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奏情人梦_薇姿【完结】

  《变奏情人梦》

  作者:薇姿

  内容简介:

  两起离奇诡异的命案,

  两代缠绵悱恻的爱情。

  究竟谁是谁的天使?

  谁又是谁的魔鬼?

  爱你,

  可不可以成为毁灭一切的理由?

  暴风雨过后,

  是最亮丽的彩虹。

  悲伤的尽头,

  是不是幸福的开始?

  楔子

  更新时间:2013-04-25 10:09:21 字数:169

  是什么让古老苍凉的大地为之悸动不已,那就是你,叶离,是你那曾经澄澈如水的眼瞳,和日益倦怠的颜容。

  是什么让命运的转轮载满亘古的悲伤,那就是你,叶离,是你那曾经肆意飞扬的青春,和激情绽放的锦绣华年。

  如果时间的流逝,岁月的沙漏,生命的伤痕,都不能够把你从我的灵魂里面剥离,那么,我又怎么能够忘记你,叶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1)

  更新时间:2013-04-25 10:09:21 字数:3182

  那一年的秋天,我遇到你,领略到生命中的第一次美丽。

  苍黄的天空,似乎弥漫满了肆虐的尘螨,晦暗的云层,遮蔽了阳光的明媚。

  飒飒的秋风,吹散满山飘零的黄叶。

  “嘎嘎嘎……”不远处,一棵干枯衰败的老树上,一只黑色的乌鸦发出刺耳凄厉的哀鸣。

  处在半山区的公墓园,显得格外的落寞与凄凉。

  霍蝶舞披着白色的孝布,左臂上套着一个黑箍,静静跪在僵硬冰冷的墓碑前面。

  凝视着墓碑上霍飞扬那张慈祥和蔼的笑脸,两泓水液在漆黑的瞳孔中荡漾着,她慢慢咬紧自己苍白干裂的嘴唇。

  机械的把身旁枯黄残破的纸扎,连续的添进熊熊燃烧的烈焰中。

  很快就被吞噬掉,空气中弥漫着黑色的灰烬和烧焦的气息。

  红色的火光映照着她苍白倦怠的容颜,一半便白瓷般的发亮,另一半却沉浸在更加深沉晦暗的阴影中。

  在她漆黑的瞳仁里,有两簇小小的火焰,在水润中明明灭灭的闪烁。

  “蝶舞,一边烧纸,一边还要喊你爸收钱,要不然,他收不到的。”蹲在旁边的姑妈霍海蓉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对她说。

  霍蝶舞紧抿着嘴唇,倔强的不肯开口。

  霍海蓉叹了一口气,一边往火堆里添冥币,一边叫着:“弟弟,收钱啊,弟弟,收钱啊……”

  不远处,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那是属于另一个生命的离别。

  比较起来,霍飞扬墓碑前,只有两女一男三个中年人和一个苍白羸弱的少女,就显得格外的凄清。

  “弟弟,姐姐知道你绝对不会自杀,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警察早日抓到凶手,替你报仇。”霍海蓉哭泣着。

  站在她身后的丈夫乔振宇温柔的抚着她的肩,劝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不要太伤心了。”

  霍海蓉靠在他怀里,抽抽搭搭的呜咽。

  霍蝶舞的母亲谢婉仪静静站在距离墓碑三四米处,神情漠然的凝望着苍黄晦暗的天空。

  终于,纸扎全部添进了火堆,慢慢变成纷纷扬扬的黑色灰烬。

  一阵轻风拂过,便如同蝴蝶一般轻盈的飘远。

  “蝶舞,一定是你爸爸来收钱了。”霍海蓉怅然说。

  霍蝶舞没有说话,漆黑的眼瞳茫然看着不远处的母亲。

  她脸上既没有悲伤,也没有痛苦,而是一片漠然,毫无表情的漠然。

  仿佛,坟墓中刚刚埋葬的,不是她曾经痴心眷恋的爱人,不是她曾经相濡以沫四年的丈夫,而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乔振宇仔细的用木棒把地上残余的火星打熄。

  已经是暮秋时节,飒飒的秋风带着料峭的寒意。

  霍蝶舞不禁瑟缩了一下。

  乔振宇看她一眼,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吧。”霍海蓉点点头,她扶起霍蝶舞,柔声说,“蝶舞,我们回家吧。”

  大概是跪的时间太久了,站起来,才知道双腿已经麻痹,霍蝶舞趔趄了一下。

  “可怜的孩子。”握着霍蝶舞细瘦的胳膊,霍海蓉的眼角,又湿润了。

  一行人回到霍家。

  墙上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照片还在,却已经物是人非,天人永隔。

  霍海蓉呆呆的看着,半晌,喃喃说道:“这张照片,你爸爸还没有拿下来啊。”

  她不无责怪的斜睨谢婉仪一眼。

  谢婉仪依然面无表情。

  霍蝶舞没有说话,从进屋开始,她就蜷缩在那张硕大的竹制藤椅上,双手抱膝,目光呆滞的凝视着地面。

  “蝶舞,爸爸虽然不在了,可是,你还有妈妈,还有姑妈,我们都会好好照顾你的。”霍海蓉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

  “蝶舞,你已经十七岁,应该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谢婉仪面无表情地说。

  诧然抬眸,霍蝶舞惶然的注视着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霍海蓉吃惊的问道。

  “我再婚之前,曾经答应我的丈夫,我已经和霍家一刀两断,毫无瓜葛。”谢婉仪淡淡说道。

  霍蝶舞苍白的脸颊顿时一片惨白。

  “一刀两断?毫无瓜葛?”霍海蓉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蝶舞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能够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

  “我跟霍明远离婚的时候,已经签下协议,霍蝶舞不再是我的女儿,她的任何事情都与我无关。”

  “我不管你们签了什么协议,现在明远已经不在了,你怎么可以这样?”霍海蓉愤愤地说。

  “总之,我不会管蝶舞的。”

  不会逊于丧父的痛,一把刀子在割着她的心,那般的鲜血淋漓,血肉模糊。情不自禁攥紧的拳头,关节处泛着青白色,霍蝶舞惨白的脸颊,已经全无血色,漆黑的眼瞳,闪烁着水润的光芒。

  “婉仪!”霍海蓉恼怒的叫道。

  一个小小的声音从藤椅上轻轻飘过来:“姑妈,我,可以和你住在一起吗?”

  霍蝶舞茫然无助的看着她,声音凄怆悲凉。

  “这……”霍海蓉看看乔振宇,踌躇着。

  一直平静的看着这一切的乔振宇说道:“就这样吧,以后蝶舞就和我们一起生活。”他朝霍海蓉点点头。

  谢婉仪依然漠然的看着窗外,自始至终,没有看过霍蝶舞一眼。

  出租车奔驰在平坦宽阔的柏油路上,道路两旁的杨树笔直修长,树冠点缀着零落枯败的叶子,一派暮秋的气息。

  霍蝶舞被霍海蓉紧紧揽在怀中,温暖而柔软的胸膛,那应该,就是属于母亲的温度吧?

  她别开脸,痴痴的看着车窗外面乏善可陈的风景,太阳已经渐渐露出云层。

52书库推荐浏览:尤四姐| 桃桃一轮| 黑色火种| 上官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