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点档_水巷【完结+番外】

  《八点档》作者:水巷【完结+番外】

  文案

  身为一个可歌可泣的八点档小编剧,

  苏亚卿连生活都开始狗血化?

  原以为新入住的俊美房客是个优雅王子,

  谁知真面目是粗bào破表的冰山美男,

  还血淋淋地上演了痛殴负心汉的芭乐情节!

  沈俞晏的「感情创伤」,让苏亚卿同情心泛滥成灾,

  天天嘘寒问暖+爱心便当的「房东义务」下,

  冰山竟以老梗又拐弯抹角的方式对他告白!

  纯情小编剧,该如何应付这出超现实的脱轨剧码?

  苏亚卿想起负心汉被扭断的手腕,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腕也痛痛的。

  沈俞晏忍不住微笑:「你不用替我担心,我又不是女孩子,还怕他吗?」

  苏亚卿点点头:「可是还是要小心一点。」

  「嗯。」沈俞晏突然觉得这个房东满可爱的。

  虽然看不懂别人脸色,完全不掩藏对他的喜欢,让自己有点困扰,但是很单纯、很天真、很热心、心肠很好,完全不像活在这个大城市里的人。

  在这个城市里,大家都各有心思,唯有苏亚卿这样的人是透明的,不怕人看穿内在。

  他忍不住摸了摸苏亚卿乱乱的头发。

  第1章

  苏亚卿这几天总是觉得提不起jīng神来。

  做为一个热爱工作的青年,这种什么也不想做、病奄奄的样子是不应该出现在苏亚卿身上的,但是他就是提不起劲,即使想到了什么好的剧情,也没有动力将它写下来。

  他抱着笔电坐在公寓的小阶梯上,唉声叹气地将头压着键盘。他已经这么盯着荧幕很久了,还是没有工作的欲望。

  他觉得有点颓丧,自己一向是最勤奋向上的一个年轻人,竟然会落到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的下场。

  他也不是江郎才尽。苏亚卿脑子里冲撞着许多好的想法,以及一些应该会让自己很振奋的句子,但他就是没办法将它写下来,甚至连动手记录一下片段都懒。

  他想,自己遇到人生的瓶颈了。

  几天前,苏亚卿都还能生龙活虎地写些东西,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实在是来被吵得受不了。楼上那户新搬来的人家不晓得怎么搞的,感情很好的样子,做爱的声音大得让住户去投诉过好几次了,还是没有改善的迹象,让苏亚卿失眠了好几个晚上。

  夜夜受到这样的jīng神折磨,苏亚卿受不了了,再也没办法待在自己那间小房间里面,决定到楼梯来透透气,但即使没有声音的摧残,他仍然是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他觉得很挫败,他是人生的失败者。

  「我真是个草莓族……」他这样说,懊恼地拉拉头发。

  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小公寓的那扇破铁门被打开了,探入一个显得有些犹豫的人。苏亚卿没有抬头看他,他还正在苦恼。

  那人踏着很不确定的脚步走进来,又有点迟疑地退出去看看门牌,待上下比对手中的纸条跟门牌好几次之后,才又踏进门来。

  他似乎对不锁铁门的小公寓有着不好的第一印象。

  接着,那人又被窝在楼梯角落不停拉着自己头发的苏亚卿吓了一跳。他看了眼苏亚卿,决定不理他,径自往上走,走到三楼的时候朝单数号的门按了门铃,按了好几次,里面一点声响都没有。

  他困惑地看着门板:「明明约好两点看房子的啊……」

  又按了几次门铃,还是没人来应门,他只好下楼来,看到苏亚卿还在那里抓头发。他觉得很奇怪地看了苏亚卿两眼,又默默地走出铁门外,确认了门牌号码,然后给约好的房东打了个电话。

  等了两秒,铁门里头有铃声响了,他看见坐在里面的苏亚卿慌张地摸出手机,对着手机「喂」了声,然后声音透过话筒,传到了他的耳边。

  他抬起头,皱着眉看苏亚卿,苏亚卿这才迟缓地注意到他的视线,与他眼对着眼。苏亚卿起先还疑惑对方怎么盯着自己不放,过了一会,才慢吞吞地想起今天下午的约,「啊!」了一声。

  这声「啊」不偏不倚的传入那入耳中,只见他苦笑的收起手机,对门内的苏亚卿说:「您好,我是今天约看房子的沈俞晏,您是苏先生吧?」

  那位苏先生正沉浸在一种自己什么事都做不好的羞愧当中。

  他收起笔电拿在手里,低着头领着沈俞晏往楼上走,一边不停道歉。沈俞晏显然是个好脾气的人,他正为难地笑着,请苏先生不要再道歉了。

  苏亚卿掏出钥匙来,开了三楼单数号的门。这间破旧的小公寓就像城市里大多的小公寓一样,有着几十年时间冲刷的老旧外表,又陡又窄的yīn暗小楼梯,以及一楼两户的配置。

  他开了门,顺便对沈俞晏说:「双数号就是我住的地方,你要是看了喜欢,以后有什么事都能马上联络到我。」

  沈俞晏点点头,表情就像是在惊讶苏亚卿这么年轻的年纪就当房东了——不过这也有可能单纯只是苏亚卿的妄想症而已。

  苏亚卿觉得很不自在:「这两间都是我阿姨的,她最近又想租掉这间,所以才拜托我帮她的忙。」

  沈俞晏又点点头,视线落在室内。室内空间不大,一个狭窄的客厅接着两间房间,虽然整体样式都很老旧,但看得出来最近细心整理过,倒也显得gān净利落。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