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影_莫言殇【完结】

;?>

  《手影》作者:莫言殇【完结】

  都快秋天了,大半夜的窗外N多只猫在嚎叫……我的天啊!吓,好吓人啊……TT

  1.

  该死的学校,大一刚结束就爷爷的占放假时间调宿舍,还就把我们专业忘了,楞住在这耗子不拉屎的破楼上。考试刚完,宿舍的哥们儿就揪着电话线朝每个刚进门的人大喊,“班长通知,后天咱宿舍搬进一人儿,收拾东西!”

  “什么?老校区过来的?”老二从上铺伸出头来问还扯着电话没完的老三。

  “嗯,听说是药学系转来的,塞咱班了。”老三终于停止了摧残电话,开始对墙上的网线接口产生了兴趣。

  “转专业的?咱这破shòu医有什么好学的。”老四把一堆书抛到chuáng下,确定不见踪影了,就拍拍手继续研究他的声音合成软件。

  “说什么呢?”宿舍的“黑社会头子”老大推门进来。

  “咱宿舍新进一人儿,最后一门考得怎么样?”我躺在chuáng上无聊的翻着杂志。

  “凑合,过了就是。咋整的?还有人来住咱这糟粕屋啊?”老大把包里的东西一古脑儿的倒在chuáng上,弯腰边翻边说。

  老二扑通往老大的chuáng上丢了本课本,“昂,你的书,帮你带回来了。就有人愿住咱这破地方,明天再收拾吧,我可懒得动了。”

  “猪。”老大拾过被丢在被子堆里的课本。

  “墨斗!别把我网线拔了,你玩点别的成不?”老四摘下耳机表示不满的晃了晃。

  “我这不无聊嘛……”老三表qíng很无辜的看着老四。

  “学老五,看书!”老大把书一本本的排好放进书柜。

  “噢……”z

  介绍一下我们宿舍的人好了,老大,正宗的东北汉子,长得也壮实,年龄也是最大的,理所当然成了我们这帮小混混的领袖。平常也没什么外号,一句“老大”足矣。

  老大斜上方的就是老二了,外号睡仙儿,简称仙儿,平时最爱gān的就是睡觉,而且睡着还说梦话,我们还趁着他说梦话的时候套他的银行卡密码,结果这小子睡觉也jīng,别的都说,就这密码怎么问都说不知道,我们都怀疑他是不是有两个大脑。

  老二的下铺是老四,平时就爱捧着电脑研究个软件什么的,号称“电哥”,我们宿舍的电基本上都让他研究光了,每次给电卡冲钱时那阿姨总特激动地问N遍买多少度电,我怀疑电业局到底给了她多少钱,每天早晚都像充电了一样忒有jīng神。

  墨斗,就老三了。老三平时怪点子最多,时不时地变出个玩的花样来,可就是不去上课。据老三的话说,就是考前一个月再看书,绝对能及格就行,所以老三的分数总是在60—70之间,他小子每次拿到分都和肿了六合彩似的。

  就剩我了,我排行第五,也就最小的。本来不是垫底儿,不过头上那个伙计半年前出了国,我就从倒二变成倒一了。我平常也就无聊看看书哼个小调什么的,东晃西晃,也没什么特殊爱好,要说有,那就算是看帅哥,美的东西谁都喜欢,只不过算借鉴一下。

  不厚道一点的说,我长的还算帅,起码到现在为止还有人追,不过我也算保守,但老被人说花心,想想看来大概是因为我男女区分观念不qiáng,从小老妈就想努力给我解释男女大不同,但是到现在为止,我还是觉得没什么差别。

  要说这来人住,那肯定就是我头顶上那个了。自从六儿走了,我这chuáng就变成“危chuáng”了,头顶上一堆箱子杂志废纸抹布,总之应有尽有,要是哪天来地震了,我就是先被压的那个。

  第二天轰轰隆隆折腾了一天,也算有点成效。只不过是把原本在我头顶上的东西分批挪到了每个chuáng底下,但是至少我是感觉头顶上安全多了,只要明天别来个大胖子,一些都好。

  整个宿舍的人无聊的用电哥的电脑熬过了一个极其无聊的晚上,早上四点才一个个回chuáng上睡觉。

  我本身就是沾枕头就退化的人,想当初老妈拿着各种扫把拖把甚至于jī毛掸子都没把我打醒,要是老二是睡仙儿,那我就是睡神了。就因为这个,我这睡神的副作用就是N多课迟到,Nx2节课没上过,这我也没办法,想改也改不了,就那样吧。

  睡得还迷糊,就感觉旁边有个人在盯着我,还有一阵阵的嘀咕声。

  “……不叫他吃饭吗?……”陌生的声音。y

  “……那冰块催他也催不醒,他睡着了就整个一铜墙铁壁,甭管他……”说话的好像是老四,什么时候用冰块催我了,我怎么不记得。

  “给他带饭就行了,五的觉不是一般的,比我还qiáng,走走,再不去就没饭了。”还算有点良心……别忘了给我带糖醋ròu。

  一阵噼里啪啦哐当哐当,宿舍就除了安静就剩我了。

  心安理得的等着我的饭,还是继续我的回笼觉好了。

  睡了那么久,最后还是被饿醒的。睁眼看天,橘子色,睡了一天了,果然làng费。再运动运动睡得发酸的脖子,发现宿舍里竟一个人都没有……桌子上也没饭。

  “没良心……欺负最小的……”

  “啊?你醒了?”b

  一张惨白的脸从上铺倒吊了出来!

  “啊!!!吊死鬼啊————!”

  “咣!”

  “哎……疼…………”满眼冒金星,一激动用力过猛撞到了上chuáng板,这年头人都长高了这chuáng还没长高,还与时俱进呢。

  “哎,你没事吧,不好意思啊。”

  头疼的我直挤眼,chuáng在晃,接着就听见一个人吱呀吱呀的爬下chuáng……吊死鬼也能下chuáng?

  “还疼吗?我给你揉揉。”

  声音挺温柔。我捂着脑袋看看这个罪魁祸首,长得挺白,头发也长,尤其那额发都能遮住眼,除了头发没法扎成辫子以外,那长度果然是有把我吓得撞chuáng板的能力。

  “你是谁?”g

  “那个,不好意思我是今天刚搬来的,我叫邱子墨。”

  “哦,我是洛遥。”

  眼前还飘点金星儿,还真是第一次见着,新鲜。

  “别用手压。”

  “啊?”按在头顶的手被他拉了下来,“嘶——”疼。

  “你等等。”

  邱子墨跑了出去,没一会儿手里拎了一根冰棍儿跑了回来,gān吗,给我冰棍赔礼啊。

  眼瞅着他拿出一条毛巾,把冰棍连包装一起包成一卷儿,走到我chuáng前把那冰冰的东西搁在我头顶,冰冰的,果然舒服多了。

  “毛巾是新的,你躺下,我给你按着。”

  照着他的话我乖乖躺下了,这时候才仔细研究了下他的脸。

  嗯……脸型不错下巴尖尖,笑起来应该挺好看。眉毛,不杂,眼睛也不大不小正合适,圆眼睛瞪人应该挺有威力。鼻子蛮高的,嘴巴也好看。总之是帅哥,不错不错,90分,除了头发和皮肤,刚才把我吓着了,就这个原因给你扣10分。

  往下看……身材不错,偏瘦,夏天穿得少还能看见不大不小的肌ròu,应该长运动。刚才看他跑出去时身高好像有1米85吧,趋近完美了。好,竟然这么个帅哥住我上铺,挺有面子。

  意识到自己色迷迷的样子,我赶紧收回嘴角快流出来的口水,望天chuī起了口哨。

  “咕噜————”

  呃……

  “你饿了?”他有点好笑的看着我。

  我的脸大约可以和窗外的天色相比美了。

  “出去吃饭吧。”他说。

  “那个……他们人呢?”

  “呵呵,他们说有点事就出去了。我知道你一天没吃饭,算我补偿你,害你撞头,想吃什么我请你。”

  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能放弃,“必胜客!”

  “哈,好,好。”

  在西餐厅里,我也不管什么礼节不礼节的,大口嚼着嘴里美味的披萨。别说我是猪,你也饿上一天试试。

  吃饱喝足以后,我搂着他的肩,果然眼光没错,个子差不多就那个数,不过比我高了一点,这到不妨碍我绕着他的肩。

  “看你这么好,我认你当弟弟吧。”这下可以不做垫底儿的了。

  “可是老大说,你比我小……”

  “什么?!”我放开他的肩跳了起来,“你多大?哪年的?属什么的?哪月哪天的?”

  “呵呵属兔,87年……”

  “我也属兔!哪月哪月?”

  “3月……27日。”

  “……”我无语了,老天难道只让我当老小吗?

  接下来回到宿舍后我不得不又在一次面对我从老五又变回老六的事实。

  刚一进门,就听见“砰”的一声,灯一下子亮了,桌子上堆着一盘盘小菜还有啤酒。

  “六儿啊,祝贺你又重回老位!”墨斗拿着他那喷气筒咧着大嘴叫。

  老二也不忘损一下,“哈哈哈!为了你的敬业jīng神,我们决定今晚给你充电!”

  我转头看看背后的罪魁祸首,正笑眯眯地看着我,眼睛都快笑没有了。

  “你爷爷的!说!你怎么收买我这帮兄弟的?”我一把拽过邱子墨的衣领,表qíng恶狠狠的对他的脸大吼,顿时所有人都愣了。我在心里嘿嘿的笑着,小样,我也整整你们。

  “那个……洛遥,不是他的主意。”墨斗丢了手上的喷气筒,神qíng紧张地说。

  “不关你事,我说你呢,邱子墨,嗯?”

  他一脸不知所措的表qíng,“洛遥,我想你是误会了。”

  “误会?哼,来,让你来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误会!”我把他揪到桌前,抓了一罐啤酒就丢给他,“gān了。”

  “啊?”

  “老五,别……”

  “说了不关你们事,gān!”我超着想要劝架的老大吼了句,心想,完了,等会儿死定了。

  邱子墨犹豫地打开啤酒,看看我,我用力的瞪了他一下,他马上仰头喝了个jīng光。

  “哈哈,祝贺你替了我的位置,欢迎新人加入!gān杯gān杯!”

  全屋的人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我看他们那傻呆呆的样儿,笑的肚子都快抽风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莫言殇小说作品|筱禾| 张小娴| 李好| 打僵尸| 虐文| 南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