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寒_匪我思存【完结】

   《香寒(出书版)》作者:匪我思存【完结】

  香寒

  序

  huáng昏时分,雨终于下了起来。

  窗子开了半扇,雨滴坠过窗前时,在灯光的折she下,晶莹一闪……只一闪,就飞快地坠落地面了;然后,又是一滴……今天从早上开始,天气就一直暗沉沉的没半分好颜色,现在室内更是暗得不得不开灯,尽管才下午六点多钟。

  暮chūn里这样的天气,令人感到微微的凉,就仿佛那雨是下在心里一样,让人感到意兴阑珊。

  美晴显然刚泡了一壶新茶,袅袅的茶香令我深深吸了口气:“你可真会享福,大雨天里藏在这里喝龙井。”

  美晴笑了一笑:“哦,杜大律师怎么知道我喝的是龙井?”

  我耸了耸鼻子:“这样的茶香,除了上好的明前龙井,还能是别的不成?”

  美晴提起小炉上的水壶,替我也泡上一盏,我不由得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要将那馥郁的茶香全都吸进体内一样。

  美晴问我:“你平常不是忙得不得了,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

  诚然,我与她是在三年前的旅行中认识的,一见如故。可是因为工作忙,我们除了偶尔相聚吃顿饭什么的,平时我很少来看望这位朋友。

  我想了想,说:“我有一个很感人的故事讲给你听。”

  暮寒chūn迟,这样的时日听故事再适宜不过。美晴微笑:“愿闻其详。”

  “这个故事可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完的,就着这好茶,我慢慢地讲给你听。”

  窗外的雨正打在法国梧桐叶上,发出瑟瑟的微声。我略略沉吟一下,开始讲述那个故事。

  “我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十年之前,故事是真实的,讲的时候我会隐去真的人物姓名。”我品了一口香茗,悠悠地接着说,“十年之前,在某个城市有场轰动一时的婚礼,故事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每日更新jīng彩小说,敬请关注:https://www.52shuku8.com/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钻戒缓缓地落下指节,随着牧师“礼成”的宣布,教堂里彩屑、纸带、鲜花满天地飞扬起来,像是一场彩色的雨。新娘扔出手中的花束,欢呼声随着花束的弧迹飞扬,拍照的镁光灯此起彼伏。

  新人刚刚走出教堂,一群记者就围上来,七嘴八舌地提出五花八门的问题:

  “官小姐,你觉得今天你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吗?”

  “官小姐,成为言夫人后,你是否会进入常欣企业工作?”

  “官小姐,传说你与言少梓从相识相恋到决定结婚,一共只有三个月时间,你不觉得仓促吗?”

  ……

  正吵得沸反盈天的时候,旁边有人落落大方地招呼:“各位记者,有任何问题请不要围住新人,我可以为大家解答。”话音刚落,记者们一下子就转移目标,围了上去。

  而两位新人则赶紧上车离开。车子驶动后,官洛衣才松了口气:“幸好有姐姐在。”

  言少梓本来有些出神,听到她说话才问:“你累不累?等会儿酒店里还有大阵仗,晚上又有酒会。”

  官洛衣俏皮地答:“累也不能中场逃走呀。”

  言少梓笑了一笑,怜惜地说:“你若累了可以靠着我歇一歇。”

  官洛衣摇摇头:“不了,免得弄坏发型和化妆。”她回头看了一看,“怎么还没看到姐姐的车子跟上来?”

  言少梓答:“不用担心,她很擅长处理那种场面。那帮记者拿她没有法子的。”

  官洛衣想到姐姐那舌灿莲花的本事,也禁不住灿然一笑:“是了,姐姐对付记者绰绰有余。”

  到了酒店,官洛衣换上礼服,出来宴客厅里,果然看到自己的姐姐洛美已经到了,正和言少梓的叔叔言正英在那里谈话。官洛衣走过去,正听到言正英在问:“记者那边处理得怎么样了?”

  官洛美答:“已经有专人招待,应该不会再有问题。”一转身,看到了官洛衣,问道,“累不累,你怎么不待在休息室呢?今天你结婚,还这样随意走动。”

  洛衣说:“我不累,倒是害你一直忙到现在。”

  官洛美笑了一笑:“于公于私,今天我都应该忙的。倒是你,嫁了个工作狂,以后有得你受。”

  官洛衣问:“真的吗?”脸上不免显出担心的表qíng来。

  洛美见了,不由笑着说:“当然是骗你……”

  洛衣笑起来,见离开席的时间已近,便回休息室去补妆了。

  洛美在去酒店cao作间查看后出来,遇上同事陈西兰,她也是负责婚礼事宜的人员之一。陈西兰对洛美说:“老板在找你。”

  “找我?”洛美有些诧异,“他找我有什么事qíng?”

  “不知道。他在私用休息室里,大概是临时有什么状况吧。”

  洛美走到休息室,室中静悄悄的,言少梓独自在窗前吸烟,休息室里没有开吊灯,只有壁灯幽幽的光线,暗huáng泛起橙红的光晕,朦胧里勾勒出他颀长的身影。她突然觉得有些微的乏力,或许是太累了的缘故。这样的场面,稍稍的懈怠她都不敢有,人一直如绷紧的弦,到了此刻,早已经疲惫。

  她qiáng打jīng神问:“出了什么事?”他只有心烦时才会吸烟。

  他转过身来,眉头微微蹙着,眉宇间微有一丝倦怠,语气里也满是低落:“没什么事!”他说,“我只是突然想见见你。”

  “你怎么了?今天可是你结婚的日子。”

  “我知道。”他轻轻叹了口气,脸隐在灯影暗处,声音也是低低的,“我只是突然想见见你。”

  “你到底怎么了?”她走过去,下意识伸手去试他额头的温度。筹备婚礼这阵子以来,他总是忙,莫不是累病了?

  他伸手抓住那只手:“洛美。”

  洛美像触电一样极快地抽回了手:“你到底是怎么了?大喜的日子,颠三倒四的。是不是这几天准备婚礼累着了?”

  言少梓摇了摇头,他的脸是侧着的,光的影在他脸上划出一半明暗来,她看不清他的眼睛,只听他说:“我很爱洛衣。”

  洛美说:“我知道,你告诉过我,所以我才答应让洛衣嫁给你。”

  他似乎是笑了:“你实在是很疼你妹妹。”

  洛美也笑了:“所以你要当心一点,不要像以前那样放làng形骸,否则我会告诉洛衣。”

  言少梓的心qíng似乎轻松了些,笑着答:“我早知道,让你这种人做妻姐是个错误。”

  洛美也笑了:“让你成为我的妹夫,也是个错误。”

  他转过脸来,那灯光正照在他脸上,唇边含着笑意:“那你什么时候结婚?”

  洛美想了一想,说:“不知道。本来我不打算嫁人,但今天看到洛衣这么幸福,我也有点动心了。”

  言少梓问:“那你有合适的对象吗?”

  洛美摇头:“不知道。”她看了看表,“还有五分钟开席,你得出去了。”

  言少梓拿起外衣穿上,走到门边突然想起了什么,立住脚说:“永平南路的公寓我转到你名下去了。”

  洛美怔了一怔,并未答话,言少梓已走出去了。外间的伴郎、亲戚、负责婚礼事项的员工一齐拥围上来,将她隔在了一边。她就静静站在那里,看着众人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他,渐渐走得远了。

  第二日,各大报刊都登出了花絮——灰姑娘嫁入豪门。最瞩目的自然是豪华的婚礼。媒体这种轰动的盛况并没有影响到一对新人,他们一大早就搭飞机去欧洲度蜜月了。

  洛美是言少梓的首席秘书,又是洛衣的姐姐,所以这场婚礼中她是事必躬亲。而当日晚间,她又负责在室外安排送走来宾,chūn风临夜冷于秋,只穿了件薄晚礼服的她,让夜风chuī了几个钟头,第二天自然发起烧来。她平时身体不错,这次是病来如山倒,连着打了几日的点滴,才渐渐复原。病过的人自然有些恹恹的,她只得在家休养了好几天。

  原本是在公室里忙碌惯了的,一下子松懈下来她倒有些闷。吃过了午饭,外头又淅淅沥沥下起雨来了,她在家里翻了翻几部旧书,觉得更无聊了,终于忍不住拿了手袋走出家门。

  站在大街上让带着雨气的寒风一chuī,她突然发觉自己无处可去。平日言少梓是常欣企业里有名的工作狂,她的二十四小时似乎永远都不够用,永远都有突发的状况,以及处理不完的杂事。现在她才发现自己除了工作再没有其他爱好,除了同事就没有朋友。站在灰蒙蒙的街头,她茫然不知何去何从,呆呆地看了半天车流,不知为何想起来,可以去永平南路的公寓里看看,于是伸手拦了计程车。

  永平南路的那套公寓在七楼,大厦里是华美的仿古电梯。本来吃了感冒药,人就有些jīng神恍惚。进了电梯,拉上镂花的仿古铁栅,电梯里就她一个人,她就靠在那铁栅上怔怔出着神。电梯缓缓升着,电梯内幽幽一盏淡蓝色的灯,照着那铁栅的影子映在雪白的墙上,一格一格缓慢地向上爬升着,她的太阳xué也缓缓牵起疼痛。这种感冒的后遗症纠缠她几天了,她按着额头,只想着过会儿记得要去买一瓶外用的药油。

  电梯铃响了一声,七楼到了。她一个人站在走廊上,走廊里空dàngdàng的,墙壁上的壁纸花纹泛着幽暗的银光,不知为何孤独感涌上来,周围的空气都是冷的,走廊的尽头是扇窗子,一缕风回旋chuī进来,扑在身上令人发寒。

  她走到B座前,用钥匙打开门。因为yīn天,光线很暗,窗子忘记关上,一室的潇潇雨气,夹着微微呛人的灰尘泥土气,突然叫她想起尘土飞扬的工地。

  过去她常常陪言少梓去看营建中的工地,二十层或是三十层的高楼上,正在建筑,四处都是混乱的钢筋水泥,烈日当空,晒得人一身汗,安全盔扣在头上,闷得额上的汗顺着帽扣往下濡湿。身旁刚浇筑的新鲜混凝土,便发出那种微微呛人的灰尘泥土湿气。

  她缓缓回过神来,先开了灯,换上玄关处的拖鞋,客厅一侧的鱼池里,几尾锦鲤仍自由自在地游着,池沿的暗灯映得水幽幽如碧。她走进厨房去取了鱼食来,一扔下去,鱼抢食溅起水花来。好几天没有人来,这鱼可真饿坏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匪我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