏上两杯茶,招呼一下罢。

  一见到厅中仍背着包袱,立在中间的女子,略为沉思,脸上无一丝不耐,也不四处张望,只是沉默着。竟也生出些好感来。

  “你是?”一边问一边慢慢走向厅前的靠椅坐下,一旁丫头已是端上杯茶,弓腰退下,若兰慢慢的端起杯座,又慢慢打量起眼前纤细女子。

  清秀脸蛋一派沉静,只是那双漆黑的眼眸,宛若溶dòng最深处的一汪清池,澄净清幽得不可思议,甚至没有一丝波澜。

  “燕凝见过夫人。”燕凝先是微微欠身行了个礼,而后才抬起头,直视已贵为柳家大夫人的司徒若兰,脸上见不着一点畏怯。而后她也不拐弯抹角,道,“娘临终前让燕凝来投奔夫人。”

  “燕凝?”若兰细嚼着这两个字,倏地的瞪大眼睛,放下茶杯站了起来,侧头又打量了她一番,似乎想寻找些熟悉的影子,而后开口想确认,“你娘是……”

  “燕家少夫人,李氏慧娘。”

  若兰虽已有八成把握,但听到这个久违的名字又是一震。虽也有怀疑,但和慧娘jiāo好已是二十年前的事,再加上这女人有种让人信服的魅力,便信了十足。

  心里顿生感伤,声音也添得三分感xing,“临终……你娘她——”

  “已逝。”这个事实并没有为燕凝的脸上增加一抹悲哀,她只是平静的述说着这个事实,安静的。

  “已逝……”若兰喃喃重复,扯出一抹苦笑,有些不稳的坐回椅子上,言语中透出些激动,“她为何不早来寻我?”

  “娘一直惦挂着夫人。”燕凝看着面有悲色的柳夫人,不过是个陌生人,“只是,夫早逝,不容于夫家,无脸回娘家,自是无面相见。”

  那个争qiáng好胜的女子啊,明明外表娇柔,却生得一身傲骨,定是觉得不如她,才会明明走投无路,却仍避而不见。也罢,十余年未曾再见,更多的只是一种感怀,叹了口气,“凝儿,你便安心住下,我定好好待你。”

  燕凝听罢沉默了片刻,已是明了这柳夫人忘了那事,才又轻声唤了句夫人。

  若兰正yù唤丫头带下去安顿,一句夫人又停下来。

  “夫人,令郎可已娶妻?”

  若兰顿了顿,虽是狐疑却仍照实回答,“尚未。”

  “可有刻苦铭心之爱?”

  若兰已是蹙眉,“不曾。”

  燕凝侧身行了一礼,“还望夫人做主,替燕凝与令郎完婚。”

  作者有话要说:11.8日修

  贰

  “完婚?”若兰再次震惊,开始思量着这番话,突然想起早被遗忘的那段记忆。

  “嗯,”燕凝又继续接到,“夫人在出阁前就已允诺我娘,在令郎弥月之际,也jiāo换了信物,燕凝既为女儿身,便是结为夫妇。”

  “这……”不提还真是忘了,自韬儿弥月之后,慧娘就回了丰州,诞下一女之事虽有耳闻,也道了贺喜。只是那之后慧娘和夫家略有争闹,慧娘也不再在两家走动,她又卷入了柳家大少夫人的争执中,便无甚往来,久而久之就忘了这事。

  韬儿现在已是柳家的谪长子,将来是柳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也早想给他说门亲事,令他早日定心,只是这孩子从小我行我素惯了,又被惯坏,她说不动他,就一直拖延至今,但抛下这点,仍是顾虑——

  燕易七年前外出遭山贼所害,慧娘被指克夫,又未能留下子息,等于断了燕家的后,遭至责难排挤,后慧娘带着女儿夜离燕家,从此无了踪影。

  听闻这事,她也派人去寻过,一直未得消息,也就搁置了此事,而今这个女子突然找上来说要完婚,只得犹豫。

  燕凝又怎么会不懂柳夫人的心思?于是低了低头,“还望夫人莫要嫌弃,柳家的信物,一直带在身边,即便最贫困煎熬的时日,也不敢滋生一丝当卖的念头。”

  而后从衣襟中摸出一块晶莹透亮的宝玉,证实了自己的身份。

  若兰虽在几房人的争斗中培养出些心思,却并非刁蛮之辈,她既然信了这女子,也不再怀疑,只是柳家若是有这样的大媳妇,恐怕会让偏房的人笑话去。

  也只能安抚她,“凝儿,娶你是自然,只是可能让你受点委屈。”

  燕凝微微将倾斜的包袱向上提了提,欠身又行了个礼,柔了声,“娘说,既为金兰,夫人定是明瞭她的苦,请你疼惜她唯一的女儿。”

  若兰蹙眉,轻叹口气,“只是,我相公他……”

  “娘说,固安城内柳家大院流水席上的男女老少,皆可为证。”

  * * * * *

  提起甫阳城中最美丽的女子,自然非司马家的小女儿若兰莫属,又抚得手好琴,举手投足间尽现优雅,也难怪柳家会上门提亲。

  司马家早两辈出过个大官,虽说柳家大富大贵,仍是觉得委屈了若兰。

  但若兰却主动应允了这门亲事,事实证明,她并未选择错误。

  只是真要论起琴技来,若兰还得叫慧娘一声师傅。

  慧娘自幼身子不好,但眉宇间尽是坚韧,却偏偏生得柔qíng似水,再加上一身才华,虽然是庶出,上门提亲的人也是络绎不绝。

  慧娘家里是个土财主,爹爹纳妾十一,慧娘的娘亲,夹在中间,加上天xing懦弱,在家里并无地位,在慧娘十三那年积郁成疾过了身。

  这也便是慧娘不允燕易纳妾的原因。

  论年龄,慧娘其实还长若兰一岁,只是守孝三年,出嫁却晚了一年。

  若兰的选择,慧娘并不赞成,但也不便多言。既然若兰嫁了,加上柳家的财势,慧娘使了个心眼,提出了结亲这事,若兰倒也率直,自然点头称好。

  当中慧娘机缘下结识了丰州人士燕易,也远嫁他乡,和若兰隔得更远。

  柳云韬弥月之际,慧娘已身怀六甲,却执意远赴固安城,来喝这杯喜酒,当中对着襁褓中的男婴又提了这事,子为弟兄,女为夫妻。

  当时柳翼也在场,长子满月,又喝了两杯小酒,再加上两家的生意往来,一个高兴,抱着柳云韬当着流水席上数百人宣称了这件事,其中不乏权贵。

  而后燕易出了意外,事qíng就演变成了这般模样。

  * * * * *

  “也罢,我为你做主便是!”慧娘毕竟和她qíng如姐妹,而今又已逝世,她的女儿也不想待薄了,更何况,燕凝对她的眼,安安静静的,突然想起什么便又问:“算算年龄,你快十八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