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_明晓溪【完结】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完结)》作者:明晓溪

  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泰国,风靡全亚洲!畅销书作家明晓溪最唯美、最浓烈的làng漫新作。用文字化作音乐,用梦幻触动琴弦,诠释爱恋与仇恨,复仇与宽恕

  编辑推荐

  2014千万级超级畅销作家明晓溪最唯美、最浓烈的làng漫新作《第一夜的蔷薇Ⅱ逆光》

  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泰国,风靡全亚洲!

  千万册畅销书作家明晓溪最唯美、浓烈的làng漫新作。

  明晓溪使用其独特的犹如弹奏钢琴般的写法,用文字化作音乐,用梦幻触动琴弦,诠释世间的爱恋与仇恨,复仇与宽恕,抚慰每一个无处安放,又渴望灿烂的不羁灵魂。曾有人说,人生就是无数个jiāo叉路口,而人总是站在一个个路口选择和被选择。

  在读这部书稿近结尾时,忽然产生一个想法,然后再次翻阅到开篇——“沉重的铁门发出生锈一般的声音,缓慢开了一道fèng,清冷的阳光照she在那个缓缓走出的女孩子身上……”仿佛出现在眼前的这一幕qíng景中,这个名为夜婴的女孩的身影渐渐与尹夏沫的时而重叠——带着过去烙印在心口的伤,缓缓走进阳光,那是夜婴,也是尹夏沫。夜婴与尹夏沫被迫站在人生的jiāo叉路口选择:是掩埋伤口,珍惜温暖,还是拥抱仇恨,孤独复仇。尹夏沫总是选择了前者,所以她带给那两个深爱她的男人各自最适合的幸福。而我们这个故事的女主角夜婴却决然地选择了另一条路,人生剥去希望,剩下到只有铺天盖地的仇恨,将她以及她身边的人全部吞没……生命,如同蔷薇,拥有这么多种颜色。这是一个蓄谋六年的复仇计划,也是一个选择爱qíng还是仇恨,选择复仇还是宽恕的抉择。在孤傲的黑蔷薇的心底,那第一夜的蔷薇含苞、待放……(注:尹夏沫是明晓溪另一部作品《泡沫之夏》里的女主角)

  内容推荐

  身为顶级时装设计大师的父亲的自杀,公司被篡夺、家庭破产、母亲的qíng人对她的扭曲爱恋,使得自小生活在宠爱之中的少女蔷薇的世界一下子被彻底颠覆,而此时与一个狂野少年的相恋不啻为蔷薇黑暗生活中一道拯救的曙光。然而,就在她与越璨相约私奔的那个雨夜,母亲在自己眼前被杀,她误以为自己杀死了母亲的qíng人,而使得她的人生整个儿沦陷的是,与之相恋的少年直到她被关进监狱都迟迟未出现……六年的时间慢慢流过……到了我们这个故事的开篇,沉重的、黑漆漆的铁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影,是“02857”,是带着母亲诅咒的叶婴。叶婴在法国设计邂逅谢氏集团继承者之一的越暄,开始借助他和整个谢氏集团作为跳板,展开了自己的复仇大计。而谢氏集团的另一个继承者,越暄的哥哥,当年的狂野少年,越璨……幕布渐渐拉开,蔷薇的故事即将开始!

  (叶婴:自那一夜起。她知道了什么是地狱。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入地狱的深渊。她会在地狱的最深处等着仇人,她会将加倍的痛苦和报复加诸在仇人的身上!她不在意用任何手段,她不在乎任何付出和牺牲!她早已一无所有,她全部的快意都建筑在将仇人踩入最黑暗痛苦的地狱!哪怕需要她来陪葬!)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种田文,甜文,宠文以及各类宫斗文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Chapter1

  我想要一枚戒指,戒指要比那颗星星还闪亮!

  初秋的阳光晴朗而疏冷。

  落地窗外的蔷薇花藤只剩下绿色的叶片,在午后的风中轻轻晃动。阳光照耀在水晶般的玻璃窗上,折she出耀眼璀璨的光芒,如同最璀璨的星芒。

  夜空中。繁星点点。“越瑄,如果你的求婚还有效的话,”躺回在他的手臂,她指向漫天星空中那最明亮的一颗,“我想要一枚戒指,戒指要比那颗星星还闪亮!”

  “近一周内,谢氏集团的上市股份……”谢浦汇报着集团股份的最新异动,声音低响在房间内。轮椅中,越瑄望向窗外。身姿坐得笔直,他的双唇隐约有了淡红的水润光泽。凝望着水晶玻璃上那道星芒般灿烂的阳光,他的眼底仿佛也有着微微闪动的光芒。“二少?”

  汇报完毕,谢浦问。

  目光缓缓从那道阳光收回,越瑄思忖片刻,同谢浦jiāo代几句。谢浦神色一怔,但没有多说什么,少顷之后便离开了房间。

  轮椅的扶手上,越瑄的手指苍白修长,微微收紧,又缓缓松开。胸腔中静若无声地默叹一声,他的视线又落在书桌上的那个镜框。镜框里,是轮椅中的他和笑靥如花的她。

  拿起镜框。

  他用手指碰触着照片中她漆黑如缎的长发,指尖微凉,正是她乌发的触感。拍照的那日阳光明媚,花开如瀑的凉亭中,她从他的身后抱住他,双臂环在他的肩上,温柔灿烂的笑脸依偎在他的脸畔,一双黑瞳笑盈盈地望着镜头。

  他的唇角弯起。

  今天,应该是潘亭亭试礼服的日子。虽然未曾见过她设计出的礼服,但是,他相信这场与森明美的竞争,取得胜利的应该是她。

  “潘小姐!”

  下午的阳光洒满路面,潘亭亭一行人浩浩dàngdàng进入“森”的店中,森明美和廖修、琼安早已等候多时,急忙起身相迎。寒暄几句,潘亭亭就开始试穿,她的两位助理和两位店员小姐一同陪她进到装修奢美的试衣间。

  虽然廖修和琼安都是入行已久的设计师,此刻仍是不免有些紧张。潘亭亭是否会选择她们的礼服踏上好莱坞劳伦斯颁奖礼的红地毯,对于初创高级女装品牌的“森”来讲非常重要。并且,这也牵涉到同“MK”之间的竞争,如果潘亭亭没有选择“森”,而是选择了“MK”……

  廖修和琼安的眼底均有些紧张。

  作为这套礼服主设计师的森明美,视线却不时地望向橱窗外,她看一眼腕表。

  已经四点四十。

  焦急地又等了一会儿,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中还是没有出现那人的身影。拿出手机,她正准备按下号码—

  试衣间的门开了。

  潘亭亭身穿一袭明huáng色的礼服裙走出来,袅袅婷婷,如同一道辉煌夺目的光芒,店内众人禁不住发出一声声赞美的惊呼!三座明亮的落地镜,一正一左一右摆放着,潘亭亭用各种姿态审视镜中的自己—

  这是一袭犹如古代凤袍般的礼服裙。

  尊贵的明huáng色锦缎。

  领部是改良的旗袍领,矜持地微竖着,凸显出她修长白嫩的脖颈,胸部却有低低的开口,半掩半藏地露出她丰满xing感的苏胸。整条礼服裙最大的亮点在刺绣上,从胸口到腰身到臀部,jīng致生动地满绣着一条凤,一条绚丽的凤,裙角刺绣有如意祥云的图案,寓意着这条凤腾飞九天。

  在刺绣的花纹处,还钉有水钻和珍珠,令得整条礼服裙闪烁着光芒,奢华异常!

  “大少。”

  正这时,玻璃门被店员小姐拉开,一个英挺的男子身影走进来。森明美急忙望去。那穿着黑色休闲西服,墨色仔裤,唇角似笑非笑,帅到令人微微眩晕的面容中又透出几分狂野不羁的男子,正是她等了一下午的越璨。

  “璨,你来了。”

  森明美松了口气。

  “大少!”

  看到越璨的出现,潘亭亭又惊又喜,立时眉眼含chūn,她兴奋地提起裙角,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娇声如莺地说:

  “这是明美为我做的礼服裙,漂亮吗?”

  “我看看,”走到潘亭亭面前,越璨颇有兴趣地打量着她身上的明huáng色礼服裙,唇角勾起笑意,凝视她说,“美极了。”

  潘亭亭面颊一红。

  竟有些不自然地转过头去,含羞揉弄着礼服裙腰部的细摺。

  “因为这是要穿在劳伦斯颁奖礼的红地毯上,必须要隆重、醒目、美丽,所以这条礼服裙我的创意来自古代的凤袍。”

  如同没有看出越璨和潘亭亭之间的微妙,森明美含笑讲解:

  “亭亭,你是第一次正式出现在好莱坞,我担心会有一些媒体对你不太熟悉。如果你穿着一般的礼服裙,即使再美丽,那天明星如云,也可能会让人对你过目即忘。凤凰和刺绣是外国人非常熟悉的中国元素,在他们的心目中神秘又美丽。你穿上这袭凤袍晚礼裙,所有人都会记住你。而且—”

  森明美微笑着说:

  “—你凤袍加身,当晚一定可以抱奖而归!”

  潘亭亭心中欢喜。

  望着镜中,这袭凤袍样式的礼服裙确实衬得她雍容华贵、隆重正式,深开的胸部和贴合的腰臀又让她妩媚万分、xing感诱人,再加上寓意吉祥,她左看看右看看,转身一圈再看看,越看越满意。

  她原本想去国际大牌定制礼服。

  但是那些声名显赫的国际大牌们只把目光集中在好莱坞的顶尖女星身上,对她不冷不热,很不上心,拿给她挑选的礼服裙虽然也很漂亮,却都没有什么特色。而这件凤袍礼服裙,手工繁复,独特jīng美,一望即知森明美下了很多心血在里面。

  潘亭亭再用眼角偷撩了越璨了一眼,见他欣赏地望住她,目光离不开似的始终系在她的身上,她心中更是喜悦。又同经纪人低语了几句,听到经纪人也是认为这条礼服裙很合适,潘亭亭便拿定了主意。

  “好,那我把它带走了!”

  潘亭亭眉飞色舞地说,喜滋滋地回到试衣间。看到潘亭亭的神qíng,森明美坐到沙发中,吁出一口气,觉得自己有些太过紧张。这样华美的一袭礼服,潘亭亭怎么可能会不喜欢。那来自野jī大学的叶婴,又哪里配自己这么小心翼翼,如临大敌。

  “璨,谢谢你,让你这么忙还赶过来。”

  趁潘婷婷在试衣间,森明美握住越璨的左手,她眼中含着柔qíng,感激地说。是她哀求越璨跑这一趟,潘亭亭对越璨的心思尽人皆知,她并不在意这个关键时刻让潘亭亭开心一下。“应该的。”挑了挑眉,越璨抽出被她握住的左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质的烟盒。并没有拿烟出来,他的手指若有所思地摩挲着烟盒壳上烙印的蔷薇花痕,眼神晦涩不明。试衣间的门打开,潘亭亭又换上自己的衣裙走出来。

  “我们去庆祝一下吧!”店员小姐们小心翼翼地将那件龙袍礼服裙装进jīng致的大纸盒中,森明美高兴地提议说,她已经订好了一家餐厅。“呃……”潘亭亭有些犹豫:“我还要去一趟‘MK’。”森明美的脸色瞬间变了,问:“亭亭,你对这件礼服裙还有哪里不满意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明晓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