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大树_南枝【完结】

书名:父亲的大树
作者:南枝(南雪桥)
文案:
黎素两岁多就失去了母亲,和父亲相依为命,生来沉默内向的他在只有父亲的世界里渐渐地越来越依赖他,长得漂亮的他,在学校里受到男同学的欺负排斥,他开始厌学不想去学校,父亲无论使什么手段也无法让他鼓起去学校的勇气,之后只好在家里自学,幸好他对画画有了兴趣,被送去学画,才渐渐能够接受外面的世界,但是慢慢明白的,对父亲的感qíng,却让他又要陷入绝望之中……
父亲,是他的整个世界,又如何能够走出去
(每日更新jīng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s://www.52shuku8.com/ 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书籍仅供学习jiāo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第一章黎素和他的父亲:那艘记忆里的船

  第一章黎素和他的父亲:那艘记忆里的船



黎素的母亲因车祸过世时,他只有两岁,两岁的他还在用好奇的双眼探索这个世界上每一片光影,根本不明白母亲的离开对他意味着什麽。

当他看到别的孩子有妈妈,而他没有的时候,他并没有去问他的父亲黎长恩。
长大後的他再想到这个问题,他已经想不起,当年小小的他,为何不需要别人的说明,他已经知道,他的母亲永远地离开了他和他的父亲,不会再回来,而且这件事也不应该在家里提起。

他的母亲是家里柜子上的那张照片,一个美艳的女人,坐在自行车上,长发被风撩起来,脸上是冷淡的笑,眼神则飘向远方。

黎素记事很早,三岁就能记事了,而且记得很清楚。
他记得当时他家的样子,是住在一栋二层楼房里,有个院子,院子里的花树都比他高,房子里则是木地板木楼梯,家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很大,他甚至不敢自己从楼上下来。

父亲在他眼里更是高大到似乎永远也无法企及的对象,家里一个厨娘一个保姆,父亲每天忙他的事,晚上才回家。

黎素看着手里的模型电动船,当时父亲拿回家送给他的qíng景似乎还是昨日一样。

那时候,父亲白天很少在家,也很少时间陪他,但是,他的记忆却几乎全是关於和他在一起的事,似乎他的生命就只为了记住他的父亲。

他有很多孩子的画册,才三岁多就喜欢窝在父亲的书房里,书架最下面他能够够得到的位置都是画册和童话书,他每天都自己看那些画册,现在还记得里面有葫芦娃,有大闹天宫,还有小兔彼得,快乐王子这些书,他很奇怪自己并没有不识字的时候,似乎拿着那些书就会看了,也许也有不识字,只是他当时没有特别在意,把不认识的字拿去问保姆小芬,父亲回来了就拿去问他,或者晚上和他一起看画册,父亲会指着那些字读,他跟着父亲的声音一起读,黎素想自己大约就是那时候学会的。

也许是在画册里看到了轮船,所以他向父亲要了,於是之後父亲就拿了一艘不小的模型轮船回来。

黎素收到船的时候,高兴得满脸通红,兴奋地抱着比他的身高矮不到多少的模型轮船在房间里跑。
黎长恩跟在他的身後,“慢慢跑,不要摔倒了。”
“不摔倒!”黎素大声说着,笑得整个世界似乎都开满了花,不过一瞬间,他就脚一歪,“!!”一声,他摔到地板上了,他摔得愣住,整个人仰在地板上,像只傻傻的四脚朝天的乌guī,开始时完全不知如何动作,也没有哭。

黎长恩两步走过去,将儿子从地板上抱了起来,黎素这才从摔倒里回过神来,开始小声抽泣,黎长恩道,“不哭了,不痛不痛……”
他轻柔地揉着儿子的小脑袋,黎素一抽一抽地,眼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却忍住了没有流出来,又问父亲,“爸爸,船是好的吗?”

黎长恩道,“是好的,没摔坏,要是坏了,爸爸再给你买一个。”

黎素这才止住了抽泣,嘴里却说,“爸爸,我摔痛了。”

黎长恩柔声哄着儿子,“乖,乖,不痛了。我们吃饭去。”

黎素就被黎长恩这麽两句话给哄住了,似乎那时候父亲说的任何话都是对的,他说不痛了就是真的不痛。

饭後洗澡,黎素也把船抱在怀里,黎长恩给他脱了衣服,让他坐在小板凳上,用水为他洗了小身子,他的模型船就在旁边,洗完他就又要抱在怀里,黎长恩把模型船放到了一边去,道,“现在不要拿,明天再拿,要睡觉了。”

黎素委屈地看着父亲,“爸爸,我要。”
黎长恩板了脸,“不行,洗了澡不许抱着,马上睡觉了。”

黎素委屈地看着黎长恩不转眼,黎长恩只好道,“这个船能够在水里开动,要是你现在听话不要抱着,爸爸明天带你去河里开这个船,好不好?”

黎素闪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笑起来,“好,我现在不抱了。”

黎素被放在小浴缸里,他坐在那里看父亲洗澡,父亲的身体当时对於他来说高大得如同巨人,让他没有办法不去仰望,也许在他心里,天上神祗也只会是这样的了。

晚上睡觉黎素总算没有把船抱到chuáng上去,他窝在父亲的怀里,被他轻柔地拍抚着小背,在安静的夜里,就这麽睡过去,一觉醒来,父亲就要带他到河边去放船。

其实这样被父亲哄着入睡的记忆并不多,更多的时候他是被保姆小芬哄着睡,父亲总在他睡着之後才回家。

第二天,父亲果真如约带着黎素去了河边,说是河,其实是江。
江面宽阔,那时候,已经有江上轮船的酒楼,他记得是在一艘这样的酒楼船上,似乎船老板认识他的父亲,热qíng地招待了他们,他手里抱着的船在他一眨不眨的眼光里被放下了水,他父亲拿着一个遥控器递给他,说按这个键船就会开动。
然後果真船开动起来了,黎素兴奋得在他父亲怀里乱动,船在“轰轰”的声音里开向远处,他着急起来,大声叫父亲,“爸爸,船要跑了。”
黎长恩笑着道,“倒转一个方向,船还会开回来的。”

船果真能够开回来,只是在半途,一艘在当时很少见的快船轰轰轰开了过来,一个làng打过来,他们的那只小船就被掀翻了,黎素眼见着它沈到水里去。

之後回家黎素一直在哭,黎长恩不断安慰他,“爸爸再给买一个,再给买一个好不好?不哭了,素素。”
黎素虽然答应了,但是还是哭。

那时候这种电动船,是国外进口,大约是黎长恩大半个月的工资,就这样随便给儿子买两艘,似乎也并不心痛。
似乎也是这个时候,黎长恩就辞职自己开了律师事务所去单gān。

黎素看着手里的电动船模型,这艘的确是父亲重新买给他的,他再舍不得拿去河里面开动,只在有时候在浴缸里玩,之後开不动了,他也不喜欢它了,就被父亲收了起来。

小的时候,那些和父亲在一起的记忆,似乎都是好的。
黎素不记得自己有过挨打的经历,也许是他从生下来就很听话,那时候在家里帮佣的梅姨到现在还在赞叹他,说小小孩子就乖得不得了,穿着gāngān净净漂漂亮亮的衣服坐在书房里小地毯上看书,根本不像别的孩子那样玩泥巴在泥地里乱跑。

黎素小时候是没有玩伴的,有点记忆的大约是一个从国外回来的大伯,带了个小堂哥回来,这个小堂哥和他玩过一阵子,但是他撕坏了他的书,弄坏了他不少玩具,甚至家里的钢琴都被他按得一个键不灵敏了,黎素很讨厌他,晚上睡觉时候就在父亲怀里哭,说他弄坏了他的书,父亲总是那句话,“再买新的,没事的,素素。”

黎素至今记得父亲每一个说“买新的”时候的口吻,那时候黎素并不怎麽高兴,但是总能被哄住,长大了父亲说这句话时他也不高兴,却是被哄也哄不住了,毕竟他已经明白,新的和坏了的其实还是不一样。
那本被堂兄撕坏的书上有父亲在旁边画的小鸟和老鼠,新买的没有了,也找不到父亲特地标出来的复杂的生字。

父亲随着他长大,似乎总在不断变忙,越来越忙,能够抽一个周末陪他出去玩,对於黎素来说,是最奢侈的事qíng。
黎素非常听话,并不怎麽缠着父亲要他陪他,大约是因为家里帮佣梅姨总喜欢在他面前说,“你爸爸要好好赚钱才能养你呐,素素不听话,爸爸就没钱养你了。你爸爸在外面那麽辛苦,素素还捣乱,那怎麽行呢?”
当时黎素对於这句话很敏感,所以即使之前很想让父亲陪自己,最後也忍住了,觉得不能够捣乱。

 

 

☆、第二章 上学了,换牙了,我的乖儿子

  第二章 上学了,换牙了,我的乖儿子

 

  黎素没有读幼稚园,四岁半时就直接被送去了小学。

  这个里面的原因,黎素之后也并不记得,问起黎长恩,黎长恩说是因为他聪明,在四岁半时就已经会背很多首古诗,又认识了上千个字,不必去读幼稚园了,就那么直接送他去了小学。

  在黎素的记忆里,似乎有关学校的记忆都不大好。

  四岁多的他,冬天早上根本起不来,被父亲抱起来穿好衣服,又下楼吃早餐,然后被父亲抱到学校里去。

  很多时候其实是保姆小梅抱他去学校,小梅不想抱的时候,他就自己连走带跑地跟着她,但是,在他的记忆里,他只记得父亲抱着他去时候的qíng景。

  他可以把脸埋在他的颈子里,手攀着他的肩膀,嘴里还可以咕噜,“爸爸,我不想上学。”

  父亲会说,“素素不想上学,那要做什么?”

  黎素回答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是就是不想上学。

  不过他依然被送进了教室里去。

  在之后他长大,发现自己走去小学只需要五分钟时,他才意识到他的小学距离他家非常近,但是在小时候,刚上学时,他总觉得那段路非常长,特别是跟在小梅身后跑的时候,那段路似乎长到了要永远跑不完,学校的围墙也非常高,除了鸟儿能够飞过去,他根本看不到围墙外的东西,他就那样被围墙锁在里面了,他经常为此觉得心里发闷。

  但是在长大后再去看那围墙,其实只比他高不了多少。

  他是班上年纪最小的学生,身高也最矮,小小的,像个布偶洋娃娃。

  他记得他整个学生生涯,都是坐第一排,那时候也不例外,老师就在他的前方,第一眼就看到他,黎素上课不敢打瞌睡,甚至下课了也不敢去上厕所,学校里的厕所不是他家那样的抽水马桶,他站在蹲坑面前就觉得害怕,像是要掉下去,所以去过第一次,之后再不敢去。

  大冬天他撒了尿在裤子里,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回了家也不敢让梅姨和小芬知道,只敢自己去换裤子,之后事qíng自然是被梅姨发现了,毕竟小小年纪的他,弄脏的裤子他还不知道如何处理。

  梅姨告诉了他父亲知道,那时候夜已经深了,黎素因为白天犯下的错事晚上并不怎么睡得着,一直到听到父亲回来的声音,他在楼下待了好一阵,大约在吃夜宵,还有梅姨和他簌簌说话的声音,然后是他走在木楼梯上上楼的声音,黎素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

  父亲站在chuáng边的影子,就那样映过来,映在黎素的心里,让他之后多少年永远无法忘记这一幕。

  父亲弯下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两下,他脸上的胡茬子刺刺的,黎素知道自己做了错事,所以战战兢兢,明明装睡得好好的,但是父亲还是发现了他没睡,低声在他耳边道,“小坏蛋,今天做错了没什么?”

  黎素不得不把眼睛睁开了,要哭了,“爸爸……”

  黎长恩又亲了他的额头,“好了,爸爸去洗个澡,一会儿来听你说。”

  黎素忐忑地等着他,等黎长恩上chuáng来的这段时间对于他是长长的煎熬,而父亲总算是上chuáng来了,照例将他搂在怀里,他就又更加忐忑了。

  父亲的手温暖而宽大,轻柔地抚摸他的头发,又摸他的脸颊,“是上课的时候不敢请假吗?爸爸说过的,想去卫生间,就举手和老师说。”

  黎素委屈地说自己害怕学校里的厕所,黎长恩没有责骂他,只是道,“没什么可怕的,素素是男子汉,怎么连厕所也怕。”

  黎素要哭了,“但是就是怕,要掉下去。”

  黎长恩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只好道,“爸爸将家里的厕所也换成你们学校那样的,在家里习惯了,在学校也就不怕了,好不好?”

  黎素一个劲摇头,“不要,会掉下去。”

  黎素一直是像女孩子一样上厕所,大小便都坐在马桶上,他家有个专门为小孩子设计的小马桶,小时候他是被黎长恩抱上去,那是黎长恩为了省事,现在黎素已经习惯了,自己爬上去,别的方式上厕所都不行。

  黎长恩忙碌了一整天,累得要死,此时看儿子哄不好,便道,“素素,我们先睡了,爸爸周末陪你去学校看看,试一试好不好。”

  黎素还没睡着,黎长恩已经睡着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南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