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这样无害的青年_微笑的猫【完结】

   《像我这样无害的青年》作者:微笑的猫【完结】

  内容简介

  金牌人气作家微笑的猫首部纯爱短篇小说合集正式出版!

  《像我这样无害的青年》大神级畅销作家微笑的猫出道十年首部个人作品合集,收录了其发表的短篇小说,古风、现代、笑猫式的脑dòng与幽默,笔下刻画出栩栩如生的众生百态,并特别创作全新六万字中篇回馈广大读者,良心推荐!

  作者简介

  微笑的猫,网络文学超人气大神作者。江南人士,女,天秤座,大学法学专业。代表作品《考古手记》《大城小事》《不疯魔不成活》《不如桃杏嫁东风》等多部小说,在网络上多年热度不减,口碑良好。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一章 人为刀俎

  沈家被灭门的时候,谁也没想到厨房里躲着一个小贼。

  这是一个叫李檀弓的小蟊贼,跟着他的师父闯dàng江湖还不足半个月老yín贼偷香窃玉到一半觉得体力不济,上山休养去了,小贼本来也要跟着,临走时他爬上沈家墙头偷看,沈家老爷沈天放的第三房小妾不知是眼神不好还是怎么的,竟然冲他笑了一笑。

  他觉得三夫人铁定是爱上他了,当机立断潜入“沈梅花园”踩点。谁知还没到半夜呢,就出了这样的事qíng。

  对方来了有二三十似,都蒙着面,见人就杀。

  领头的是个扭扭捏捏的家伙,黑衣黑帽,中等身材,像是被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刺激了鼻子,连连打着喷嚏,打完了掏出条雪白的小手绢儿捂着,不耐烦地催促:“好了没有啊?快点儿啊。给我看紧点儿,一个都别放跑喽!”

  李檀弓躲在厨房门的fèng后面偷看,觉得这声音有点儿怪,后来一想:哦,他是个太监!

  太监一伙儿人挨个房间找人,松油火把噼里啪啦地燃烧着,把杀手们冷酷的黑影子jiāo错地投she在血迹斑斑的小径上。

  太监反复qiáng调说:“海公公jiāo代了,小的尤其要杀,杀了才没有后患。”

  李檀弓急得六神无主,他钻回刚才藏身的米缸里,又赶忙跳出来:这地方瞎子都能看见。

  他想伏在梁上,发觉自己那点儿轻功不足以跳上去;他想躲进水缸,但缸里满满的水,万一一口气没憋住必死无疑;他甚至想盘在蒸笼里,又怕真的被人蒸了。

  就这么电光火石的工夫,灶台后面竟然摇摇晃晃地走出个小孩子,满头的糙屑,揉着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李檀弓一个箭步冲过去抱起孩子,蹿进了炉膛。

  沈家人多,炉子也高大,尽管如此,bī仄的炉膛也差点儿把李檀弓挤死。他努力把身体缩成扁扁的一条,含着胸,屁股紧贴着锅底,胳膊底下压着那孩子。幸好锅底和灰烬都冷了,否则这两个人一定熟得很快。

  “嘘!妖怪来了,谁说话就会把谁吃掉。”孩子动了动,李檀弓赶忙在孩子耳边悄声道:“谁动了也要被吃掉。

  厨房门“砰”的一声被踢开,随后是稀里哗啦的翻动声,米缸、水缸都被人打碎,柴房被点着,架子被打翻,蒸笼也被搬下来扔进了火里,幸运的是没有人凑到炉膛前来看一眼。

  随后整个沈梅花园都烧了起来,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没有人过问,也没有人来救火,大火整整烧了一夜。

  直到第二天早上,李檀弓才敢带着孩子爬出来。他是聪明的,因为就在小半个时辰前,还有两个收尾的家伙在废墟里寻找漏网之鱼。

  李檀弓满脸锅灰地瘫坐在地上,那小孩也gān净不到哪儿去,他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说:“你怎么了?”

  “我腰痛。”李檀弓说,“为了不压到你,我在里面撅了半晚上的屁股,现在觉得腰和屁股都不是我自己的了。”

  小孩说:“我饿了。”

  李檀弓有气无力地说:“你这小没良心的,知不知道你全家都死了?”

  “哥哥,我饿。”

  得,这孩子是傻的,财主家难免会生一两个傻儿子。

  李檀弓挣扎着爬起来,从怀里掏出一块饼,“吃吧,吃完了咱们各走各的路,我回我师父家去,你呢,你想上哪儿就上哪儿。……慢慢吃,别噎着。”

  “唉,幸亏你是傻的,以后啊也别惦记着报仇,那些人不简单,尤其那个太监,——这年头真是黑白颠倒,妖魔鬼怪横行。算了,不说了,说了掉脑袋。总之太监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杀人,你是对付不了的。既然你侥幸活下来了就好好地活下去,长大了,种几亩地,娶个傻媳妇,生一堆傻娃娃,平平安安地过日子,把这个晚上彻底地忘掉。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沈阿九。”

  “阿九啊,走,咱们去找找还有什么能用的东西?”

  沈家老屋的灰烬还在冒着青烟,屋倒房塌,地上有两具焦尸,李檀弓赶忙捂住阿九的眼睛避开。

  客厅里立着一扇白石屏风,虽然也被熏得漆黑,但雕工可能还值两个钱,李檀弓想把它搬到当铺去给阿九凑点儿盘缠……屏风下面却突然伸出一只血污的手抓住李檀弓的脚,李檀弓尖叫一声,跳出去好几步。那人咳嗽着,艰难地呼吸着。

  “阿九,别过去!”

  “是鲁爷爷。”阿九说。

  屏风底下躺着的人是沈府的管家。说来也巧,这屏风后面是条一尺来深、丈把来长的沟,里面蓄着点水。许多年前建沈梅花园的时候,风水先生说这沟能聚财气,屏风能挡着财气外泄。凭着对这个家的了解,鲁管家在腹部中刀后顺势跌进了这条水沟,靠着天黑和浅水,躲过了随之而来的火劫。

  他年纪大了,熬到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

  “小少爷……阳明……”

  “什么?”李檀弓把耳朵凑了上去。

  鲁管家qiáng撑着最后一口气说:“请少侠……把小、小少爷……送到逍遥山……无极宫……阳明真人……”

  李檀弓摇着头说:“什么阳明真人?什么逍遥山无极宫?我好端端地遇见这档子事已经够晦气了,我武功又差,身体又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您就别再为难我了,我会把阿九卖给好人家……”

  他突然住了嘴,因为鲁管家已经断了气。

  他急了揪着死人的领子喊:“老头你别死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个贼啊。我脑袋上还簪着花呢,这年头哪个贼还往脑袋上簪花呢?我不是个好人,我是个采花贼啊!你看看,你怎么能把孩子jiāo给我呢?老头?喂,老头!”

  阿九问:“什么?”

  李檀弓自认倒霉,苦笑不已,他问阿九:“你几岁了啊?”

  阿九说:“不知道,娘没告诉我。”

  李檀弓说:“傻小子,你娘最疼你了,她生你时一定念了许多经,让你日后能够死里逃生,还不用伤心。”

  他拉起孩子说:“走吧,去找什么阳明真人。这死鬼以为我答应他了,如果我不照着做,他肯定要到阎王爷面前告我一状。啧,什么逍遥山无极宫,在哪儿啊?”

  阿九懵懵懂懂地跟在他后面,李檀弓用袖子擦拭脸上的黑灰,垂头丧气地走出已经是废墟的沈梅花园。

  他们走了约莫有个把时辰,一行人去而复返,又极仔细地搜查了几遍。太监不在,太监一个孔武有力的手下问:“沈天放有个六岁的孙子,你们昨晚见过没有?”

  那群人回想一会儿,然后摇头道:“小孩子倒是有好几个,但都不像是六岁。”

  “糟了糟了,”壮汉的额头上开始渗出汗珠,“八成让他给跑了。如果让老祖宗知道,嫌我们手脚不利落,我们也就小命不保了!”他指着一名手下,“你快去告诉海老公,该怎么办,全凭他老人家决断。”

  手下应了声,匆匆地骑马去了。

  壮汉如莽牛一般丑陋的脸上yīn云密布,“后患,后患,”他捏紧了腰刀,口中喃喃不已。

  李檀弓没去逍遥山,转而去了他师父的老巢——鱼峰山上的途清观。老贼平常不出动时,就脱去夜行衣,换上粗麻布道袍,戴上灰扑扑的帽儿,穿上补丁摞补丁的鞋袜,笼着手在门口闲坐,一脸晦气样。

  途清观破败不堪,杂糙丛生,四处断壁残垣。观里早几十年就断了香火,大殿上供着的三清也倒了两清半,这时两扇破门虚掩着,风一chuī嘎吱作响。

  刘采花正躺在供桌上喝酒,看见李檀弓带着阿九,便懒洋洋地说:“小子,快去山下再帮为师打两斤酒。哎,这娃娃是谁?”

  李檀弓凑到他跟前,如此这般地说了。刘采花吓得当啷一声掉了酒瓶子,揪着李檀弓的耳朵破口大骂:“臭东西,看看你揽的是什么活儿!你是长坂坡单骑救主的赵子龙吗?你连赵子龙的一根腿毛都不如!”

  他狠踹了李檀弓一脚,又把他拖到跟前,压低了声音说:“你知道那个姓海的是谁?他就是海红雁,‘立皇帝’刘瑾最得力的手下,人称‘海罗刹’!……你说他为什么是罗刹?因为罗刹是母的,那厮也差不多是个母的,可要比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十八层地狱里的恶鬼都比不上他。你从他的眼皮底下偷了个孩子出来,东厂不知道,西厂也会知道酒厂不知道,全天下的狗腿子也会知道!”

  李檀弓低声反驳道:“可是阿九又没有错……”

  “谁有错?”刘采花反问,“这么多冤死鬼哪个有错?御史成炼死在镇抚司监狱后,族中连未满七天的婴儿都被杀了,那孩子连眼睛都没睁开他会有什么错?这个世道已经没有好人了!”

  他说着就从神像后面摸出几钱碎银子揣在怀里,一手拉起李檀弓,一手抱起阿九说:“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走!你把这孩子jiāo给阳明真人后,咱们师徒就逃进深山里去,十年内再也不能出来!”

  他们是太阳落山时分走的,到了半夜,有三个人出现在途清观前。其中两人膀大腰圆、满脸煞气,看着就让人生畏,另外一位却是个冷冰冰的青年。

  一名大汉说:“怕是已经走了许久了。”

  青年沉吟道:“真是‘偷香太岁’刘采花的徒弟?”

  大汉说:“不会有错,安cha在山下小镇的探子没见过刘采花,却认识他这个小徒弟,听说他经常帮师父打酒,还爱找人chuīchuī牛什么的。这徒弟申时左右曾带着个小孩子奔山上来,那探子本来要跟着,山高林密,被他甩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微笑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