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又又又死了_十万八千鲤【完结】

  《男友又又又死了》作者:十万八千鲤【完结】

  文案:

  又名《男友总在bào毙》《如何预防男友突发性死亡》

  禾嘉泽有过很多前男友,各个都是bào毙王。

  最初是他不小心看到初恋校草男友在线蜕皮,第二天校草就意外坠楼。

  后来他从第二任男友身上抠下来一块蛇皮,二号当场宣布心脏病突发死亡。

  两年内死了九个前男友的禾嘉泽开始怀疑人生。

  现在,第十任男友又又又被他发现了点小问题,即便他假装失忆也拦不住男友英勇赴死。

  车祸当前禾嘉泽挺身相救,结果男友依旧死了,而禾嘉泽也因为这场车祸双目暂时失明。

  这时,第十一任男友出现了。

  禾嘉泽:虽然我的眼睛已经好了,但我还是决定假装自己什么都看不见。

  假装失明还没好的受CP假装普通人的蛇皮攻

  ps.攻不停的换马甲接近受,从第四个开始掉马,后面是受想尽办法掀攻马甲的故事

  疫医:我接受你的告白。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禾嘉泽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恣意骄纵的富家少爷禾嘉泽在大学遇到了自己的初恋男友,在他冲动向家人出柜与其开始同居的第四天,男友的离奇死亡,为寻求真爱,叛逆的小少爷在男友离奇死亡后见一个爱一个,令他开始怀疑起自己对爱情的忠诚秉性,却又在与男友们的相处之间发现了这背后不为人知的真相,至此之后他的生活彻底脱离了正常轨道。文章主体新颖且生动幽默引人入胜,以主角禾嘉泽的初恋男友死亡为切入点展开一段奇妙的经历,一桩桩超现实的离奇事件展现在禾嘉泽的面前。这是人与非人类之间的感情磨合,亦是属于主角一人的一段心理成长历程。

  第1章 坠楼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白日里不见人来车往的小南门热闹起来,这是夜市一条街,每到晚上路两旁的店面便卷起门帘挂起灯来做生意,烧烤摊子一家挨着一家。

  在这个季节没人能抵抗得了露天烧烤与冰慡扎啤的魅力,禾嘉泽也不例外,时常会与李东硕、白羽一起来这里撸串chuī水。

  这两人与他从小学起就是同班同学,一直到现在,白羽仍然跟他在一个班,李东硕选了不同的专业,不过也是同校。

  白羽瞟向禾嘉泽一眼,试探性的问道:“诶,那个什么……你那个现在还活着呢?”

  禾嘉泽‘哐’的一声将手中的啤酒杯给砸在桌上:“当着我这个孩子的面你说什么呢,再给我倒一杯。”

  李东硕道:“要不我说,你就趁着人还没死前,先跟他分了吧。”

  禾嘉泽说:“我不。”

  李东硕道:“禾狍子,不是哥们说话难听啊,你看看你这两年啊,光是给真爱们办白事就花了七位数,再谈几个,以后上坟你都上不过来。你找的这些个男朋友该不会是从一个组织来的,找你骗丧葬费吧。”

  白羽接着话说:“而且你这次这个小朋友太不正常,初中生也不会中二到自称是黑道太子啊,明显脑子有点问题。”

  闻言禾嘉泽狠狠的瞪向他一眼,一双眼睛又大又亮,在灯火映衬下照得格外漂亮。

  说是桃花眼又有些偏差,眼尾下垂勾勒出几丝惺忪,瞧着十分无害,反倒让人下意识忽略他眼中怒意,被瞪着也只觉得他这眼神无辜又勾人,禾狍子这外号不是白起的。

  和他一起长大的这俩人却熟知他从小被家里惯坏的破脾气,温顺的假象下是极其乖张的性子,他们连忙撇开话题。

  白羽连忙递上啤酒杯:“大哥喝酒喝酒。”

  李东硕递上一串烤得恰到好处的肉:“大哥吃串。”肥瘦均匀表面焦huáng滋着油的肉让人垂涎欲滴。

  中京里的人提起禾家这个二世祖,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词就是——克夫。禾嘉泽心中苦难言,即便是他有十张嘴都没法替自己辩驳,真相说出来也没人会信。

  提到这茬他就来气,禾嘉泽受不了这委屈,今晚回家就把男友卖了换不锈钢盆。

  “时间过的可真快啊。”李东硕手里拿着一根串,嘴还闲不下来,感慨说:“一转眼wuli泽泽都死了十几个男朋友了。”

  白羽随口道:“我都忘记你第一任男友是谁长什么样了。”

  旁人忘了,禾嘉泽却记得清清楚楚。

  两年前,作为新生到中京报道的那天,遇到了让母胎单身十八年的禾嘉泽忽然开窍的严霁。

  在此之前禾嘉泽从未对谁有过心动的经历,最初他甚至奇怪,为什么自己的视线会偷偷溜到这个人身上,为什么自己会看着他发呆,为什么看见这个人对着自己笑心脏就会跳的这么厉害。

  后来禾嘉泽开始在意起严霁他为什么总会出现在自己视线中,他是不是故意的。

  严霁他为什么也在看自己,他是不是发现了。

  严霁他为什么要朝自己笑,他是不是……

  “打断一下,你什么时候加入严校草迷妹队伍中的?”李东硕像是敲鼓一样拍着桌子,打断禾嘉泽的少女回忆录,“再说他大了你两届还是不同专业,你们两个都不在同一栋楼上,哪来那么多时间你看我我看你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爽文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