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星远顾_Ale鎏白【CP完结】

  《寒星远顾》作者:Ale鎏白【CP完结】

  简介

  凡人为心中所爱鼓起勇气成为神祇的故事

  年下。竹马。

  攻,纪寒星,乖巧可爱身世不幸的弟弟,被养成腹黑隐忍小láng狗。

  受,李顾,勤勤恳恳山里娃,为了收养来的弟弟成长为炫酷狂霸总裁受。

  妻管严

  人近中年的李总经常会被邀请在酒局上说起自己成功之前的故事,从哪里走出来的,遇到过什么人,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凡此种种他都轻描淡写带过去。像个合格的成熟商人,打着哈哈,酒桌上玩得一手好太极。

  李总向来对谁都是一副笑模样,那笑容长在脸上似的,和善又无害,就算知道他是个滑不溜手的生意jīng,也还是会从那笑容里读出几分真心和让人容易放松的诚意来。

  酒敬过来,十杯里面李顾总会喝上三两杯,但无论喝与不喝,都会给足敬酒的人面子。

  论起人情练达,大概圈子里没有人会说李顾这个人的不是。他在一众生意人里面也算个异数,高中毕了业就出来自己闯dàng。没有伯乐提拔,亦无雄厚的身家背景,前面打一棍,后头无人撑,现在的天下都是自己一手打拼出来。人们对于这样的人,总是不吝付出敬佩和多几分尊重,加之李老板自己也很知情识趣,因此在商场上格外游刃有余、左右逢源。

  今天这桌李顾不是主角,是被一个年轻人请过来压阵的。初出茅庐的富二代,要跟老江湖打jiāo道,有心把事做好不给父辈丢脸,又怕行事间露了怯,所以才叫了面善的李总过来撑撑场子。李老板三言两语把富二代不方便自己说的来历身家暗示清楚,大家乐呵呵认亲戚似的吃了一顿饭,合作的事情大概齐也定了下来。

  富二代有些来头,跟着自己父辈学看人识人也学了很多年。

  只觉得李老板跟其他生意人不一样,看起来油锅里面滚过似的滑溜,但内里却自有一种风骨和气度在。怎么能把自己打磨得一点尖锐棱角看不出来,又能气韵不减,富二代觉得,他自家那个了不起的爹都做不到这地步。若说他爷爷辈的,恐怕还能有一拼。

  今天这事也不是非找李顾不可,他报出身家在这里愿意帮他的自然有大把,李顾算不上资格最老的。但他对李顾存了些说不出口的心思,桌上酒过三旬,年轻人还不太懂掩饰自己,站起来杯子朝李顾的方向举过去,脸上早已经红了,眼睛亮灼灼地看着李顾,眼里的倾慕都忘了收敛。

  李顾笑眯眯站起来,不动声色地把他手腕往下一压:“还有正经事要谈,就别敬我这个陪坐的了。”年轻人听出婉拒的意思,有些不甘,直勾勾望着他:“我杯子都举起来了,李哥不喝是看不起我这个小朋友么?”

  李顾接过杯子还是笑,笑容里有点羞赧的意思:“你说说,自然是把你看得起起的,才会在一个桌上吃饭。你非要我喝的话,我也不怕抖落一下自己丑事,家里那位管得严,喝多了回去保不准不给进屋的。”本地的没人不知道李总是个妻管严,家里那位还是个老师。一听这话都哈哈笑起来,投之以理解同情的眼光。

  李顾说话间把酒杯还了回去。年轻人懊丧地接过,触手却是热的。

  不知什么时候,那一杯白酒被李顾换成温水递了回来,他讶异地看了李顾一眼,李顾还是言笑晏晏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少喝点酒,别仗着年轻不拿身体当回事。”

  语气竟是兄长一般的熟稔,并无任何被冒犯的不自在。

  年轻人眼里不知道是因为喝多还是怎么,突然多了些水汽。

  一顿饭吃完,李总也不越俎代庖,只让秘书去协助那个富二代,哪个喝多了不省人事的,就近开间房给休息。哪个是必须回家的,要找人送一下。桩桩件件都安排好了。

  临走时候小年轻拉着李顾的手,一声“李哥”哽在嗓子眼里,叫出来还有几分幽怨的意味。李顾不动声色把手抽出来,慈爱地拍拍他肩膀,“世界大了去呢,做人还是做生意,都要眼光放远点,今天看到个好的,说不定明天还有更好的。”

  但是还有一句李顾没说出来,是等你找到想要的那个人的时候,你就知道,不管他好与不好,你都想捧在手心里面。今后莫管遇到什么,他都是你眼里最大的玉米棒子,最好的人生际遇。

  车子开到小区门口停下,李顾掏出口香糖来边嚼边背着手哼歌,溜达着往回走。过一会儿觉得自己身上和嘴里的酒气都消散得差不多了,才爬了楼梯上去,打开门来。

  屋里灯亮着,是暖融融的暖huáng色的光。

  “星星,我回来啦!”

  屋里叮铃咚隆一阵响,李顾又叫“星星老师——”

  一个漂亮的青年人走出来,梳着jīng神的短发,眼睛圆圆的,看起来总给人还带着稚气的错觉,眼尾却斜斜上挑,勾出难以名状的风情。五官jīng致得可以用美丽来形容,嘴唇却很薄,抿起来细细一条线,看起来是个不爱笑的,不说话的时候倒有几分跟年龄不符的刻板和严肃:“又喝酒了吧?”

  李顾露出一个全然不同在外的嬉皮赖脸的笑容来,张开手就想把人往怀里带:“没多喝,别人给面子,我也要给别人把里子撑足不是。”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