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落清欢_南东北西 【完结】

   《落落清欢》 作者:南东北西 【完结】

  简介:

  善良聪明、自信开朗的高官之女乔落,对未来充满朝气与理想,然而乔父因贪污而锒铛入狱,一夜间世界坍塌,爱qíng友qíng一无所有。乔落飘零异乡,面对母亲的重病、男友的背叛、前途的灰暗、生活的颠覆……如何继续她的骄傲与信仰?

  爱qíng的背叛与回归,青梅竹马的恋qíng与患难之jiāo的友谊。爱与不爱,一字之差,相隔岂止万里?恨与不恨,两难之间,如何跨越曾经迷失的青葱岁月?

  孤注一掷的坚持、不顾一切的勇气、静默温qíng的守候、遗失岁月的誓言……此生是谁与谁的地老天荒?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一章 到不了

  (乔落是个有故事的女人,一个永远美丽得体的单身女人,一个笑容温浅目光深埋举止优雅的女人,一个二十七岁却常常像十七岁一样糊涂单纯的女人,光看背影就让人哀伤,但看到表qíng却让人无言到揪心的女人。而他爱这个女人。)

  乔落醒来的时候头有些晕,抬手娴熟地按掉闹钟,然后从chuáng头的纸抽盒抽出纸巾敷到眼睛上,叹,又哭了么?

  究竟梦到了什么她想不起来了,或者说,根本不打算去想。不过,估计是一些很快乐的片断吧。

  她从chuáng上跳起来,洗漱、整装,再对着镜子咧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镜子里的瓜子脸上眼神明亮,牙齿洁白。她满意地拍拍脸,抓起早餐冲出门去。

  工作的地方是业界很有名的阳启基金公司,乔落作为美国一流院校计量经济学硕士,又拥有三年的工作经验,如今在阳启担任债券投资组合经理助理——一个不大不小的职位,说委屈有些过,但说正当其位又不是那么回事,可她自己非常的自得其乐。一直以来,只求无过不求有功,脸上总是挂着笑,一副好脾气的样子,所以两年来跟同事的关系都处得很好,大家也渐渐不再追问她的背景和追求,尤其是在jiāo了这个男友准备结婚之后,她更是淡出了八卦的中心圈。

  刷卡、嗑牙、紧张的工作,报表、数据、模型、午休、八卦,再打着呵欠上工,今天除了阳启基金上面总公司的部门经理贺夕小姐亲自来视察了一圈以外,一切都平凡得没有任何值得提及的地方。转眼就到下班打卡的时间,办公室里气流波动,又开始临别前的八卦。

  “你看到贺经理今天穿的裙子了么?Chanel的新款,我昨天才在杂志上看到。”

  “那我倒没注意,每次她来我都只顾着看她的戒指了,那个至少有四五克拉吧?都快把我晃瞎了!”

  “是呀是呀!不是说年底就要办婚礼了吗?都订婚这么多年了,她跟顾总的好事也到时候了。”

  “说的也是,唉,人比人气死人,这一对男才女貌再加男俊女灵,你说还给不给别人留活路了,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哎,乔落你去哪儿啊?”史琪唤道。

  纤长个子的女孩闻声转身,姿势简单却优雅莫名,扬扬手里的电话:“钟进查勤啊!”笑容浅淡自然,言罢转身走出门去。

  “唉,这也是让人羡慕的,一对jīng英男女的组合。”八卦一号叹。

  其实钟进家世非常雄厚,父母都是政界要员,本人也是一表人才。而乔落虽然人如其名落落大方,气质出众,姿色也是中上,但她家里……她家里,咦?她家是做什么的?史琪愣一下,怎么共事两年她竟然不知道她家是gān什么的?不可能啊!一定问过的!她当时是怎么答的?史琪晃晃头竟然一点儿也想不起来,真是有负自己八卦集中营的外号啊!想不起来说明没什么特别吧?不过她既然能在美国留学5年,又付得起美国排名傲人的大学的学费,家境应该也不差吧?但无论如何跟钟家比还是相去甚远啊。

  “史姐,没什么事我走了!”行到大门口,乔落摆摆手。

  “哎,你明天还休假?”乔落每个月都有一个周五要请假,这也是她为什么从不迟到早退却从来都拿不到全勤奖金的原因,也因此年底所有分公司和总公司一起的表彰大会她从来都推辞不参加。

  “对啊,明天有些事qíng……钟进!在这里!”乔落扬着笑脸踮着脚挥手,史琪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微笑。不知道为什么,乔落的xing格虽然说不上内向但也不算活泼,可每次她大笑或是扬手时总会有一种非常阳光洒脱的气息散发出来,让周围的人也跟着心qíng愉悦。

  钟进看见乔落,也挂着笑打开车门大步走过来,一边又礼貌地跟周围的同事打招呼。这无疑是个很高大英俊的男人,是时下流行的白面书生的长相,凤眼直鼻,二十五岁上下的年纪,气质温文又有些男孩子的慡朗。乍一看去和阳启的顾总有七分相似,不过这也难怪,谁让他们本来就是表兄弟呢。

  他一手接过乔落的皮包,一手摸摸她的头发,牢牢地看住乔落的脸,眼神火热赤luǒ,全是热恋中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种忘乎所以的样子。

  史琪看到这一幕抿嘴笑,识趣地走开。乔落有点不好意思,侧侧脸,咕哝:“gān吗呀,大庭广众的!”可是视线却也胶着在钟进的脸上。

  乔落如今是标准的瓜子脸,她不喜欢化妆,眉毛又淡眉间距又宽,只是简单地修了柳叶形状,一眼看过去脸上一双乌黑的眸子就更加显眼。她的眼睛很大,眼型微圆,黑眼瞳的比例很大,所以当她专注地看一个人的时候,眼神里总像是带着一种无辜可怜的湿漉漉的样子。她非常喜欢看钟进,只要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她偏爱在没事的时候静静地看着钟进的脸,那目光恳切得不行,有一种像要溢出来的满足。

  钟进每次看见她这样的眼神就受不了,总觉得心里让人抓了一把,说疼不疼说痒不痒,只好捞她过来俯头深吻下去。这个时候乔落就会一边咯咯地笑着躲开,一边挥手轻拍他的脸,那是她难得放下平日优雅得体的外衣展露娇嗔的时刻。

  钟进第一次见到乔落是在一个朋克主题的酒吧里,她是场内着装最符合常理的人。她一个人坐在吧台边上,没有表qíng,真的是一点表qíng都没有,连眼神都是放空的。

  他看见她的时候,她也看见了他,两个人足足对视了十秒钟,最后是他先抵不住移开眼睛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他后来跟他哥说:“这就是一见钟qíng,那十秒通过我心脏的电压足够麻痹我的后半生,所以我决定放弃森林,非她不娶。”

  那次见面jiāo谈后得知他们都在美国念过书,又都是北京人,单身。于是顺理成章地jiāo换联系方式,后来经过他热烈地追求,乔落很快弃守沦陷。如今虽然只有三个月,可是他已经求了十几次婚,别看似乎频率很高,但他次次都是花了大心思准备,电台、鲜花海、海滨、蜡烛、热气球和小提琴都全都试过,她每次都只是淡淡地笑,说:“谢谢。”最后竟然是一个最简单的桥段让她点头——他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菜,然后将戒指藏在蛋糕里。

  那天他头一次看到乔落的眼泪,他也头一次知道,泪如雨下原来是一个写实的成语。

  “落,嫁给我吧,我会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这样的桥段和对白,却让她哭得喘不上气,将脸埋进他的颈项,一遍一遍地重复:“好,好,我们结婚。”

  那天他们两个都喝到大醉,他确定即使跟她共事两年的同事们也从未见过那样失态的乔落。或者不能说是失态,她红着脸颊高举酒瓶大声唱歌,跳到沙发上尖叫,又笑又闹像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咕哝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眼神晶莹闪亮得像最美丽的钻石,神采飞扬地像要冲到天外去,那么美,那么神气,这种神气从她单薄的身体里喷薄yù出,沸腾着周围的空气。

  神气到神奇。当时他就傻笑着坐在一边呆呆地仰头看着她,恨不得把天地间一切的一切都拿给她,统统拿给她,只要她一直这样的快乐。

  其实他承认自己对乔落并不了解,可也正因为这样,他才这么着急想要把她娶回家。以前乔落总是以“你还并不了解我”为借口拒绝他,但是他并不在乎,他很清楚重点——他爱她。他知道,乔落是个有故事的女人,一个永远美丽得体的单身女人,一个笑容温浅目光深埋举止优雅的女人,一个二十七岁却常常像十七岁一样糊涂单纯的女人,一个穿着马靴独自出现在朋克酒吧,光看背影就让人哀伤,但看到表qíng却让人无言到揪心的女人,一个喝多了酒就大笑睡着了就流眼泪的女人。

  而他爱这个女人。

  楚馆是北京很有名的会员制休闲中心,是城内名流富贾的一个据点。由于环境清雅格调简洁标价颇高,且并没有喧闹的歌舞辣妹表演,在这儿扎窝的大多数都是些有墨水有地位又有银子的人。今日五楼内侧豪华包厢“楚狂人”来了贵宾,包厢经理亲自上阵端茶奉水。

  一听“楚狂人”这名字很多人要喷水了,可是没办法,是老板亲自起的,好在这包厢名字并不收在名牌里,因此客人是没办法选择的,自然也就不会知道以格调著称的楚馆里有这么一个包房,因为这是老板的专用包厢。

  此时屋内有四个人,张经理冷汗淋漓地半弯腰站在包厢中间,正赔笑着给一名男子斟茶。那男子懒洋洋地半躺在宽大舒适的酒红色沙发里,四肢修长有力,浓眉大眼挺鼻,额头宽广,xing感的嘴唇正不耐烦地撇着,敛着眼,整个人明确地散发出一种qiáng烈的不满气息。

  “行了老张,再解释这些也没用,还是想办法拿这个月的账目来哄你们东家开心吧。”男子左边一位戴眼镜的斯文男人开口。

  “这……孙先生,”张经理搓搓手,“因为失火这个月本就停业三天,再加上损失装修要冲摊,这个月……”孙豫一听他开口就心道:完,哪壶不开提哪壶,看你在这儿都鞠了二十分钟躬,想给你个台阶你不下,这回撞枪口上我可帮不了你了。

  果然,贺迟一听这话,腿一收利落地翻身坐起来,动作简洁却充满力道,浓眉高挑着:“你的意思是,我还需要给你加些补助是不是?!”墨黑的眼睛bī视着眼前一下子变得更加惶恐的张经理,嘴角还勾着讽刺的笑,“我是不是应该再给你多派些钱,感谢你没把我这房子都烧没了?!啊?”贺迟本就声线醇厚,此时更是扬着声音质问,一字一句都咚咚地砸在对方脑壳上。

52书库推荐浏览: 现代言情小说作品|沈南汐| 缘何故| 女配文| 静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