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_锦竹【完结+番外】(7)

  白芷忽而感伤地qiáng行抱住白芍。手无缚jī之力的白芍挣扎不开。白芷脸上失了不正经,一脸正经地在她耳边说道:“妹妹放心,我不会抢你的心上人,就是我死,我也不会嫁给世子。”

  白芍不在挣扎,愠色的脸上也一下子平静下来,不解地问:“你不喜世子?”

  白芷松开白芍,朝她笑笑,“他不是我的良人。这一世,我不想再糊涂。”

  白芍不懂。

  “若我死了,求你照顾好爹还有我娘。”白芷沉重地对她拍拍肩膀,落寞地离去。白芍望着白芷的背影,眼神不定,带着不解目送白芷,直至消失在黑暗中。

  这番话,白芷实则半真半假。她不嫁慕屠苏是真,去死是假。她好不容易重生一次,怎会再作践自己一次?她只是不想步入后尘,爱得那般凄惨毫无尊严而已。

  她对白芍说这番话,其实自有目的。此番乌龙下聘,让白芍失了面子,对她的敌意扩大化,要是以后她还呆在这家里,两人势必水火不容。若她“因为是妹妹的心上人而不嫁”,对她的敌意是否会轻一点?这是她自作聪明的做法,成效也只能以后才知。

  她派别院的丫鬟去通知慕屠苏,未料得到的答案竟是慕屠苏去穷奇山脚看山庄竣工如何。本是无功而返,却被恭亲王妃叫住了。

  白芷无奈,只得跟着静观其变。

  恭亲王妃邀白芷坐于亭中。恭亲王妃推了推身前的糕点,“白大姑娘吃吃,这是王爷派人从京城捎过来的。”

  白芷点了点头,小抿一口,夸赞,“味道甜而不腻,苏软,入口即化,极好。”

  “你这么费尽心思进我王府,以后会有这个口福的。”

  白芷顿了顿,转眼工夫,又如方才一般,相安无事地品着糕点。心里却亢奋了,很好,非常好,王妃不同意,最好来个棒打“鸳鸯”,退了这门亲事。

  恭亲王妃叹了口气,“不过也罢了,世子喜欢,我拿他没辙。从小倔。”

  白芷差点跪下求恭亲王妃拿起棒子挥舞拳头,拆散她和慕屠苏,她定会感恩戴德,替她积福。

  恭亲王妃把手抚在白芷的手背上,放下王妃的姿态,以婆婆的姿态说道:“本宫与王爷伉俪多年,只有这一个儿子,虽你以妾的身份嫁进我们王府,但看得出来,世子很欢喜你。前些年,本宫本想给世子安排一个通房丫头,可这愣小子誓死不要,丫头脱光光放在他chuáng上也被他原封不动的送回来了。当时本宫与王爷惊了一身汗,怕世子有什么隐疾,找了许多大夫。后来世子忍无可忍才道真相,说是想与心爱之人共赴云雨。噗,这傻孩子啊!被别人知道,指不定要被嘲笑死!”王妃笑了起来,从眼神中可看出,她对世子的喜爱。

  白芷却笑不出来。这一世的慕屠苏与上一世的慕屠苏并无不同,依旧奉行着只与心爱之人共赴云雨的理念。是以,前世的她虽做了他的小妾,他却从未碰过她。两年,她在煎熬中虚度了两年。

  恭亲王妃执起白芷的手,摸索着,“望你能生个长子给本宫抱抱。”

  白芷尴尬地笑了笑。

  她不是他心爱之人,是以,不可能会有孩子。

  与恭亲王妃聊到天色渐暗,白芷才回到自己的临水轩。沐浴更衣后,准备就寝。忽然别院的丫鬟来到临水轩传口讯。慕屠苏邀请她,明日辰时去晋阳湖畔泛舟游玩。

  白芷抖了抖嘴唇,正好,把这亲事退了。

  次日。将近辰时。

  白芷梳洗完毕,并未jīng心打扮,单单斜cha一支金步摇。清荷不解,“小姐,今儿与姑爷游玩,这样会不会太素了?再说,小姐平时喜翠簪,今儿怎么戴金步摇了?”

  “话多,掌嘴。”白芷与平时一般,嬉闹地伸出手,要掌清荷的嘴。清荷立马跑开,吐吐舌头。

  此时,丫鬟来接白芷了。白芷如个大家闺秀紧随其后的离开。

  在白府门口,与慕屠苏会面。这是自她所谓的“高兴”晕倒后,第一次与他见面。慕屠苏见白芷走来,细长的凤眼微微一笑,伸手便握住白芷藏于袖中的玉手。

  白芷微微挣扎,慕屠苏不放。

  白芷怒道:“世子,男女授受不亲。”

  慕屠苏不理会,“本世子暂且让你占下便宜吧。”

  白芷:“……”

  湖畔之上,一叶扁舟缓缓而行。白芷坐于船尾,慕屠苏坐在船头,四目相对。慕屠苏问:“你可知,我为何带你来泛舟?”

  “王爷与王妃定qíng于小舟之上。”

  “咦?你怎知?”

  白芷只能自嘲而笑。曾几何时,她便站在岸的那一边,看着心爱之人对另一个女人讲述关于他爹娘的鹣鲽qíng深,希望以后也能有个相爱的妻子共赴人生的辉煌与低cháo。

  “世子……”白芷沉吟片刻,蓦然抬首,定定地注视着他,“我想世子找错人了。”

  慕屠苏微微蹙眉,并未阻止她继续说下去。白芷道:“请世子退婚。”

  慕屠苏愣了一愣,“为何?”

  白芷深吸一口气,淡然说道:“白芷心有所属,此人并非世子。”

  短短数十字,却针针见血□慕屠苏最弱的肋骨之上。曾经的白芷太爱慕屠苏,所以她深知,慕屠苏绝对会放手。他不会去勉qiáng一个不爱他的女人留在自己身边。他是那般孤高自傲的绝世男子,怎会容许?

  “他是谁?”慕屠苏原本意气风发的脸上失了光彩,睫羽微颤,低声说道。

  白芷紧闭双唇,不说。

  慕屠苏嘴角噙着微笑,“我以为我们……”他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给她一个果决的答案,“你是认准了我会放手吗?倘若我说我不放呢?”

  白芷怔了怔,这不在她的预估范围内。白芷抿了抿嘴,“世子会的。”

  她怎会预估错误?她是那样了解慕屠苏。

  “不会。”慕屠苏回她。

  白芷看着泛起微làng的湖面,咬牙bī迫,“世子,白芷此生只爱他一人,若是世子相bī,白芷唯有投湖自尽。”

  慕屠苏却倏然笑了起来,“白姑娘最拿手的就是投湖自尽了。”

  戳中白芷的伎俩,白芷脸上有些挂不住,“你怎知我喜欢投湖自尽?”

  “我有嘴,有耳,会问会听。你是我的人,自然感兴趣。”

  “你觉得我不敢?”

  “你一向投湖于临水轩的自凿湖,而且必定在会游泳的家丁面前才投湖。如今,四下无人,唯独只有我。不过很可惜,我并不会游泳,救不了你。你得想清楚。”

  白芷二话不说,直接投进湖里,果断,决绝。

  “芷儿!”慕屠苏紧随其后,跳进湖里。

  可最后,是白芷救起不会游泳的慕屠苏。

  她前世早已学会游泳,无人知晓。慕屠苏不会游泳,她知道。可不会游泳的他想都不想就跳下水去救她,她怎么也不知道是为何?

  白芷拍醒了吃了一肚子水的慕屠苏。慕屠苏幽幽睁开眼眸,那双漆黑的眸子眼里只有白芷,他努力地伸出去,去抚摸白芷光洁的脸庞,淡然一笑,“芷儿,没事就好。”

  下一刻,他再次晕了,手失去力量,落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任务繁重……都怪自己一时无聊挖了这个坑,我也为自己更得如此慢着急啊!!!但素没办法,我最近在赶出版稿,还有《大神之宠》jiāo稿期也将至,压力好大。你们将就看,等我任务完成,这坑会快起来的。知道竹子的读者都知道,我从来不坑文的。

  ☆、9重生——亲事

  这次轮到世子晕倒了,但白芷不敢把他送回府。多次溺水的经验让白芷懂得,他的晕倒并无大碍,呼吸不畅所致,让他晕会儿便好了。

  白芷坐在岸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再看看躺着的慕屠苏,唉声叹气。一切从她代替妹妹去白马寺上香便已改变,不是她预知之事了。慕屠苏住进白府,慕屠苏与她jiāo集甚密,慕屠苏提亲纳妾,都是以前不曾有的事。

  但她清楚知道,有件事qíng不会改变,他会遇见南诏小公主,并且无法自拔地爱上她,娶她为妻,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眼里不会再有别人。

  “咳咳。”慕屠苏咳嗽两声要醒来了。

  白芷本想关切地问候他,但忍住了。她面无表qíng地转身问:“世子,醒了?”

  慕屠苏睁着迷离的眼,将她凝望着。白芷面不改色地跪下,咄咄bī人,“求世子退婚。”

  慕屠苏并未回答,只是认认真真地凝视她,好似便是如此,他就能看出她心里所想。白芷从始至终都不看的眼,只是低着头,脸上露着过于严肃的表qíng。

  “你心里的那个人是谁?”他问。

  白芷不回答。

  慕屠苏兀自笑了笑,苦涩,自嘲。他坐了起来,脸上也是如白芷的严肃,“好生准备吧,过些日子跟我去京城。”

  白芷大惊。他还是不答应?

  白芷咬紧牙关,从发髻上拔出金步摇,抵在胸口,“求世子成全。”

  慕屠苏愣怔在原地,大怒,“白芷!”

  “求世子成全。”白芷依旧信念坚定。

  慕屠苏恨恨地看着她,“休想。”

  白芷毫不留qíng地往自己的胸前刺,殷红的血洇开在纱裙上,画成一朵刺目妖艳的红色花朵。慕屠苏瞪大眼,惊愕地看着白芷。

  白芷嘴唇泛白,眼皮耷拉,快要不行了,“求世子成全。”

  “你比我狠。”慕屠苏心痛地闭上眼,再睁开眼,静静地凝视她,“我在你眼里就不及他半分吗?”

  白芷释然地微笑,然后晕倒在慕屠苏的怀里。

  ***

  白芷想,重生才多少日子,她晕倒过多少次了?看来得qiáng身健体是必要的。这事要是解决了,她一定找秋蝉好好学武。她睁开眼帘,又是烛光摇曳,已然是夜晚了。

  不用想,也知清荷守在身边。可没想到,守着她的竟是不问世事的柳氏,她的母亲。

  “芷儿。”柳氏抹抹眼泪,扶白芷起来。

  白芷抱歉地道:“对不起,让娘担心了。”

  “芷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走着出去,躺着回来,世子突然要退婚,你爹大发雷霆,这……”柳氏哀怨地说不下去了,只觉得一团糟。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锦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