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朵美丽的竹马娘炮花_竹沙乔【完结】

  《好一朵美丽的竹马娘pào花》作者:竹沙乔【完结】

  文案

  邹杨和花晓辰是幼驯染,他俩从小一块儿玩泥巴。

  邹杨看花晓辰白白嫩嫩,喜欢穿裙子,以为他是个gay;花晓辰见邹杨高大英俊,喜欢格斗,笃定他是个直男。

  有一天邹杨决定告白了,花晓辰一脸惊恐,然后果拒。

  这是一个HE短篇小甜饼。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邹杨花晓辰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上

  1.

  花晓辰偷偷瞄了瞄左手边的少年。

  那人理个寸头,脸又黑,这会正皱着眉争分夺秒的奋笔疾书。笔尖隔着薄薄一张卷子戳在课桌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无形中加剧了教室里紧张的气氛。

  还剩三十分钟,分班考的第一场考试——语文,就要结束了。

  “哗——”

  是卷子翻页的声音,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教室里翻卷子的声音此起彼伏,这说明基本上所有人都已经完成了作文部分,正在开始从头检查。

  花晓辰慢慢的趴到了卷子上,用他白净的右脸压在了那块印满油墨的再生纸上,眼睛紧盯着那个寸头男生,像盯上猎物的蛇。

  男生不为所动,一心一意扑在试卷上。

  花晓辰有点丧气,这时,踱步而来的老师在他头上敲了两下,警告他要坐正。

  他扭了两下,直起身子,木头椅子也跟着咯吱咯吱的响了两声。

  黑皮寸头还是没看他。

  艹。

  他心里娇嗔,什么垃圾玩意儿。

  指针一点点的转着圈,等到还剩最后十分钟的时候教室里骚动的声音渐起,老师也开始了最后的忠告。

  “再检查一遍,不要粗心大意,看看答题卡填错没有,姓名学号都写上了吗?”

  花晓辰鼓着腮帮子无聊的瞪着天花板,椅子前两只脚悬空,依仗着平衡力一下下的晃着。他后面的女生实在受不了了,猝不及防的把桌子往后一抽,花晓辰当即失去了支撑点。

  椅子发出一声巨响,他叉开腿勉qiáng稳住没摔地上。

  以他为中心的小范围发出窃笑,讲台上的老师qiáng有力的嘘了一声,大步迈下讲台,粗鲁的收了他的卷子,把他赶出了教室。

  他离开关门时又偷看了一眼那个黑皮寸头,对方依旧没有看他。

  草草草!

  他生气的跺着脚,站在走廊里chuī凉风,校裤外面套着的绒面裙子被chuī的轻轻臌胀。

  这时,几个染着huáng毛的不良从厕所里吊儿郎当的一顺溜走出来,身上的烟味几米外都能闻到,花晓辰瞟了他们一眼,没当回事儿。

  为首的长huáng毛主动凑过来寻衅滋事。

  “哟,这不是花姑娘嘛?怎么站这儿chuī风啊?是不是□□里湿了要放出来chuīchuī风?”

  花晓辰看了眼手表还有三分钟。

  他忍着没回嘴,全当没听到。

  可是无赖就是无赖,你回不回应他都要跟你找茬儿。

  “诶——”长huáng毛怪叫一声,回头看向自己的小弟,故意问道:“还不理我啊?这小妞挺傲的呀。”

  小弟们窃笑起来,一个插嘴道:“带把的当然与众不同。”

  又是一阵哄笑。

  花晓辰又看了看表,还剩两分钟。他不禁低骂,古人欺我,光yīn似箭全是屁话。

  长huáng毛凑近他嘿嘿嘿的笑着,动手要扯他裙子,花晓辰侧身一膝盖就重创了他的小jī。坚硬的波棱盖撞上软塌塌的海绵体一下子就疼的他九十度弯腰,死去活来的嗷嗷呜咽。

  花晓辰顿时心情大好,还笑出了声。

  几个小弟见这个娘娘腔还敢动手火气立马就上来了,摆好了架势就要冲上来揍他,花晓辰打架斗殴的经验丰富,这点小场面真不够他看。不过他一心顾及着不能打扰里面考试,动作颇有点畏首畏尾。

  这时,下课铃打了,几人均是一惊。

  “你别跑,”一个小弟喊道:“有种别跑!”

  花晓辰撇撇嘴,心说我他妈才不跑呢,也不看看被揍成驴样的是谁。

  门开了,他回头一看,果然第一个探出来的脑袋就是那个黑皮寸头的。

  花晓辰由撇嘴变为扁嘴,瞬间从小太妹切换成了小可怜,他小碎步跑到邹杨的身边,挽住他的胳膊,张嘴就是撒娇卖嗲。

  “杨杨,他们欺负我。”

  邹杨只抬眼一扫,对面的几个小混混就像被qiáng紫外线照she过的小嫩芽,眼见着萎了。他们狠心的置躺地上蜷抱jj的老大于不顾,撒开腿各奔东西了。

  并不是他们没良心、不义气,实在是事出有因。

  因为花晓辰这个死娘pào抱住的人是邹杨——这个长年黑脸的男人是全国自由搏击二级运动员,代表中国参加国际青少年自由搏击友好jiāo流赛,击败了来自泰国、美国等多个国家的小战士,踩在他们身上荣获第一。

  邹杨那片红chuáng单似的夺冠横幅现在还挂在食堂门口迎风招展。

  花晓辰迷恋的看着少年坚毅明朗的下巴,一边回味,一边手上跟这人较劲。

  “快放开。”

  “我不。”

  “你放不放!”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