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记_沈夜焰【完结】

  《徐福记》作者:沈夜焰【完结】

  文案

  郎小攻徐小受糖一样甜蜜滴夫夫生活。

  一半校园一半社会。

  结局HE。

  友情客串:白既明、廖维信(不认识他俩的请参考《我只要你》)

  这个文吧,真是写累了调剂玩的,所以事先没有提纲啥的,赶着写,大家也就看着玩啊。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郎泽宁,徐chūn风 ┃ 配角:白既明,廖维信 ┃ 其它:校园,社会

  编辑评价:

  一个是知道自己性向一心只想白手起家行事低调的官二代郎泽宁,一个是活泼跳脱没心没肺学习又不咋地的农村土小子徐chūn风,性格完全迥异的两个人却成了大学校园同一寝室的上下铺。两个人究竟能擦出怎样搞笑温馨的爱情火花? 作者延续了一贯的写作风格,搞笑中不失温情,爱情事业同时进行。大学校园你侬我侬的学生生活恬淡幸福,两个人携手创立自己的事业也有着艰辛。本文文笔流畅,轻松愉悦,笑点连连。毕业后的社会生活与校园生活相互穿插,故事情节连贯,令人印象深刻。

  第1章 嘿,别扒我裤子呗

  早上。

  郎小攻吃完早饭,看一眼挂在墙上红彤彤极喜庆的双鱼大挂钟,正好七点整。走到chuáng边推一推裹在被子里的徐小受:“快点起chuáng啊,今天你得早点走。”

  徐小受往被子里缩一缩。

  “你们学校今早升旗,别迟到了。”

  徐小受又往被子里缩一缩。

  “快点啊,我先走了,中午估计能回来。”

  徐小受继续往被子里缩一缩。

  “那我走了啊,你快点起来。”

  徐小受gān脆缩到被子里装虾米。

  郎小攻起身、穿外套、穿鞋、拿钥匙、开门、关门,开车走人。

  虾米一动不动。

  中午。

  郎小攻正赶回S市,小秘书尽职尽责地捧着文件夹汇报工作,然后电话来了,然后郎小攻接电话,然后小秘书识相地闭嘴。

  “我不是告诉你今天早上把我叫起来吗?!”电话里劈头盖脸地就来一句,声音大得小秘书都听到了,极为明智地低头看文件装无辜样,耳朵竖得尖尖的。

  郎小攻蛋定地说:“我叫你了。”

  “叫醒我叫醒我你知道不?什么叫‘叫醒’你知道不?”

  “嗯。”

  “你叫我没叫醒不跟没叫一样吗?我都迟到了你知道不?今天升旗你知道不?”

  “嗯。”

  “全校师生都在操场上站着呢你知道不?校长就在前面训话你知道不?”

  “嗯。”

  “我连大门都没敢进,一直等到他们完事了才溜进去。我今天老丢脸了你知道不?!”

  “嗯。”

  “嗯什么嗯啊,你便秘啊你!”啪,电话挂了。

  郎小攻随手点个回拨,很平静地说:“早饭吃没?”

  “吃什么吃!”徐小受还在气头上。

  “午饭吃没?”

  “没吃。”

  “那你等我。”郎小攻看看表,“半个小时之后去门口接你。”

  “不去!”

  “铁锅炖鱼、大排骨。”

  “……不吃……”

  郎小攻笑了一下,说:“不吃饭胃该疼了,就这样,半个小时后门口见,别太早出来,外面冷得很。”

  晚上。

  徐小受中午饱餐一顿,经过下午在办公室和同事们的一顿神侃,肚子不争气地又饿了。回到家里,鞋子一脱,顺势把自己扔在沙发上,开始哼哼唧唧。

  郎小攻从厨房探出头来:“洗手吧,再做个汤,马上就好。”

  徐小受鼻子里哼了一声,全当没听见。

  郎小攻做好紫菜jī蛋汤,过来叫他:“吃不?一会凉了。”

  徐小受下颌一扬,说:“切——”皱鼻撇嘴表示不屑。

  郎小攻笑:“早上的事还生气呢?”

  徐小受大叫:“老丢脸了你知不知道?”

  郎小攻点头:“嗯,嗯。那你还吃饭不?”

  “吃。”徐小受一瞪眼睛,“gān吗不吃,饿死我了。”

  饭桌上,徐小受极尽挑剔之能事,一会说汤咸了,一会说虾没去虾头,一会说皮蛋切大了,一会说馒头凉……

  郎小攻微笑,好脾气地点头:“嗯。”

  第二天凌晨。

  徐小受正在梦里数钞票,还是美元,一边数一边觉得越来越热,银行中央空调也太好了吧,热气都喷到脸上了,难道是自己过于兴奋?咦,怎么还下雨呢?雨都浇到脸上了,脖子上、肩膀上、胸口、肚子、……

  徐小受醒了。

  他一醒就看见郎小攻正趴在他身上乱啃,立刻惊悚了:“我靠,大半夜不睡觉你要gān吗?”

  郎小攻含糊不清地回答:“叫你起chuáng。”

  “大半夜你叫我起chuáng?!”

  “免得迟到。”

  “迟到你个头,今天不升旗。”

  郎小攻抬头笑一笑:“上班迟到也不好。”低头继续,边舔边吸,边抹润滑剂。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