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_锦竹【完结+番外】(69)

  那女子先是一怔,红着脸,娇羞低头,“民女苏城知州之女,白芍。”

  他知唐突,可心中那种渴望让他失了控。他道:“我娶你,可好?”

  那女子又是一怔,默默地低着头。他在心中失笑,那年落雪堆着热qíng的笑脸,何时如此娇羞?他倒是还是喜欢那时的她。

  他执意要去下聘礼娶她,恭亲王错愕又觉得人之常qíng。一见倾心,理解。可堂堂世子娶一小小偏州的知州之女,有*份。她劝慕屠苏纳妾,被他固执拒绝。只因他早知,他是为三皇子而生,分出来的感qíng很少,他几乎把所有的感qíng倾注在她身上了。

  他想对她好。

  发疯地想对她好。

  因这事,他下聘礼之事耽搁了。他怕她有所误会,认为是他故意调戏她。他想找机会跟她道明,苦于没有机会。官家小姐岂能见陌生男子?即便他是世子也不行。但他害怕她误会,他再次失去理智,夜探知州府。5 R4 x6 @5 `4 \( T0 U. I$ V

  他随手抓了个丫头,带他去找知州之女。那丫头领他来到一处幽静的别院,他探头看去,只看见她的背影,她正在沐浴。他的心骤然锁紧,不争气地别过脸,手心也冒出了汗。真是如书中所说,肤如凝脂……

  “小姐,夫人催你了。”远处,有人唤着她。他未来的妻吗?他心中油然一股甜蜜。

  可那女子转脸的刹那,他更是愣怔。那女子笑得妩媚,微斜着脑袋享受着把头倚在浴桶沿边上。

  不是他的“白”,虽然姿色更甚。

  他自责,他怎会为别的女子心动?他恼羞成怒,斥责带路的丫头,丫头委屈地说:“老爷有二女,她是大小姐,白芷。我并不知公子要找的是二小姐。”

  夜探知州寻知州之女,被误认登徒子,当然是觊觎美色。白芷姿色绝对在白芍之上。

  一向勇谋的他,落荒离开。他自己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慌张离开。

  他想赶紧下聘礼,与白芍定下来了。可是王妃也不松口,只有做小妾,别无他想。他唯有妥协,若不然,毫无机会。他下聘礼的那天,未见到白芍,却见到白芷了。她蹙着眉,扁着小嘴,心有不甘地问他,“我不同意,你为何看上我妹妹,而不是我?”

  他觉得这女子甚是有趣,又为她的嚣张嗤笑。

  他与她从未见过面,说这番话,有点怪。他反问,“我若纳你为妾,你愿意?”

  “愿意。”她毫不犹豫地回答他。

  慕屠苏被她的答复吓着了,“我与白姑娘从未见过,如此糙率?”

  “你不记得两年前灯会上,你为我猜出灯谜的事qíng吗?”

  他这一生上心的只有两件。

  一是,助三皇子登基

  二是,和他的“白”在一起。

  其他,不过是过眼云烟。

  只不过,他小看了这女子的偏执,与他一样,偏执的要和某些人在一起。在他大婚的前一晚,下药与他欢爱一场,次日捉jian在chuáng,他百口莫辩。新娘当即换人。他娶了不是他执着的女人,违背了他的夙愿。

  即使,他在他的心底,有点莫名的感觉。他对白芍并无过多的感觉,只是想完成一个任务。对她好,就像那个飘雪的天气里,她带着热qíng的笑脸递给他热乎乎地包子,捂热了他那颗行尸走ròu的心。

  他对白芷有种异样的qíng愫,他不懂的qíng愫。他厌恶她看他时,热忱又炯炯的目光。他厌恶她即使遭到他的冷眼相待,还是朝他露出微笑的脸。更厌恶她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他更厌恶的是,他发现自己一日不见她,心脏就不安的qíng绪。这种qíng绪让他不安,让他心烦。于是,他对她更冷漠,更冷眼相待。每次瞧见她受伤的表qíng,他又害怕她会离他而去。他是一颗棋子,只有被利用。所谓的关怀与爱,都是想利用他。他问过她,他如此待她,为何还要对他这般好,出于何种目的?

  她扬着对他满脸痴迷的样子,“我爱你,我的目的就让你爱我。我们相爱。”

  他笑她傻,更笑当时听到这话心在颤抖的自己,更傻。

  他出征受伤醒来,每次醒来,第一个见到的总是她。她是个娇弱的女子,双手不染阳chūn水。自他开始出征,她寸步不离,为了有了好的身子,不被他抛弃,她勉qiáng自己和士兵们锻炼,浑身都是伤。他全看在眼里,很厌烦,很心疼。

  他每次与她欢爱,总会弄疼她,他只是想让她害怕亲近他,可她总会紧紧抱住他,流着泪,任他在她身上驰骋。她怀过几次身孕,头几次她试图说服他,皆无果,被残酷堕胎。后来她学着聪明了,每次欢爱过后,她都会自觉喝下避孕汤药。

  她的自觉让他恼火,在chuáng笫之欢上,更残酷对待她。

  慕屠苏知道自己的“白”竟是白芷,原由是她绣的描金大牡丹方帕。那日不过是闲暇无聊,首次去踏入她的房间,她那个时候在女红,就那么凑巧刚刚完工,他看见她帕子上娟秀的“白”字。那种qíng绪难以形容。

  疯狂的开心,又疯狂的悲伤……

  发疯地想对她好。他又落荒而逃,就像第一次见到如美得惊人的她,那样láng狈。他曾发誓过,要对她好,把最好的给她。可他都做了什么?自责充斥他的全身,他无法原谅自己。

  他试着将功补过。生活上,他不再冷眼相待。chuáng笫上,他做到了最温柔。她终于发现了他的改变,害怕得窝在他怀里,“苏苏,你最近怎么了?”

  他只是以唇封住她的唇,身体迫切地需要她。他没法回答……

  他要待她最好,把最好的都给她。

  当他看见她如一片枯叶自他面前飘落,他的视线瞬间黑暗。他昏倒了,睡了三天三夜。醒来,他问下人,他的芷儿去哪里了?下人告诉他,他的小妾跳楼了。他们都知道他对她不好。

  是啊,他从来没对她好过,从未有过。

  他们都知道他讨厌她。

  是啊,他表现得很讨厌她。

  可谁又知道?他需要她?没有她,他不知怎么活?

  他变得沉默,变得无qíng。他成了三皇子的侩子手,他杀人如麻,为三皇子打下整片江山。三皇子登基那天,谁都知他必加官进爵,将要飞huáng腾达。可他却缺席,并未参加三皇子的登基大礼。

  那日,又是飘着鹅毛大雪的冬。他穿着她最喜欢他的白衣,如一片雪花,从忘苏台飘落……

  这是他的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没写文了。最近才开始重新码字,挺陌生的~~这文的思路是在《云雨事难穷》之后,却先开了。的确,我是想练笔。开文之前,还没把逻辑理顺,里面有BUG,我也没想过我那么玻璃心,呵呵~~写文写得不开心就不写了,很不负责~~自抽两巴掌……谢谢一直支持我的读者。我还是会继续写自己喜欢的故事……

  停笔半年多,竹子回来了……

  ---------------------------

  不要在意BUG,因为太久作者自己都忘记了o(╯□╰)o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锦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