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学是条龙!/和妖怪的攻略日常_纸上青漾【完结】

  书名:我同学是条龙!

  作者:纸上青漾

  文案

  又名《和妖怪的攻略日常》

  自从李小草读大学以来,每天都会碰到妖魔鬼怪,左有饿死鬼阿飘,右有二尾猫妖,一不小心就开启了攻略妖怪的人生。

  其中,有条“龙”最特别。

  蛇类,五百年可成蛟,千年可化龙。龙白就是一只兢兢业业努力化【龙】的小妖怪。

  后来?

  后来他成了李小草的男朋友。

  李小草:“听说,龙有逆鳞…

  龙白:“这逆鳞为你而生。”

  为新书《偷心贼》打个硬广:

  俞一言在7岁发现自己拥有空间转移能力后,一发不可收拾。在众目睽睽下盗走名贵的珠宝首饰成了她最大的乐趣。

  虽然每次窃取的珠宝首饰都会物归原主,但最终她还是成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珠宝大盗。她也因此被称为「怪盗」。

  而这一次,她要挑战的是某位执法者的心。

  “陆练的心,我偷定了!”

  **

  据「异能局」档案记载,代号为Y129的珠宝大盗在某起盗窃案中被「执法者」陆练 识破身份,并以效忠于异能局的方式赎罪。

  而坊间更为流传的版本则是:珠宝大盗被陆执法的“美男计”诱捕了……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小草 ┃ 配角:龙白,阿飘,二喵子 ┃ 其它:妖怪,食梦貘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豆荚玉佩里的女鬼

  深夜,火车疾驰。

  小草买的票是硬座,要坐22个小时的那种。

  没办法,她穷。

  小草执意要离开川蜀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高考结束瞒着老头填了北京的学校。

  她拿着从北京飞来的录取通知书去找老头的时候,老头只冷冰冰地说,“祖上有训:不入帝都。不过,真要算起来,你也不算我们李家的人,我管不了你。”

  这就算是把小草踢出门了,但养了一二十年到底还是有良心的——给了小草五千块钱。

  想起兜里的钱,李小草有些垂头丧气。学费就得交四千,包里仅剩的一千块钱不知道够自己活多久。李小草知道老头心不狠,只是想逼她回去,先前填报志愿时,老头就主张让小草填报川蜀的大学。

  北京有什么让李家这么忌讳的东西?李小草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也不想因为李家所谓的“祖训”而停下自己的脚步,反正她也不算正儿八经的李家人。不过,等老头老了,她肯定不会把自己当做“非李家人”的,她会好好赡养老头的。

  摇摇晃晃的火车厢里,李小草站在洗漱台前,鞠了一捧水扑在脸上。摇摇头,暗想:等到了北京,还是先想法子赚钱吧。赚到了钱能立足了再说孝敬老头的话。

  小草刚准备回到自己的硬座上,就听到外面传来奇怪的响动,她立刻屏气竖起耳朵仔细听。

  诡异的声音只出现了一回,小草无从分辨,干脆把这抛之脑后,胡乱擦了把脸就回到座位上。

  她的行李只有一个书包,此刻书包半敞着,拉链没有全合上。虽然她没有什么贵重物品,仅有的钱也都随身带着,书包里就两三件当季的衣服,但要是被偷了也会很苦恼。

  轻而易举地把书包从行李架上拿下来,刚想拉上拉链却发现有一个东西在闪烁着诡异的亮光。

  豆荚子玉佩在发光!这玉佩是早前老头给她的,这玉佩的样式比较新颖,不是常见的佛像观音一类,而是一个豆荚,一个包着三颗豆子的豆荚子玉佩。

  不过,她一直没在意过,就只当是块普通玉佩。

  默默咽了咽口水,小草稳住自己发抖的手,又仔细看了看豆荚子。

  “啊!”——见鬼了!豆荚子玉佩上竟然出现了一张脸!

  小草到底还是没稳住,一抬手把豆荚子玉佩扔出去三米远。不偏不倚,玉佩正好落在某个倒霉乘客的头上,发出“咚”地一声脆响……

  周围的人都被小这一出给惊醒了,小草也有些惊疑不定。

  “妹妹啊,你怎么了?”旁边的大叔从睡梦中被吵醒。

  长呼一口气,感觉到冷汗已经把整个后背浸湿,小草定了定心神,管它什么妖魔鬼怪,总有法子对付的,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好心的大叔说:“我没事。”

  那个被玉佩杂中的倒霉蛋,脾气倒是挺好,被砸中了竟然还好心把玉佩捡起来物归原主:“这是你的玉佩吧?”

  “谢谢,”小草刚才被吓坏了,但现在已经镇定下来,接过玉佩仔细端详起来,问周围的人:“你看见玉佩上的玉豆子了吗?”

  “看见了,三个。”

  “那你看见玉豆子上面的脸了吗?”

  “……没看见,”大叔一脸无奈,“妹妹你做噩梦了吧?喝口水压压吧。”

  远处的一个大婶也被不小的动静折腾醒过来,显然也听到了这段对话,翻个白眼,冷哼一声,大骂:“神经病,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向四周的人连声道歉。小草尴尬地收回手中的玉佩,认真研究起来,仿佛刚才那张脸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但她敢肯定自己不是在做梦,毕竟自己刚用凉水拍打过脸,脑袋里清醒着呢。

  想起李家一直以来的营生,以及李家的祖训,李小草有些不敢确定,难道这就是不让李家子弟入帝都的原因?不管怎么说,这事也太蹊跷了些。

  拿着豆荚子玉佩翻来覆去得倒腾,也没有研究出个什么结果。小草倔劲一上来,看着周围熟睡的人群,索性带着豆荚子玉佩去了每个车厢都配有的厕所里。

  说来也奇怪,这玉佩一到除了小草再无别人的空间里,竟然又开始闪烁起来,先是绿莹莹的光不断闪烁,渐渐地一张脸就浮现在豆荚子玉佩最中间的那个豆子上。

  李小草也不动,就看着玉佩里的那张脸。两两相望,谁也不轻易行动。李小草细细打量着玉佩里的面容,瘦骨嶙峋。

  最后还是玉佩里的那张脸先开口说话了:“大妹子……你别怕,我虽是鬼,但不是想害你。”

  到底是李家长大的孩子,李小草一点也不慌乱,盯着玉佩的眼神反而让玉佩里的那只女鬼发毛。这女鬼的面色不好,生前一定过得很惨,指不定死得也惨,小草悄悄在心里下了断语,正色道:“你不想害人跑到我梦里来干什么!”

  “我在野外飘飘忽忽好多年了,只想找我的儿子,但我实在走不远。今天感应到你的玉佩,就先躲了进来。你能带我去找我的儿子吗?”这只女鬼小心翼翼地看着小草。

  “不行!人鬼殊途!你给我出去!”小草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以她那少有的经验来看——这玩意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52书库推荐浏览:林绵绵| 潇湘冬儿| 桃桃一轮| 乐小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