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冕之后_步非烟【2部全】

   《无冕之后1+2》作者:步非烟【完结】

  内容简介

  "如你所说,这部电影看到最后真的会悲伤呢。"她低头将曲奇送入口中的瞬间,屏幕凑巧变得雪亮,仿佛照出一点泪光,正从她眼睛深处坠落。

  他们的爱qíng就要结束了。

  --如果你执意要离开我,我也要让你带着我给的伤痛离开。

  哪怕她只是一只即将被抛弃的小猫,也要狠狠地挥舞起爪子,在他心中留下痕迹。

  伤得越痛,记忆也会越久。是他让她知道自己可以被尊重,被重视,被温柔的对待;是他对她好,对她微笑;是他用他的话,他的手,他的拥抱将她从黑暗里拉了出来,现在他又要离开她,把她扔回以前的世界!

  她不过是一个孩子,在这个世间无所依靠,害怕被独自留在这荒芜的世界。即便如此,她仍然真诚感激他,感激上天让她遇到他。让他照亮她平庸而黑暗的生命。这是她一无是处的人生中唯一珍贵的qíng感。

  从此长夜漫漫,风雨jiāo加,路只在自己脚下。

  作者简介

  步非烟,北京大学文学博士。青chūn文学作家,80后文学代表之一。

  已出版作品长篇小说:《华音流韶》系列,已再版,且有越南、韩国等海外译本。《玫瑰帝国》系列、《天舞纪》系列、《九阙梦华》系列、《武林客栈》系列、《剑侠qíng缘》、《玄武天工》、《步非烟写真诗集》、《新武侠典藏系列·步非烟专卷》、《人间六道·修罗道》等。

  (每日更新jīng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s://www.52shuku8.com/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无冕之后Ⅰ

  1.镜中女孩GirlintheMirror

  福克斯公司片场。

  导演一声招呼,终于可以午间休息。一大群工作人员从保姆车里走下来,架餐桌的架餐桌,发盒饭的发盒饭,摄影棚里一阵忙乱。

  Candy趁机躲到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里。

  只有在这里,她才能喘一口气。

  这里是工作人员的专用洗手间,房间狭小,使用的人也并不多。宽敞明亮的演员盥洗室就在对面,稍有名气一点的演员会有专用的独立隔间,更大牌的则会有带洗手间的豪华房车跟随左右,都不会踏足此地。如果有狂热的粉丝藏身这里,妄想见到偶像的话,一定会大失所望。这里根本不可能碰到有头有脸的人士,只有清洁工、杂物工等出没。这间灯光暗淡、设施陈旧的洗手间也正好适合他们。

  Candy旋开水龙头,将脸凑到洗脸池上,拼命地喝着水。早饭她没有吃,要多喝一点,才能扛到晚上领薪水。

  她跟的这个剧组是独立电影人制作,预算有限,所有临时工都是食宿自理。而她的工作是在拍摄的间隙给主要演员和导演递茶水饮料。散发着甜香气息的红茶、咖啡一杯杯从她手上递出,她却连凉水都没有喝到一口。监工的中年妇女一脸冷笑地盯着她,倒不是担心她偷喝,而是为了防止她弄脏导演专用的范思哲茶具。

  Candy抬起头,打量着面前的镜子。昏huáng的灯光下,镜子上有一道纵贯上下的裂痕,下方的瓷砖布满了huáng色水垢、褐色的锈痕和点点溅起的污迹。水槽入口处,有不知什么时候、也不知什么人掉落的红色、黑色、金色的长发,悲哀而污秽地悬挂着。镜子旁涂抹着一句句污言秽语,词句怨气冲天,不是诅咒他人,就是抱怨命运的不公。

  镜子照出她身后的昏huáng世界,简陋,污秽,粗俗,卑微。与外面有着欧风雕花石膏柱的走廊有天壤之别。这是全球最大的影视集团旗下的电影公司,片场有上百个摄影棚,每一个都有jīng致的道具和bī真的布景。而这一间装饰成中世纪舞厅的摄影棚,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已建立,从中诞生了十数部彪炳影史的作品,是这个片场的标志。拿某著名影评人的话来说,这里的每一块砖石上,都写满了荣誉与骄傲。

  的确,这些摄影棚历史悠久,亦有着最先进的设施,最完美的配套。每天都有最著名导演到这里实现自己最天马行空的梦想;每月都有顶级的巨星们带领着大班人马在此地驻扎;每年都有十余部票房过亿的大卖座电影在此诞生。

  这座巨大的片场就仿佛一台jīng美绝伦的机器,飞快运转着,每分每秒都吞吐着数以亿计的金钱、无数俊男靓女的青chūn以及大量默默无闻者的汗水。它将这一切卷入其中,尽qíng压榨,最后印制成一幅幅美轮美奂的画面,定格在光亮的荧幕上。

  一切都是那么辉煌而光明,只在这些不经意的角落里,才显露出暗淡而破败的烙印。

  这里,是被压榨殆尽之后的垃圾场,每一处暗huáng的瘢痕,每一处涂抹的脏话,每一只配不成对的廉价耳环,每一缕失去生机的长发,都是梦想和青chūn的尸体。

  被主人无qíng抛弃,又被所有人遗忘。

  或许,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在这里,一切都是那么昏暗、颓废,唯有镜中的Candy是美丽的。

  她抬起头,在镜前站直了身子。洗了洗脸,没有毛巾,就用手背擦拭gān净,然后再将扎起的马尾放下来。蘸着水,小心翼翼地梳理着自己一头金色卷发。刘海下,那双湖绿色的眸子显得有些疲惫,却依旧清澈而明亮。肌肤白皙,却不是苍白,而是细瓷般的颜色,让人想起中世纪jīng致的宫廷瓷偶。她有一张典型的娃娃脸,尖尖的下巴让人怜爱,却在两腮处保留着一点少女的圆润,嘴角微微上扬,带着几分稚气,几分倔qiáng。她看上去还只是一个孩子,但旧T恤下高高挺起的胸部却已有傲人的丰满。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从牛仔裤的口袋中掏出一支唇膏,缓缓旋开。

  这支唇膏是在片场捡到的。它的前任主人是一位三流女演员。用到不能再用,就将它抛弃在了洗手间台盆上。唇膏有流线型的金色外壳,当Candy捡到的时候,就基本已经用尽,无法旋出来了。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她将唇膏旋到尽头,用小指指甲挑出一小块,涂抹到唇上。

  唇膏色泽十分艳丽,不符合她甜美圆润的气质,而将她小巧而丰满的嘴唇点染上几分俗艳。但这恰好中和了她过分稚气的容貌,让她显得有些成熟,在甜美的容貌上,装点上一丝妖娆的xing感。

  她整个人也是这样。虽然满脸稚气与童真,却不知为何,总让人想到爱yù。她就像一颗过分甜蜜的糖果,虽然有着最通透无瑕的色泽,却总忍不住让人有品尝的yù望。

  Candy满意于镜中的自己,微微抬起下巴,学着女演员们做出傲慢的微笑。这一笑,让她看上去仿佛成熟了一些,但始终脱不了稚气。仿佛小女孩偷偷穿起妈妈的礼服,踩着高跟鞋扭开电视,一板一眼地对镜练习女主角的妩媚。

  稚气,任xing,像一只乖巧的小猫,纯真与xing感都是天生的,并不刻意经营,却也毫不掩饰。轻轻举手投足,却不知不觉带着一种危险的挑逗。

  她或许并不清楚,这对于很多男人而言,是多么难以抗拒的罪恶诱惑。

  十七岁的花季年华,看上去却更小。这是多少人向往的年纪,却是Candy的敌人。

  在这个世界,对未成年人有着接近苛刻的保护。十八岁之前,除非有监护人陪同,否则不能进出娱乐场所,更不能从事娱乐类工作。若有违反,监护人和用人方都将受到严惩。

  她虽然一再声称已经年满十八,但那张甜美的娃娃脸出卖了她。几乎没有人相信她的话。于是她在这里便很难找到工作。

  但还是得再试一次。

  休息时间只有一个小时。片场有另一个剧组开机,算上排队的时间,她要一路小跑过去,才能赶得上来回。她要去试试运气,看能否做上群众演员。如果运气好,能分上一个有台词的角色,她便能一个星期吃饱饭了。

  更重要的是,有台词的角色,就可能引起导演的关注,就可能有更好的前程,就可能会从龙套——配角——主角——明星。然而,梦想只是梦想,从她来到这里,这样的好事也不过赶上三次而已,还是剧组临时拉人,来不及去看她的出生证。而且那为数不多的幸运,除了几天饱饭外,也没有给她带来其他任何东西。

  但Candy相信,只要等下去,命运总有一天会对她露出微笑。

  Candy随手抓了抓头发,蓬松的散发披在肩头,显出甜美而妩媚的气质。她最后一次对镜微笑,昏huáng的灯光掩饰了廉价服饰和化妆品留下的粗糙印记,让她看上去和一个真正的明星一样动人。

  她恋恋不舍地瞥了一眼镜子,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你一定会成功的,因为你是Candy!”,而后飞快地奔了出去。

  Candy恼怒地踢着地上的空可乐罐。

  她又一次失败了。

  当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报名处,选角已近结束。屋内满地废纸,一个有些发胖的中年男子站在屋子中央,对助理训斥着什么,看来是负责选角的副导演。Candy扶着门框喘息着,一时说不出话。胖子偶然抬头看到她,脸色缓和了一些,挥手让人放她进来。

  上下打量了她很久之后,他和颜悦色地招呼她坐下,说:“小姑娘,你的运气不错,这里的确有一个角色适合你。而且这个角色不仅有台词,还有将近十分钟的出镜,算得上是一个配角。”

  Candy喜出望外,对方话锋一转,语气突然变得暧昧,他点燃一支烟,轻描淡写地说Candy很有天分,但在好莱坞,光有天分是不够的,还需要付出。如果Candy肯付出的话,他可以让Candy得到更多更好的角色,甚至成为明星。

  她并不傻,当然知道这个付出是什么意义。她低着头,没有说话。当她还在踟蹰——怎么用刚学到的北方口音去回答他时,对方似乎以为她答应了,于是拿出临时合同来让她签字。Candy茫然地在那张薄薄的纸上寻找着签名处,对方随口问了一句:“你成年了吗?”

  Candy点了点头。对方看了看她的脸,又将目光落到她丰满的胸上,追问了一句:“那你的出生证呢?按照劳工法,剧组必须存档。”

  她的脸色变了变,摇头说自己弄丢了。对方立即板起了脸,劈手将合同从她手中夺了过来,冷笑着对她说:“小姑娘,别妄想了。寻遍整个好莱坞,没有哪个剧组敢在没有监护人的qíng况下雇佣童工!”

  还不待她争辩,对方已经将合同撕成两半,不耐烦地向她挥了挥手:“滚吧,别làng费我的时间。”

  她站起身,泪水已在眼眶里打转,却仍然咬着嘴唇争辩着:“我成年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步非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