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得春风恨_沈沧眉【完结】

   《破得chūn风恨》作者:沈沧眉【完结】

  《破得chūn风恨》讲述了:遭遇“凤凰男”,八年爱qíng成了泡影。叶孤容原以为这世上最有资格白头偕老的一对,便是她与聂易梵。

  他在她尚是一名qíng窦初开的萝莉,还没有机会将目光投向别处的时候,就已经走进了她的生命。

  那时她以为人生是可以删繁就简,就此尘埃落定的。但世事难料,在他们即将谈婚论嫁之际,聂易梵另结新欢。

  她几番思量,委曲求全,但终究意难平,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利用风流不羁的花花公子颜景辰,利用完毕却发现难以善后……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不安于室(1)

  叶孤容站在镜子前,披上红色羊绒围巾,穿上黑色长风衣,顺手梳理一下长发,然后凝视自己三秒钟,转身出门。

  今日是平安夜,街上人满为患,满城霓虹乱舞。若gānqíng侣与她擦身而过,像流水绕过礁石一样绕过她快乐的前行。她面目沉静,步伐从容地走过中心广场,隔老远一段距离,就看见那辆熟悉的黑色帕萨特停在咖啡馆门前。

  果然在这里。

  她冷笑一下,停步看表,十点刚过一刻,便绕着广场的雕塑走了一圈,周围挤满了年轻的男男女女,一概头戴红色圣诞帽,手握气球,满脸欣喜,却不知有几个是耶稣门徒?

  她寻到一个靠近咖啡馆的长椅坐下来,从风衣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来,默默地抽。抽烟这回事她是经由聂易梵学会的。她想了想,大约有六七年了吧。那时年少不识愁滋味,一举一动都带点儿表演的意味。

  聂易梵是高她一届的学长,很多女生的心仪对象,女生寝室夜谈会的男主角。因为一次文艺汇演,就跟她走到一起了。似乎也没有谁先追求谁一说,他约她,她就去了,没有故作矜持,倒是室友们常常故意刁难他,换得大把零食。现在想起来,是很俗套的一个故事,qíng节也毫不曲折,一路进展顺利,水到渠成,双方家长都很满意,只等领证结婚。

  每日朝九晚五,xing生活也渐趋公事化,生活平淡的简直有些乏味。有时候,看韩剧里面男女主角死去活来的爱着,折磨得人揪心,在看看身边的男人抱枕酣睡,她都要疑惑自己是不是真的爱过。

  qíng况急转直下,是从半年前开始的。

  他一次出差回来,她在他的脖颈后发现吻痕。她调出了他的通话记录,发现一支联系频繁的号码,查证得知是公司新配给他的助理,名校毕业,青chūn靓丽,姿色不见得胜她多少,但美从来都是见仁见智的,况且人家年轻啊,只得二十三岁。

  聂易梵对此的解释是,女助理很仰慕他,他则一时不能自控。为此他们冷战了整整三个月,经过双方父母的不懈劝解,聂易梵的悔过保证,重归于好。叶孤容也明白,像聂易梵这样的男人遇到的诱惑是很大的。可不是嘛,仪表俊雅,文质彬彬,更难得的是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外企的销售总监。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出轨这种事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据叶孤容的闺密罗素素说,某天深夜,在聂易梵的车上见过一个长发美女,提醒她多留神。她自己也曾经撞到过一次,但聂易梵一口咬定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工作需要顺道载她,然后反过来责怪她多疑猜忌。她没有真凭实据,只能不了了之,心里当然是极不痛快的,日常不免要言语冲撞,摩擦急剧升温。可真要说分手吧,她心里也是舍不得的,多年的感qíng付之东流不说,单就这口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气,她也咽不下去。何况她已经二十七岁了,普通白领,薪资一般,心底不免渐生年华老去的恐慌。

  聂易梵也看准了她这一点,便越发的有恃无恐,有几次争吵的厉害,居然夜不归宿。他出生工薪家庭,靠自己几年的打拼换得今天的成就,近些年周转国内外,很见了些世面,心底是颇有几分志得意满的,平时应酬就不乏诱惑,更兼身边有三两个纸醉金迷的同事带着,不免有些蠢蠢yù动,不安于室。助理李佳刚刚大学毕业,身上似乎还带些纯真的校园气息,思想却是极开放的,每日睁一双含qíng脉脉的眼睛看他,几个回合下来,他就心驰神摇起来。当然,他本来也就是玩玩,并没有打算和叶孤容分手。可是每逢夜归或出差回来,面对她那张面无表qíng的脸,yīn晦难测的眼神,就知道她又在疑心自己,心里也是不无厌烦之意。

  信任是这世界上最经不起挑战的东西。

  叶孤容何尝不想再次信任他,不再动辄猜疑,但是她说服不了自己。她这个人表面上是极温婉柔顺的,淡眉浓睫,五官纤巧清丽,像个典型的江南女子,骨子里却有点儿歇斯底里的成分,一旦发作起来,那是绝无挽回的。

  聂易梵最近工作繁忙,眼看就是圣诞节,还是一点表示也无。她也索xing不提。反正除了热恋的那两三年,她已有多年不曾收到过礼物。不过,她若是真的相信他圣诞节还要加班的鬼话就实在太没有天理了。

  叶孤容抬腕看看手表,十一点。广场上依旧很热闹,夜风寒凉,她竖起风衣的翻领护住耳朵,咖啡馆里进进出出的人不少,硬是没见着聂易梵的影子,但他的车既然停在这里,她就守株待兔,不信他不出来。

  跟踪这种事女人皆可无师自通。她之前也跟踪过他两次,唯独此刻最最理直气壮,今晚必须做一个了断。必须。

  叶孤容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决绝的冷笑。

  终于,咖啡馆的门开了。

  聂易梵携一位女子缓步而出,咖啡馆橘huáng色的灯光在他们身上笼了一层淡淡的光晕。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叶孤容看不清楚那女子的脸,只见她身材高挑,长发如瀑,穿一件白色收腰服装,寒风中显得纤腰楚楚,聂易梵的手臂就环在那腰上。

  两人言笑晏晏的一左一右进了车子,绝尘而去。

  叶孤容立刻掏出手机,拨出一串熟悉的号码,五秒钟后又切断了,奋力将手机摔在坚硬的地上,哗啦一声碎裂开来。她一度以为自己做好了足够准备来迎接这种qíng况的,但亲眼看见仍然觉得怒不可遏。

  聂易梵,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

  最近一个月来,聂易梵的心qíng十分舒畅。因为叶孤容终于不再关注他的行踪,不再无理取闹了。元旦晚上她还亲自下厨整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备下红酒鲜花烛光音乐,说是庆祝两人相识八周年,美中不足的是,当他抱着她求欢时,被她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不过他们太过熟悉彼此的身体,多一次少一次也无所谓。

  这天下班,他驱车路过商场的时候,忽然想起叶孤容的手机丢失好些日子了,一直用之前的一款旧机,心想不如买个新的讨好她,便进店看了一圈,挑出三款最新出的机型,打电话给她询问意见。

  她果然很高兴,说:“那就买最贵的那个吧。”

  聂易梵立刻依言买了最贵的。这几年他钱没少赚,却不曾送过她什么东西,倒不是他小气,而是他的钱大部分是jiāo给叶孤容打理的,再说两人都在一起八年了,他自觉是没必要再搞那套ròu麻的。

  回去的路上,接到李佳的电话,自然少不了一番qíng意绵绵的qíng话,这时候,他可是一点儿也没意识到自己的ròu麻。

  眼看车子驶进社区方才挂机,从车里拿出新购手机兴冲冲地上楼,刚一打开门就闻见一阵扑鼻的香气。

  一大捧鲜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娇艳yù滴。

  卧室的房门虚掩着,柔huáng的光和舒缓的音乐一起由门fèng里泻出来,氛围极其暧昧。他疑惑的轻轻推开房门一看,chuáng上有两个人正拥在一起缠绵,男的赤luǒ着上身,露出健康的古铜色肌肤,叶孤容在他身下脸色cháo艳的娇喘,看见他站在门口毫不惊讶,还对他妩媚的笑了笑。

  那男的似乎意识到什么,侧转过头来,鼻梁挺括,黑眸如星,好一张俊朗的脸。

  聂易梵大脑一片空白,石雕般杵在门口,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chuáng上那男的倒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一把压制住叶孤容,在她耳边压低嗓子,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你利用我?”

  叶孤容见他的眼神倏忽变得锋利无比,脸上就像被针刺了一下,不由得十分心虚,勉qiáng牵动嘴角笑一下。那男的盛怒,全然不顾站在身后的聂易梵,猛地一挺身,她不禁啊的叫了一声。

  这一声把门口的聂易梵叫得如梦初醒。他将新购的手机奋力掷过去,冲出房门将客厅的花瓶举起来砸个粉碎。

  chuáng上的男人这才起来穿衣服,他的十指修长,一边优雅的扣扣子,一边看定叶孤容,冷冷道:“叶孤容,你死定了。”

  《》《》幽灵出品《》亓官新作,达芬奇密码。

  《》

  请稍候

  不安于室(2)

  罗素素是最先得知叶孤容和聂易梵分手消息的人。

  她被刺激的从chuáng上跳起来,也顾不得冰天寒冬的,就穿衣下楼拦车直奔叶孤容所在的宾馆。叶孤容刚一开门,她就旋风般杀进来连问怎么回事。

  叶孤容摊开手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捉jian在chuáng,就分了。”

  罗素素吃惊地叫起来:“聂易梵也太过分了,居然把那女的带回家来?”

  叶孤容笑笑,开了一罐饮料递给她,说:“是我被捉jian在chuáng。”

  “你——”罗素素彻底惊了,“那男的是谁?”

  叶孤容靠在chuáng头,面无表qíng地反问:“谁告诉你是男的?”

  罗素素的一口饮料全喷了出来:“不会吧?”

  但是,她立刻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伸脚在她腿上踢了一下,佯怒道:“还有心qíng开玩笑,看来没我什么事。”

  叶孤容苦笑一下:“我认真想过了。与其这样,不如分手。没结婚都这样了,以后还怎么过啊?”

  罗素素想了想,有些迟疑地问:“那你们的那个……怎么分配?”

  叶孤容很gān脆地说:“都归他,他拿一部分钱出来。”

  “这么说,是一点余地也没有了?”

  “废话。”

  “他什么反应?”

  “气到极顶。”

  “看来你预谋已久。”

  叶孤容喝着啤酒,没说话。

  罗素素沉默一下,终于没能按捺住八卦的本能,问道:“那男的到底是谁啊?”

  叶孤容两眼看着天花板:“鸭店找来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沈沧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